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中亚习普会,俄乌战争,美中关系,三者连弹
送交者:  2022年09月19日08:50:23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学伟论道】

今年224号,俄乌战争爆发。至315号,本人发表了迄今唯一的一篇关于该战事的评论。到现在又是六个月过去,笔者未再对此发言,主要是发现世事真如白云苍狗,变幻过于莫测。

其间,俄军经历了抵达基辅周边,不动如山超过数周,然后撤退。转攻马里乌波尔,苦战数周后攻克。再转攻卢甘斯克,在北顿列斯克和利西昌斯克再次数周攻关,终究还是拿下。从那以后,战场就完全限于僵持,未见任何重大发展。

就在一周以前,本月10号,战局突然逆转,俄军在乌克兰东北的哈尔科夫/伊久姆方向,打了大败仗,真是丢盔卸甲都不足以形容。笔者确实不能理解,俄军为什么会丢弃那么多完好的坦克和装甲车辆?就是要撤退,徒步难道会比开坦克或装甲车更快吗?有人说,开车撤退目标大,易受攻击,徒步更安全。那至少走之前总可以往坦克和装甲车丢进去一个手榴弹,让其不能使用吧?真的就需要那么仓皇吗?在西方的大力支持下,乌军和泽连斯基的表现,的确强于预期。

6个月前预计的三种前景,第一种俄罗斯达到让乌克兰屈服的既定战略目标,现在看来概率已经明显小于一半。第二种长期僵持的可能性,现在已经变得最大。第三种俄军完败的前景,则现在还没有看到。如果俄国可能面临完败,普京会做什么?现在则是更加的难以臆测。世事真的难料,俄军在哈尔科夫/伊久姆的败仗是战役性的还是战略性的,现在还不好说,还要观察。

在俄军哈尔科夫大败退已经发生之后,应该11号,听闻访俄的中国X委员长表示对俄方关于战争的立场“充分的理解和支持”。还用了一个比较微妙的中文词汇“策应”。

当时,笔者怀疑是不是误报。大约13号,看到视频,才知真有其事。但这些表态,却完全没有在国内官方媒体上得到转报,也觉得相当蹊跷。以中国一贯严格的外交纪律,这样的高层表态,应当不可能是信口开河吧?

一时间,国际舆论都在猜测,对俄乌战争,中国一直坚持的中立,劝和的立场,是不是会向更加地支持俄方转变?本人也难免对此捏一把汗。

现在笔者仔细查对时间轴,发现其间有极大的巧合。X委员长访俄的时间是本月7-10号,他的上述讲话,应在得知俄军溃败之前。而俄方放出讲话内容乃至视频则是在那场溃败刚发生之后。这场溃败若早几天,也许X委员长的发言内容就会有所不同。所幸,这场假设是必会发生的溃败还是发生在上合峰会之前。若是在之后,是不是可能导致类似X委员长的表态在那里被听到啊?

这次习主席出访中亚,参加上合峰会,对所有其它的内容主题,笔者都无暇关注,只关心他对俄乌战争有什么新的表态。现在确知,习主席在所有得到公开报道的场合中,无一字提及乌克兰,媒体的描述是“三缄其口”,只是泛泛提及:中方愿同俄方一道努力,体现大国担当,发挥引领作用,为变乱交织的世界注入稳定性。显然,战争并不是“稳定性”,很多人推测,这应当是隐含批评了。普京说:我们高度赞赏我们的中国朋友在乌克兰危机问题上的平衡立场。同时:我们理解你们在这方面的疑问和担忧。” 俄方退而求其次,中国的“平衡”立场已经得到表扬。中国显然是从2月上次习普会的中俄战略合作(在并不预先知情会有战争发生时的)“不设上限”的立场后退不少。反倒是,俄国再次表态,继续明确支持中国对台湾的立场。

到周五,已经看到习主席在上合会上的主旨发言。面面俱到,但对乌克兰还是未置一词。周六看到了上合会的撒马尔罕宣言,洋洋逾万言,各国给俄罗斯面子,依然略过俄乌战事,不过在宣言中多处要求和平解决国际争端。其间,印度总理莫迪当面对普京直言:“如今已不是战争时代。”普京则表示“将尽一切努力尽快结束这场冲突”。还说“现在是乌克兰不愿意谈判。” 这个峰会各方面的成果很是丰硕。因离题不详述。

这里离开具体事态,发表一些对俄乌战争、中美关系和世界局势更普遍的评论。

关于普京发动战争时宣布的理由,上篇文章笔者已经详细说过,那是“远远不足以让本人信服”的。现在笔者要补充的是:国际社会近似丛林,拳头大的确可以让道理变长。比如塞尔维亚抵不过西方的轰炸,就只能咽下科索沃独立的苦果。俄罗斯倘若长期占住大片乌克兰领土,除了制裁,西方的确也无法追究其发动战争罪。只是,俄国如果无法在战场上取得进展,甚或稳不住现在的局面,那就会在早已输掉的道义之后,在比如国内经济形势,国际外交氛围方面,都可能遭遇于俄国更加不利的演变。

到这次俄乌战起之前,普京其实一直都是在国际上广受尊敬的政治家。本人也忍不住在多篇文章中赞过他英明神武。如今他的人设可是大大地崩塌了。这也让本人真的是大失所望。

中国现在真的是被普京带到了一个大坑的边缘。习主席很明智,当然不会跳下去。不过,中美现在有更大的战略冲突。显然,俄国如若真的倒下,对中国肯定极为不利。但如果一边倒向俄国,就会与西方彻底闹翻,那怎么会符合中国的更根本、长远的整体利益?是以,中国现在只能两面维持,显得相当的进退维艰。

