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一切建于荒谬的高墙,终将倒于荒诞
送交者:  2019年07月21日13:23:15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逸草:下面的两篇转文从略有不同的角度,讲述了同一事件:柏林墙的倒塌和拆除。两篇文中的评论和阐述,皆颇有思想深度。一切建于荒谬的高墙,终将倒于荒诞。无论是近期香港市民强有力的反送中抗争,还是国内加剧了信息交流控制与封锁,或是川普一意要在美墨边境建高墙,读这两篇文能有助于我们对这些事件的思考和感悟。


一座用谎言砌成的高墙

小崔爆料 2019年7月

文作者:江东酒徒  来源:酒徒说事



话说二战后的德国根据雅尔塔协定和波茨坦协定,分别由美、英、法、苏四国占领,1949年5月23日,美、英、法三国占领区合并成立了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同年10月7日,东部的苏占区成立了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德国从此正式分裂为两个主权国家,在美苏两大阵营冲突下,柏林也被分割为东柏林和西柏林。


冷战期间,苏联首先发难,在1948年制造了著名的“柏林危机”,因为柏林完全在东德境内,切断了西柏林的水陆交通,想把西柏林活活困死、饿死。美国在一年时间内用空运维持了西柏林200万居民的生存,平均每天有3000多架次飞机降落在西柏林,这一年里西柏林不仅得到食物、燃料,甚至还有生日蛋糕,苏联的计划彻底泡汤了。



后来,据统计1949年至1961年有260万的东柏林人逃到西柏林,同时有大量波兰人和捷克人也通过西柏林逃到西方国家。苏联为防止东德的人员逃亡和两地人员的自由来往,在1961年8月13日,在东柏林一侧修了一条全长155公里的边防围墙,在开放地带还有瞭望塔、壕沟和地雷。各位看官,“翻.墙”的代价是非常大的哦。柏林墙的建立,作为建设方东德给出的理由是:一定要阻止西方“法西斯“进入东德和破坏社会主义国家,所以不能让两边的人员自由来往。嗯,这个理由真TM的充分……


事实上,柏林墙建立的真实目的是阻止东德人民向西德的大规模倒戈。这道高墙物理上虽然是用铁丝网、砖石和混凝土为材料建成的边防围墙,但其实是用谎言堆砌起来的,为什么呢?问题在于当时德国一分为二分别隶属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两种尖锐对立的政治制度,听老夫为大家细细道来。


在德国统一社会党(战后德国共产党和民主社会党合并而成)的领导下,东德是东欧各国乃至整个社会主义国家阵营中经济发展水平最高、民众生活质量最高的国家,因为东德是被赫鲁晓夫心中“社会主义的橱窗”,是强大苏联的“面子工程”,前来东德参观的“兄弟国家”无不眼红。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东德的国民经济和国民收入虽然开始出现负增长,但世界银行《1982年度世界发展报告》公布的结果显示,东德当年国民生产总值为1562亿美元,人均400美元,居世界第89位,还是社会主义国家第1位。



说完东德再看看西德,西德到了1950年就超过战前水平。1950年到1965年,累计投资2281亿美元推动经济高速增长,持续保持15年的“莱茵奇迹”。1965年的贸易额是1950年的8倍。20世纪60年代初,国民总产值超过英法成为仅次于美苏的世界第三经济大国。1971年外汇储备达186.57亿美元,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

如果从统计数字上看两德,差距并不大,让东德人民冒着杀头的风险去“翻墙”的真实原因是:两国老百姓过的怎么样?


战后的两德处于同一起跑线,西德成立不久,国内市场很快出现繁荣景象,大小商场雨后春笋般涌现,消费十分旺盛,因为从1950年开始政府便取消了配给制。而东德为了顾及“社会主义橱窗”的面子,政府在1958年这年也宣布取消配给制,可商品匮乏和单一的局面依旧,最基本的吃饭、穿衣和日用品都要凭票供给(这个我们不陌生)。



无论东德的“面子工程”多么辉煌都不能掩盖现实的暗淡,其根本原因是它沿袭了前苏联的发展模式,过于偏重重工业、军工和国家面子工程的建设,农业以及与国民衣食住行密切相关的产业被严重忽视,国民经济畸形发展。同时,它与当时所有社会主义国家一样,首先要打压个体经济,后是不允许个体经济存在,实行绝对平均主义的劳动报酬制度,导致国民生产积极性和思维创新能力严重受挫,劳动、产生效率与东德官方宣传的的统计数字及漂亮的“面子工程”完全不同。


