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黑木崖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也谈中国文化的“巫术化”问题(原始)
送交者:  2015年08月11日15:13:45 于 [世界军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我写此文不是要反驳郑永年的文章,因为其所涉及的许多乱象本人也感触良多。赞同之外不多说了,不太敢苟同的是他对中国文化的整体评价,以及他给出的“解药”。

 

一、当代中国文化真的“巫术化”了吗?

 

    中国确实从来都不缺装神弄鬼的巫师神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我也相信王林远不会是最后一个。这种现象损害公序良俗的恶劣性质,我也不想低估。但问题是,当郑将此案上升到“中国文化巫术化”的高度时,批判的对象就不是巫术,而是整个中国文化了。这就未免太过夸张而失之偏颇了。

 

凡事要看主流,才能避免以偏概全。我不知道中国有多少官员、商贾、明星崇信王林之类的神汉,但相信不会是主流。中国的政府决策也好,大企业的运作也罢,据我观察都理性得甚至有点令人乏味,没有精英阶层统统“不问苍生问鬼神”迹象。包括文化领域,众多产品里极少见宣扬巫术的。每次一讨论此问题,没一个知识分子有胆子站出来为王林之流说话。其实人一上百,形形色色,以中国之大出几个王林有啥稀奇?关键就要看他是否成为被全社会广泛认同的主流思想。从一个个王林被揪出来处理掉,就能看出来,我们这个民族的文化氛围,是对巫术有极强的排斥性和自愈力的。

 

当代中国文化对巫术的排斥至少有两个强大的思想根源:

 

其一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影响。儒家思想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吧?《论语》里明确说了:“子不语怪力乱神”。孔子还认为:“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这个知,就是理性主义。孔子对民众敬畏鬼神的精神需求持理解态度,但他本人并不以此为指导,整个儒家思想都是如此,带动了整个中国文化的理性传统。所以巫术从来都不是中国文化传统,反而是其打击对象。历朝历代的文人士大夫,都对巫术误国有着高度的警觉和抵触。

 

其二是西方辩证唯物主义的引入。特别是中共执政后,唯物主义一统天下的官方思想,“封建迷信”被剿得无藏身之处。手段虽有粗率之处,但“去巫化”的效果却是杠杠的。毕竟几代人都是无神论教育出来的,直到意识形态日益多元化的今天,巫师神汉都处于被广泛鄙视的边缘地位,特别是执政党明文规定不准党员信教(更别说邪教巫术了),有个别人热衷此道也只能偷偷摸摸,见光必死,所以这个意识形态乃至体制上的抵抗力还是很强大的。

 

古今中外都不乏巫师神汉,到要说到整个文化都“巫术化”,至少它得先公开化,再主流化。就像沙俄末年的拉斯普京,登堂入室,控制王室,左右朝政,社会名流趋之若鹜,直接导制纲纪败坏,决策失度,直到王朝灭亡。你说那时的沙俄文化“巫术化”还有点道理,但今天的中国完全不是这样。大家不会以为美欧日发达国家就没这样的家伙及其信众吧?台湾香港就更不用提了,那里的“大师们”可是登得了大雅之堂的,怎么没人担心那里的文化已经“巫术化”?

 

二、关于中国文化的“乱象”

 

接下来郑先生就把“文化巫术化”做广义阐发了,像包二奶、大吃大喝、烧纸钱、炒股乃至公知骂人和大妈跳舞,都代表着当代中国文化的堕落。可,这能是一码事吗?像大众炒股属于经济现象,中国炒股的人并不见得比欧美日港台比例更高。包二奶和大吃大喝属于被广泛批判的社会现象,毕竟食色性也,中国人就是偏好美食,而且在婚外恋方面搞得比较有特色。我也没觉得烧“非传统冥纸”与烧传统的纸钱更堕落,起码孔子本人视祭奠先祖为一种表达感情的仪式,这跟“封建迷信”不是一码事。大妈跳点广场舞,除了偶尔扰民也没多少社会危害。我也很烦每天手机微信里收到大量庸俗的“心灵鸡汤”,但既然有不少人觉得它对修身养性有所裨益,那就说明它对一部分人是起到一定教化作用的,快餐文化虽没多少营养,但能充饥,至少没毒,不值得大加挞伐。

 

    文化本身需要点宽容精神,而且也不必管得太宽。任何社会都是阳春白雪曲高和寡,下里巴人好者如云,很正常。雅者可以瞧不起俗者,但也要承认存在的总是有一定道理的,要给人家一点空间和时间,而不必一概斥俗者为“堕落”。

 

中国是一个正处于激烈转型中的社会,工业化尚未完成,城镇化刚走一半,我们只用三四十年时间就走过了别人花两三百年才走过的道路,因此人家几世纪的文化转型难免会在中国得到更密集更奇葩的体现。转型就是打破旧的,探索新的,过程中必然带来思想文化上的混乱。但混乱未必是坏事,哪个国家转型过程中都经历过这一阶段。甚至这种混乱无序恰恰是先进思想滥觞的机遇,像中国的春秋战国、欧洲的古希腊,乃至文艺复兴,在当时看来都是礼崩乐坏的文化堕落,而后世方知那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文化辉煌。这种社会转型期间的“乱象”,都伴随着思想文化上的无数探索与试错,这不可能是文化精英们“顶层设计”的结果,而只可能是实践中“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精英们可以引导,但最好心怀宽容和耐心,因为你未必就一定是对的。