当然,坏事不仅可能变成好事,大坏事中也可能包含一些小好事。危机通常总是有危有机。比如现在这个当口,俄国需要中国可是远甚中国需要俄国。在中国在经济领域染指中亚那些前苏联加盟国的方面,俄国就做出了重大让步。那条中延宕了二十年的中吉乌铁路,现在可以修了。还有通过蒙古的一条输油管,像是也要建了。

但在维持中国改革开放的大局里,这些进展都比蝇头小利大不了多少。本来尚可维持的中俄联手,(努力使欧盟保持中立,)抗衡美国的大局,因俄乌战争而破功,是中国近年已经遭遇的最大战略损失之一。如果俄军战败,俄国的已经有限的国力必然还会骤降,中国也会面临必须越加独力地去与美国对峙的更糟糕局面。现在开始,中国就应当对这个愈加可能的不利前景有所准备了。

看到一篇文章,讲及中国经济、外贸方面的最大软肋其实还不是芯片,而是需要大量通过印度洋、马六甲海峡转运的石油。此事诚然。这些油的最大用场其实就是燃油汽车。如果比如五年之内中国的电动车大大增加,直至取得国内汽车存量的主导地位,那对外的石油需求就会大大下降。这样,有国内自产和俄国、中亚石油的可靠供应,中国应对美军在战时可能的封锁霍尔木兹或马六甲海峡造成的威胁的回旋余地就会大增。换句话说,如果西方发现,是项封锁不能对中国造成致命伤害,他们真正这样做的动力,就会大降。

现在摆在中美关系的前面,佩洛西的访台已是过眼烟云。更危险的前景是那个正在美国国会讨论的新的“台湾政策法”。现在的版本虽已比原始版本有所弱化,但依然毫无疑问地会大大动摇中美关系的根基。而且,事事抬杠的美国两党,偏偏在收紧对华关系这一件事上立场高度一致。中期选举无论谁赢,显然在这件事上都不会带来明显变化。如果新的两院都有2/3的选票支持这个法案,则总统的否决权就会变得无效。今年11月预定在印尼召开的G20峰会上,习主席和拜登总统大概率会在五次线上对话之后有第一次线下亲唔。只能希望,这个亲唔,会给两国关系的不断下行,踩一下较重的刹车。十多年来,一直斗而不破的中美大局,现在真的出现了斗破的风险,笔者对此深表忧虑。

这个世界,从二战结束至今,已有77年的大体和平。战争只在局部,除了科索沃,都在欧洲之外发生。这回,在欧洲东部大规模地打起来,也让西方人好久不曾地近距离亲历了一次战争的间接痛苦。这个冬天,欧洲肯定难过。但会难过到什么程度,现在还是难以逆料。欧洲/俄国民众,对战争拖延下去的耐受性,也都是难以逆料。总之,难以逆料的事情还是太多。我们只能祈祷,这场战争能快一些结束,还希望,将来各方有任何重大利益冲突,军事力量都最好止于威慑,止于“不战而屈人之兵”。以俄为诫,以美为戒,(两场阿富汗战争还有其它许多战争。)战端不可轻启,很可能开场容易收场难。哪个国家都一样,修炼好内功,自能“战胜于朝廷”。(此典故非常出名,见于《战国策·邹忌讽齐王纳谏》。下附全文供参看。)

邹忌修八尺有余,而形貌丽。朝服衣冠,窥镜,谓其妻曰:我孰与城北徐公美?其妻曰:君美甚,徐公何能及君也?城北徐公,齐国之美丽者也。忌不自信,而复问其妾曰:吾孰与徐公美?妾曰:徐公何能及君也?旦日,客从外来,与坐谈,问之客曰:吾与徐公孰美?客曰:徐公不若君之美也。明日徐公来,孰视之,自以为不如;窥镜而自视,又弗如远甚。暮寝而思之,曰:吾妻之美我者,私我也;妾之美我者,畏我也;客之美我者,欲有求于我也。

于是入朝见威王,曰:臣诚知不如徐公美。臣之妻私臣,臣之妾畏臣,臣之客欲有求于臣,皆以美于徐公。今齐地方千里,百二十城,宫妇左右莫不私王,朝廷之臣莫不畏王,四境之内莫不有求于王:由此观之,王之蔽甚矣。

王曰:善。乃下令:群臣吏民能面刺寡人之过者,受上赏;上书谏寡人者,受中赏;能谤讥于市朝,闻寡人之耳者,受下赏。令初下,群臣进谏,门庭若市;数月之后,时时而间进;期年之后,虽欲言,无可进者。燕、赵、韩、魏闻之,皆朝于齐。此所谓战胜于朝廷。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1: 非典改变了世界,塔利班带来了希望
2020: 生命 被华山忽悠了一次
2020: 逻辑捉妖集(6)资本家剥削的是剩余价值
2019: 国人爱国的迷茫, 虚伪和反动
2019: 谈谈我认识的程渊
2018: 当今我们的恐惧与期待
2018: 搞千人刚刚开始不仅老中连老美也振
2017: 9月18日,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
2017: 郭文贵和王芳们,我更相信谁?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2.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