为了与西德的竞赛中获胜,东德政府极尽手段提高生产效率。先是提出“只有生产好才能生活好”的口号,开动宣传机器鼓舞民众“建设社会主义的热情”,大搞类似苏联“社会主义劳动竞赛”和“共产主义星期六义务劳动”的无偿劳动,几乎没有效果,不顾民众日益不满的怨气,用制度化的形式延长工人劳动时间,并最终引发大规模流血抗争运动。1953年6月17日,东柏林大批工人举行示威活动,抗议当局提高劳动定额和时间却不涨工资,东德当局开枪镇压酿成血案,成为冷战时期整个东欧第一起大规模民众抗争事件,随后东德人民就开始用脚投票,出现了民众大逃亡现象,东德政府为了继续维持“谎言”只有用用柏林墙来禁锢民众的行动和思想了。说到底东德的国策延续了苏联的模式:以国为本,国家至上。


西德政府从阿登纳总理领导下的第一届政府开始,便致力建立一个既能发挥市场竞争活力,又兼顾社会平等和福利保障的“社会市场经济”和“福利国家”体制。与东德“只有生产好才能生活好”截然不同,阿登纳政府提出“只有生活好才能生产好”的口号。从五十年代开始,短短二十年间,国民便建立了一个世界上花费最大、设计得很周详的社会保障体制。1977至1978年度中,举国全年社会福利金额总计达3000亿马克(1250亿美元),平均每个居民享用社会福利金2015美元。明显,可以看出西德的国策是:以民为本,人民至上。


到了1988年,东德人均GDP仅为西德的1/4,劳动生产率仅为西德的30%,进出口贸易为西德的1/10,科技水平落后西德20年。东德工人的平均月工资为1270东德马克,而西德为3850西德马克,按照1:1的比率计算,东德只及西德的1/3。至1989年,东德人均国民生产总值降为西德的33%,并欠下210亿美元的外债,强调一下,那是30年前的210亿美元。



“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这个道理谁都懂,西德的富足与繁华,其实并非东德民众大逃亡并最终“亡党.亡国”的最主要诱因,严重的社会不公、官僚阶层的特权和腐败、令人窒息的政治高压,人民永远看不到希望。东德经济的高速发展,从中获利的只是少数的党政官员。东德的“苏联模式”让那些干部享受着各种合法的特权:


一、东德的高干可以在商店买到老百姓见不到甚至没听说过的商品;

二、东德的高干享受特殊医疗服务;

三、东德的高干周末和节假日可以到别墅去度假。


这样的官僚体制,不但导致溜须拍马、贿赂盛行、贪污腐败成风,还导致任人唯亲、裙带关系之风的阶级固化局面。最可怕的,是无处不在的国家恐怖主义威胁,四十年代末至50年代末,统一社会党领袖乌布利按斯大林肃杀模式进行了大清洗,151000名党员被整肃,当时东德总人口不足1700万啊。



通过苏联式“大清洗运动”,党政权力高度集中在极少数人的手上,并逐渐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官僚特权阶层。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秘密警察对国人密不透风的监督,东德并入西德之前,秘密警察达9.1万人!间接充当线人、密探工作的总人数则接近50万。柏林墙倒塌前约30年里,平均每天有8位东德人以“破坏国家安全”的罪名遭逮捕,这样的国家里人人自危。如果算上线民,平均每66名东德公民中就有一人常年为秘密警察工作,对比于盖世太保(1:2000)和克格勃(1:5830),这个比例可谓高的离谱。前东德仅有的1700万人口中,有600多万人被建立了秘密档案,也就是说东德里的所有民众都处于秘密警察的监控之下,细思极恐。

在柏林墙建成后,东德国民的逃亡史便成为一部血泪斑斑的逃亡史,东德的人民采用游泳、挖地道、跳高楼、用重型汽车硬撞、自造潜水艇、热气球、滑翔机、弹射器等极端手段逃亡西德。其实,国家和政府犯错并不可怕,怕的是明知犯错却不敢正视,讳疾忌医,还继续用谎言欺骗人民,寻找各种借口来遮丑。



1981年8月,为了“纪念”柏林墙建立20周年,时任统一社会党第一书记的昂纳克郑重的宣布:“由于构筑了反法西斯防卫墙,我们才捍卫住了我们的社会主义成就。”所谓“捍卫住了社会主义成就”,听听,多么无耻的谎言!


在柏林墙被推倒前10个月的1989年1月,谎言还在继续,当时东德统一社会党总书记昂纳克仍自信的说:“当年导致筑墙的条件存在多久,这座反法西斯的护墙就存在多久,50年和100年后它也必定还巍然屹立。”听听,多么自信!



