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谎言、捏造、线索,评析《皇姑屯事件亲历记》尾
送交者:  2020年09月27日11:51:26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谎言、捏造、线索,评析《皇姑屯事件亲历记》上

谎言、捏造、线索,评析《皇姑屯事件亲历记》中

谎言、捏造、线索,评析《皇姑屯事件亲历记》下

你要做的是,一个探求真相、直面事实、坦荡磊落、富于勇气的中国人,还是一个掩耳盗铃、以沙埋头,护短保面,虚伪奸诈的中国人?

在上述情况发现之前,五月二十二日夜间在该桥左近还发生了一件日军用枪刺刀挑死两名所谓‘南方便衣队’的事件。这一事件发生后,日本驻奉总领事馆打电话给奉天交涉署请派员调查,该署派第一科长关庚泽前往。后据关向我所述调查情况如下:

他来到现场,见场上倒有年约三十余岁的男尸两具,身著新灰布制服,足穿黑布洒鞋。尸首旁放著一个破搪瓷面盆,里面有两个上锈的小炸弹,在死尸的旁边,还有印著“救国军总司令部公用笺”字样的一张信笺,上面写著“兹派某某等去东北省一带工作”。据日方说:‘这是南方派来的两名便衣队来扰乱东北的,走到我们守备队步哨网内,向他们盘诘,他们不答,我们就照军规把他们扎死了。’但是,据关庚泽说,在调查这个案件以后两三天,又发生了一件事,揭穿了日方所布置的这个‘南方便衣队’的阴谋:头几天奉天监狱忽然跑来一名身著灰布制服、黑布洒鞋的人请求收容保护。据这个人说:‘我们数人在南满站做小工,因吸食白面,被日本警察抓走,拘留在一处,也没有审问,先给我剃头洗澡,然后换上我穿著的这身新衣服和新鞋,并且给我们吃好的,喝好的。住了好几天以后,昨天半夜忽然把我 们几个人叫出来,带到南满铁路桥地方,对我们说:~你们随便走吧。~当时我觉得莫名其妙,可是我准知道日本小鬼没安好心眼,我早就提防上了。果然,这时过来几个日本兵,一语未发,用枪刺向头先的几个人就扎。我一看不好,撒腿飞跑,拚命逃进城来,那几个人死活不知’等语。


据辽宁省档案馆所藏档案,周大文所述情节,在“关庚泽、安祥呈交给东三省交涉总署署长高清和的现场调查书面报告”中也有相应记载,“现场调查报告”中有关内容如下。

“6月4日凌晨5时30分,列车行至柳洞被炸。上午8时,东三省交涉总署署长兼奉天交涉员高清和即派科长关庚泽、安祥,会同宪兵司令部金慕韩、地方检察厅检察官陈国翰及省会警察厅、商埠警察局人员驰往事发现场,进行详细查勘,并以炸药装置处所最关重要,又请奉天兵工厂科学研究会专门技师达尔尼等,赶赴现场勘验,调查人员在出事地点,遇日本驻奉总领事馆所派领事内田五郎、副领事八代、主事折笠等到场。嗣后,日军少将秦真次及宪兵分队长三谷清、守备队长三岛、京奉铁路技师山领等,亦去现场。关庚泽、安祥等经过详细勘查后,写出书面报告,具体情形如下:
。。。

被日军刺杀二人情形:现场各处勘验之后,内田领事提出:桥洞以南数十丈处,设有守备队瞭望台,台西沙地内有便衣队二人,被守备队兵刺杀,请同往勘验。中方人员与其同行至瞭望台下沙地内,见有二尸,均系剃光头皮,年约30余岁,胸背均有刺刀贯通三四处,腿臂肚腹吗啡痕迹甚多,体格似非健全,尸旁放置草帽两顶,傻鞋一双,另有傻鞋一双放置瞭望台旁。据宪兵分队长三谷及守备队长三岛言称,本日午前3时半,有华人三名,走近瞭望台,被守备队兵发现,上前盘问,该三人举手作欲掷击状,守备队兵即以枪射突击,该三人向西逃跑,追至沙地刺杀二人,另一人逃走。从被刺杀二人身上,检查出俄国制炸弹二枚,密信二封,可以认为是便衣队,此次爆炸案件或系便衣队所为亦未可知等语,并命守备队兵取来二枚形似茄子、表面已生锈的炸弹,二封内装两张信纸破碎不全,横书“国民革命军关东招抚使用笺”的信件,以为佐证。”