 

三、关于中国人的读书

 

郑先生认为机场书店是中国文化的窗口,我倒不以为然。他还没看过火车站的书店呢,各种怪力乱神多得很。但旅途中人心浮气躁,买书不过是解闷,谁也不会去攻读学术世著,即使有这种奢求,也不会到车站机场才买,所以这种特殊需求没多少样本价值。这就跟你在国外机场饭店听到作为背景的“厕所音乐”,大可不必担心当地音乐爱好者的品味。

 

书店才是一个国家的文化窗口。我每到一地都喜欢逛书店,以管窥当地民众的精神取向。中国的书店当然也有令人失望的地方,比如王府井新华书店大则大矣,经常逛一天也淘不到几本真正的好书。与国外书店对比,我们的应试类书籍特别多,占了整整半层,包括公务员考试辅导书籍摆荡几大架子,各类功用性书籍比例很高。这确实反映了民众急功近利的浮躁心态,但从乐观角度看,一个国家竞争激烈未必是坏事。特别是各类理工科的专业著作也相当不少,这个在其它国家并不常见,这令人欣喜。喜欢高雅些的,可以去东四的三联书店或者琉璃厂的旧书店,各取所需嘛。

 

我不知道中国人读书少是怎么算出来的。反正我在北京乘地铁时看到很多人在看电子书,不管是武侠还是通俗小说,反正人家也是在读书,只是这些电子图书恐怕不会计入读书统计。

 

而且中国人所言读书按狭义理解是指上学(我上时候祖母就常痛斥我读的闲书是“野书”),因此要把上学读的书都算进去,中国人读的书未必就比人家少。读书的目的是长知识,而中国人追求知识与文化的热情不见得输给任何国家。这既是传统文化的影响,又是现实压力的结果。

 

四、当代中国文化如何“去巫化”

 

我前面说了,不认同中国文化已经“巫术化”,所以这小标题其实是个伪命题,只是我借来说事。

 

郑先生给了两个出路,其一是加强科学思想的普及,这我举双手赞成。中国过去比如注重科学知识的普及,但对科学思维方式的培养不足,今后应该加强。

 

他给的另一药方说穿了就是借重“宗教”来排挤“邪教”,这点我并不怎么苟同。其实说得难听点,他说的“大教”无一不是源于原始的鬼神信仰,你不借重点“神迹”表演何能征服愚昧众生?这个读读圣经、古兰经乃至佛经,各种超自然的“神迹”表演比比皆是。但“大教”最终能修成正果,是因为它们经过上千年曲折探索,终于找到了与世俗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和游戏规则相融合的境界(当然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主流社会接受了它的价值观),因此被世俗政府及社会视为维护公序良俗的正能量。再加上上千年来无数知识精英为其注入各种智慧成果,它就逐渐成为文明荟萃之处。

 

在世界各大文明之中,宗教几乎都是精神领域最精华所在,唯有中华文明是个罕见的例外。我们中华文明最精华所在是哲学和伦理思想,而不在宗教。这我前面也提到过,作为主流的儒家思想不是宗教,而是一种哲学思想,一种生存方式,一种伦理规范。虽然佛教、道教也中国影响也很大,但并非主流,更没上升为一统天下的国教。即使短期有统治集团笃信某教,但长期来讲从来没有形成外国常见的政教合一的现象。中国传统上并非郑先生说的多神论,因为它不是一教多神,而是多教并存共荣,甚至相互融合。你什么教都信,其实就什么都没全信。古代许多士大夫谈佛论道,是从知识角度研究佛学道学,而非真的学佛学道,其基本的价值观和行为方式还是儒家的。

 

正是因了中华文明的这个特色,今天的中国很难像西方那样在治理国家中发挥宗教的作用。人家那是因为宗教的历史影响太大了,根本无法“去宗教化”,否则其整个文明最精华一块就没了,甚至依托于其上道德体系就崩溃了。而中国不同,儒家思想并不靠宗教式的上天堂下地狱来震慑民众向善弃恶,而是靠自己独特的伦理道德体系,告诉你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而你修身养性得到的唯一奖励是成为君子。西方人觉得“无神论者”就是无法无天的代名词,不敢相信儒家这种道德体系也得行得通。但不好意思,中华文明几千年就这么过来的,而且中国人的道德水准和社会秩序一点不比西方更差,如果不是更好的话。

 

郑先生给的这个药方,其实就是让中国效法西方的治理体系。但西方自古就是宗教化的,它的思想启蒙是“去宗教化”的。我不是说彻底废除宗教,而是通过人文主义和社会契约大大约束其影响而实现宗教“世俗化”。但中国本来就不是宗教化的,今天想走西方这套,就得先“宗教化”。这在21世纪的今天,有可行性吗?

