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社会公义”与圣经中的“公义”
送交者:  2021年05月02日11:26:00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文:慕容以待 / 视频:张洵
发稿:2021.05.01

“社会公义”(Social Justice)的思潮正在美国风起云涌。上帝是公义的。上帝按照祂的形象造人,所以,人的内心有对公义的渴望。所以,当“社会公义”的旗帜被举起来,很多人就带着正义感趋之若鹜。许多基督徒也追随“社会公义”的潮流,因为上帝也教导我们要行公义,好怜悯(弥迦书6:8)。然而,“社会公义”追求的目标是什么?它是否真的可以实现公平正义?社会公义与圣经中上帝教导人所行的公义(简称为圣经公义:Justice according to the Bible))是否相同?这是每一个人,尤其是基督徒,在追随“社会公义”之前要思考的问题。

一 圣经中的“公义”

旧约与新约圣经中表达“公义”的词(מִשְׁפָּט、δίκαιος、κρίσις、等)常用来形容上帝的属性,如申命记32:4说,他是磐石,他的作为完全;他所行的无不公平,是诚实无伪的神,又公义,又正直。上帝是公义的源头和公义标准的制定者。

上帝的公义应用于人世间时有这样几种体现形式。

第一是“恢复性公义”(Restorative justice)- 弥补不公义的行为对某些人造成的损失,比如,上帝为孤儿寡妇伸冤,又怜爱寄居的,赐给他衣食(申命记10:18)。

第二是“报应性公义”(Retributive Justice)- 在司法诉讼中公平审判所有人,如诗篇9:8所说,他要按公义审判世界,按正直判断万民。总而言之,上帝的公义表现为上帝对待所有人一视同仁;每一个人都应得到他当得的报酬;如果人犯罪,每个犯罪的人也应当承担他当受的处罚。

基于上帝公义的原则,上帝要求他的子民也在社会中一视同仁,给予每个人当得的尊重和报酬,判处犯罪者当受的惩罚,比如,上帝命令以色列人不可亏负寄居的,也不可欺压他,因为你们在埃及地也作过寄居的。不可苦待寡妇和孤儿(出埃及记 22:21-22 )。如果以色列人欺压弱者,上帝要求他们悔改,执行“恢复性公义”,弥补受害者的损失,比如解救受欺压的,给孤儿伸冤,为寡妇辨屈(以赛亚书 1:17)。

在司法审判方面,上帝要求以色列人执行“报应性公义”,如利未记19:15所说,你们施行审判,不可行不义,不可偏护穷人,也不可重看有势力的人,只要按着公义审判你的邻舍。” 总体而言,公义的原则要求每个人都得到同等的对待,无论他的身份、贫富和家庭背景如何。

公义与怜悯同属上帝的性情。上帝要求他的子民即要行公义,又要好怜悯。在出埃及记22:25-26,上帝说:“我民中有贫穷人与你同住,你若借钱给他,不可如放债的向他取利。你即或拿邻舍的衣服作当头,必在日落以先归还他。” 这项律法要求以色列怜悯穷人。这并非赋予弱势群体更多特权,而是敦促以色列人彰显上帝的怜悯。

二 将圣经公义应用于社会领域时要避免的误区

将上帝启示的公义原则应用于社会领域时,我们需要避免两个误区:

第一个误区是,混淆了政府与人民的职责分工。

上帝为政府和人民设立了不同职分。政府的首要职责是依据上帝的律法赏善罚恶,维护法律和秩序(罗马书13:1-5)。当然,政府也应该为没有劳动能力的弱势群体提供生活救济。但是,政府不应该为了做慈善而荒废了法律和秩序。

包括教会、非赢利慈善组织、基督徒公民在内的民间力量可以弥补政府职能的不足,在救济弱势群体方面做得更多。而政府应该为民间的慈善活动提供政策保障,促进民间力量发挥行善的功能。

