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张千帆《中西左右:一场跨洋误会》观点辨析一
送交者:  2020年10月09日11:21:31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AYA

近来有博主在万维推荐这篇文章(见原文登载出处),快速阅读后谈一谈自己观感,也许对澄清某些作者默认前提,个人成见,理解不同观点有所帮助。在仔细展开讨论之前将我在万维转文下评论感言重新发布如下作为本文讨论核心观点主线。    

快速掠读,大体感觉其基本观点基本中立客观,比起国内绝大多数学者在认知观念上极大偏激可以作为参照系辨别是否存在偏见。

对欧美理解上也许因为离开太久(1999年回国)存在认知距离,特别是2008年美国大选后欧巴任期内发生政治转变,社会分裂加剧以及由其外交政策意思形态影响所波及西方社会政治变化没有亲身经历导致认知停留在之前特别是里根克林顿时期,同时受到西方偏左学院派思想影响。这表现在对进来一些极具争议社会现象,对极左,以及川普政府理解缺乏本质认识。在这个新形势下重新理解哈耶克也许不会得出如此断然,缺乏远见的结论。

对国内现状理解的确很到位,特别是学界思想状况,从下面一段就可以看出:

《极权宣传机器每天都在传播大量弱化智力能力的洗脑言论并屏蔽对立的观点和信息,确实将多数国民变得政治判断上变得智力弱化不堪,既没有基本事实作为合理判断的依据,也没有任何理性论辩的逻辑和习惯。极权体制正面洗脑的结果是产生一大批头脑短路的愚民和别有用心的“五毛”,他们不知道或不在乎这个国家曾经出现过疯狂的领袖崇拜以及由此造成的大饥荒、“文革”等无与伦比的人为灾难。即便你把连篇累牍的事实摆在他们面前,他们也会拒绝面对。绝大多数人出于恐惧、懒惰或愚昧,甘愿被极权宣传机器洗脑,放弃思考、乐得“装睡”,充分体现了阿伦特所说的“平庸之恶”。》


要理解作者观点,必须知道其重要经历,以便提供了解其观点形成的个人先验因素。作者一九六四年出生上海,大学入行物理,一九八四年起留学美国,一九八九年获取卡内基麦隆大学物理学博士,在经历博士后工作后不久在一九九年进入马里兰大学法学院专攻社会学由于财政问题不得不勤工俭学,一九九五年转入德克萨斯奥斯丁分校并于一九九九年获得政府学博士学位,旋即回国任教担任过南京大学,北京大学教授,主要学科涉猎宪法学,比较宪法,中国宪法,宪政原理等领域。作者常年活跃在公共领域,大胆表达自己独特观点,两千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在藤讯博客所发表《改革共识倡议书》得到数名驰名公职背书联名签署,随即被新浪微博封号。两千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代表参与教育平权活动的志愿者发表《教育公平志愿者联合声明》,声援因倡导教育平权和新公民运动被捕待审的许志永博士。目前为止,主要出版作品十几部,两千一四年十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达通知,要求今后不得出版张千帆的作品。

纵观其主要研究,著作,社会活动,主要围绕宪政,自下而上改革,宪法构建,西方宪法介绍,民间维权,社会与教育公平等方面展开,的确不是丧失良知捞钱的公知,而是为普通民权不惜牺牲自己生存状况的学者,人格和勇气值得尊敬。正如此,严肃讨论其个人观点,明辨是非真伪才是对作者的敬重,议题的严肃态度。

鉴于文章逻辑和叙述线索比较清晰(物理学训练的认知和逻辑思辨能力所致),按照文章自然顺序评论可以方便读者对照原文段落发展准寻和分辨论点逻辑推理线条。

编者按
刊登者在发表文章前加入编辑说明(括弧内)部分,对国内学术界现状描述比较到位,核心点关键词: 中国自由派,左右划分,认知,体验单向性,感情投射性,判断错位。

