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论中国特色的“左右大颠倒”——兼为左、右派正名 z
送交者:  2010年06月24日22:18:07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中国特色挺有意思,许多概念都是颠倒的。例如:把争取民主自由的叫作“右派”,把维护专制的叫作“左派”。“左”和“右”的概念起源于法国大革命时期。在1791年的制宪会议上辩论时,当时坐在议会右边是第一等级的僧侣议员和第二等级的贵族议员,他们当然采取温和保守的态度,主张维护专制制度;坐在议会左边是处于社会下层的第三等级的资产阶级、城市平民、工人和广大农民的议员,他们主张自由民主和革命。于是,人们习惯上将采取激进、变革态度的一派称为左派,采取保守、反变革态度的一派称为右派。按此,主张自由民主的一派应为左派;主张专制保守的一派应为右派,为什么在中国发生了大颠倒呢?我们来看一下颠倒的过程和结果。

  1、民主派为和平民主新中国奋斗时被称为左派

  1999年9月,汕头大学出版社出版了由笑蜀所编的一本书,名称是:《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书中大多节选自上世纪四十年代《新华日报》、《解放日报》的社论和评论,有些直接出自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等领袖人物笔下,有些则是郭沫若、茅盾等著名学者的论文和谈话,忠实纪录了半个多世纪以前,以中国共产党为代表的民主派势力对中国人民的关于民主宪政的庄严承诺。从该书中可见,当时为反对国民党一党专政、蒋介石一人独裁,中共联合各种进步势力,为实现和平民主新中国的目的,组成了左派阵营。当时包括国民党左派在内的几乎所有在野党派都站在了中共一边。在1949年的建国前夕,许多民主人士为参加政协会议,冒着危险,经过千辛万苦,从南方北上哈尔滨,后转向北平,民主派聚首怀仁堂,共拟共同纲领,共商建国大计,焕发出巨大的政治热情。在这个时期,以政协为中心体现了民主派的大团结,各民主党派对中共也抱有极大的信任和期望。

  2、学习苏联,“政治协商”变成了“政治独裁”

  在假马克思主义的词典里,有两个不变的逻辑,一个是左派代表无产阶级,右派代表资产阶级,推而广之,一切反对资产阶级的都是左派;另一个是自由民主是资产阶级的东西,专制是无产阶级的东西,推而广之,一切专制都是无产阶级专政。这两个逻辑的发明者不知是列宁,还是斯大林?或是两个人的共同发明?反正1949年的苏俄已经清洗完了党内外的所有的反对势力,成为了封建专制的大帝国。刚刚建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想要加入所谓“社会主义阵营”,就必须按苏联模式走苏俄道路。

  苏联模式不是一种民主模式,也不是半民主的政治协商的形式。苏联模式是假马克思主义者偷换“无产阶级专政”概念的结果,是封建主义的复辟。当年,俄国从二月革命到十月革命,就是从民主政治向专制政治的倒退。中国想要走苏联模式的道路(也许毛压根儿就没有让民主人士真正长期参政的意思),就必须抛弃政治协商模式,倒退回国民党式的或苏联式的一党专政、一个领袖独裁的封建专制模式。想要倒退回国民党式的或苏联式的一党专政、一个领袖独裁的封建专制模式,就必须清洗党内外一切民主派人士和一切具有民主思想的人。于是,各种政策开始倾向于专制,党外民主人士开始被冷落。党外民主人士和一些党内的知识分子开始有了不满情绪,政治热情大大减退。

  3、民主派被打成资产阶级右派

  1955年,为清洗民主人士,毛采用了自诩为“引蛇出洞”的手段,一方面,请各方面的人士给党提意见,并承诺不揪辫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另一方面则准备好了棍子、帽子、辫子,时刻准备反击。这个帽子名称是“资产阶级右派”。55万知识分子和知识青年“因言获罪”,中了毛的“阳谋”(毛泽东语),被打成“资产阶级右派”,另有几百万人受到牵连或被打成“准右派”。其实这中间绝大多数人真是善意地“提意见”,有些人还很“左”。即便是后来未平反的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等人,也没有什么实际上的 “反党”言论,也没有实质上的真正的民主要求(如多党执政、自由选举等),只不过想多一点“政治协商”罢了。就是这么一点点“民主”要求,也不为专制者所容,竟被打入万劫不复之地。从此,民主与资产阶级,资产阶级与右派划上了等号;由于等号有传递性,所以民主派就戴上了右派的帽子。而整人与封建专制也和 “左派”画上了等号。

