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从文革谈起
送交者:  2021年09月03日12:03:52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山里人

2021 9 1

把价值观视为生命的一种形式,她,同任何生命一样,有出生、童年、青年、、、成年及衰老,在其每一个阶段都需要有环境的支撑,需要有物质支持,更重要的是价值观需要传承,而传承也是需要有的物质基础。

 

最近一直有一种说法,我们将重回‘文革’,会吗?我倒希望这是真的,我能重回梦开始的地方!

一路走来,遇见、听见太多,仿若梦里、云间,我就从文革讲起吧。

关于文革的文章有很多,但大多数是个人写的私人经历,事物性的,理论的研究几乎没有,它在中国的社会过程中几乎是一个空白,因为有人忌医,讳疾,生怕讲得太多。

回望上个世纪,中国一直是多灾多难,乐观派笑言‘多难兴邦’,我一笑了之:找到重心再说吧!

文革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话题,是理解中国的一把关键性的钥匙,不过,即便你拿到了钥匙,找不对锁眼也照样打不开门。

文革时我尚小,就我个人而言,但是对文革的感觉还是非常清晰的。

先是父亲以一种非常有趣的方式回家了,一个冬天的早上大约7点前后,我还在床上,父亲穿着厚厚大衣,带着皮帽,把脸捂得的严严的敲门进来了,大姐开的门,父亲直入房内,大姐惊恐地讲:“你是谁啊?你出去,别进来!”,对我们而言这是一个快乐的早上,父亲从伊春回来了,但,却是逃回来的,据我父亲讲,他被围困在办公室里,连去洗手间都有两个人跟着,不知他是如何逃上火车的,躲在慢车的车箱的角落里,慢慢地熬到了北京,父亲,以一种很滑稽的方式回到了家。

这是‘四清’的结束,文革也就开始了,后来,上班的汽车没有了,我家也买了第一辆自行车,永久31型,我却觉得很开心,学会了骑车,够不到坐位,掏裆骑;但也有不高兴的事情,哥哥、姐姐在家,到处乱转,我却还要去幼儿园!

文革就这样开始了,以一种很好玩的方式开始了。

后来,大串联,上山下乡,我们家也去了干校,以我母亲的话讲就是:“一个心分四瓣。”:哥哥在乌拉特前旗,姐姐在景洪,还有姐姐在京闲居,我随父母在干校。

这就是我感受到的文革。

而这是为什么?至今无解。

上个世纪,中国需要划定几个时间段:

1、  清朝灭亡,至国民党执政

2、  抗日,1945年止

3、  国共相争,1945—1949

---执政理想的争执

4、  共产党巩固政权,1949—1959

5、  共产党内斗,1958—1971,9,13

6、  领导人过渡,1972—1976

---接班人问题

7、  领导权过渡,1976—1978

8、  经济改革,1980—1997,邓亡

9、  过渡与蜕变期,1997—2012

10、              权力回归,

11、              巩固权力

12、              如何过渡?

---再度体现接班人问题

 

这是一个纲要,答案就在其中了,只是没有那么显而易见:权力---稳固---传承,下面也将从这三个方面解读。

 

权力与稳固

上个世纪从清朝的灭亡到1949年,提纲中的1—3,是围绕中国政权的归属,如果,我们把它仅仅视为‘权力的争夺’那么我们就太小看它了,太肤浅了,这是社会基础理念的争夺,体现在社会管理权上。

首先是共和观念与封建王朝的争夺,其次,是共和理念与共产主义理想的争夺战。

 

共产党巩固政权,1949—1959

1949年,中国共产党在全球共产主义思潮下取得到了中国的领导权,接下来就面临的是如何巩固与维护政权了。

所以,在政治上我们看到了,三反、五反、反右;在经济上我们经历了公私合营、人民公社的建立。

至于1950的抗美援朝,这只一个插曲,全球共产主义思潮的插曲,是代理他人的战争,拿人钱财,代人消灾,帮你拿下政权,你该表示点什么吧?否则,太不够意思了!

不过,毛泽东也借韩战夹私货。

首先是出征北韩一战夺了两个帅权,次之借韩战消化来自国民党的旧部。

替苏联出征,让林彪托病离队,彭德怀指挥林彪的部队,两个元帅都离开了自己的部队,毛泽东没有了地位的威胁;在战场上消化来自国民党的旧部,净化了军队。

不过,这个小插曲对中国政治的走向起了深远的影响,在我看,也是以一种滑稽的方式影响了中国的政治走向。

 

传承,权力的传承

共产党内斗,1958—1971,9,13

在这个阶段上,中国处于领导人之间的政治博弈,我们的生活因此而动荡,而此,仅是表象而已。

共产党的内斗,本质上是接班人问题。

毛泽东,有一个如意算盘,也许不是有意而为,只是下意识的行为:让毛岸英上战场。

试想一下,‘留学苏联’,实际上是当人质,参加过土改,领导过工业生产,北京机器总厂,1950年,再去一下韩战,那么,毛岸英的履历是多么的完美啊!

