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想方案(下)
送交者:  2020年06月30日10:34:10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想方案(上)




所以,一个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想方案,将以民主国家为主体和主导;同时,它也应该包含、辅以一般的非民主国家;要使人类命运共同体高度稳定、高度可持续,它还应当包含一个特色国家。

特色国家是理想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不可或缺的构件。特色国家的不可替代性,不仅在于,特色国家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输血池和核心稳定器,还在于,特色国家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心实验场。

人类文明发展离不开科学研究,科学研究离不开科学实验。但是,并非所有科学研究、实验都有利人类文明,有利于人类安全,有些科学研究、实验违背人类道德、伦理,有些科学研究、实验可能对人类安全产生重大危胁,甚至可能毁灭人类文明。

所以,民主国家以相对严格的立法来控制、管理或直接禁止某些科学研究与实验,如病毒的功能获得性研究(gain-of-function,人为制造病毒的新功能)。在民主国家进行这样的实验风险很大,一旦被披露,实验者将面临牢狱之灾,如果有官员涉事,该官员将面临相同的法律制裁,甚至身败名裂。

但是,在非民主国家进行这样的实验,风险就大大降低了;在特色国家进行这样的实验,不仅风险更低,而且还会得到鼓励和支持。特色国家极度需要“创造”、“创新”成果来证明制度的先进,道路的优越,它国没做过或不敢做的研究、实验,都可以成为特色国家脸上的金纸,和国民自信、自豪的源泉;特色国家还会在正当旗号掩饰下主动进行某些秘密研究、实验,让自己手握堪比核弹的致命武器。

由于核心创造、创新能力贫乏,因此,特色国家实施相关实验的能力,多方面依赖民主国家的支持与帮助。这些支持与帮助包括但不限于:
1。提供基因工程相关的核心理论、技术、核心设备(如BSL-4病毒学实验室);
2。提供其它必要的工具、材料、技术,如病毒改造或疫苗研究所需的生化工具,实验工具(如病毒载体等)、材料,关联技术(如纳米技术)等等;
3。为特色国家培养、培训基因工程领域的高级技术人才,提供必要的技术指导;
4。为特色国家的相关研究提供技术资金;
5。与特色国家合作研究,在特色国家的实验室进行民主国家不被允许的实验。

没有上述支持和帮助,特色国家的相关研究本来根本无法起步,事实是,他们获得了这种能力。

民主国家对特色国家这种极度危险的研究予以了实质的支持和配合。原因包括:
a)民主国家政府认为,自己从特色国家得到了物超所值的回报;
b)民主国家的科学界,军工界,不少人都有进行类似实验的强烈欲望,这种愿望混合了好奇心,成就欲,奇迹制造欲,和模仿上帝与神造物,扮演造物主的欲望。特色国家给了他们一个释放压抑已久的欲望,以不同程度感知、指导、参与这一实验的机会。
c)支持、帮助特色国家进行相关研究的民主国家科学家,所获得的报酬极为丰厚,这不仅是物质价值,还可能挽救了他们的事业与工作,涉事的部分研究机构,本来已经负债累累,难以为继了。

无可辩驳的事实是,民主国家与特色国家在基因工程领域的合作广泛而深入,特色国家现今在这一领域拥有的突出能力正是建立在这些合作之上。这些合作,对特色国家与民主国家而言,是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在特色国家进行过的特殊实验还包括基因改造动物的实验,基因编辑婴儿(胚胎细胞)的实验,转基因食品儿童食用实验等等,后二起实验,都是民主国家与特色国家的科学家合作进行的。民主国家严禁基因编辑精子、卵子和胚胎细胞,特色国家没有相应的法律规定;民主国家严禁进行转基因的人体实验,但在特色国家,用儿童做转基因实验不会受到法律制裁。

民主国家与特色国家之间,既相互提防,又互惠互利。因为种种原因,民主国家不便与特色国家走得太近;但在民主国家一些政客的内心深处,并不愿意特色国家变色,真正演变为民主国家。民主国家与特色国家之间既合作又保持距离的关系,有利于双方各自的稳定,也有利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总体稳定和可持续性发展。

特色国家与一般非民主国家价值观接近,特色国家强烈需要与非民主国家抱团取暖;同时,非民主国家无须象民主国家那样顾虑脸面和国民感受,它们可以更爽快、更无顾忌、负担地为特色国家站台、发声、投票。他们当然会获得巨大的利益回报,这些回报是特色国家输血、撒币方案的一部分。特色国家与非民主国家间这种互相依赖,互惠互利的关系当然有利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稳定和可持续发展。

