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论人口的规模效应和生存空间的作用
送交者:  2022年01月12日18:12:25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明白人都知道,现在中国的最大危机,是汉族灭种的危机:

  持续三十多年的、主要针对汉族的“一胎化”计划生育,已经不正常地大幅降低了汉族的生育率,导致年轻人口崩塌,国家“未富先老”;

  而中共习近平一伙上台后的极权暴政,包括现行的种种极权“防疫”政策,如雪上加霜,使得汉族的生育率加速下滑——现在中国大陆汉族的总和生育率已经下滑到不足1.0的水平,真正全世界倒数第一(没有之一);

 而结婚数量加速下跌:据中共国民政部的统计,2020年全国登记数813.1万对,同比下降12.2%——全国1.7亿“九零后”(最适龄婚育群体),2020年的结婚率竟不足10%!而此前中国结婚数已经“七连降”,加速下降,而离婚数则是一涨再涨,加速上涨。

  结婚数的暴跌、离婚数的暴涨,直接反映了生育意愿的雪崩。

  

  通人口学和社会学的人都知道,人类有自我保护的本能,在过于密集拥挤的生存空间里,人类会本能性地厌恶同类、减少繁衍,这就是台湾、香港、新加坡、澳门等人多地少地区,在没有计划生育的情况下,其居民的生育率也会自发走低的根本原因;但奇葩的是,人口密度不及台湾1/5、不及香港1/45的中国大陆,其居民的生育率和生育意愿,居然比人口密集得多的台湾和香港还要低!

  可见汉族灭种危机之严重。中共三十多年来造成了一个多么扭曲和病态的社会,扭曲到自我绝种的趋势,全世界绝无仅有。

  对于计划生育巨大恶果的全面浮现,中共死不认错,仅进行政策偷换,一边撒谎说中国人口已达十四亿四千万,一边莫名其妙地咋呼:“中国公民可以生育三胎”;这反映出中共已经丧失了修错能力,中共已大不如八十年代“拨乱反正”时期,它现在首先考虑的,不是认错纠错唤醒国人,而是如何防止任何“震荡”,以免引发屁民反思;

  因此,要挽救汉族灭种的危机,非结束中共的统治不可。

  要挽救汉族灭种的危机,首先就必须破除中共(尤其是邓小平、陈云及其继承者,简称“邓共”)在人口问题上所造成的错误观念:

  邓共在人口问题上最荒谬的观念,就是把人口当作纯粹的负担,根本无视人的生产创造属性,由此派生出种种极端荒谬的观念——包括晚婚晚育、限制生育可以“优生优育”,减少人口可以富国等等;

  不能不承认,经过中共三十多年的洗脑,邓共的“人口负担”谬论在几代中国人(包括大陆海外华人)中久已根深蒂固,完全取代了中国传统的生育观念。

  再加上中共习近平一伙生怕公开否定邓计生会引发屁民反思,在偷换邓计生政策的同时,采取死不认错的态度,以致于在中共国恶性老龄化少子化危机全面浮现的当下,广大粉红五毛脑残在人口问题上的思想空前混乱,普遍陷入了语无伦次、不知所措的窘境:

  他们既不敢反对党妈“放开二胎、三胎”、废除超生罚款的人口新政;又不知该如何为昔日的“一胎化”计生旧政辩护——为什么1980年中国人口十亿时党妈称中国人太多了,非一胎化不可,而今中国人口十四亿四千万了,为何却反而鼓励屁民生育三胎?

  由于自己邓计生观念根深蒂固,而习近平的调整又不认错、不讲理,“打枪的不要,悄悄地进行”,可以看得出,许多粉红脑残五毛对习共的人口新政是困惑的、不解的,甚至内心是抵制的,他们在与追讨邓计生罪错的异议人士舌战当中,千篇一律地频频地穿帮就反映了这一点;比如:

  针对民运异议人士的少子化、老龄化追责,许多粉红脑残五毛就摇唇鼓舌地诡辩说:哪有少子化老龄化问题?现在国内就业这么难,这说明中国年轻人口还是太多了嘛!