关于毛岸英参加土改,还有一段小故事刊载在《北京文史资料》上:

1946年的延安。一天,毛泽东派岸英去农村锻练,毛泽东给儿子准备了行装,包括一斗(30斤)小米。路上,毛岸英骑着马,马同时也驮着30斤米。毛岸英生怕马累坏,非要把米背在自己背上,再骑马。警卫员连忙向他解释:“马同时驮人和米是一样的”。他这才搞明白。

---一个辣么善良、聪明的娃儿啊!(作者注)

假如毛岸英不死,在毛泽东的把控下,按部就班地工作20--30年,刘少奇,周恩来等谁敢与之争峰?

如此完美的履历,在红二代身上绝无仅有,那么,接班就是一件非常平滑的事情,难有意外。

我们对比一下毛岸英与华国锋

毛岸英生于1922年10月24日,华国锋生于1921年2月16日,年岁相当,而毛岸英的履历华国锋却无法比及的,让毛岸英做接班人,有意外吗?

可惜,意外发生了,毛岸英死于炊烟。

自毛岸英死后,毛泽东就面临接班人问题了。

他先是与彭德怀产生意见分歧,接着是刘少奇,刘少奇死后是林彪、周恩来及下意识里的朱德,那时,邓小平还排不到他的名单里,邓小平也因此才有了未来。

如果,毛岸英活着回来,毛泽东与彭德怀的矛盾就会小很多,在毛的把控下,刘少奇、周恩来,辅佐着他,政治分歧的机会就会大为减小,没有了毛与刘的政治分歧,那么,‘四清’发生的机会就会小很多、很多,没有四清,文革大概率也不会发生,中国的领导也权将平滑地过渡到毛岸英手上。

然而,很不幸,毛岸英死了,毛后继无人,因此,接班人问题开始折磨毛泽东了,在第一线的领导人,都是不是儿子,都难以令他满意,担心百年之后有变,类似陈云所言“权力要移交给我们的孩子,不然我们以后会被挖祖坟的”。

所以,从刘少奇开始,接班人问题就一直困扰着毛泽东,反应在我们的社会生活中就政治运动不断,领导人走马灯:彭德怀、刘少奇、林彪、周恩来,华国锋及下意识中的朱德。

我猜想,假如,毛泽东寿命有加,华国锋也不一定坐得住。

毛泽东是从骨子里生彭德怀的气,但又不好明说,因此,庐山会议之后彭德怀就注定要死了。

与刘少奇、林彪相比,毛泽东没有健康的后代,其内心极为不安,尽管,刘少奇、林彪均小心翼翼,但是还是不能让毛放心,猜忌,他们Facebook了(非死不可)。

 

领导人过渡,1972—1976---接班人问题

1971年9 13之后,接班人问题越加突出,王洪文出场了,剧烈的政治动荡有有缓和的趋向,开始‘解放’老干部,老干部们陆续回到了原来的位置,邓小平复出,我们干校的干部也开始陆续重回京,或分配到外省工作。

在此期间,也发生了几件令人回味的事件。

75年邓小平再次下台,76年,朱德(人大会堂空调低温)、周恩来(拖延治疗)被暗算,毛远新作为毛泽东的特别通讯员,华国锋接班只是一个无奈的临时选项,华国锋的权力也有可能作为过渡政权,在江青等人的监护下,后期过渡到毛远新手上。

然而,他们被镇压了,并加以‘四人帮’之称,实际上,他们之间的关系很松散,远非成系统的帮派组织。

 

领导权过渡,1976—1978

在华国锋处置了所谓的‘四人帮’之后,在政治上守旧,一两个‘凡是’为政治原则,经济上推行‘农业现代化’,并重新起用邓小平,但是却被邓小平所颠覆。

国务院下发《关于一九八〇年基本实现农业机械化的报告》,提出到1980年在全国基本实现农业机械化,使农林牧副渔的机械化水平达到70%左右。

----1977年1月19日,华国锋。

邓小平借讨论‘真理’颠覆华国锋的政治守旧,推行经济开放对应华国锋的农业现代化,仅此两点,邓小平以不合法的方式迫使华国锋交出了权力,顺便提一下,其后,这样的手段在又用到了胡耀邦、赵紫阳身上。

从此,权力过渡到了邓小平的手里,直至1997年去世,此后,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1997年之前)都是幕前的走卒。

同样的,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及胡锦涛也是因为邓小平解决不要接班人的问题的无奈之举。

可惜,邓小平也是没有一个对行政有兴趣的、健康的儿子,否则,邓小平有机会把政权传承到邓氏。

再回过头来看一下,假如毛岸英不死,我们将是另一条发展轨迹。

如前所说,假如毛岸英不死,毛泽东将毫无障碍地把政权传承到他的手里,文革也不会发生,刘少奇、林彪都不会死于非命,因此,很可能就不会有邓小平的经济改革;毛岸英会在1951—1965年之间生育,不排除会有健康男丁,假如他生于1952—1955年,年岁与习近平相当,那么,毛岸英之后,我们就很有可能是毛三。

毛三之后就很难讲了,人心不古,有如我们的现在,习近平可以找到令他放心的接班人吗?