对照周大文描述与“现场调查报告”,首先可知,周大文所说两名“便衣队”被杀时间有误。周大文说该事件发生于“5月22日夜间”;而按“现场调查报告”,该事件发生于皇姑屯爆炸暗杀当日,6月4日的“本日午前3时半”。“本日午前3时半”应指6月4日凌晨3点半,即皇姑屯事件发生前二小时。作出这个判断有二个理由:
1。现场调查是4日上午8点开始的,该事件不应发生在调查开始后的当日下午;
2。辽宁档案馆档案录有6月7日日本驻奉天总领事林久治郎发给中方奉天交涉署的照会,照会中提到“本案……恐系肇事当夜被我守备兵所杀害形似便衣队之不良贵国人等犯有嫌疑”。由该照会可知,“便衣队”被杀,发生于“肇事(皇姑屯事件)当夜”。

还可判断,周大文所转述的“便衣队”逃生者之事及逃生者证言疑点重重。这个逃生者的存在意义,就是为了证明:日本人找了三个吸白面(海洛因)的人,把他们装扮成暗杀张作霖者,然后在三孔桥旁的日军瞭望台附近将之杀害,以嫁祸南方便衣队(北伐军或国民党)。按说,这么重要的人证、证词,绝不应仅是口口相传,一定会有正式记录。然而,事实是,这个关键证人及其证词,未见于任何报告,未见于任何档案资料(包括收录“现场调查报告”的辽宁档案馆馆藏文件)未见于任何当时报刊,在周大文《亲历记》之外,没有任何独立的其它佐证。因此,可以断定:逃生者确实存在,但逃生者的所谓证词,肯定是不真实的;这个逃生者,应该是周大文的同伙。

周大文所讲的故事还有如下不合理之处:三个在南满车站打小工的人居然有经济实力经常吸白面;在日军手下侥幸逃生后不悄悄躲起来保命,反而抛头露面,跑到监狱要求收容保护,唯恐不暴露自己的身份、行踪。

“便衣队事件”真的是日本人为嫁祸北伐军或国民党而做的一个局吗?假如是这样的话,无法解释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1。如果你是日本人,你会以“腿臂肚腹吗啡痕迹甚多,体格似非健全”,一望即知是吸白面(海洛因)者来扮暗杀者吗?这样能嫁祸成功吗?这和不打自招有区别吗?

2。暗杀张作霖,绝非普通任务,执行这一任务的人,绝非普通角色,其装备,也一定与他们的任务相配。但日本人提供给假暗杀者的装备是什么呢?仅仅是二枚表面已经生锈的苏制手雷,再没有其它任何武器!用这样的装备就能暗杀不锈钢车厢里面的张作霖?这不是嫁祸,这是让人一眼看穿“便衣队”不是真正的暗杀者,这么嫁祸,同样是自领其罪。

1-7.jpg

1928年6月4日,日军守备队从“便衣队”尸体身上搜出的手雷。

3。日军为什么连三个吸白面的人都搞不定?其中一个吸白面者居然还成功跑掉了,成为在奉方面前揭穿日本的阴谋的活口。执行如此重大行动的日方人员,为什么这么蠢,这么笨?!

4。从“现场调查报告”看,三名“便衣队”是故意走到日本守备队瞭望台下,故意让日军发现,故意引诱日军追击、刺杀的。(“便衣队事件”中的逃生者其实是做局者之一)。日方为什么这么嫁祸?如果嫁祸剧本是日方所写,他们完全可以将之安排成偶然发现“便衣队”的秘密行动,这样嫁祸,对日本来说,才正常合理;只有剧本不是日方所写时,才必须主动引起日军注意,如实际发生的那样来嫁祸。

5。2B的日本人偏偏在自己守备的区域暗杀张作霖,他们是不是生怕别人不怀疑自己是凶手?变态的日本人设计出一个如此粗制滥造、蠢笨无比、破绽百出、自证其罪的嫁祸行动,他们是不是惟恐别人不能看穿识破?他们是不是惟恐不能把暗杀张作霖的嫌疑,揽到自己身上来?

