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黑木崖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独家|三星堆3号神树“再生” 初露真颜
送交者:  2021年04月06日10:37:05 于 [世界军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独家|三星堆3号神树“再生” 初露真颜

2021-04-06 12:23:30来源:四川在线编辑:梁庆
手机访问

四川在线记者 吴晓铃 向宇

刚刚过去的清明小长假,三星堆博物馆迎来4万余位慕名而来的观众。体量高大的青铜神树、造型神秘的纵目面具等国宝文物,让人流连忘返。

鲜为人知的是,1986年对三星堆一、二号祭祀坑的发掘中,出土神树并非只有一件,而是估略有6至8件之多。记者6日从三星堆博物馆获悉,经国家文物局立项批复,三星堆3号神树的修复已经启动并初具成效。35年前出土时的70多截青铜残件,经文物修复专家预拼接,已经重新勃勃“生长”,初露神树神秘美丽的风采。

据介绍,这株神树在完全修复完成后,将在博物馆公开展出,与三星堆镇馆之宝——1号青铜神树一起,共同展示三星堆人神树崇拜的宗教信仰以及杰出的艺术创造力。


百度云


 

3号神树造型奇特

三星堆博物馆文物保护中心,预拼在一起的3号神树,已经初露芳颜。青铜树座上,神树主干两两缠绕、向天际蔓延生长;神树树枝分两层,枝蔓上犹有密集挂孔,显示曾经挂有饰件;树顶上,神秘的人首鸟身像展开双翅、尾翎高高竖起……尽管整件神树看上去仅有1米左右,但与1号、2号神树截然不同的优美造型,仍然令见多识广的博物馆工作人员们赞叹不已。

1986年,三星堆祭祀坑因当地村民烧砖取土意外发现,随即开始抢救性发掘。在二号祭祀坑,出土了多件国宝级文物,其中就包括了修复后高达396厘米的1号青铜神树。而在随后的发掘整理中,考古人员发现被砍砸埋入祭祀坑的青铜残件中,还有6至8件神树。它们有的看上去似乎造型接近,但以3号神树为代表的残件,则风格颇为独特。

▲3号神树三维复原效果

三星堆博物馆副馆长朱亚蓉介绍,1号青铜神树最大的特点就是体量巨大,尤其枝干一侧有一条龙援树而下,似乎借此表达神树连接天地、沟通人神的世界观。2号神树目前仅留一米多高的下半段,底部是山形底座,与1号神树相似,却多了跪坐人像,且树干上伸出的枝条上翘,与1号神树下垂的树枝截然不同。

在考古人员整理这些残件时,他们发现了有一批神树的树干颇为不同。它们并非光滑的一根,而是铸成了两两缠绕的麻花造型。这批残件多达70余件,标注为3号神树。

时隔祭祀坑出土30余年,当一批又一批文物经过修复送入博物馆展厅之后,3号神树的修复也提上议事日程。这既是因为3号神树的残件相对较多,可以修复出相对完整的神树,更重要的是,神树树枝形态、树顶的人首鸟身像相比1号神树,都十分特别,这说明它是三星堆青铜神树的另一种造型。

考古“拼图”让神树重新“生长”

2019年,3号神树的修复获得了国家文物局划拨的修复专项资金,修复正式启动。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博物馆派出了文物保护团队保驾护航,文物拼接修复的工作,则主要由三星堆博物馆的文物修复专家郭汉中领衔。

他首先要完成的任务就是文物“预拼接”,也就是把70多段残件,拼出大概的神树形状。再用丝线缠绕捆扎、钢架支撑的方式,暂时“站”起来。

郭汉中自有“拼图”绝招。二号祭祀坑的文物都经过敲砸才填埋,损毁严重。预拼接时,郭汉中根据树枝断截口细微的区别,找出两两相连的残枝。“如果这两根树枝断截口吻合,说明它们曾连在一起。”3号神树树枝缠绕的形态,还给他上了双保险,“树枝拼接好以后,如果断面处缠绕的线条没有错位,就更能说明拼接成功。”

主树干就这样渐渐长在了一起,掉落的6根枝桠也分别进行了拼接。尽管还没有正式拼装,根据树枝上的断截口以及细微处的信息,郭汉中在脑海里复原出了3号神树大致的形状——它的三足底座装饰了花蕊,底座往上,主树干共有3枝。再往上,最底层的树枝为单枝;而更上一层的树枝则为双枝。为何得出如此结论?郭汉中指着树干上的断口处让记者辨认,果然,底层树干上连接树枝的断口只有一个,而上层的断口则为两个挨在了一起。不仅如此,神树树干上层,原本就残存着一株双枝,下层残留的树枝则为单枝。断口与残枝相互印证,证明郭汉中的推测完全正确。