习的终身制企图,一方面是对权力的迷恋,也许,找不到满意的继承人也是原因之一。

金三的行为,清算将军与大臣,甚至杀姑父,被外界视为‘精神错乱’,事实上也的确如此,面对多方的困局与压力,手足无措,有病乱投医了。

我们好多了,至少没有杀‘姑父’(因为没有),不过,手足无措却也是同病,是一种心理疾病:“失控狂躁症”,且无药可救,通常是病故,如:斯大林、毛泽东。

行为狂躁。

先是反腐,重新布局人马,巩固权力;接着,强取香港,乱了香港,丢了台湾;中国经济下滑,诸多行业受到了不可预期的冲击及点对点的打击;中国与世界各国关系趋于恶化,中美关系全面倒退。

----政局全面失控。

行为狂躁,这类病人最需要的是心里辅导,学会‘放下’,学会放弃权力,如蒋经国;他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已非封建社会,靠血脉传承政体已经做不到了。

我们可以环绕政局,里面有几个红三代?有谁可以上去?!

金三同志也是面临同样的困局,金三之后难以为继了。

陈云:“还是我们的孩子可靠,不会掘自己的祖坟”----扯蛋!‘不可动摇’是不可能的,甚至,拖的越久就越有可能‘一动即垮’,‘开枪打别人,自己却倒了’,也就越有可能被掘坟,末代政治,末代之君,如:苏联,共产党成为非法之党。

 

经济改革,1980—1997

邓小平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否定了华国锋的守旧的政治体系,在经济上选择更全面的经济改革,而不仅是‘农业现代化’,取缔了华的领导权。

从1980年至2000年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黄金二十年,不过,我们偷着笑就行了,人家的本意并不是为了我们‘吃饱、吃好’,而是基于非常自私的考虑:‘党的领导地位不可动摇!’。

邓的经济改革,伴生着贪腐,不是靠觉悟可以防范的,人性如此!

事实上,邓小平实用主义者,唯有政治利益,没有政治信仰,其本身就是一个贪官污吏,治下能好到哪里去?

我说邓小平是‘贪官污吏’,大约很多人不高兴,邓小平的贪腐是难于察觉的,纵容子女贪赃枉法。

首先是高规格、超常规地安排邓朴方,纵容邓质方、邓榕,具体情节就无法多言了,牵扯太多的人与事;枉法沈图,停产运七大型货机,上宝钢、三峡、以及邓榕在粮食部推行转基因种子、、、在我看,经济改革是权贵私有化的改革,是在没有法律与法规前提下的经济分脏;而贻害最大的是用人失察,启用了汉奸的儿子,使之成为了内奸,而我们却无法制约他。

 

过渡与蜕变期,1997—2012

邓去世后,才是江泽民的时代,经济惯性地发展,江泽民全面纵容贪腐,日益激化了社会矛盾,变得不可收拾,不得不扩充对内的武装力量,维稳支出逐年上升,并且,在多年前就已经超越了军费开支,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国的内部压力大于外部压力,民患大于外患。

江在任期内,未经人大授权,签订了多项中俄边境条约,我国的大片领土被割让,我们却毫不知情!

“嗨,那个孙子,这是我们祖上的产业!”,我们被内奸出卖了,他有何把柄在俄爹手上啊?江世俊的大公子,在抗日期间,江世俊,以江冠千之名,担任汪精卫南京日伪政府宣传部副部长,无奈!

 

权力回归

江泽民、胡锦涛,只是一个过渡政府,政权需要回归的红色后代的手里,如陈云所言:“权力要移交给我们的孩子,不然我们以后会被挖祖坟的”;好在,共产党此时还尚有资本,红二代中,尚有多人在行政序列中,还有人可续,第一代的人都有后代在行政序列中,如:李铁映、刘源、陈元、薄熙来、习近平、曾庆红、、、,这得益于邓小平时期,曾制定了一个所谓的‘一家,一个’的原则,意思是,第一代领导人的后代,‘一家出一个从政’,曾庆红是操盘手,落实执行。

‘一家,一个’是对中国政权的政治瓜分。

顺便提一下,假如邓小平有一个健康的男丁愿意从政,那么,邓家得到现在的政权也是十分可能的,无奈,邓朴方是残疾,邓质方对钱比政治更感兴趣,无人从政。

 

