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半夜打来的传呼电话!
送交者:  2021年11月21日11:50:18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侠客9

那年、那庙、那晚、那老陈!

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在北京西郊的大山深处有一座千年古寺名叫《戒台寺》还有另外一座庙叫《潭柘寺》这二座古寺始建於隋朝时代,距今己有1300年的历史。而距市区最近的寺庙是位於山口的戒台寺,从那里去市区大约有40多公里。另外若要下山去的话还要绕过十几道弯的盘山公路,这是条进山的必经之路,当地山民称之为十八盘。那时候每天只有一次进山的班车,交通极为不便。


在文化大革命前:这二座古庙曾是化工部的疗养院。大约是在七十年代的时候,这二座保存较好的寺庙被收归了国有,古刹被政府接管后的管理工作被划编到了北京市园林局的12个景区范围内(即北海,天坛,颐和园等12大公园)的序列中。并被例为国家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经过若干年的整修之后,这二座千年古庙便做为景点向社会公众开放了。就这样诞生出了园林局戒台寺管理处。


在戒台寺管理处组建之初,局里对这个新组建的管理处还没有正式的人事任命,处里的日常工作便由海军转业下来的老聂和天坛公园调来的老陈临时负责。老陈叫陈xx他比兄弟我大十几岁,属於那种私下称〝哥〞老了点,而称之为〝叔〞又小了点的那种人,由於老陈那时还没有正式的职称〔属於妾身未明〕阶段,那该怎么称呼他呢?索性我们就都简称他为老陈。然而:这却是老陈最不愿意听到的称呼,他总是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暗示我们,对他的正确称呼应是〝处座〞。


陈xx长得黑不溜秋的,他属於是那种扔到煤堆就找不到的主,这猛的一看就和刚出坑的兵马俑似的。80年代初的时侯机关的配车还有严格的等级制。那时局里除了给我们处配置了一辆班车和生活采购的面包车外,局里还给我们这新组建的管理处配备了一辆北京牌212型中吉普,这在当时是我们处最体面的一辆交通工具。可就这么唯一的一辆最牛B的车,却还被老陈他一人以各种各样的借口独霸着。另外老陈这个人总爱模仿大官,平日他就不会好好的说话,开口总要加上些语气助词,如〝噢,呵〞类的,颇有东施效西施之嫌,慢慢的他都习惯成自然啦。


由於交通不方便再加上那时还都还没有结婚成家,所以我们几个家住在市区的同事都是周末才乘班车回城,平时就住在处里。在山区工作不同於在市里,业余生活比较单调,尤其是古建筑出於防火的考虑,在山门殿,大雄宝殿等地都没有照明的设备,那时山里的各种野物也多,黑乎乎的猛然间窜出一个什么玩意儿能吓你一大跳!所以天一黑除了看电视外几乎是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因此几个人凑在一起打打扑克牌,便成了我们乐此不疲的娱乐项目。有时兴致一高就玩到后半夜啦。


对此我们的那位〝陈处座〞他是全都看在了眼里,也全都记在了心里,但他嘴上却什么也不说。有时候他面对很晚才起床,正懒洋洋的在院子里洗漱,或正伸懒腰的我们他还表现出一副(爱之深责之切)的面部表情〝你小子、昨晚又输了吧〞?甚至他还面带着慈祥的微笑询问道:这个月还有钱买饭票吗?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误认为老陈这是在关心部下的疾苦,是〝处座〞善解人意的一种表现方式。说不定到5号发工资的时候就会多些奖金补贴呢。但很快的就发现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老陈他这哪里是在关心部下呀,我真是把他给想像的太好啦!他这分明是在给我们记录在案呢!还企盼〝陈处座〞给我们多发放一些〝山区补贴〞?我真的是脑袋里进水啦,这不是在做春秋大梦吗?