在神树拼接过程中,郭汉中不仅让两件独立的人首鸟身像重新飞上了树顶,还为它们找到了散落多年的精美尾翎,成为修复过程中的一大惊喜。

三星堆人首鸟身像,当年出土时有两件已经从神树上脱落。文物定级时,它们也单独评为了国家一级文物。然而,它们和3号神树树顶上另一件残留的人首鸟身像造型非常相似,被学术界一致认为是3号神树残件。因此当分别保存于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以及三星堆博物馆的3号神树残件终于重新聚首时,郭汉中把两件人首鸟身像也分别放到了树顶。毫无意外,它们顿时形成了3个人头鸟身像身体向外、展翅欲飞、威风凛凛站在神树花蕊上的造型。

这时郭汉中发现,神树上已有的人首鸟身像尾翎残断,缺失部分不知什么造型。他想起三星堆祭祀坑考古报告里线描了一件鸟形饰,造型和大小与人首鸟身像颇为匹配,于是兴冲冲地来到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一大堆鸟形饰残件中,郭汉中找到了两根完整的尾翎。拿回来一拼,果然就可以插在两件人首鸟身像后面。“原来那件尾翎残断的,如今找到参照物,以后也可以照此复原了。”他兴奋地说。

这是上古神话《山海经》中的扶桑树?

3号神树渐渐完整,最期待的当属学术界的专家学者。虽然现在神树还未完全复原,当年祭祀坑发掘的两位领队陈德安与陈显丹已经有了初步论断,认为“这株神树,刻画的应该就是上古神话《山海经》里的扶桑树。”

陈德安说,《山海经·海外东经》曾记载“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居水中。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汤谷,通常认为在东海之东的碧海中,意即在遥远的东方,太阳栖息的神树扶桑就生长在那里。扶桑树的形状,汉代文学家东方朔根据历史记载,在他的《海内十洲记》中这样记载:“树两两同根偶生,更相依倚,是以名为扶桑。”让人没想到的是,原以为是神话传说中的扶桑造型,三星堆的先民们竟然充分发挥艺术想象制作了出来。

“这充分体现了三星堆人对神树、对太阳的崇拜。”陈显丹说,3号神树的大小、造型和1号神树大不相同,“同时也可以说明三星堆人的神树不止一种。1号神树体量巨大,可能放置于固定场所,小的青铜神树或许就可以灵活移动,在不同的祭祀场所使用。”

那站立在神树顶端的人首鸟身像又是谁呢?两位考古专家均认为应该是古代民间神话中的木神句芒(gōu máng)。在神话传说中,句芒正是人首鸟身,太阳升起的地方和神树扶桑都归他管。因此3号神树上,他站在扶桑之上似乎就顺理成章了。

作为当年祭祀坑发掘的亲历者,陈显丹期待着3号神树最终的复原。他说,3号神树的树干上,残留着包裹的金箔;祭祀坑出土的残件中,有一些三个一组的小果实也包有金箔,此外还有一些金牙璋、金鱼之类的小件。3号神树的树枝上残留有一排排挂孔,还有一个残留挂钩,那么,这些金饰是否就是神树上散落的装饰物?如果是,那么3号神树相比1号神树的气势,则将以精致精美取胜。

在没有确切信息前,文物修复专家当然不可能随便把这些金饰挂到神树上。但在三维电脑模型上,他们计划尝试把这些配饰“挂”上去。三星堆博物馆陈列保管部主任余健表示,“我们希望通过更直观、鲜活的方式吸引公众对文物的了解,最终走进博物馆。”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纽约其实没那么恐慌,几乎是一片祥和
2020: 石正丽吓猫一大跳,病毒ADE效应这件事更
2019: 帮助老弄堂再贴:新疆“两面人”状况触
2019: 为社么印度死咬住打下F-16?
2018: 驭风网友请进来看看。
2018: 祭奠那些逝去的ID
2017: 简单点评下俄罗斯刚下水的喀山号核攻击
2017: 八水绕雄安——再论雄安新区的前景(原
2016: 乌克兰人在北京开餐厅:这一幕令人深省
2016: 南北韩若统一 对中国何意义?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1.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