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最高法院裁决暂时不公开川普的财务记录
送交者:  2020年07月10日12:13:37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因为又有新的,来自美联社的有关报道;所以将转贴增加内容。


…………………………………………………………

最高法院裁决暂时不公开川普的财务记录

马克·谢尔曼 美联社2020年7月9日

 

华盛顿(美联社)——周四,美国最高法院对唐纳德·川普总统的财务记录要求做出了好坏参半的判决,这些记录将使他的纳税申报单、银行和其他文件暂时不为公众所知。

法院驳回了川普的律师和司法部的论点,即在川普任职期间总统不受调查,或者检察官必须显示出比正常情况更需要获得税务记录。但尚不清楚初级法院法官何时会下令执行曼哈顿检察官的传票。

法官们还表示,国会有权要求总统提供个人信息,但这种权力并非无限。

法官以7票赞成、2票反对的结果支持曼哈顿地区检察官要求提供川普纳税申报单的要求,但对国会一年多来一直在寻求的川普的财务记录的要求给予保留。

作为现代史上唯一一位拒绝公开纳税申报单的总统,川普并没有立即将这一结果视为胜利,尽管这可能会阻止川普在国会的对手在选举日之前获得可能令人尴尬的个人和商业记录。

这些文件有可能揭露一切细节,从可能的不当行为到总统所吹嘘的财富的真实性,更不用说令人不安的披露他如何花掉自己的钱,以及他给慈善机构捐了多少钱。

“这完全是一场政治起诉。我赢得了穆勒对我的政治迫害,还有其他一些;现在我必须在政治腐败的纽约继续战斗。这对总统或政府不公平!”川普在推特上猛烈抨击道。

川普总统豁免权的主张遭到否决,这是川普广泛行使行政权力的主张遭到否决的最新例证。

在这两个案件中,川普任命的两名高级法院大法官尼尔·戈萨奇(Neil Gorsuch)和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以及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和四名自由派大法官占多数,达到7人。

“然而,国会要求总统提供信息的传票涉及对三权分立的特别关切。下级法院没有充分考虑到这些担忧,”罗伯茨在国会案中写道。

这项裁决将国会的案子发回下级法院审理,但最终解决的时间没有明确。

纳税申报单案也将提交给一家下级法院审理。川普的会计师事务所Mazars USA持有这些纳税申报单,并表示将遵守法院命令。由于大陪审团程序是保密的,川普的税收情况通常不会公开。曼哈顿地区检察官万斯(Cyrus Vance Jr.)说,他的调查将继续进行。

“这对我们国家的司法体系和它的立国原则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胜利,这个原则就是任何人,甚至总统,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由于这起诉讼,我们的调查被推迟了近一年,但我们的调查将继续进行,大陪审团将一如既往地遵循法律和事实的庄严义务,无论结果如何,”万斯说。

川普的私人律师杰伊·塞库洛(Jay Sekulow)表示,尽管他的请求被驳回,但他对“最高法院暂时阻止国会和纽约检察官获取总统的财务记录”感到高兴。“我们将继续向下级法院提出更多的宪法和法律问题。”

在两起案件中都与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大法官持不同意见的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Samuel Alito)警告称,未来的总统将会因为川普的纳税问题而受到影响。“这个案子几乎肯定会被描绘成一个关于现任总统和当前政治形势的案子,但这个案子有更深的意义,”阿利托写道。“虽然这个决定当然会对川普总统产生直接影响,但法院今天的判决也会影响未来所有的总统,也就是说,它会影响总统任期,这是一个对国家具有重大和持久重要性的问题。”

由于冠状病毒的大流行,此案于5月通过电话进行了辩论。

国会传票之争对总统拒绝国会正式请求的权力有重大影响。在华盛顿特区联邦上诉法院,就国会要求前白宫法律顾问唐·麦格恩(Don McGahn)作证一事进行的另一场辩论中,白宫方面认为总统的亲密顾问“绝对不会”出现在听证会上。

在之前的两起有关总统权力的案件中,最高法院一致要求尼克松总统将白宫录音交给水门事件特别检察官,并允许针对克林顿的性骚扰诉讼继续进行。

在这些案件中,三名尼克松任命的人和两名克林顿任命的人,分别投票反对选择他们进入高等法院的总统。尼克松任命的第4任官员威廉•伦奎斯特(William Rehnquist)没有参与这起录音带案件,因为他作为司法部官员曾与水门事件阴谋者密切合作。水门事件阴谋者即将接受审判,因此他被传唤获得椭圆形办公室(Oval Office)的录音。

传票不是针对川普本人的。相反,众议院委员会想要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第一资本(Capital One)和Mazars USA会计师事务所的记录。玛扎尔斯还收到了曼哈顿地区检察官赛勒斯·万斯的传票。

华盛顿特区和纽约的上诉法院在裁决中驳回了总统的论点,重点是传票是发给第三方的,他们要求获得川普作为普通公民而不是总统的商业和金融交易记录。

作为对川普及其企业调查的一部分,两个国会委员会传唤了这些银行文件。自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川普遭遇了一系列企业破产和违约,此后德意志银行一直是少数愿意向川普放贷的银行之一。

万斯和众议院监督和改革委员会根据川普的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为阻止两名女子公布她们在2016年总统竞选期间与川普发生的婚外情而安排的款项,从Mazars寻求有关川普和他的企业的记录。

 

…………………………………………………………

川普败诉

原标题“最高法院裁定川普败诉,维持对他纳税申报表的要求”

