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世界被贵族们玩坏了
送交者:  2020年05月17日03:29:32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鲁迅先生说,血管里流出的永远是血,水管里流出的永远是水。只是当下中国知识分子血管里流血的已经极少,绝大部分流的是水,有些人看上去血管里流的是红色,其实都是红墨水,这些红墨水是专门用来为强者歌功颂德和对弱者喊打喊杀的。黄纪苏先生就是当下极少血管里还在流血的知识分子。所以他从社会两极分化中看到的是革命,而不是像那些五毛党那样,谁替弱势群体说话就诬陷谁是“颜色革命”,以此作为混饭吃的手段。


经典话剧《切·格瓦拉》 黄纪苏编剧、张广天导演 视频链接:v.youku.com/v_show/id_XMTI3Njc5Njg0.html

  其实,不仅黄纪苏不希望革命,大家都不希望革命,没有人愿意革命,革命永远是人民大众最后的选项。但凡是还有一条活路,老百姓就不会革命;即便是已经没有了活路,只要还有一丁点儿希望,老百姓也不会革命;哪怕是连未来的希望也没有了,注定要世代为奴为娼、做牛做马的情况下,老百姓仍然不会革命。老百姓只有在对这个世界彻底绝望的同时,又看到了另一个世界的希望时,才会选择革命。也就是说老百姓只有在对旧房子已经彻底失望,同时又能够盖起新房子时,才会扒掉旧房子。否则,无论旧房子多么破旧,哪怕是如同猪圈,老百姓也只能住下去。

  所以单纯的绝望并不会发生革命,只有在绝望后又看到新的希望时,革命才会爆发。而要在绝望中看到新的希望,通常只有两种情况:一是现有旧制度的松动;二是另一个世界的冲击(至于天灾暂不讨论)。也就是说在没有外部世界冲击的情况下,只要现有制度不松动,持续高压并且无限加压,无论老百姓怎样哭爹叫娘,也绝不会爆发革命。历史上的革命几乎都是在旧制度松动的改良时期发生的,而很少发生在最专制的时期。著名的法国大革命和中国的辛亥革命就是典型例证。

  法国大革命就是在封建统治最宽松的路易16时期爆发的,当时专门关押政治犯的巴士底狱监狱里只有7名犯人,无一政治犯,可见当时法国政治宽松到了何等程度!辛亥革命爆发前的晚清则更是历史上封建专制统治最宽松的时期,当时中国把西方的所有政治体制都试了个遍,可谓是政治体制的“万国博览会”,封建专制已经完全名存实亡,所以武昌起义才那么容易。后来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也同样是在军阀混战的宽松时期发生的。毛主席在《中国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一文中对此讲得十分清楚。

  可见,革命不是在极端腐败专制的条件下发生的,而恰恰是在腐败专制走向改良的宽松时期发生的。专制高压只会使人民产生仇恨和沉默,而绝不会产生革命。革命不仅空间上只能在最薄弱的地方爆发,在时间上同样只能在最薄弱的地方爆发,只要统治集团一直狠下去,革命就永远找不到最薄弱的环节。但是,虽然专制高压不会产生革命,却会通过国与民之间的对立特别是人民的仇恨,造成国家的战斗力趋向于零。这就是腐败专制国家无论国力大小和武器是否先进,总是对外妥协投降、卖国求稳的原因。这种对内镇压和对外投降之间的内在联系,可以说是古今中外的历史铁律,是中国历史上多次被小国打败并亡国的根本原因。

  只是如此以来,这些国家的老百姓就陷入了一个悖论陷阱——如何面对外敌入侵?如果拼死抵抗,等于是捍卫自己猪狗不如的社会地位和随意被虐杀的悲惨命运,既违背阶级伦理也违背家庭伦理;如果趁机借用外部力量进行复仇,又会成为汉奸,违背民族伦理。总之,无论怎么做都违背天道伦理,结果就是绝大多数人选择了中庸之道,袖手旁观,甘做顺民。北京老百姓就是典型,无论是清兵入城,八国联军攻城,还是日本兵入城,老百姓一概不管,完全把国难看成是纯粹的官难。

  老百姓在国难面前袖手旁观,表明这个国家已经变成了待宰羔羊,无论大国小国都敢来宰杀这个国家,并且国家越是肥大,招来的宰杀者就越多。这种宰杀在客观上必然会削弱这个国家镇压民众的能力,民众也不再惧怕这个已被外敌宰杀的国家,各种反抗会越来越多。此时无论国家会像晚清那样讨好民众,还是像民国那样更加疯狂镇压群众,都无法避免它的统治地位在内忧外患中动摇不定,这个时候革命的客观条件就已经成熟了,只要还有人想拯救这个国家,只需登高一呼,革命就会爆发。中国近代以来国民党领导的辛亥革命和共产党领导新民主主义革命,都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


  可见,革命并非是什么人能够凭空制造出来的,而是如同卵化蝶、蛇脱皮一样,是两种生命状态新旧交替的必要环节。时机不到,谁也造不出来;时机一到,谁也阻挡不住。社会历史发展只有两种方式:改良和革命。改良是社会的保守疗法,不流血不动刀;革命是社会的外科手术,必然要流血要动刀。没有患者愿意动手术,也没有人愿意革命。但是当改良已经无法消除社会毒瘤,恢复社会健康时,那么剩下的唯一选择就是革命。而革命的暴烈程度完全取决于对改良的态度,如果是改良无效而爆发革命,则暴烈程度要低得多,流血牺牲要小得多;如果是因为社会拒绝任何改良而爆发革命,则暴烈程度要大得多,结果往往会血流成河。

  所以,能否爆发革命以及革命的暴烈程度,完全取决于统治集团的态度。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习近平退位,亲美派上台,或能打破僵局
2019: 检验金灿荣高论的机会来了
2018: 世上最奇葩的中医教育
2018: 中美决定分手?不再需要彼此的时代到来了
2017: 勒索病毒肆虐的背后深水:美国谋求进一
2017: 揭秘李洪志的谎言和野心
2016: 文革的实质是消灭异见 zt
2016: 最新消息:多人听完李洪志洗脑后发病栽
2015: (转)习近平中华复兴民间支援团成立告
2015: 洋商疯了 中国土豪也疯了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