“便衣队事件”到底给日本人带来了什么好处?制造这一事件,到底对谁有利,对谁有害?它到底是日本人设计的嫁祸之局,还是他人设计的嫁祸日本人的局中局?

制造“便衣队事件”,不仅是为了栽赃日本人,还为了在暗杀前引开在三孔桥附近巡逻的日军守备队。

皇姑屯炸车案发生后,日本总领事馆派内田领事到交涉署请派员会同调查,该署署长高清和仍派科长关庚泽前往。。。关科长按照现场情形推测,爆炸物显然是由上而下的,其破坏力之大,也非掷炸弹可及。旋军署参谋长臧式毅又令兵工厂派专家前往查勘。据兵工厂两名白俄技师报称,根据爆炸的破坏情况来看,爆炸物须在五百磅左右,才能有这样大的破坏力量,爆炸物是装置在南满铁路桥上的,装置这样重的爆炸物,绝非徒手所能办到,而且装置所需的时间至少需数小时。

关庚泽会同日本内田领事到现场调查的第二天,内田又到交涉署找他,拿出一张用打字机打的日文报告,硬说这次爆炸是南方派来的便衣队所为,要他签名盖章,联合汇报,当经他拒绝。内田威胁关说:‘如果你不签名盖章,日本军人将对你过不去,於你不利。’关回答说:‘张大元帅偌大的人物都被炸伤,我这样一个小角色又算什麼呢,任凭它吧。’内田无法,只好辞去。


上述第一段中“皇姑屯炸车案发生后,日本总领事馆派内田领事到交涉署请派员会同调查,该署署长高清和仍派科长关庚泽前往。”之说不实。“现场调查报告”中说:“上午8时,东三省交涉总署署长兼奉天交涉员高清和即派科长关庚泽、安祥。。。驰往事发现场,进行详细查勘。。。调查人员在出事地点,遇日本驻奉总领事馆所派领事内田五郎、副领事八代、主事折笠等到场。”这说明,关庚泽等人前往现场调查,是高清和主动派出的,与内田领事无关,关庚泽与内田五郎,不是从交涉署一同出发的,而是在调查现场邂逅的。周大文作此处篡改,是为暗示:日方先要求与中方共同调查,后又要求与中方共同报告。

装置这样重的爆炸物。。。装置所需的时间至少需数小时。”这一说法也不属实。原因有两点:
1。如此重要的判断,在“现场调查报告”中根本未写入。“现场调查报告”中关于炸药位置及装设的相关内容是:“依据以上种种观测,断定装置炸药之处,在北桥洞南侧石垛上方,日方内田领事等亦以此说为然,表示观察相同。兵工厂科学研究会技师达尔尼认为,炸药系装在桥座之上方,或铁桥桥栏与桥座接连之处。各方面意见基本一致。”
2。南满铁路石垛(桥墩)上方,有护桥的沙袋,暗杀者只需要把某个或数个沙袋,换成外形相同,内装黄色炸药的麻袋,再设置上引爆用的电线,即可完成暗杀的核心准备工作。这个过程,根本不需要复杂施工,也用不着花费数个小时。

第二段“现场调查的第二天,内田又到交涉署找他,拿出一张用打字机打的日文报告,硬说这次爆炸是南方派来的便衣队所为,要他签名盖章,联合汇报。。。内田威胁关说:‘如果你不签名盖章,日本军人将对你过不去,於你不利。’”等内容,也出自周大文或关庚泽编造。理由有如下几点:
1。日本确实希望与中方共同发表报告,但被中方拒绝;中日双方的报告内容,确实有重要不同,双方未能达成一致。这两点,在辽宁档案馆资料中都有记载。但周大文所述情节,毫无佐证资料,未见于任何文件、档案或当时报刊;
2。‘如果你不签名盖章,日本军人将对你过不去,於你不利。’这种话,太TM可笑,太TM弱智,太TM无耻,除了周大文这类无耻之徒,除了抗日神剧,我不知道还有什么人能说出口。
3。据辽宁档案馆档案记载,6月4日现场勘查后,因内部人士干预,奉方沉默不语,既未发出对日抗议照会,也未公开调查报告,反倒是日本驻奉天总领事林久治郎于6月7日给奉天交涉署发出了一份照会,照会中说:“兹于本月四日上午五时半,张大元帅乘坐之京奉铁道列车,开至与南满铁道交叉地点,不知为何人所置之炸药爆破,甚为遗憾。本案……恐系肇事当夜被我守备兵所杀害形似便衣队之不良贵国人等犯有嫌疑。”照会中日方的措辞相当客观,只说南方便衣队“犯有嫌疑”,并没有“硬说这次爆炸是南方派来的便衣队所为”。
(注,对林久治郎的7日照会,中方的驳复照会亦未发出。)
4。前面已经分析了,“南方便衣队”事件破绽百出,一眼即可看穿。日本人当然急于证明自身清白;但是,如果他们做出“南方便衣队”是凶手的结论,并正式写到文件里,那么,很明显,他们不仅不能撇清嫌疑,还将自证嫁祸企图。所以,日本人不会在报告中“硬说这次爆炸是南方派来的便衣队所为”,还威胁中方人员签字。