大卫·g·萨维奇 洛杉矶时报2020年7月9日

 

美国最高法院星期四驳回了川普总统有关总统豁免权的请求,并维持了纽约检察官要求他提供纳税申报单和财务记录的传票。

这是多年来有关总统特权的最令人期待的裁决之一,最高法院以7票赞成、2票反对的结果裁定,美国的首席执行官并不凌驾于法律之上,必须遵守纽约一个大陪审团的合法要求。该陪审团正在调查川普涉嫌向两名声称与他发生过性关系的女性支付封口费一事。不过即便如此,普通公众也不太可能在11月大选前看到川普的财务记录,甚至根本可能看不到。

川普曾提起诉讼,试图阻止传票的发出,并声称作为总统,他拥有“绝对豁免权”,不受索取个人或机密信息的要求。首席大法官小约翰·g·罗伯茨(John G. Roberts Jr.)代表多数人,驳回了川普的诉讼。“我们今天重申这一原则,并认为总统既不能完全免受寻求其私人文件的国家刑事传票的影响,也没有资格获得更高的需求标准。”

在一个涉及众议院调查人员发出的类似传票的相关案件中,最高法院还以7比2的结果裁定总统不享有豁免权。但法官们取消了众议院的传票,称下级法院未能恰当地平衡这一请求所引发的法律和宪法问题。他们将此事发回下级法院复审。

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和小塞缪尔·a·阿利托(Samuel A. Alito Jr.)对这两个案件都持不同意见。川普任命的两位大法官布雷特·m·卡瓦诺(Brett M. Kavanaugh)和尼尔·m·戈萨奇(Neil M. Gorsuch)对纽约一案的结果表示赞同,但没有赞同首席大法官的意见。四位自由派大法官都赞同罗伯茨的观点。

这些决定对川普来说是一次失败,但他的财务细节对公众保持秘密的可能性很大,因为大陪审团是秘密运作的,很少泄露。如果众议院调查人员能收到川普的记录,那么其中部分或全部信息在11月大选前泄露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此外,这些文件必须在什么时候交给大陪审团也不清楚。最高法院表示,川普仍然可以通过在法庭上提出其他理由来反对提供纳税申报单。

川普抨击了这一决定,坚称法院过去在这类问题上是听从了总统的意见的;“但不是我!”他在推特上写道。然而事实上,最高法院一直拒绝全面的总统豁免权要求,一致裁定尼克松总统必须交出水门事件的录音带,克林顿总统必须在葆拉·琼斯的性骚扰诉讼案中支付全部赔偿款

此案在选举年具有明显的政治意义,因为是罕见的三权分立案件,涉及总统、国会和司法系统的权力。

关于众议院传票一事,罗伯茨表示,在总统和国会之间的冲突中,有必要采取一种“平衡的方式”。他说,法官必须更仔细地审查传票,并“仔细评估宣称的立法目的是否值得采取重大步骤,让总统及其文件参与进来。”他还表示,记录的数量应该在范围上“缩小”。

他补充说,众议院未能解释为什么需要川普的财务记录来立法。他说:“除非国会充分确定传票的目的,并解释为什么总统的信息会促进对可能立法的考虑,否则就不可能得出传票是为了促进有效立法目的的结论。”

民主党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赢得众议院控制权后,监督、情报和金融服务三个独立的委员会向川普的会计师发出传票,要求提供川普2010年以来的个人和家庭财务记录。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收到传票,要求获得川普及其组织的贷款记录。

众议院的律师说,国会有权力和义务进行监督和调查,包括对行政长官进行监督和调查。他们表示,进一步调查尤其重要,因为川普似乎有广泛的商业交易,但不为公众所知。他还说,如果总统存在利益冲突,包括在俄罗斯的商业交易,他的财务状况可能会透露出来。

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表示,法院的裁决“对川普总统来说不是好消息”。“法院重申了国会代表美国人民进行监督的权力,并要求国会提供进一步信息。”她说,众议院将在下级法院推动他们的案子。

另外,一个调查涉及川普个人和商业交易的潜在犯罪的纽约大陪审团也发出了传票,要求获得他的财务记录。

与上世纪70年代水门事件以来的其他总统不同,川普拒绝披露自己的纳税申报单,并对自己的商业交易细节保密。调查人员特别感兴趣的是川普和他的企业是否欠外国银行大量债务。

川普在2016年竞选期间曾表示,他希望公布自己的纳税申报单,但后来拒绝了。川普的私人律师在纽约和华盛顿提起诉讼,试图阻止传票。他们辩称,要求提供记录是极端和不正当的,总统对寻求个人和机密信息的调查人员拥有“绝对豁免权”。

川普他们在下级法院输了。联邦法官和华盛顿和纽约的美国上诉法院裁定,总统和其他公民一样,无权拒绝国会或大陪审团发出的索要记录的传票。

去年12月,最高法院同意听取川普的上诉,暂停较低级别的裁决。涉及众议院委员会的主要案件是Trump vs. Mazars USA,而纽约大陪审团案件是Trump vs. Vance。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中美对抗下的大陆华人
2019: 出名不关心政治的港民何以百万上街游行
2018: 伊朗女网红上传跳舞视频被捕,姑娘们再
2018: 【崔永元再爆猛料】
2017: 美国没有关押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总统
2017: 当前的中印冲突起源。
2015: 崇拜苦难也就罢了,竟崇拜苦难制造者?
2015: 同性恋合法后,咱直男怎么区别于同男们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