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评价毛泽东成了一座“烂尾楼” z
送交者:  2015年06月06日10:48:24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对这座“烂尾楼”怎么办?在我看来,尽管错过了清算毛泽东的最佳、次佳时机,随后又错过了“文革”40周年、建国60周年、建党90周年、毛诞110周年等等反思清算的时机,但到底是拖不过去也绕不过去的,幻想通过修修补补、重新粉刷油漆而让“烂尾楼”显得光鲜,只是自欺欺人


◆高伐林


    不少人津津乐道邓小平如何富有政治智慧:他对一些棘手难题,杀伐决断,大刀阔斧;而对另一些难题,“宁停三分,不抢一秒”,审时度势,等待所谓“瓜熟蒂落”。例如,1978年8月,日本外相园田直与邓小平讨论钓鱼岛问题,邓小平就提出:“搁置它20年、30年嘛。”我听说,邓小平逝世前家人建议他解决“六四”,他也说“留待后人去解决吧”。
    谈到“智慧”,记得看到过一位基督徒贴在冰箱上的箴言:“上帝赐我勇气,改变我能改变的;上帝赐我忍耐,接受我不能改变的;上帝赐我智慧,知道二者的不同。”——我不知道上帝是否赐给邓小平这种智慧?但是掂量轻重缓急,毋宁说正是每个政客的必备技能,何况奉“猫论”“摸论”为圭臬的实用主义大师呢!
    让我一度困惑的是,有一件事,邓小平先是要“事不宜迟”强加于民,随后却要“事缓则圆”留给后代,这件事就是——评价毛泽东。

“党内民主”开了闸

    邓小平高度重视评价毛泽东,完全明白这件事对中共和中国的意义。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他第三次复出、地位稳固之后,主持起草《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下简称“历史决议”),就是企图一劳永逸地解决评价毛泽东问题。
    “历史决议”从1980年3月开始起草,集中了以胡乔木为首的20多名大笔杆子。邓小平一开始就定调子:“中心的意思应该是三条”:(一)确立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坚持和发展毛泽东思想;(二)实事求是地分析解放32年来历史上的大事,公正评价功过是非;(三)总结过去宜粗不宜细,使全党、全民思想明确,认识一致,一心一意搞四化,团结一致向前看。
    现在人们常说“党内民主”,在那年10月,“党内民主”实实在在地试行了一把:在中共四千高级干部范围内,对“历史决议”草案来了一次大讨论(一说实际人数约5600多人,一说7100多人)。事后不少人回忆那次“党内民主”的盛况,感叹平生从来没有像那一次畅所欲言——
    李维汉列举了毛片面性错误十大方面,指出“主要是左倾片面性”;
    夏衍概括毛的错误是16个字:“拒谏爱谄,多疑善变,言而无信,棉里藏针”,才65岁时就有“老年性多疑症”;
    孙冶方说毛线装书看得太多,把封建社会帝王将相的权谋,用到党内斗争上了;
    胡克实列举大量实例:毛多次出尔反尔,搞得全党不知所措;
    慕纯农说毛发动“文革”是有预谋有意识以整人开始、以整人告终;
    宋敏之说毛是“封建主义打底,马列主义罩面”;
    张爱萍说“王明言必称希腊,毛言必称秦始皇”;
    方毅说得最尖锐:毛是历史上最大的暴君,连朱元璋也不如他;
    …………
    今天看来,这些高级干部的洞察力未必高明,解剖毛泽东的深度相当有限。他们不能(或不敢)触及毛泽东所策动的土改、镇反、“反右”、“大跃进”、“四清”、“文革”,一波更甚一波地将国家民族拉向历史倒退,一级更下一级地探回人类黑暗时代的深渊。但是他们的发言有血有肉、有理有据,开了一个好头。他们尖锐否定决议草稿中所讲的“我们党在大部分时间执行的路线基本是正确的”这个论断,指出“这段历史(指建国后毛泽东时代)必须重写”!

不容“给毛泽东抹黑”

    讨论会开成了对毛的揭批会、控诉会,让邓小平感到了失控的恐慌。在“历史决议”起草过程中,他多次发表看法,其中九次谈话收入《邓小平文选》。
    1980年10月25日,邓小平讲了一大段话:
    不提毛泽东思想,对毛泽东同志的功过评价不恰当,老工人通不过,土改时候的贫下中农通不过,同他们相联系的一大批干部也通不过。毛泽东思想这个旗帜丢不得。丢掉了这个旗帜,实际上就否定了我们党的光辉历史。……
    对于错误,包括毛泽东同志的错误,一定要毫不含糊地进行批评,但是一定要实事求是,分析各种不同的情况,不能把所有的问题都归结到个人品质上。毛泽东同志不是孤立的个人,他直到去世,一直是我们党的领袖。对于毛泽东同志的错误,不能写过头。写过头,给毛泽东同志抹黑,也就是给我们党、我们国家抹黑。这是违背历史事实的。
    邓小平到底高屋建瓴,这番话覆盖了方方面面:光辉历史,现实政治,社会基础,甚至哲学教条,“权”“术”“势”“道”……应有尽有!
    不容“给毛泽东抹黑”——他亮明了评价毛泽东的底线。
    高级干部们“党内民主”了一番,最后还得听凭邓小平的个人意志来“集中”,一槌定音,统一思想(思想是统一不了的,实际上只是“统一口径”而已)。这些品尝过民主美妙滋味的干部怎么会服气?更不要说深受毛泽东荼毒摧残的亿万受害者了!
    “评价毛泽东”就此成了邓小平执政期间最大的一座政治“烂尾楼”。