第二个误区是,为了追求公义而矫枉过正。

旧约圣经经常呼召以色列人照顾弱势群体。但这并不是说弱势群体就拥有更多特权,而是因为他们没有得到公正的对待。假如旧约时代的以色列人走到另一个极端,让弱势群体享受特权,在法律上偏袒穷人,那么,他们同样会受到责备,因为上帝也要求他们不可偏护穷人(出埃及记23:3;利未记19:15)。公义的目标是回归到上帝的律法上来,而不是越过律法走到另一个错误的极端。为了照顾弱势群体,而把曾经的弱势群体变成特权群体,这是从一种不公正变成另一种形式的不公正。

三 美国当下的“社会公义”思潮

今天,美国主流社会所推行的“社会公义”主要受到1971年约翰·罗尔斯(John Rawls)出版的《正义论》(或《公义论》,A Theory of Justice)的影响,与圣经公义迥然不同。

约翰·罗尔斯的正义论提倡“分配正义”(DistributiveJustice)即每个人之间平均分配资源。简单来说,约翰·罗尔斯提出的公义就是公平(Justice is fairness),所谓的公平就是将社会利益平均分配给每一个人。

罗尔斯认为,资源分配不均等导致一些人难以获得个人的成功,所以有必要对社会利益进行再分配。罗尔斯不仅重新定义了“公义”,还修改了“道德”。他认为,把社会资源从拥有它的人手中拿走,发放给想要拥有它的人,这种做法在道德上是正确的。“分配正义”成了最崇高的“善”。

更进一步,罗尔斯提出,需要再分配的内容不仅包括经济收入和财富,还包括自由、机会和自尊。这就是几个月前美国众议院推出的《平等法案》的精神动力。《平等法案》为同性恋者、变性人等少数群体与其他人获得同等的自由、机会和自尊提供法律保证。这正是朝着罗尔斯构想的分配正义迈进的一步。

罗尔斯乐观地相信,在一个没有偏见的社会里,他所构想的分配性正义是可以实现的。而美国社会没有实现他所构想的社会公义,乃是因为“歧视”导致了社会资源分配不均。所以,消除“歧视”就变得尤其重要。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左派总是打出各种各样的“歧视牌”。的确,歧视的存在是不可否认的。真正的歧视应该予以反对。但问题是如何判定歧视,以及如何消除它。今天美国左派到处寻找歧视去反对,背后的思想根源与罗尔斯的正义论有关。

今天美国的社会公义思潮除了受到约翰·罗尔斯的正义论影响之外,还扎根在文化马克思主义、道德相对主义、多元文化主义等文化土壤中。根据文化马克思主义,黑人、LGBTQ、女性、穆斯林移民都被定义为“被压迫者”。白人、传统性别者、男性和基督徒被定义为“压迫者”。文化M主义树立了不平等的对立群体。而罗尔斯的正义论则提供了革命目标。

四 美国当下的“社会公义”思潮的错误

第一,社会资源平均分配的构想违背圣经与常识

圣经公义并没有提到平均分配。根据圣经,人人被造而平等。每个人有同等的人格与生命价值。尊严这种无法量化的东西来自于上帝的恩赐,无需再分配,也无法再分配。

公平体现于每个劳动者都获得“当得”的报酬;每个犯罪者都承受“应受”的判决。但是,上帝赋予每个人的才能不同,社会分工因人而异,各人的勤劳程度不同,所以,每个人“应得”的经济收入存在差异是正常的。

主耶稣在才干的比喻中说,天国的主人分配给仆人不同的财富,并根据他们管理的果效分给他们不同的奖赏(马太福音25:14-30)。按照约翰·罗尔斯的理论,就连天国和上帝都是不公义的了。

第二,为了追求分配正义而违背了司法公正

在圣经里,公义的重要内涵体现在司法审判方面公平对待所有人,不因为肤色、贫富、性别等身份而区别对待任何人。可是,当下的社会公义运动用“身份政治”取代了法律的公正性。一个人只要拥有了文化M主义所定义的“被压迫者”的身份,他的行为就可以不受法律追责。一个人如果拥有了“压迫者”的身份,她即使受害也得不到法律为她伸张正义。