  这种脑残的思维方式,在华人中非常具有代表性,实事求是地说:绝大部分中国人,甚至包括相当多的海外华人、甚至包括部分中国民运异议人士,都是这种脑残思维方式,即工作难找,则说明人口太多了;乘车难、住房难、购物难...也说明人口太多了。

  只用一个事实,就可以驳倒这种脑残的思维方式,试问:就业难、乘车难、住房难、购物难,在前苏联也很严重,请问苏联人口太多了吗?

  之所以那么多华人都有这种脑残的思维方式,根本原因是他们在人口问题上受邓共(以及美国深层政府为代表的反华势力)误导太深,在他们的头脑中,把人口当负担的观念根深蒂固。

  在此种荒谬观念的主导下,包括粉红五毛脑残和部分华人异议人士在内的绝大多数中国人,根本看不到中国年轻人口崩塌,造成的消费市场大萎缩的效应:消费是创业的驱动力,消费萎缩当然创业疲软,创业疲软甚至许多行业关闭、消停,工作机会怎么不减少?工作怎么不难找?

  与邓共脑残的想当然恰恰相反,人口众多带来的规模效应,反而大有利于工作机会的成长,大有利于乘车难、住房难、购物难问题。

  比如,如果你只会开车的话,在一个只有几百人口的美国小镇,你是很难生存的,因为别人基本上都有车,很少人需要你开车接送,很少人需要你送外卖,你在这种地方靠开车这点技能,是难以糊口的;

  在人口稀少的小地方谋生,你必须拥有更多的实用技能,比如说有家电维修的技术、有手机和电脑维修的技术、有汽修的技术、有建房或房屋装修的技术等等;

  但是,到了人口数百万的大城市纽约市、洛杉矶、波士顿、芝加哥、旧金山、休士顿...你仅凭开车就可以轻易找到工作(你至少可以送外卖,开乌伯),而且收入不赖,谋生完全不成问题!如在840万人口的纽约市开乌伯,如果你身体不错,一个月挣六千、七千美元是很常见的。

  可见,事实与邓共脑残的想当然恰恰相反:人口少工作难找,人口多工作好找!

  怎么?照邓共脑残的逻辑,人口稀少的小地方不是“人均资源更丰富”,怎么反倒比“人满为患”的大城市更难谋生呢?就是因为小地方人口稀少,缺乏需求,而人口众多的大城市需求(消费)旺盛!

  任何一个正常社会,都是一个经济体,经济体的根本特征就是——交换,因为一个人不可能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总有你不喜欢不擅长的事,交换不仅节省了每个人的精力和时间,还会使得人与人之间的优势互补,从而实现生活的方便,和生活水平的整体提高。

  而社会交换的规律则是:人口众多(尤其是年轻人口众多),社会交换的需求就多,工作的机会也就越多,因为工作的机会,来自社会交换的需求。

  反之,一个社会,人口稀少,社会交换的需求就稀少,则社会成员个人,就必须为自己生产更多的东西,这就需要更多的实用技能,这也意味着小地方谋生的难度,要大大超过人口众多的大城市。

  所以我们从来只看到农村人去城市找工作的,却极难看到城市人去农村找工作者,为什么?很简单,城市好找工作,农村难找工作!

  怎么回事?城市人口不是更多吗?怎么反倒好找工作呢?以邓共的脑残歪论,根本无法解释这个现象;这对于有着健全人口学常识的人来说,则很简单:

  城市因为人口多,有着更多的交换需求,人口稀薄的农村则缺乏需求!

  那么,小地方的人均资源不是远远多于大城市吗?为什么反而难以谋生呢?这就是邓小平、陈云、马寅初之流最愚蠢的地方之一:

  以为人均资源占有量,可以不经过人的劳动甚至创造,就会自动变成较高水平的生活——此种脑残的见识就象瞎子摸象一样的可笑!试问:自然资源能当饭吃吗?自然资源不经过人的开采、提炼、贸易,能自动变成财富吗?人均资源占有量名列前茅的蒙古国,是不是富国??