开篇
作者在开篇单刀直入,驾轻就熟简笔画样描述了其本人回国初期遇到的,国内继六四后又一个自由思想高潮,不同在于民间雨后蘑菇式自然发生(而不只是精英单独鼓噪推动),以及不到十年(注意时间点正好与现任当家时间偶合)被再次强力打压后国内自由派公知求生转向,说明这是国内自由派对西方和美国“白左”关注的社会大背景。也许不无道理,只是本人无法对此做出符合实际个人判断,因为本人无法对国内直接了解如同作者无法与我们居住在这里同样程度了解美国现状变化一样。作者对美国近来局势判断看到了这种脱节,也许是受西方极左学术同僚一是影响所致:
《弗洛伊德事件发生后,美国各地抗议风起云涌,其中也发生了一些打砸抢行为,引起了许多华人的反感,本已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迅速情绪升温,Black Lives Matter被贬译为“黑命贵”,支持种族平等的正常言论被斥为“白左”的“政治正确”……》

也许进来的一些事件重新挑起了种族主义情绪,这是说主流社会还是华人?事实上在全美国曾经是“根深蒂固”而当代也在“不断消除/失”,后者是拜美国民权运动成就所赐,世人周知。至于后两个判断明显带有主流媒体和极左认知印痕,这个特定口号(理念)既不是被华人贬为(也许就是对仗翻译)“黑命贵”,支持种族平等的理念也没有被普遍斥责为“白左”政治正确,相反这些观点确实针对打着这些旗号过激社会行为,而这些口号也被滥用现实意义大打折扣,就像大公无私被D官员滥用掩盖自己中饱私囊的掩护一样。张冠李戴是极左甩帽子的一个常用做法。

作者的确看到实践在认知过程中的反馈作用,这是一个不断修正的过程循环往复,人们的认知才会不断提炼,特别是无法单独实行理性思维的社会活动,这一段的确接地气:
《...当人民没有机会自由实践并相互纠偏的时候,许多道理争辩不清,他们会停留于喋喋不休、愈吵愈烈的口水战,无法就某些基本问题达成共识并形成契约性承诺,共同对抗极权。》
D政治将人民排除出政务之外, 几乎将孙文来不及培育那点少得可怜端的可怜时期参政能力都遗忘殆尽。这正是现在需要瘸腿状况,给你你都不知道如何做,索性不想了。

开篇倒数第三段叙述一个认知常识现象,人们面对事实往往趋向个人认同部分事实,这种选择性认知反过来加强了自己固有观点倾向。
《因为没有在国外长期生活或全面阅读的经历,多数人对国外的了解限于网络或微信等途径传到国内的中文介绍,而这些资料及其阅读本身可能带有高度选择性,形成了“定制信息”现象。》,这种普遍性偏见是个体任职的通病,也可以说常态,不知国内人,西方人也适用,国内左右都有定制思维,作者与我们每个人都存在同样问题,只是程度和是否或时常意识到之差别。接下来一段其实就是作者这种定制思考的典型表象:
《如果中国式“自由主义”反对平等、反对“一人一票”、反对政教分离和世俗国家、基于宗教理由至少反对某些自由(如同性婚姻),主张某种特定信仰成为国家正统,那它还剩下什么呢? 》

作者在这里假定国内自由派是反对西方极左以便表镜自己属于右派,并且假定西方极左赞同平等,一人一票,政教分离,支持基于性自由的各种婚姻,反对国家正统宗教等信条(原则)。这是对西方极左本质严重误解。在西方人们常说不要看他们说什么,要看做什么。如果可以将极左所作所为搬出来,这些政客绝大多数并非具有自己所说那些“坚定”信念。小鬼都在细节里嘛,脱离美国社会近距离接触21年,只与具有明显极左倾向那些象牙塔里精英保持经常接触,作者如何可以理解其他甚至反面观点道理呢?如同年轻人被洗脑,作者也多少已被极西方左精英(包括主流媒体)同化。