因此,由民主国家、一般非民主国家、特色国家构成的三体结构是最具稳定性和可持续性的理想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架构。特色国家是这个架构的基础和底座,特色国家的人民,无论权利、自由、还是尊严,都位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最底层,他们用羸弱的躯体和不知疲倦的劳作支撑着这个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想架构。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稳定不仅取决于三体结构部件间的稳定,还取决于各结构体自身的稳定。一个社会结构,只有获得社会成员即本国国民的高度认可,才能说向心力强,才能称得上稳定、可持续。

首先,民主国家的国民已经离不开民主制度了。民主制度让他们生活得自由、自主,轻松、舒适,富有保障。即使工作马马虎虎,不投入、不专注,他们也不会有大的生活压力,他们中情况最糟糕的人,政府会及时救助他们,解决他们的生活困难,没有一个民主政府敢对他们置之不理。民主国家的公民,就算长年不工作,也衣食无忧,许多人还能潇潇洒洒行走、漫游天下。

民主国家的公民生活得有尊严,政府无论何时何地,都不敢把本国公民不当回事;他们不仅不受政府欺负,如果不高兴了,他们还可以反过来欺负欺负政府,就算不能立即让政府下台,他们也有可能在下次选举时把当政者选下去。民主国家的公民不只在本国有尊严,在非民主国家和特色国家,他们还可以享受超国民待遇。

非民主国家的国民在本国没有完整的尊严,但是,他们可以在特色国家补回尊严。民主国家的公民,非民主国家的国民,都可以在特色国家享受超国民待遇。他们就读有免试录取,享受特色国家本国学生难以企及的奖学金、助学金和各项补贴,特色国家还体贴入微地为他们安排异性伴读;如果他们丢失了物品,那么,官员、公安、媒体、摄像头都会被调动起来,最迅速地为他们找回失物。

在这个理想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中,什么人最高贵,什么人最低贱,是一目了然的。

民主国家的国民高度认同民主制度,不等于说,特色国家的国民也认同民主制度。正相反,特色国家的国民高度否定民主制度,高度肯定特色制度,他们已经一刻也离不开特色制度了,要他们离开特色制度,简直就是要他们去死。

最离不开特色制度的是赵家核心权贵。他们象吸毒上瘾者那样,离不开吸食国民的血,离不开特权、特供、特别待遇、特殊服务。他们不可能自动中止垄断、占有、享用庞大的“公有”资源;他们离不开特权带来的人上人的感觉,他们离不开挥金如土、一掷千金的极度畅快;他们离不开随意占有、玩弄美色的极致享受;他们离不开在国内占有广厦数百上千,又满世界购置房产、土地,随意移民定居的天马行空;他们离不开不受约束、制衡、监督,任意摆布、把玩国政的随心所欲;他们离不开愚弄国民,操纵、摆布、决定国民生活、命运的控制欲、支配欲、主宰欲。

特色国家的大小鹰犬,御用学者、文人,各种等级的看家狗们也离不开特色制度。无论是为赵家出谋划策,摇旗呐喊,还是赤膊上阵,大打出手,奋不顾身,都能在特色制度下分到或大或小的一份蛋糕,可以不同程度地分沾、享受人上人的特权和特殊利益,可以不劳而获,或少劳多获,这比凭真本事挣薪水,赚财富,谋前程可便利多了,这比无赵家编制,唯有疲于奔命,难逃劳碌苦逼的屁民们活得强太多太多了。如果没有特色制度,这些好处、便利就通通不复存在了。所以,尽管只是赵家人的狗,但他们将自己视为赵家的一员,与赵家权贵捆绑在一起,同呼吸,共命运。他们也是特色制度的铁杆捍卫者。
    
特色国的其它国民也认为这个国家不能没有特色制度,这些人包括:生活得最劳碌最苦逼的屁民,被收割得最勤最狠的韭菜,死后没有名字,合并成一个统计数字的天灾、人祸遇难者、牺牲品,死后连数字都欠奉的炮灰。他们也都坚信,特色国绝对不能没有特色,特色国绝对不能搞民主,扔掉特色搞民主,特色国就会大乱,就会国将不国,就将生灵涂炭。

