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True Lies:从不明原因肺炎到新冠(上)
送交者:  2020年05月25日12:29:17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疫情是魔鬼,我们不能让魔鬼藏匿”  
.

2019年11月,华南海鲜市场西区11街附近发生一起火灾,烧了七八家店铺。那之后不久,西区陆续有人患上一种奇怪的疾病。

12月1日,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开始发病。“这个病人有点脑梗、老年痴呆”,他患病在家,“基本上不出门”,(已长期)未去过华南海鲜市场。老人的家人在其发病后,据说无一出现发烧或呼吸系统症状;在后来的病人与这位老人之间,人们也未能找出任何流行病学联系。

这位老人平时是否与家人生活在一起?他由何人打点三餐,照顾护理?他是如何被感染的?是否在家中接触了载有病毒的物品,亦或是被人传染?发病之前,他的护理者、探望者的活动轨迹是怎样的?这些情况,仍笼罩在重重迷雾之中。

有人称上述老人是疫情的零号病人,但南华早报指出,在这位老人之前,早在11月17日,已有一位55岁的湖北居民患上了相同的疾病。

12月上旬,一位厨师开始发烧。该厨师曾于12月3日在华南海鲜市场购买了一些活物(但不知是活禽还是野物),其后,他与这些活物多次接触。该厨师一度治愈出院,1月17日,他再度到同济医院住院,18日,为他做手术的同济医院内科医生周宁被其传染。

12月8日,又有一位类似患者发病。该病人具体情况不详,但可确定,他与上面的厨师是不同的两个人。根据黄朝林等人1月24日的《柳叶刀》论文,该病人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12月8日”这一时间被武汉市卫健委的第四次情况通报(1月11日发布)更新为不明原因肺炎最早的发病时间,在此之前,1月5日第三次通报认定的最早发病时间是12月12日。

12月10日,57岁的魏桂先开始感到身体不适,八天后,她的病情一度严重到几乎失去意识。魏桂先是华南海鲜市场一名经营鱼虾(活虾)的商贩,在一些报道中,她被认为是首位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例。

魏桂先发病后,华南海鲜市场其它商贩陆续出现相似症状,有经营干果的,有卖菜的,有卖冻货的,有卖鲜货、水产的,还有市场边上眼镜城的老板,等等。疫情初期的患者中,华南海鲜市场商贩的占比很高,但医生们同样未能发现后续患者与魏桂先之间的感染联系。

华南海鲜市场位于武汉市江汉区发展大道207号,被新华路劈成东西两区,从该市场到与汉口火车站或客运中心步行只要几分钟,市场附近商场、写字楼林立。华南海鲜市场及周边地区人流量极大。

除魏桂先外,12月10日还有另外两人发病。与魏桂先不同,这两人都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1月24日的《柳叶刀》论文)。

12月10日~20日期间,湖北的各种媒体曾报道:12月初,武汉的冬季流感活跃期提前到来,出现流感潮;武汉市儿童医院等医院门诊大厅人满为患;武汉市中心医院两个院区儿科日门诊量加起来突破1000人次,感冒发烧患儿占绝大多数;不少幼儿园、中小学因发烧学生太多而停课。

有消息说,武汉一家医院2019年12月肺炎的发生率较往年同期增加了17%。实际情况可能远比这一数字严重。

2019年12月的一天,张婕(可能为化名)两岁的儿子突然发烧,打了三天针也没退烧,拍片子发现肺部有感染。照顾孩子时,张婕自己也感冒了两天。

张婕家离华南海鲜市场一公里左右,丈夫经常在家办工,父亲已经退休,除母亲偶尔去那边买菜外,家里其他人都没去过华南海鲜市场。

孩子的病情慢慢好转了,但1月2日,张婕的丈夫又开始发烧,38度多,起初以为是感冒,服用了各种抗生素、感冒药,都不见好。之后去医院打针、检查、继续吃药,烧还是没退,状态越来越差。1月8日,CT检查显示张婕丈夫双肺感染;8号当天,张婕的父亲也开始发烧,去协和医院拍了片子,显示肺部也感染了。