西方极左的问题在于信条就是敲门砖,不用了可以随时扔掉换个新的。他们要的平等从来就没有实心去做,民主党在历史上就一直是与黑暗在一边,与KKK联盟,反对取消种族隔离,反对付与妇女投票权,反对民权运动(1860年代那个),利用人口控制计划控制非裔和少数族裔人口增长也控制他们投票意向。他们要的一人一票是给予倾向于投民主党选票的非法移民投票权,他们要的政教分离其实在当代西方并不存在政教合一反对派,当然只有象征意义,至于性混乱与民主党许多政要一面玩弄妇女默认甚至参与走私儿童行为与另一面要维护弱者利益口号极不和谐,至于法对国家正统宗教,原来就不是问题,其对里面保守派本来就是宪法的忠实拥护者,其中第一修正案保护宗教自由权力,没有人强迫极左信或不信那种教,反而是极左自己要上赶着呢把自己打扮成圣洁的基督徒,比如那个欧巴,明明内心想着穆斯林,表面上要去基督教堂做礼拜,重大几日事件要去教堂出席仪式。对这些繁碎细节缺失了解,也许是作者对西方极左出现本质误解一种原因,当然我宁可相信他受西方精英误导,而个人选择性地只看部分事实的确是每个人弱点,也包括作者本人。

第一章
作者在这里意图解释西方与中国的左右标准体系不同,左右历史起源等历史本身也说不清的问题。有点难为,咱从作者的叙述线索看,还没有跳出自己清楚意识到那个“定制思维”模式。选取对自己论证有利的那部分事实,有时十分牵强,也许是一知半解(当然我们都不可能完全理解这个历史概念来由,其必然性和偶然性)缘故,总觉得现有论点后找证据(大陆文选的常态 - 封闭思维,而不是寻找真要求的开放思维)的感觉,即先定好调调再肢解事实选取有用部分来论证既定观点。

对法国大革命的理解,如同一般人都文章里杰志在词汇表层。我认为它应当熟悉托克维尔的主要著作《论美国民主》和《旧制度与法国大革命》,这两本经典著作是理解许多现代政治概念的基石,特别是研究法国大革命,欧洲宪政制度,共和制度,美国宪法就是必读著作,但我看不到他在议论法国大革命和宪政制度建立时本质意义理解,首先法国大革命的思想基础不仅源自思想启蒙者卢梭,还直接受控于马克思主导的共产国际,马克思在晚年看到起初法国大革命就像看到自己理论要开花结果一样兴高采烈,并非“由于左翼目标是反既得利益,往往不可能通过体制内的手段实现,因而在策略上倾向于激进,容易铤而走险、主张暴力革命”。事实上法国大革命在许多复杂因素中孕育而成,即有法国人浪漫情怀,卢梭理想自由主义,还有美国大革命感召,对英国宁静革命方式的反叛(法英历史上就不对付,思维方式从来不在一个维度)以及当时法国社会阶级(层)割裂已经到了无法交流地步,运用一个通行左右起源说法实在过于单薄。法国大革命出现的左右之分也许是人类现代政治的最有持续力的争端,尽管不同年代赋予其各自内容大大不同,其形式始终被保留下来。仅这一点看起来有历史渊源,不是路易十六被砍头,也许这才是那个“上帝神秘审判”的最后形式,来持续不断惩罚好斗人类!

等候接续


主要参考文献:
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Zhang_Qianfan

0%(0)
0%(0)
  张千帆《中西左右:一场跨洋误会》观点辨析二 - 大国如海鲜 10/09/20 (445)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阿拉善的贵族们……
2019: 如何区别辩证法与诡辩术
2018: 李易峰 金鹰奖夺冠,峰哥比胡歌强在什么
2018: 浪漫之夜,被猪拱了!
2017: 纽约华人持续声讨郭文贵
2017: 血凝的“双十”是华人的最大纪念
2016: 中美在国际上发展的一个关键不同点就是
2016: 我为习近平辟谣
2015: TPP协议:中国咎由自取、进退两难 z
2015: {卖花姑娘}一部洗脑影片 z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2.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