特色国的居民没有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没有言论自由;对这个国家的事情,对他们身边的事情,包括与他们利益、利害、安危攸关的事,他们都无须知情。尽管如此,居民们仍普遍自我感觉良好,他们把没有公民权利、政治权利,没有言论自由,没有知情权,看成最正常不过,最合理不过的事情。他们已经丧失了愤怒的能力。这在民主国家,哪怕是一般的非民主国家,都是不可想象的。

一部分特色国的居民不仅认为特色制度是最适合本国的制度,而且还认为特色制度是全球最先进最优越的制度。特色国居民对特色制度的的认同感,归属感,远远超过了民主国家公民对民主制度的认同感、归属感,更远远超过了一般非民主国家国民对本国制度的认同感,所以,特色制度是人类命运共同体中最稳定,最具可持续性的制度形式。

离不开特色制度的不只特色国家本国的国民。民主国家的政客也离不开特色制度,因为特色国家的输血,与特色国家的交易能让他们坐稳自己的任期;民主国家的科学家也离不开特色制度,特色国家的存在让他们可以摆脱本国的立法森严,禁忌重重,他们有机会在特色国的实验场上满足自身的好奇心、奇迹欲、成就欲、造物欲,他们不必忍受纳税人的锱铢必较去获得研究经费,他们掌握的技术,他们的研究能力,他们的良知,都能卖出一个绝对划算的好价钱。



特色国家虽然制度无比先进、优越,但有一个老毛病,做事总是顾头不顾腚。特色国家以为病毒的gain-of-function的研究能让其获得保全特色制度的致命威慑武器。但它有两点考虑不周:
a)拥有这一武器不是因为特色国技术最先进,而是因为特色国最疯狂,最无敬畏。使用这一武器的结果必然是毁人同时自毁。由于特色国国民权利最无保障,最无言论自由,最无知情权,趋利避害能力最差,因此,一旦该武器使用或泄露,灾难最致命,损失最惨重的将不是民主国家,而是特色国家。尽管这在当前还没有充分显现。

b)这一武器完全是不可防不可控的,这不仅指对它的防治,还指它的使用。特色国家的最高核心应该没有想到,决定使用这一武器的,竟不是他本人;他肯定更没有想到,他的政敌远比他丧心病狂,竟然盗用这一武器来制造重大社会危机,使其成为众矢之的,并造成一种共识:代价最小的平息方案就是核心下台。

民主国家需要经常谴责特色国家,以表明自己不与邪恶同伍,但出于自身利益的需要,民主国家更希望特色制度延续而不是崩溃、变色。民主国家不仅不愿采取行之有效的措施来加速特色制度的崩溃,反而要从经济和技术上扶持特色国,使其免于崩溃、变色,使其继续承担民主国家输血池、稳定器、试验场的作用。当特色国家制造了重大国际灾难时,民主国家的政客、科学家不愿让全部真相大白天下。因为民主国家与特色国家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互惠成员,民主国家与特色国家在生物基因工程领域有着多年密切的合作,特色国家制造的罪恶,准确地说,是特色国家与民主国家是合作制造出来的,这一罪恶,民主国家的政客,科学家们同样有份。

太多的人希望大事化小。如果真相彻底公开,全球的基因工程研究,无论民用还是军用,都将迎来更严厉的立法,都将面临彻底的检查、清算,许多生物实验室将关闭,众多生物科学家、科研人员将失业,更个基因工程产业将遭遇最冰冷的寒冬。众多内情还将涉及当届、往届的政府高官,他们将被人们的愤怒吞没。

彻底公开真相还将产生链锁反应,暴露更多的泄露事件。人们将追查其它传染灾难与实验室的关系。在此之前,他们每次都将动物推至审判台,让自己成功地安然隐身幕后。真正危险的是动物身上的病毒,还是假研究病毒、拯救人类之名,制造病毒、制造灾难,再以研究新病毒之名,制造更完美病毒,制造更惨重灾难的人?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一项艰巨而伟大的社会工程,应分阶段实施,稳扎稳打,切不可拔苗助长,更不能妄图一蹴而就。我们不保证一定能实现最理想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但我们有信心首先实现人类病毒共同体。

全文完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广东韶关原公安局长叶树养爱好杀猪
2019: 将革命进行到底
2018: 在美华人大多思维不正
2018: 略论人类社会进一步发展的出路
2017: 中国在永暑礁新建工事
2017: 刘晓波:东西方文明未构成对抗
2016: 外媒:谁是台海的麻烦制造者? zt
2016: 64坎坷百岁风云老人许家屯 zt
2015: 耶稣复活的意义
2015: 比同性婚姻更可怕的婚姻提案 zt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