邓小平抽邓小平一个耳光

    政治人物此一时彼一时。十年过去,邓小平的态度大转弯。
    他在十一届六中全会之前曾高度评价:“这个决议是个好决议。我们原来设想,这个决议要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实事求是地、恰如其分地评价‘文化大革命’,评价毛泽东的功过是非,使这个决议起到像1945年那次历史决议所起到的作用,就是总结经验,统一思想,团结一致向前看。我想,现在的这个稿子能够实现这样的要求。”
    然而,2011年3月下旬,国防大学辛子陵教授发来对我提问的书面回答,却告诉我:1993年1月15日,在上海西郊宾馆召开的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邓小平改了调子:
    十一届六中全会上对毛泽东在中国革命中的历史地位及功过的评价,是受到当时党内、社会上形势的局限的,部分历史是不实的。不少同志是违心地接受的。……对毛泽东一生功过评价,一直是有争论的。我对彭(真)老、(谭)震林、(陆)定一说了:你们的意见是对的,但要放一放,多考虑下局面,可以放到下世纪初,让下一代作出全面评价嘛!毛泽东的功过是摆著的,搬不掉,改不了。有人担心对毛泽东全面评价,会导致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功绩被否定,会损害共产党的领导地位。我看,不必担心。我建议,对毛泽东一生的评价,可以在我们这一代走后,作全面评价。到那时,政治环境会更有利,执著意见会少些。共产党人是唯物主义者,对过去的错误、过失和违心、不完整的决议作出纠正,是共产党自信、有力量的表现,要相信绝大多数党员,相信人民会理解、会支持的。
    辛子陵还披露:会议主持者江泽民建议,“对小平同志这一谈话纪要及其他同志的发言纪要,作为一次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通过的议题存案。在会上曾举手表决,一致通过。”
    辛子陵在其《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书中第一篇,也郑重其事地引用了邓小平上述这番话。
    辛子陵这段引文,是否来源可靠?我不是很放心,虽然我没有资格查找中共文件的第一手材料,但找到一个有力的旁证:
    郭道晖在其《四千老干部对党史的一次民主评议》(《炎黄春秋》杂志2010年第4期)中引用了辛子陵这番话,为其背书。郭道晖曾在四千人讨论会上担任中央国家机关第一组秘书,他在同一篇文章中还披露:此前在1991年夏,邓小平在北戴河一次会上谈到这个“历史决议”时还说过:“这样评是违心、唯心,在这个问题上,说我们是马克思主义的政党,我们还不够格!”他要求“再过十年八年重新评价(毛),时间不够,再拖一点时间”。
    (提供这段资料的中共党史学者、国防大学退休大校辛子陵,我就不用多介绍了;郭道晖曾任清华大学党委常委兼宣传部长、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研究室副主任、中国法学会研究部主任、《中国法学》杂志社总编辑。——老高注)
    看来,邓小平此话无可疑。90年代初的邓小平,抽了80年代初的邓小平一个耳光!

