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川普连任的宪法路径
送交者:  2020年11月28日10:56:35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远方的孤独

每年的感恩节,我有一个习惯,感恩一件事,一段经历。今年的感恩节,我花了很多时间了解美国宪法,尤其关于美国公民权利的宪法内容,我很感慨,今年的感恩节,我要感恩美国宪法。


我来说说我最新学习的关于川普获得连任的美国宪法通道。 这些不是我个人的发现,而是听和学习一些宪法学者,专家各种分析后的小结。


这次大选前后,我写了好几篇,关于选举腐败作弊的现象,现在各种信息太多了,因此,从法律上来说,不是声称美国大选作弊,由媒体宣布拜顿当选,而是要证明这次大选的确是作弊,而且是法律上证明是作弊。 以前我写过,美国最高法院是不愿意介入政治斗争,更不愿意介入美国政府在国外的行为。因此最高法院多数判决川普胜选的可能性几乎是零,目前为止,我还是这个判断,但是感恩节让我学习和发现了一个川普连任的法律通道策略,这个策略,我估计会是川普接下来法律策略的主要方法,另外一个通道就是我前一篇写的司法部以叛国罪抓人。川普最新的记者会说了,如果每州的选举人票出来certify拜顿当选,他会认输。这话还真有点耐人寻味。


OK,现在详细说说川普的宪法通道连任。2018年德克萨斯州有过一个案子,最后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John Roberts和多数大法官判定,首席大法官并且亲自写的判决书。这个案子是关于美国宪法第14修正案,也就是美国公民享有equal rights protection,etc. 德州一群西班牙裔美国公民起诉德州政府议会搞gerrymander也就是通过一些区域分隔技俩,把西班牙裔选民分开,让他们不能集中选出他们的国会议员。 案子打到最高法院,结果首席大法官领头,判决这群西班牙裔公民败诉。理由是,德州政府议会虽然可能有动机,但是实际结果不是那样,西班牙裔国会议员还是被选出来了。具体细节不多说,也就是一个州政府搞的scheme,其统计和概率层面达成的结果也是被考量的一个关键因素。 川普目前各争议州打的官司,能不能进入到美国最高法院是很不确定的,因为最高法院不会去搞自己的诉讼流程,而是根据下面的法庭的各个司法流程来回得出的材料做判定。如果案子在下面的法院,法官完全会是会要求川普法律团队提供实际证据,比如某个具体的人,某台具体机器作弊,等等,那样时间会很长,而且取证很困难。我上次说川普如果没有安排内线,取证是很难的。 但是川普法律团队完全可以按照德州的那个第14宪法修正案的案子方式,直接告到最高法院,指控是这些州的竞选官员违反了美国第第14宪法修正案,这些作弊的选票和计票本质是剥夺了其它公民的equal rights protection。虽然具体耨个人,某个机器的证据暂时找不出,但是沿用德州那个案子里提到的统计和概率的方式,也就是德州那个案子John大法官写的判决书精神,要求最高法院接这个案子。

 

最高法院接这个案子后,所有软件,硬件,外国人,人为错误,证人,等等证据就都可以呈上。 我认为那样的话,美国最高法院就会判定美国这次大选问题太多,短时间里查不清,但是结果是不可信,不能被采用的,打回美国国会,甚至指出是国会的责任,法律上叫escape route。那样每个州的certify权利就被拿掉了。 然后会由美国众议院决定谁是总统,参议院决定谁是副总统。众议院是采用一州一票制,目前共和党州有26票,民主党有23票。 那么川普就连任了。 据说民主党已经知道这个通道,目前在收集共和党州的投票人的黑材料,用来威胁他们。同时共和党众议员领袖也跟这些共和党人通了话,要求他们有什么事要讲出来,共和党众议院领袖组织会保护他们。 


法庭上,common sense不管用,豪情壮语更没用。法律诉讼第一要素是standing,第二是证据和证人,然后来来回回双方博弈,辩论,让陪审团得出一个判决beyond reasonable doubts。在下面的法院会是很艰难的。但是最高法院关于大选,完全不需要做出谁赢谁输的判决,也就是escape,把大选的责任打回给国会,那样大法官们的工作就容易多了。 我想sydney搞的全方位是冲着这个来的,而朱利亚尼是做努力做每个州的议员法律工作,希望这些州先不要certify。朱的工作,我认为不可能成功,sydney的工作会搞出非常多的作弊疑问,足以让最高法院不能接受现在的这个选举结果,全方位的腐败要具体证明也很困难,但是那么多数据,用统计和概率,按照先例,足以让最高法院判定不能采用目前的选举结果。其实2000,最高法院也没有判小布什赢,只是判高尔要求的部分县recount是违反宪法的equal right protection的。要是当时高尔要求所有的县都recount,最高法院就不能那样判了。美国宪法的美妙是在于洞察人性的丑陋是肯定的,因此有safe guard机制,也就是假设选民的选举是不可信的,是作弊的,那么每个州的certify也有可能作弊,但是比选票作弊要好查的多,一种威慑。然后如果每个州的certify也可能是作弊的,那么整个美国国会作弊的可能性应该会是更小的。要是国会再作弊,那就革命吧,因此保护公民的拥枪权。


这样一个路径恐怕是很少人能想得到的,我觉得可能性恐怕也是很大的了,至少目前来说也是靠谱的,不流血的一种方式。


0%(0)
0%(0)
  又一个大妓院的sore loser.  /无内容 - 新刀客 12/01/20 (284)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川普签香港法案,比鸦片战争时的中国还
2019: 毛主席与人民
2018: 访问学者加拿大留学记(一)
2018: 王安石,凯恩斯与川普的经济改革
2017: 中国留学生病危不给治,对吗?
2017: 彭宇华、李明哲案一审公开开庭宣判视频
2016: 日专家:日本比中国更接近社会主义
2016: 微软雇佣4名量子计算领域的知名学者
2015: 假如普京出来领导国际反恐 zt
2015: 海外华人的“自干五”现象 zt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2.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