 

今天中国本来就是宗教自由的,不管西方如何不信,至少我身边多少认识的人入哪个教都没遇到什么困难,而各大教近年的快速发展也是有目共睹的,不存在郑所言“公开市场买不到”,或者“宗教被强制性地驱逐出文化领域”的现象。那么再想让作者如愿,除非政府公开鼓励大家信教了!可在一个因历史原因原来非宗教化的国家鼓励信教,肯定能是好事吗?肯定能与上述普及科学理想不矛盾吗?我看许多大教这些年发展已经够快了,快到值得让人担心了。甚至在新疆、西藏等地,“大教”的发展已经渗透到社会甚至政治领域,应该努力“世俗化”了。

 

而且世界各国对待宗教问题都有个“潜规则”,就是在对内不干预政治的同时,对外也不能受它人控制。当年欧洲没少打宗教战争,英国甚至为此都把托马斯莫尔的脑袋砍下来了,为的就是不允许外国势力控制自己的宗教。这宗教之争的背后就是国家利益之争,哪国都不会客气的。中国当然不会例外,过去、现在和未来都不能允许外国宗教势力坐大,这一点幼稚不得。那么郑先生打算弘扬哪种“大教”?中国目前各大教背后都站着哪些外部势力,大家都心知肚明。郑先生是一直鼓吹西方体系的,恐怕伊斯兰教和藏传佛教都难入他的法眼,那么天主教问题上中国与罗马教廷有主导权之争,而新教又有不少西方国家争夺影响力,中国能否既弘扬大教又保证不被人夺走主导权先按下不表,从法理与情理上我们也没有扬此抑彼的道理吧?否则处理不当必然引发激烈宗教矛盾。

 

王林之流神汉算个P!又不是神马心腑之患。而宗教这张王牌可就大了,可别为了解决一个小问题而引出大麻烦哟!    

 

我给的答案很简单,除了普及科学,就是完善民主法制!

 

中国自己的伦理道德体系本身没大问题,仅需不断微调以保持与时俱进即可。但非宗教化的道德体系,无论是儒家的还是马列的,都对社会成员的道德标准要求很高,因此都很重视道德楷模的示范带动作用。而中国现在恰恰是这方面出了问题,一些领导干部带头贪污腐败,富豪巨贾带头奢靡炫富,公知大V带头蒙骗造谣,社会精英们如此斯文扫地不守规矩,你让下层的芸芸众生情何以堪?没见围绕王林之流的,不是贪官就是奸商,心怀鬼胎才会惶惶不可终日,终日担心失去既得利益,并且还想走捷径多捞名利,所以才会急病乱投医地求助于这种巫师神汉。

 

解决了上层的这些问题,让官场风清气正,商场公平竞争,能者发挥才干,勤者劳有所得,弱者有所依靠,年轻人有上升渠道,整个社会形成正激励体系,自然人人安心努力,哪还有巫师神汉装神弄鬼的土壤!

 

剩下的,就是一点时间和耐心了。转型阶段的知识精英要学会保持定力。文化这东西,发展和普及都是个润物细无声的过程,需要时间来浸润心灵。

0%(0)
0%(0)
  建共和国易;建共和国民难。 - 新汉语 08/12/15 (119)
  写的好,说的有力有理  /无内容 - 色素 08/12/15 (155)
  中华文化当中的巫术成分还是明显的 - eastwest 08/12/15 (314)
      有关气功神通 - eastwest 08/12/15 (158)
  好文,简明透彻。  /无内容 - 热风吹雨 08/12/15 (158)
    哲学发达的地方不产生宗教,春秋战国&古希腊。  /无内容 - 大国有大国的智慧 08/11/15 (125)
        赞同!  /无内容 - ddl 08/12/15 (107)
  你真低估了巫术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 - good sniper 08/11/15 (408)
  一个现象:王林的绝大部分崇拜者是文科或无科。意味着教育的缺失  /无内容 - 大国有大国的智慧 08/11/15 (191)
  驭风说的好!郑的思维方式有些偏颇,也算政论中正面的一位代表性  /无内容 - 大国有大国的智慧 08/11/15 (185)
    糾錯:固有非故有.  /无内容 - 诛文丑 08/12/15 (86)
  老师好。学习了。 - 大漠狼烟 08/11/15 (289)
  赞。  /无内容 - 天蓝蓝 08/11/15 (161)
  先抢个座位再看  /无内容 - ddl 08/11/15 (187)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4: 台湾人讨论:为什么美国在韩越战会失败
2014: 大家有无兴趣看英女首相见了邓小平之后
2013: 关于长城工程,不要人云亦云,既不妄自
2013: 两中国女子在阿富汗遇害 外媒:可能是妓
2012: 号外:世界首列轻轨列车 30秒充电上路
2012: 女子20公里竞走我藏族选手首度摘铜(找
2011: 陈炳德访乌克兰,把“梦幻”带回来?
2011: 日本人的后代:方正县"砸碑风波&q
2010: 长沙市民:税务啊,街道啊,城管啊,工
2010: 解放军少将杨毅在凤凰卫视《新闻今日谈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