显然,由于柏林墙的存在,从之前的每年十几万、几十万人逃亡,到建墙后1961-1980年只有17.7万人成功逃离,每年只有八九千人。1989年5月7日,莱比锡民众举行游行示威,政府派军警镇压抓捕了一百多人,并对世界宣称:“无论是公牛还是驴子都没办法阻止社会主义前进。”


昂纳克的残暴顽固更激起了国民的反抗,人民最后上街了。1989年10月2日,莱比锡2万示威者上街游行抗议。10月9日,又有7万人上街,游行民众喊出“我们是人民”的口号。当谎言无法继续欺骗东德民众了,距离“推.墙”的日子也就不远了。1989年秋天柏林墙终于倒塌了,共有33755名政治囚犯通过这种形式获得了自由,这些人的家属则多达25万人随之迁往西德,1990年6月东德政府被迫决定拆除柏林墙。



这道墙建起来的28年间,有很多人因为翻越柏林墙而丧命。后来主持修建柏林墙的这些人,在两德统一之后,都受到了法律的严惩。上面的照片获普利策新闻奖,柏林墙墙体即将合拢的一刹那,站岗的东德警察,扔了枪就往西柏林跑。西柏林已经张开双臂准备迎接他了,因为他还要跑150米,他拼了命的跑,就在这时他被东柏林罪恶的子弹击中,这个人身体往后仰,虽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西柏林人那种惋惜、惊讶的表情,看得特别明显。两德合并后射杀这个警察的人受审,被告称自己只是听从命令,不应该被判刑。但是法官认为虽然你有开枪的权利,但也有将枪口抬高1厘米的权利。


各位看官,如果您是当时的德国人民,您是愿意生活在“以国为本”的东德还是想生活在“以民为本”的西德呢?答案不言而喻。很多东德人民用生命在做选择,向统治者表达了“不自由,毋宁死”的决心!东德人民逃亡不仅仅是因为是想拥有富裕的生活,而对自由的渴望才是他们不惜以命相搏的真正原因。两德同样的基础和人民,只是因为制度和政策不同,结果显而易见。借用尼克松的话:判断社会制度的优劣,不用进行意识形态论证,看同一个民族建立的两个国家,人们往哪里跑,就一清二楚了.......



一切建于荒谬的高墙,终将倒于荒诞

群眼看世界 2018-12-07

Repost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陀废论2 陀废论2  Author 陀飞轮1874


 

 

1949年,德国分裂为东西两德。东边的叫民主德国,可人民却不愿意当它的主人,而是想尽一切办法逃离。

 

到1961年,总共跑掉了350万人,占到东德总人口的五分之一。

 

人民外逃并不是外敌入侵,从节省口粮来说,是件好事。

 

然而对于洗脑事业来说,就不是这样了:所有的宣传机器都在竭尽所能地吹嘘自己的制度最优越,自己的国家最幸福,西方是地狱,结果每年却平均有30万人跑到地狱去,这就算是有一万个戈培尔再世,也洗不下去。

 

洗不下去,谎言就要破产,权力就要崩塌。

 

建墙,阻止自己的人民出逃,屏蔽外部世界,成为必然选择。

 


1961年,以“反法西斯墙”为名,东德建立起一道将柏林城一分为二的高墙,是为柏林墙。

 

“反法西斯墙”的名字,本身就充满荒谬。这不但是因为建墙者本身就是法西斯的继承者,而且是从建立的那一天开始,它就从没阻挡过一个企图进攻的敌人,因为西边根本就没有人想进入东边享受它那最优越的制度。

 

相反,这道墙的建立,固然遏制住了东德人疯狂出逃的大潮,但它并没有掐灭东德人出逃的念头:从1961年柏林墙建成之后至1980年,仍然有17万东德人成功“越狱”。

 

东德人为了投奔“地狱”,绞尽脑汁发明了花样繁多的方式进行“越狱”:挖地道、跳高楼、热气球、弹射器,等等。

 

期间,有201位有名有姓的东德人,死于东德士兵枪下。

 

心甘情愿地离开幸福的人间天堂,非但是被禁止的,还会因此而命丧黄泉,唯一的解释是,所谓的天堂就是监狱,里面的人就是囚犯,离开天堂就是越狱,就是犯罪。

 

建墙是为了建造监狱,这就是柏林墙的荒谬。


 

建于荒谬的高墙,不可能永远屹立。

 

1987年612日,时任美国总统里根在柏林墙下发表演讲,向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喊话:推倒这堵墙!