过渡与传承

习现在的地位,对红二代而言,是必然,对他本人而言,是偶然,上面所述之人均有机会与之竞争,威胁最大的可能当属薄熙来,所幸他有一个好太太,帮了习近平的大忙。

‘党的领导地位不可动摇!’,这恐怕是习最大的担心了,红三代在行政序列中少的可怜,不足以支撑一届政府,即便习愿意交班,权力交与何人?他自己非常清楚的是,权力一旦交到外人手上就再也拿不回来了,因为他没有办法再搞一个‘过渡政府’,过渡之后仍是后继无人,所以,只好一竿子到底,再度体现了接班人问题,无解的困局。

红二代交不了班,被尴尬地挂在那里了,骑虎难下,进退失据,所以,乱招频出,进难进,退难为,今朝不知明日。

也许,旁观一下金三可以受到些启发,会有金四吗?大概率地不会有,我们尚不如金三,红三都难产,不如趁早放下,学学台湾的政治经验。

相比之下,毛泽东这一代人还算是幸运,夺天下,有外人帮忙,巩固政权有愚民忍受,所困的仅是政权的传承问题,闭上眼睛问题也就解决了。

到了邓时代,他无政治野心,按序安排了政权的过渡,政权也算是平安地回到了红二手里;江泽民、胡锦涛是一个过渡政府,只有按自己的愿望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就行了,安排儿子吃好、吃饱,把孙子留在海外,以防不测。

到了习这里,接班人问题迫在眉睫,政治、经济困境并发,舆情也因网络变得难控,乱局之下出路难寻,几乎不存在任何形式的‘过渡政府’,权力一旦过渡出去,就再也会不到想象中的红三代手里了,终身执政,也不是办法,唯:放下!

可惜,我不认为他学得会,他舍不得,也想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

在皇权时代,帝权靠血脉传承,所以皇帝要搞三宫六院,妻妾成群,世俗的眼里,皇帝好色、玩女人,而更深层的原因是为了江山社稷,因为皇帝需要广播种,优选继位。

从这个角度看,也许,我们对领导玩女人应该宽容以待:都是革命的需要(Joke)。

社会主义,是介于皇权与公民社会之间的过渡体系,当权者试图在体制内传承,以确保‘党的领导地位’,试图借助党的血脉传承,如‘自己的娃可靠’之说,遗憾的是,一个有效的领导人需要有30—40年的时间社会历练才有机会,而人的自然传承大约是20--30年上下,中间有一个时间差,因此,江、胡的过渡政权才会出现,但是,其前提是有红二的干部储。

与此相比,习就很难过了,即便他有能力安排‘过渡政府’,也没有足够的、有红色基因干部储备,都被邓的经济改革带歪了,具有红二及红三身份的人绝大多数不在现在的行政序列中,也就是说,习后继无人!

清朝,我们可曾听说过哪个成气候的八旗子弟吗?如果有,大清的江山也不会亡。

也许,他可以终身执政,但是,人有寿,最终他不得不放,红色江山,大权迟早会旁落的,他们也许难以接受,但是,这由不得他们,必然如此。

皇权政体的传承靠血脉,共和政体靠公民选举,社会主义政体夹在两者之间,很尴尬,所以权力的传承也就很拧巴,血脉中夹杂着‘选美’,权力的传承成了政体的难解的困境,有人无奈之下选择了终身执政,隐患也就在其中了,解决不了‘权力的传承’,这个体制能维系多久就很难讲了,每一天日出都是风险。

最好,他明智些,学会‘放下!’,否则,政权的传承问题会困扰至死,更可能被反噬。

习的政治、经济、文化综合症,除非放下,回归正常的政治轨道,否则将进入一个正反馈循环,直至其体系的极限:极权,脆断。

 

后记:

如果,习真的可以回到文革的话,我倒是乐见其成,也很愿意,那么,我又可以回到干校了,重度儿童时光。

干校,从社会历史看,那是一个弱度的集中营,听起来很可怕,我,及我的伙伴们却觉得很有趣,那里有农田、机坑、果园、菜园、养猪及养鸡厂。

假如回到文革,我们似乎可以重启人生,在几个关键点上重新设置参数,那会是多么的精彩,可惜,做不到,时光无法倒流,我们也没有能力反动。

识时务吧!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反川的主要都是些什么人?
2020: 全球就医被堵死之后:等药续命的中国患
2019: 龙应台谈香港:花园的地上有一颗蛋
2019: 没有美国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2018: 特朗普该做好准备了
2018: 于海明夺刀砍死“龙哥”被认定为正当防
2017: 郭文贵迈出反习第二步:习书记,你这是
2017: 论毛蒋的致命错误
2016: 社評:新加坡不需要在中美兩國選邊站
2016: 量子雷达工作原理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1.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