  而且,邓小平、陈云、马寅初在把人口当作纯粹负担的同时,完全看不到人口的规模带来的“共富”效应:

  大城市因为人口众多,分摊在每一个纳税人身上的市政公用设施的负担,就很轻,所以人口众多的大城市,只要是市场经济,都有着发达的公交系统和出租车、网约车行业及发达的服务业;而人口较少的小城市,公交就不方便很多,公共汽车一般半小时甚至一小时才一趟,服务业也较不发达;在美国更小的城市和乡镇,个人没有车就象没有腿一样,极不方便。

  这是为什么?就是因为小城市和乡镇因为人口稀少,个人的公用设施负担要比大城市重得多,再加上人口稀少,消费薄弱,难有商家投资,因此无力获得大城市此种“共享”的优势,而这种“共享”的优势,正是人口众多带来的优势。

  中国现今空前的老龄化、少子化危机,宣告了邓小平路线(计汉生育+权贵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彻底破产;

  又蠢又坏的邓小平及其继承者,吞下以尼克松、基辛格、洛克菲勒为代表的美国深层政府钓钩,以对本国主体民族实施全世界绝无仅有的种族灭绝的方式求富,结果收获的却是中国国本毁断、被西方资本集团抛弃的“硕果”;而西方资本集团抛弃中国的根本远因,正是三十多年邓计生带来的年轻人口雪崩,今天的中国已成外资的破鞋,新冠疫情和习正恩一伙的极权防疫,只是加速了外资撤逃而已。

  

  中国有句古话说:凡事都不是绝对的。那么人口众多的大城市有什么弊端呢?其最大的弊端就是“排斥”效应:就象老鼠群居一样,当大城市人口的密集达到一定的程度时,由于生存空间的局促感,即便在衣食无忧的情况下人类也会排斥自己的同类,并且本能地自我绝育——主动降低生育率,而大城市的高房价、高生活成本,就使得这种趋向雪上加霜,甚至导致大城市草根青年“躺平”...这就需要一个人口的出口,就象大湖需要一条能出海的河流,以维持大湖的生态一样,否则,人口密集的大城市就变成了绞杀生育率的绞肉机和老龄化的无底洞。

  这对于美国和英国来说,是毫无问题的,如:纽约市一旦“太挤”,纽约居民就会自然流向邻近纽约的卫星城市,甚至流向外州和中西部,因为美国有着温暖和辽阔的国土;

  英国本土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不列颠岛,和新西兰一般大小,但是英国人可以轻易地移民美国和幅员辽阔的英联邦国家——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而毫无文化语言障碍和政策障碍,大英帝国广大的前殖民地,就象鄱阳湖吞吐长江水量那样,自然地调节着英国的生存空间;所以狡猾的英国人乐见本国的较高生育率,因为英国人口的扩张,就是盎格鲁克逊文明和“五眼”的扩张;

  俄罗斯也是“得天独厚”,由于生存空间广阔,只要普京把俄罗斯的东正教民族主义复立起来,再推进市场经济,俄罗斯人的生育率,有巨大的提升空间。

  但是法国人、德国人、日本人...就没有这么“得天独厚”了。

  而最惨的则是华人:因为大陆的共产党极权,香港、澳门、台湾和新加坡的华人都无法向广阔的中国大陆辐射,同时由于英美对华人移民的种种限制,以及文化种族的隔阂,港、澳、台、新的密集华人,除少数精英可以远走西方之外,只能死死地挤在一起,把港、澳、台、新变成越来越无解的生育率的绞肉机和老龄化的无底洞,直至中共垮台后方有可能根本改观。



曾节明 20211.1.12 严寒覆雪凌晨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1: 伟大的人民领袖
2021: 伟大的毛泽东
2020: 蔡英文轻松连任,台湾越走越远
2020: 蔡总统笑容满面感谢习主席
2019: 北大教授呼吁中共自动下台,可能吗?
2019: 同学聚会是一种信仰
2018: “妈妈跑掉了”
2018: 请看清飞机时刻表
2017: 孙立平:你以为你是谁 zt
2017: 献计川普:搞乱中国,人人有责,万事俱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2.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