 

他在演讲中说:这堵墙会在欧洲倒下,因为它抵挡不了信心,它抵挡不了真理,这堵墙抵挡不了自由。

 

二年多后的1989年119日,它真的倒下了。

 

关于柏林墙的倒下,一个并不是秘密却很少人留意到的史实是,它并不是在那种历史大事件里固有的精心策划和气势如虹之中发生的,而是在误会、迟疑和温吞之中进行,带着浓重的荒诞色彩。


它倒塌的直接诱因,是一场乌龙事件。 



1989年119日晚,东德统一社会党中央委员会委员、东柏林支部第一书记沙博夫斯基在现场直播的国际记者会中,被一个问题袭击得手足无措,这时一位助手给他递了一张纸条。

 

他打开纸条念了起来:公民可以自由申请私人出国旅游,无需符合任何先决条件。

 

现场的记者都目瞪口呆,一名西德记者追问:何时生效?

 

沙博夫斯基笨拙地回答:就我所知......现在,马上。

 

然后他离开了会场,留下一屋子惊愕的记者。

 

东德当局当时确实正在计划放宽公民出境的限制,然而决定并未最终作出,方案也并非完全的自由出入。

 

以沙博夫斯基的级别,在记者会上的这番发言,显然纯属“信口开河”,是明白无误的乌龙事件,发生得十分荒诞。

 

然而更荒诞的,是这个乌龙发言,并没有遭受一向以组织严密著称的东德当局的否认。


千万东德人在电视上看到了直播,在突如其来的幸福之中,带着疑惑、犹豫和惶恐向边境聚拢。



在东西德来往最主要的检查站伯恩霍莫大街边境哨所,正在吃晚饭的雅格尔中校也看到了直播。

 

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立刻致电上级求证,上级和他一样不知所措。

 

中校一再要求上级下达命令以应对接下来出现的情况,但上级拒绝了,他说:我从帽子里变不出一份文件。

 

就这样,东德这个对每一个国民的思想都了如指掌的国家,却在这一晚突然瘫痪,没有放行的命令,也没有阻拦的命令,一切顺其自然。

 

中校和他的士兵一度打开了武器库,想履行职责“守住边境”。但最终,望着潮水一样的人群,他在迟疑和惶恐之中打开了大门。

 

人潮汹涌而过,柏林墙倒塌了,民主德国被宣判死刑了。

 

电影《推倒柏林墙》用黑色幽默的手法,表现了这一历史时刻。当身为检查站士兵的儿子拿起武器之际,在检查站当厨师的母亲对他说:儿子,他们也是别人的儿子和女儿。

 

屠杀并没有发生。当人群汹涌通过检查站时候,儿子紧紧依偎在母亲的怀里。

 

另一名士兵对中校说,他的儿子跟他说过一句话,“我们有世界观,却观不到世界”。

 

他补充说:当然,这个道理是我教他的。

 

这两幕,道出这高墙的荒谬所在:它是在摧残人性。人生而自由,高墙却把人当成猪一样圈了起来,剥夺他们的自由。

 

而任何摧残人性的事物,可以很强大很高耸,但倒塌是迟早的事,因为人终究不是猪,他们对自由世界的向往可以被抑制,却不会被消灭。


 

为什么像机器一样严密的东德当局,会出现如此重大的乌龙事件,在出现之后又如此罕见地沉默以对?

 

唯一的解释是,没有人再想去维系这座摧残人性的监狱了,所有人都希望或者不排斥它的崩塌。

 

他们心里早已清楚:让一堵建于荒谬的高墙荒诞地倒下,是对所有人的解脱。


回放历史,柏林墙的确是倒得很荒诞,几个小人物成为了主角。


然而真正的主角,是人民对自由那种发自内心的渴望;这种渴望,在柏林墙耸立的那一天,就决定了它在日后倒塌的命运。


荒诞仅是表象。用荒诞的表象终结荒谬的本质,是再好不过的结局。

 

这世上,还有多少堵墙,在等待荒诞对荒谬作出判决?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新冷战与守住共产党的家业
2018: “中国相扑”遇到美国拳击:怎么打?
2017: 戏说银行发展史-鬼背债V1.1
2017: 在美国被双规是啥滋味?
2016: 正义对贪婪的审判――评南海仲裁 zt
2016: 辛可:爱国贼害死了大清王朝 zt
2015: 胡耀邦赵紫阳至死都误解着邓小平 z
2015: 男乎女乎?闲谈咱们直男如何跟变性人一
2014: 看证据将如何揭开马航空难之迷 zt
2014: Chinamen就是一个歧视华人的贬义词 zt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