  4、文革搞“臭”了左派的名声

  文革的对象是所谓“走资派”,由于文革时的专政对象是地、富、反、坏、右、叛徒、特务、走资派,实际上,走资派也和资产阶级沾上了边,所以也被划入了右派行列,不过是“另一类” 的右派。其实,当时的走资派也不是要真正地要走资本主义道路,比起现在的大规模的官僚资本和民营资本来说,只不过是些“市场经济”的“小动作”罢了。在那个物资极端匮乏的时代,工厂给工人发点奖金,农民上街买点自产鸡蛋,都被批为是资本主义,轻者作检查,重者被批斗。在无产阶级、资产阶级及农民阶级都需要市场经济的时候,谁最害怕市场经济?当然是封建阶级!这是因为市场经济将使封建阶级陷于灭顶之灾。“左派”们在文革中的倒行逆施,引起了社会各阶级各阶层的公愤,终于1976年4月5日爆发了震惊中外的“四五”运动,到10月,“四人帮”被粉碎。“左派”们终尝到了自酿之苦酒。“左派”之名声遂臭。

  5、现代左派的臀部仍然盖着封建纹章

  文革后,虽然“左派”之名声已臭,但是“左派”理论的封建性根源却未得到彻底批判,甚至未得到批判。其原因有二,一是“左派”势力在粉碎“四人帮”后,在“两个凡是”的庇护下,大部分没有被摧毁,被摧毁的仅是依附于“四人帮”的极少的一部分;而是人们没有在理论上认识到“左派”理论的封建性,还是按传统观点把“左派”理论看作是无产阶级理论,或者说,批判“左派”的主流派本身就是“左派”理论的信奉者。

  自1989年后,“民主”成为极敏感词汇,当时的当局继续着“开左灯,向右转”的政策,即打着无产阶级旗号,实行着有利于资产阶级、不利于无产阶级(如让工人下岗、内退等)的政策。这种政策当然是建立在古老的传统的对所谓现代资本主义社会错误理解的基础上(如认为要实行市场经济必须要对工人阶级不利),这种政策把所谓社会主义国家几十年经济落后的责任推给了下层的工人阶级,认为是他们懒惰所致,而不是国有经济的计划所致。这种有利于资产阶级尤其是官僚资本的政策造成了现今我国的极大地贫富差距,也给“左派”的重新崛起制造了借口。本来“左派”替工人阶级说话当属本分,但他们仍然抱着实践证明是错误的、并给国人造成灾难的斯大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不放,说明他们是打着社会主义旗号的封建主义。现代“左派”的主要成分有极“左”的理论工作者、一部分红色贵族及部分对毛情有独钟的文革中的造反派。他们谴责资产阶级、替工人阶级说话,只不过是想回到(但已不可能回到)文革前十七年的天堂。用《共产党宣言》描述封建社会主义的一段话来形容他们是再恰当不过了:“为了拉拢人民,贵族们把无产阶级的乞食袋当做旗帜来挥舞。但是,每当人民跟着他们走的时候,都发现他们臀部带有旧的封建纹章,于是就哈哈大笑,一哄而散”。

  6、民主是解放工人阶级的唯一手段

  封建社会主义的“左派”们已经误导了全世界无产者近一个世纪,不但使全世界的资产者深受其害,而且使包括无产者在内全世界人民深受其害。尤其是所谓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不但没有解放世界上三分之二的“受苦受难”的人民,而且自己过着比没有解放的人民还要悲惨的苦难生活。封建社会主义的“左派”们分裂了世界人民,破坏了世界“和谐”,其罪莫大矣!实践证明,封建社会主义是一条反动的道路,无产阶级是无法通过这条路获得解放的。

  同样,实践也证明,民主才是无产阶级真正获得解放的道路。几十年来,西欧和北美用民主为手段,自觉不自觉地和平长入了社会主义。用左派领袖王震的话来说就是:“我看英国搞得不错,物质极大丰富,三大差别基本消灭,社会公正,社会福利也受重视,如果加上共产党执政,英国就是我们理想中的共产主义社会”。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英国尚且如此,被称为楷模的高福利国家瑞典的民主社会主义应该是更好了。

  即便没有和平长入社会主义,民主也是无产阶级争取社会公正、提高社会地位的最主要最有力的手段。民主政治专门提供给无产阶级工会权和罢工权以争取社会权利。民主还给无产阶级政党提供执政的机会,以实现其政治主张。像瑞典的社会民主党、英国工党、法国社会党、德国社会民主党都是工人阶级政党,在他们执政期间,实行了许多社会主义措施,提高了工人阶级地位,为各国社会的和谐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

  7、为自由民主而奋斗才是真正的左派

  综上所述,谁是真正的左派?谁是真正的右派?已经是不言而喻。为自由民主而奋斗才是真正的左派。问题是,在中国,“左派”这个词已经被封建主义所霸占,被真正的右派所霸占,真正的左派也只好自称“右派”。这样,就出现了中国特色的怪现象:“左派”形“左”而实右,右派形“右”而实左。不过,“左派”这个词带有一定的诱惑性,容易迷惑群众,应该引起形“右”而实左的民主派的警惕!这种现象也只有在中国才能出现,这也是国人的悲哀!不知何年何月何日,国人才能真正地说句真话?为左、右派正名。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09: 啥时手握钢枪保卫祖国,变成手握电狗保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