第三,资源分配不均与个人成功不一定有因果关系

罗尔斯提出的一个假设是,社会资源分配不公平导致了资源少的人不能实现个人成功。但事实上,在当下的美国,一个人是否能够成功主要取决于他是否努力奋斗。的确,拥有资源较少的人要想成功,需要付出更多努力。但是,即使每个人拥有相同的资源,也总是有人不能成功,因为总有人懒惰成性,也有人能力不足。平均分配资源,并不能保证每个人获得成功。事实证明,平均分配资源的结果很可能阻止人成功。福利制度就是分配正义的具体实践方法。但是,福利制度造成了太多人懒得为成功而奋斗,却宁愿依赖于政府发放的福利。

第四,在仇恨情绪中激进革命

社会公义运动根植于文化M主义的思想土壤之上。在文化M主义的世界观里,依据肤色、性取向等标准,人被划分成不同的族群,族群之间以压迫者和被压迫者对立起来。人们充满了愤怒、仇恨和报复心理。这种划分族群的方式只能导致社会撕裂,激化社会冲突。社会公义的口号则绑架了人的良心,让人在激进的社会革命中带着正义感颠覆社会秩序。

第五,忽略了人的罪性导致的后果

罗尔斯的正义论的另一个错误是,它否认或忽视了人的罪性。在具体政策上,它会纵容人们不劳而获的惰性,也没有警惕少数当权者利用政府的公权力腐败的可能性。左派知识精英对人性总是有盲目乐观的幻想。他们假设政府可以客观公正地实现利益再分配。这是因为他们误以为人性本善。而历史证明这一假设是天真而无知的。

第六,历史证明了社会正义运动将会事与愿违

要实现社会资源的“公平”再分配,必须借助于政府的权利强迫一部分人交出他们的资源。事实上,这种社会实验在20世纪的GC主义运动中已经在许多国家进行过了。实践证明,这种劫富济贫的革命总是带来惨无人道的杀戮。在政府的权利稳固并扩大之后,社会资源却往往落入了少数掌权者手中,并没有按照预先的承诺平均分配给穷人。社会的贫富分化和权力等级依旧存在,甚至比先前更加严重。

五 基督徒应该如何回应“社会公义”?

第一,分清圣经公义与社会公义的区别

我们需要按照圣经正确定义何为公义,也需要认识“社会公义“在追求什么,它是建立在怎样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之上,它改造社会手段是什么,它会带来什么后果。我们应该按照圣经的教导实践公义,但是,不要让我们的好心被罪恶的势力所利用,结果给更多人带来更长久的伤害。

第二,主动走入社区行公义

公义不只是一个神学概念,而是身体力行实践出来的见证。仅仅在理论上批判罗尔斯的正义论是不足够的。基督徒和教会应该主动关怀弱势群体,同时大胆指出世俗的社会公义的错谬。

第三,与下一代对话

一代年轻人普遍认同左派的社会公义。父母与他们对话的时候,首先要肯定他们渴望公义的善意。接下来,父母要带领孩子参与行公义好怜悯的社区服务。在行为中,父母要向孩子讲明圣经公义与世俗的社会公义有何不同。家长不仅在理论上帮助孩子分辨是非,也在行公义的过程中让孩子感受到真正的行公义是要付代价的,如果没有基督舍己的爱,我们凭着血气没有能力持续行公义。行公义不是在街头呐喊发泄情绪,而是效法基督舍己。行公义好怜悯的社区服务本质上是一趟宣教之旅。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七绝 题照(1060)剃毛笑问崇毛者
2020: 坚决维护潘金莲同志的贞节名誉
2019: 习帝治国偶大难
2019: 中国打破西太平洋平衡 专家:美军在台海
2018: 美贸易团访华,面对二老板or顾客上帝?
2018: 历史如此重复,中国的好运到头
2017: 鼓动造反是毛泽东,镇压造反也是毛泽东
2017: 中国6个人养一个官何谈公平? zt
2016: 嘲讽,抵抗专制的喜剧精神——谈中国的
2016: 奇妙的拯救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1.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