2019年12月12日,武汉市优抚医院接诊了一位69岁的黄姓病人。病人症状并不严重,干咳,但不发烧,也不流鼻涕。病人是华南海鲜市场的商户,他说,隔壁商户的七八个员工连续几天高烧不退,干咳,整个店铺都没人上班,自己担心被传染。但是病人不想多花钱做医生建议的CT检查。

同一天,一位同样69岁的郑姓配货员开始发烧。郑姓患者是荆州市人,负责给荆州一家专门经营海鲜的酒店采购海鲜,差不多每天都要去华南海鲜市场拿货,并将所采购货品以专车发往荆州。发病后,该患者先后在多家医院就诊、住院。同济医院12月24日对其的诊断为:“患者因反复寒战发热11天入院”,“初步诊断为重症病毒性肺炎,高血压2级,高危”。

郑姓配货员的发病时间,2019年12月12日,一度被认定为不明肺炎疫情的最早发病时间(被武汉市卫健委1月5日的情况通报)。

12月13日,一位65岁的张姓男子出现‘莫名其妙高烧’,体温达39.1°C,发烧前有寒战,‘一直用药都不好’,‘体温动都不动一下’。该男子是华南海鲜市场的送货员。18日,其再次前往武汉中心医院就诊,急诊科主任艾芬发现,该病人的CT显示“双肺多发散在斑片状模糊影”。

22日,这位病人病情加重,转到院呼吸内科并进入ICU,医生们使用各种抗生素治疗无效。24日,该病人的肺泡灌洗液样本送往第三方检测机构--广州微远基因科技有限公司做高通量基因测序。25日,病人转入同济医院。27日中午,广州微远基因电话通知中心医院,称从样本中发现了一种“Bat SARS like”的新的冠状病毒。

12月16日,一位41岁陈姓会计出现无明显诱因发热症状,最高体温39.5°C,伴有心悸,胸闷,说话气喘,活动后呼吸困难,体力明显下降等症状。陈姓患者家住武昌江夏,与华南海鲜市场直线距离超过30公里,病发前半个月,除了上下班,没去过其他地方。病人12月22日起在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治疗了一周,一直高烧不退,不见好转;27日,病人转到中心医院南京路院区急诊科(他是中心医院急诊科一位医生的侄子)时,CT检查显示,病人的肺已经感染得‘一塌糊涂’了。

陈姓病人遂从急诊科转入呼吸内科,进入ICU。27日当天,其肺泡灌洗液样本被送往另一家从事NGS检测的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有限公司。

30日下午,博奥医学检验所将书面检测报告传回中心医院,检测结果为高度疑似SARS(‘对SARS冠状病毒等检出高置信度阳性指标’),化验单上标注有“SARS冠状病毒”字样。这份历史性的检测报告,当天即被艾芬、李文亮医生“吹响”,成为向公众示警的哨子。

陈姓患者没有任何基础疾病。陈先生发病后,与其有密切接触的家人都未出现感染症状。

44岁的王姓患者也于16日开始发烧。该患者自东北来武汉多年,在华南海鲜市场一家经营鸡鸭鱼等冻品的档口打工。持续高烧约40摄氏度,在家里“挺了8天”后,王姓患者住进了武汉市第六医院。12月24日住院当天所拍CT片显示,该病人的肺部出现近1/3面积的白色阴影;12月27日,白色阴影面积扩散至2/3。其后,该患者先从第六医院转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12月31日又从同济医院转至金银潭医院。

12月20日,65岁的刘德炎开始发低烧;27日深夜,他的妻子陈女士也开始发烧。刘德炎与夫人搭档在华南海鲜市场旁开西医内科诊所,从12月中旬起(甚至更早),他们的诊所接诊、治疗了众多来自华南海鲜市场及周边的发烧患者。