某一天的上午局里的领导来处里检查工作,老陈他顿时就像刚打过吗啡似的站在院子里兴奋地喊道〝刘XX、赵X、这都几点了,怎么还不起床呀?你们还有没有点组织纪律性啦?都快一点起床啦,太不像话啦。我塞!经老陈那大嗓门夸张性地这么一喊,以往你所做的一切工作,那就算是附逐东流了,都被他这一嗓子全否定啦。就从那之后我们与老陈之间的〝梁子〞那就算是结下啦。


前面已经说过了:我们处里唯一的一辆吉普车还被老陈独霸着。他随随便便找个借口就让司机拉上他往市里跑,说是去局里汇报工作。其实不然,老陈他之所以这样做有二层目地。一是可以借机到局里活动一番,用以巩固他〝妾身末明〞的领导地位,二来呢?回到市里后他也可以名正言顺的〝常回家看看〞。如此一来,他便真正地做到了革命和生活两不误。老陈真是拿我们都当傻子啦。


最令人不能容忍的是:老陈每次去局里的时候,他总是念念不忘的(有时候那怕是忙里抽闲)他也要去给我〝扎上一针〞!那时我妈在局里是主管园林旅游的处长,老陈打着关心我的幌子总是去我妈的办公室汇报〝阶级斗争的新动向〞!老陈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拍马屁,为他下一步的任命打好基础。


老陈在给我〝上眼药〞的时候,他总能装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甚至是痛心疾首的样子说〝齐大姐呀,这个孩子本质挺好〔注意:这是铺垫重点在后边的那个但是〕但是在工作中这孩子他就是不能够高标准要求自己,在生活中也不能够向低标准看齐。有时还专跟我唱对台戏,我批评他吧:他还跟我瞪眼。这不前几天局里要春游大检查,我刚说要让他早点休息,他就跟我拍上桌子啦、、、、、〞!


设身处地的想象一下:你想当我妈听到老陈的这番控诉之后,她还能饶得了我吗?本来我妈对我不要求入团、也不要求入党就很恼火。现在老陈这家伙又给我加上一条无组织无纪律,这不是就等於是在火上浇油吗?我说怎么每次到了周末我要回家的时候,老陈他就冲着我哼小曲呢?我还以为是他的任命已下来了呢。原来如此!搞不好当我在家里挨训斥的时候,老陈这家伙正在心中窃喜呢。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后心中无比的愤慨。为了出出憋在心中的这口恶气,我和处里的赵晨商量好了一个坑害老陈的计划,我们决定要严惩一下这位到处给我们下绊的处座!简单的说:就是要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千方百计的招着老陈生气,一句话就是要让他不痛快,要让他有苦说不出。反正老陈看着我们也总不顺眼,我们看他也不顺眼,即然彼此双方都相互不顺眼,那就是敌对关系啦。再者说了:老陈他平日里给我们使了那么多的坏,我们自卫反击一下也不存在什么内疚感。


那是春节前夕的一个傍晚,年关将至老陈又故技重演,他像以往一样说了一声〝明天我去局里呵、、、、〞之后就叫司机朱八戎开着吉普车把他送回市里去了。其实我们大家都知道这是老陈惯用的技俩。去局里只不过是他的一个借口而己,其真实目地就是干点自己的私事,并趁此机会在家里猫二天罢了。当时我们几个下属谁也没说话,当然我们也没有权力阻止他。到了晚上11点多钟了,估计此时老陈己经在被窝里搂着媳妇打上呼噜了。赵晨这个时候拿起了办公桌上的外线电话、、、


只见这哥们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后,示意我们大家别出声。接下来他那说瞎话的语气就跟真事似的〝喂!您这里是鼓楼大街XX胡同的传呼电话吗?噢!您好大妈!我这里是园林局戒台寺管理处。麻烦您给我们领导陈XX同志家送个电话,对、对、对!实在是不好意思!是这样,我们处里的老聂同志呀他现在病危住进医院的急诊室了。对!情况很严重,非常的严重!医院刚来电话了,让我们领导去呢。对!还得带上一张支票救人性命呵。是、是、是、大妈!我知道现在已经很晚了,但这事我们都做不了主呀。老陈他是我们的最高领导,麻烦您了大妈,您就辛苦一下给送个电话吧!好、好、好,谢谢您大妈,那您记一下医院的地址吧、、、、


挂上电话后我们高兴的那叫一个乐呀。兴奋的简直都想小声地喊〝乌拉〞。其实那来的什么病危,那有什么急诊室呀。这一切都是我们早就已经设计好的编出来坑害一下老陈的瞎话。目地就是要搅和一下这位〝处座〞的美梦,千方百计哄着领导生气罢了。谁让他老陈招惹我们呢,这就叫〝来而不往、非礼也〞!