错过了评毛最佳时机

    评毛成了一座政治“烂尾楼”,邓小平有理由感到后悔。80年代,应该说是全面清算毛泽东的最佳时机。十年“文革”浩劫所造成的物质和精神各个领域的遍地疮痍历历在目,举国上下痛定思痛,追问“谁之罪”“为什么”的呼声此起彼伏;而且执政党虽然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但所幸“四人帮”被抛出来,极大地减轻了人民向党问责的压力;而作为“文革”中受压、尤其是在“文革”后期再次被毛泽东打倒的邓小平,赢得了巨大的同情,反而拥有了超过此前任何时候的威望;以他为代表的党内改革派提出全党战略重心的转移和改革开放路线,也得到全国上下衷心拥护。这个时候,若由执政党推动对毛泽东的全面清算,深刻揭露毛泽东祸国殃民路线给中国带来的惨重灾难,应该说,党心军心全国民心的阻力最小,社会动荡也会最小。而执政党就此表明与毛泽东的滔天罪行、极端路线分道扬镳,极大地有利于中共脱胎换骨、摆脱无比沉重的历史包袱,重新赢得人民的信任,继续执政。
    然而,邓小平出于政治上的短视,也出于各种历史因素和现实利害的牵制,使这场刚刚兴起的大讨论夭折,他亲自把评价毛泽东搞成了一栋“烂尾楼”。
    在90年代初,若痛下决心来整治这一座政治“烂尾楼”,无疑难度比80年代初大得多,但还是有可能成功的。尽管“六四”悲剧对邓小平等中共老人的权威和声望造成极大冲击,1984年北大学生打出“小平你好”的标语,五年后标语加了一个字,变成了“小平你好狠”,然而邓小平1992年南巡,重新启动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多少挽回了一部分人心;同时,邓小平路线的恶果还在酝酿之中,还有一个逐渐发展和暴露的滞后时段;利益集团处在孕育和发展初期,对政治和经济生活还不可能有支配性的影响力;社会中下层许多人尚未在改革开放中利益受损、痛感失落而怀念毛泽东时代……如果这个时候最高权力者真正放手让全党全民讨论毛泽东功罪,深刻认识毛泽东继续革命路线给中国带来的遗毒,很有可能朝野能够凝聚成对中国过往教训和未来路向的主要共识,至少是形成社会和解、寻求共识的趋势和气氛,甚至可能早日察觉、避免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的某些负面效应。
    可惜,中国再次失之交臂。年已九旬的邓小平显然不再具有这样的魄力;曾当面聆听过邓小平这番话的江泽民和胡锦涛,更不具有这样的魄力——虽然邓反覆交代:“对毛泽东一生的评价,可以在我们这一代走后,作全面评价”,“可以放到下世纪初”。
    邓小平说这话,是像路易十五“我死后哪管它洪水滔天”一样的心态?还是他内心真的相信:“到那时,政治环境会更有利,执著意见会少些”?不管是哪一种,邓的这一预测显然大错特错:经过了20年,毛泽东“文革”路线的恶果与邓小平改革路线的恶果,二者叠加,使得国人各执一端,愈发趋向对立,整个社会气场,愈来愈接近“文革”高潮中的剑拔弩张、一触即发。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胡锦涛的“和谐社会”和“科学发展观”、习近平的“中国梦”……都没有、也不可能弭合这种分裂。究其原因,其背后矗立的就是那座评毛的“烂尾楼”!

他继续害惨更多的中国人

    中国问题成堆,大多就是由一座又一座政治“烂尾楼”累积而成。而最大的“烂尾楼”,正是半途而废的清算毛泽东。邓小平封杀又拖延评毛,最终自食其果:他的改革开放路线成为重新集结起来的毛左集中抨击的靶子。
    到2015年初,这座“烂尾楼”的阴影再次让我们怵目惊心:一央视综艺主持人毕福剑喝多了几杯之后连唱带侃的即兴表演,引起了巨大的政治舆论风暴。任何人都看得分明:左与右,“拥毛”与“倒毛”,竟然如此不共戴天又如此势均力敌。如今的毛泽东,已不是凝聚中国的力量,而成了活生生撕裂中国的力量。毛泽东何止是过去是“把我们害惨了”,他如今还在害惨、往后还将害惨更多的中国人!
    今天中国的诸多事件:广东区伯被设套陷害、女权五斗士被拘又被释、北京福田公墓江青墓前冲突、乃至独立记者高瑜因“七不讲文件”被重判七年……追根寻源,无不是这座未能彻底清算毛泽东的“烂尾楼”在作祟。
    对这座“烂尾楼”,应该怎么办?在我看来,尽管错过了上述清算毛泽东的最佳、次佳时机,随后又错过了“文革”40周年、建国60周年、建党90周年、毛诞110周年等等反思清算的时机,但是这到底是拖不过去、也绕不过去的,幻想通过修修补补、粉刷油漆而让“烂尾楼”显得光鲜,只是自欺欺人。
    在今天的社会和技术条件下,当权者压不住民众自发地表达对毛泽东的种种看法。但是由于当局严管大众传媒,经常性地“杀一儆百”,更严密封锁历史档案,民众对与毛泽东有关的重大事件缺乏全面翔实的了解,对于多数老百姓而言,不可能验证真伪,这就造成只能停留在情绪发泄的层面,往往以讹传讹,信谣为真,进而导致官民、左右、贫富等各个维度的分裂日益扩大。
    有历史使命感和民族责任感的执政者,必须痛下决心,要像德国清算希特勒、苏联和俄国揭露斯大林、柬埔寨审判波尔布特一样,公布毛泽东时代的所有秘密档案,将历史真相在阳光下摊开来,才是治本之策。中国要想长治久安,要想在世界舞台和平崛起,清算毛泽东不是万能的,但是不清算毛泽东是万万不能的。
    可想而知,在当今中国形势下,这样做势必一度会引起白热化的争辩,甚至局部的暴力冲突——这就是拖延付出的代价、拖延受到的惩罚!而越往后拖延,代价和惩罚必将更大。
    (此为节录。全文刊于《新史记》第25期。明镜新闻网、明鏡时报转载)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4: 六四亡国,零四亡党 zt
2014: 美国为何有很多军事同盟国 zt
2013: 西方为纳税人服务与毛主席为人民服务相
2013: 香江再哀祭天怒 六四呈民愤人怨 (多图)
2012: 驳斥关于六四军队不能开枪的论调
2012: 谣言来了:薄熙来电视中露面有望复出任副
2011: “感谢”日本侵略  
2011: 男子强暴12岁女孩 用木棍插入其下体(图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