在炸车案发生的当天,陶尚铭曾到关东军司令部找斋藤参谋长探问炸车案情形,斋藤也推说:‘这里得到的情报,此事是南方便衣队所为。’陶以后多方探访,始知是日本关东军大佐参谋河本大作所为。一九二九年春日本众议院曾为某重大案件(即指皇姑屯炸车案)向军部提出质问时,始把河本大作大佐免职。一九三○年河本来奉,住奉天满铁医院时,满铁本社情报课课员野田兰藏是河本密友,向他问炸车事始末,他回答说:‘这事就算我干的吧,否则牵连过多。’云云。

对此段的编造情况分析如下。

一,前文已述,日方不会做出“此事是南方便衣队所为”的定论。

二,google“野田兰藏”,匹配的搜索结果不超过5条;google“野田兰藏 河本大作”,匹配的搜索结果同样不超过5条;另可查知,关于河本大作与野田兰藏对话的中文版本全都源自周大文,没有任何独立的其它中文记载。因此,我认为,有以下三种可能:
1。该对话出自周大文本人或其同伙编造;
2。确有此对话,但河本大作并未参与暗杀张作霖。河本有可能到处吹嘘,故意将自己与暗杀张作霖扯上关系以此成名;
3。确有此对话,也确如对话中所言,河本参与或涉入了对张作霖的谋杀,但真凶或主凶并非河本大作,而是另有其人,且牵连广泛。

我所看到的,用以证明河本大作是皇姑屯事件凶手的直接或间接证词都有很大的伪造嫌疑。比如,河本大作的口述笔供《我杀死了张作霖》,是1953年4月在中共山西太原战犯管理所完成的(河本在抗战结束后曾担任阎锡山的高级顾问),河本大作本人“完成口供”后不久就死了(不晚于1955年)。关于河本证词的真实性,可以打个比方,这相当于:证人H在G的关押下写了份证词,这份证词能证明G的大哥S和铁杆Z都是清白的;证词完成后,证人H就在G那里挂掉了,再也没机会说话了。

1946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以缺乏可信性和实际证据为由,决定不对此案(河本大作或日本制造“皇姑屯事件”)进行专门立案审理”。

1928年7月4日,皇姑屯事件一个月后,张学良就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主政东北。当月,张学良即开始了对奉天省官员的大换血,省长刘尚清、宪兵司令齐恩铭(一说齐恩铭是东北宪兵司令)、东三省交涉总署署长兼奉天交涉员高清和等人都被替换。没有资料显示,张学良推动过皇姑屯事件的调查工作;没有资料显示,1928年8月以后,东北方面对皇姑屯事件进行过任何调查。苏州企业家杨炎2013年3月20日在美国纽约拍得的“皇姑屯事件调查报告(英文)”(张学良个人飞机驾驶员兼随侍海岚•里昂的收藏品)并非对皇姑屯事件本身的调查,除现场照片外,其它内容都是对皇姑屯事件后社会舆论、公众反应的窥探。

(全文完)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虚位的国家主席任期制为何能决定中共最
2019: 港人有權自變,北共不可強變
2018: 瑞典人嘲笑中国人与“辱华”不沾边儿
2018: 我去过的第一个美国公园是墓地
2017: 郭文贵健身咋溅湿了裤衩呢?
2017: 新华社发表王岐山“无脸见人照”通稿意
2016: 竺可桢:中国近五千年来气候变迁的初步
2016: 文人不懂根据数据研究历史,只会拍脑袋
2015: 习近平访美带回了什么?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