话说老陈那边搂着老婆睡的正甜蜜呢,突然间被一阵急促的拍门声吵醒,询问之下方知是胡同口送传呼电话的大妈。尽管心里有180个不乐意但他嘴上还是得谢谢人家。当他听说单位里的部下十万火急地找他,他先是疑惑,谁?来电人叫赵晨?老陈的革命警惕性立即就涌上心头啦。今晚处里就是刘×和赵×在家,这俩个讨厌的家伙平日里他俩就勾结起来与自己唱对台戏,这深更半夜的会不会又在要什么花招吧?一想到此他心里就更加疑惑了。肯定是恶作剧,接着睡不理他!


然而:〝陈处座〞刚一躺下就又披衣起来啦,老陈他转念一想,可这事万一要是真的呢?本来老聂这个人平日与自己的关系就十分微妙,在目前这人事安排的关健时刻!越想他心里就越没底,於是他跟老婆请假说〝单位里有点急事,我得去处理一下,你先自己个睡吧〞说罢起身下床穿衣,顶着呼呼直刮的西北风跑到了胡同口,他又反拍起传呼大妈的窗户,他要再重新核实一遍,他要给戒台寺挂电话!


再说山里边那哥几个都是什么人呀,虽然称不上是〝依修〞转世,但无论怎么说,也比他老陈聪明呀。况且〝三十六计〞和心理学家的那一套把戏早就活学活用地运用於实践当中了。给〝处座〞谎报军情的电话拨出之后,我们早就料到了这老狐狸会来这么一个反侦察,於是我们索性把电话听筒摘下扔在办公桌上(让他拨不进来)随即弟兄们从容地泡上了茶,尽情的玩起了〝争上游〞抓黑叉!


事后得知,老陈那天晚上站在胡同口拨打单位里的电话,听筒里传来的总是滴滴达达的盲音,冻得老陈是全身哆嗦,冻得他是上牙直打下牙。再继续拨还是滴滴达达的占线声,声声都揪着领导那颗颤抖的心呀!这可怎么办呢?


看来老聂是真的病了,可能病的还着实不轻呢。要不怎么电话总占线呢?再说怎么就连平日吊儿郎当的赵晨都四处联系了呢?思来想去反复权衡、看来只能亲自出马了,一想到此老陈他一咬牙觉也不睡了,回到家去推上自行车,顶着隆冬二月的寒风,急急忙忙地奔向那个胡编乱造的医院急诊室去了、、、


当然:这件事肯定是经不住调查,最后肯定是〝纸里包不住火〞,不过也没关系跟领导开一个玩笑能有多大的罪过呀?挨一顿批评,作一个检查而已。不过老陈他也因此而得救了,否则若是按照我们的原计划,过不了几天那《换房启示》就又该贴到古楼大街上去了。那样的话,老陈家里就会天天络绎不绝的〝高朋满座〞那些前来〝换房〞的访客,非得把〝处座老陈〞气疯了不可。


光阴似箭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今回想起年轻时的这个恶作剧,似乎己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但在感觉上,它又仿佛就像是刚发生在昨天。唉!也不知老陈他如今怎么样了?还真有点怪想他的!一想到此眼睛都有些湿润啦!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天纵之才
2020: 人民的毛泽东
2019: 中国人的小聪明其实是一种缺德
2019: 人生如棋,落子无悔
2018: 美国的制裁有多厉害?
2018: 一个怂包不好玩
2017: YouTube等封杀郭文贵有合理性
2017: 秃爷特兄,跟爪哥一起鄙视奥巴马!
2016: 特朗普任期内,中美或有一战!
2016: 希拉里·克林顿:站起来不容易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1.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