2020年1月1日凌晨1点多,刘德炎夫妇来到中心医院后湖院区,艾芬医生接诊。CT检查发现,他的肺已经(全)白了,散白。后湖院区当时已经没有床位了。凌晨4点多,夫妇俩乘120到了金银潭医院,医院开始不收,在寒冷的走道中等到9点多,有人告诉他们,院长同意收了。

病情几经反复后,1月29日,刘德炎不幸辞世。陈女士后来病愈出院。刘德炎夫妇染病是一个明显的‘人传人’信号。

12月22日,小吴开始身体不舒服,反复低烧,出汗不止。小吴年仅23岁,家在武汉市黄陂区三里桥街道,大学刚毕业,在汉口火车站附近一家药材公司做销售(汉口火车站距华南海鲜市场不足一公里)。他在单位附近租房住,平时不去华南海鲜市场。两天前,天下小雨,(上)下班的路上,他骑自行车绕了点路,路过华南海鲜市场北边的华南水果批发市场,进去逛了一下,没多久就出来了。

12月24日左右,小吴又出现了头疼、头晕、气短,喘不上气等症状,在医院、诊所打了好几天针,症状不轻反重,到元旦那天连路也走不了了,家人将其送到同济医院抢救了两天,之后转到金银潭医院。小吴的姐姐留在金银潭医院作陪护,小吴的病房住有四名病人。

同济医院1月2日的CT检查报告单显示:“双肺多发斑片状实变影及磨玻璃密度影,部分小叶间隔增厚,考虑感染性病变可能。”

12月25日,一位十天前在华南海鲜市场买过肉的患者开始发烧,在长江医院打了一个礼拜的针,一直没好,后来,该患者也转入了金银潭医院。

随着不明原因肺炎病人的不断增多,武汉的医生们发现:一般重感冒的病人,治疗两三天就能退烧了,但这次遇到的这种病,许多病人发烧时间特别长,有的烧了5天、7天,甚至11天。。。仍高烧不退。

医生们还发现,这批病人的病情与已知的社区获得性肺炎有显著的区别,大部分社区获得性肺炎,包括甲流、乙流等,主要感染的是上呼吸道,其肺部影像学特征并不明显。而这种病的病人,CT片中都明显可见(白色的)磨玻璃样模糊影或毛玻璃样模糊影,而且常常由单肺病变很快发展为双肺病变。同时,对这种病,使用抗生素治疗根本无效。

12月26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新华医院)接诊了一名华南海鲜市场的商户,病人发烧、咳嗽、气喘,CT检查发现患者肺部有毛玻璃状病变及结节。

27日,该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又接诊了同样有发烧、咳嗽、气喘等症状的附近小区一对老夫妻。当天,张继先将上述3个病例向医院作了汇报,医院又将情况上报了江汉区疾控中心。

28日,老夫妻的儿子也被叫到医院,检查发现,一家三口的肺部CT症状相同。这组家庭病例又是一个明显的‘人传人’信号。

28、29两日,中西医结合医院又收治了另外3名来自华南海鲜市场,有相似病毒性肺炎症状的患者。29日下午1点,副院长夏文广召集院内专家讨论这7(1+3+3)名病例,大家一致认为情况不寻常。当天会诊总结的部分内容为:7名患者均为近两日入院。。。且群集性发病。其中5名患者症状较重,可能危及生命。建议。。。进一步明确感染源,针对性治疗。

夏文广当天跨过硚口区,直接向省市两级卫健委、疾控处报告,要求启动应急处置工作流程。

四个多月后的2020年4月18日,疫情体制内上报第一人张继先接受了CGTN主播刘欣的采访。

采访中,张继先回顾说:“当初我是觉得它可能是个传染病,但是真的没有想到像现在这样,传染性这么强,流行范围这么广,病情这么严重。”

主持人刘欣问,很多人有这样的想法,既然说有可能人传人,是不是应该更早地告诉大众呢?

张继先回答说,所有疾病的认识都有一个过程。在事情没完全弄清楚的时候,不能够说得太多。“如果我是做科学家研究的,结论出来之前我怎么跟大众说?这个东西应该有科学谨慎的态度。”

27日下午6点左右,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影像科副主任张笑春看了一名患者的CT片,该患者肺部有严重的病变,双肺磨玻璃样(泛白),张笑春觉得跟一般患者的CT不一样,随口说了句“像SARS”。

27日傍晚,同济医院一位教授给金银潭医院业务副院长黄朝林打电话,说要把一个冠状病毒感染的病人转到金银潭医院。这个病人就是25日从武汉市二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转到同济医院的那位65岁张姓送货员,第一位基因测序者。接到电话后,黄朝林和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很快设法从广州微远基因手中拿到了病毒的基因序列,并将序列传给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当晚10点多,病毒所的反馈电话打过来了,基因序列比对结果是‘蝙蝠来源的SARS样冠状病毒’,‘吻合度非常高’。

28、29两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又收治了4名不明肺炎病例,其中3人是华南海鲜城(市场)的商户,1人是商户的家属。四人的共同症状是:血常规淋巴细胞减少,肺部CT呈现磨玻璃样病变,伴有发热症状。这些症状和平时的(社区获得性)肺炎显著不同。

4例患者中,有一对母子,儿子在华南海鲜市场工作,母亲有去海鲜市场送饭,但没有接触过华南海鲜市场的物品。这对母子病例又是一个“人传人”的信号。

29日下午,省、市卫健委、疾控处组织了一个专家团队,到张继先所在的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调查。傍晚,黄朝林和ICU主任吴文娟带人将中西医结合医院7位病人中的6位接转至金银潭医院(有种说法是,一家三口病例中的儿子坚决不去金银潭医院);同济医院那位65岁的张姓送货员,首位基因测序者,也于当晚转入金银潭医院;还有两位病人家属‘说自己也有症状,不肯走,也要住院’,这两人遂与7位转院病人一同被安排到金银潭医院住院。

30号下午4点,金银潭医院给9位病人中的7位做了肺泡灌洗(有两位病人拒签肺泡灌洗知情同意书),每人的灌洗液样本都被分成四份,其中一套样本被送往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病毒所30日晚连夜进行了检测,检测结果显示,7例样本中,有两例SARS冠状病毒检测结果为阳性。对此,张定宇院长的解释是,新冠病毒与SARS冠状病毒同源性很高,所以会呈阳性反应。

12月29日至1月2日,武汉市中心医院也有七位病人转到了金银潭医院。中心医院一位副主任医师说,“都是指挥部发通知,然后派救护车过来转运,但并不是全转,他们只转有海鲜市场接触史的,包括我们快治好了(的)他也一锅端都转到金银潭去了,没有海鲜市场接触史的他们一律不要”。

截至30日,金银潭医院共接收了27名病人,“其中13名为重症”。以同济医院呼吸与重症科主任赵建平为首的28位武汉医学专家在金银潭医院会诊了这27名病人。

12月30日下午,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将41岁陈姓病人的肺泡灌洗液送检报告书面传回武汉市中心医院,检测结果为高度疑似SARS(‘对SARS冠状病毒等检出高置信度阳性指标’),化验单上标注有“SARS冠状病毒”字样。

当天,艾芬、李文亮、刘文、谢琳卡等医生在微信群中吹响了“不明原因”肺炎疫情警哨。

12月30日下午,武汉市卫健委向辖区内医疗机构下发了两个红头文件,第二份文件要求严格信息上报,强调“未经授权任何单位,个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救治信息”。这两份内部文件于当天下午和晚上被上传至互联网公诸于众。

30日当天,武汉卫健委还向各大医院内部传达了几个信息:1,不是非典;2,不会人传人;3,不会死病人;4,不会让医护人员感染。

31日上午,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召开“不明原因肺炎”防控会议,要求按照防控“非典”的举措去防范,要求各个科室按照传染病去筹备防护物资。与会的领导还强调,此事不要外传。

12月31日中午,武汉市卫健委面向社会发布首份不明原因肺炎情况通报,通报中说:“目前已发现27例病例,其中7例病情严重。。。到目前为止调查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审视一下这份通报。

通报中说,“目前已发现27例病例”。这个数字离真实的病例数相差很远,它把金银潭医院的病例数照搬过来了,将其它医院在院治疗的不明原因肺炎患者一概忽略。我们看两个对照数据。

中疾控新冠应急响应机制流行病学组2月12日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上投稿的论文数据显示,按照发病日统计,2019年12月31日前有感染者104人。

《南华早报》3月13日报道称,政府内部数据显示:11月即报告9例病例,12月15日病例为27人,突破两位数,12月20日有60例,12月31日达266例,2020年1月1号增加到381例。

通报又称“其中7例病情严重”。这个数字也离真实颇远。因为,仅金银潭医院截至30日收治的27名患者中,就有“13名为重症”(见前述内容);另外,据不完全统计,12月30日前,已到正规医院就诊的不明原因肺炎患者中,重症(含危重症)至少有21例。

通报还称“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事实上,截至12月30日,已出现如下明显的“人传人”现象:
1. 被诊所病人传染,于12月20日,27日相继发病的刘德炎夫妇病例。
2. 12月27、28两日张继先接诊的一家三口病例;
3. 12月29日前,中心医院急诊科接诊的母子病例;
4. 29日晚7位患者转院时,两位患者家属已出现感染症状,随7位转院者共9人一同转入金银潭医院住院;

另外,由以下的基因检测结论,已可明确作出“人传人”的判断:
1. 12月27日中午,广州微远基因将基因测序结果电话通知了武汉市中心医院及疾控部门,称发现一种“Bat SARS like”的新的冠状病毒,微远基因公司领导还于29日、30日,亲自从广州去武汉,跟医院、疾控中心领导当面汇报交流所有分析结果;
2. 12月27日晚,张定宇将广州微远基因提供的病毒基因序列传给武汉病毒研究所,当晚病毒所电话回复,基因序列比对结果是‘蝙蝠来源的SARS样冠状病毒’,‘吻合度非常高’。
3. 12月30日下午,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向中心医院出具检测报告,显示检出(类)“SARS冠状病毒”。

31日下午,国家卫健委(首批)专家组成员及湖北省内专家在金银潭医院大会议室开会研讨,大家又把该院所有病人全部过了一遍,得出两个结论:
第一,‘这些病人画像画完都是一个样子,所以肯定是同一种病’;
第二,‘这可能是病毒感染,不是其他感染’。

第二个结论应该是经过后期处理的装B结论。

31日晚,武汉市召开了一个跨年的工作会议,会议一直开到1月1号凌晨两三点钟之后。会上决定,武汉市卫健系统进入战时状态,成立应对不明原因肺炎指挥部;会议结束前,市领导还做出了另外一个决定:立即关闭华南海鲜市场。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六四30周年的回忆与思考 (第一部分)
2019: 河南民企称研发出以水作燃料新型汽车 获
2018: 文明社会原理(38)
2018: 马鞍山市推出离奇新闻
2017: 扒下五毛的裤子一看,你们跟杨同学不都
2017: “经济全球化”必须建立在政治民主化、
2016: 二个中国七十年矣!---由民进党执政台湾
2016: 中国-权贵资本主Yi终极版 zt
2015: 中国应在南海争端中体现智慧 zt
2015: 美日或促中国获亚投行一票否决权! zt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