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我与黑人
送交者:  2020年07月11日10:56:16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马黑

最近在微信里与国内一朋友有如下对话:


草芥:


@马黑  去美那么多年,跟黑人同事或者朋友有过密切交往吗?


马黑:


不但黑人同事,白人同事拉丁裔同事都没有密切关系的。@草芥


密切交往的只有华人,还大多是大陆过来的华人。


所谓密切交往,就是都到相互家中去过,节日周末常会聚一起,对相互的孩子们都很熟悉。


以上对话中我对朋友问题的回答,说的是实话。我虽然到美国生活了近32年,但确确实实没有很亲密的其他族裔的朋友。而这段对话,勾起了脑海里如下一些有关非裔美国人也就是黑人的难忘回忆。


出国以前,与美国白人有过近距离接触。我当时参加过北京所工作的那所大学办的一个教师英语提高班,老师都是在学校交流工作的美国专家教授,他们都是白人。而出国前我没有与黑人的近距离接触经历。


出国前对黑人印象最深的只有这样一件事:应该是80年代初期某年夏天,我在北京工作的大学来了一大批短期交流的美国大学生,其中有黑人,他们住在留学生宿舍里,还与我校教工篮球队打了一次比赛。那场比赛中,我校篮球队完全不是对手,就像是小学生与大学生的比赛,惨不忍睹。美国大学生队上场比赛的队员中有一个差不多两米高的黑人最厉害,奔跑速度之快,过人动作技术之高超,没有人防得住他。那时我在国内看到的篮球赛,投球得分不外乎是三步上篮进球,远投,中投,勾手投篮,碰板进球这些技术,而那个黑人是这样得分的:篮下起跳,跳得非常高,双手高举篮球从上往下把篮球砸进篮筐。这种灌篮动作到美国后,看NBA比赛发现稀松平常,可在那个时候,第一次亲眼见识,感觉太震撼太暴力,那个黑人一跳起来,我校的队员们纷纷散开往后退,没人敢于上去拦截他,篮球砸进篮筐后,整个篮板都在震颤,吱吱吱作响,印象极深。


到了美国后,绝大部分时间都住在洛杉矶东区。这一带地区少数民族拉丁裔最多,然后是亚裔包括华人,黑人不多。


我初到美国那段时间,为了生存,曾经在汽车旅馆前柜工作过。我工作过的一个汽车旅馆的老板是台湾人张先生。张先生人不错,但他有一个工作上的要求我非常不喜欢,就是他要求我们不准让黑人入住,黑人来旅馆登记住宿,就以客满的理由拒绝。为什么?他说黑人入住后问题大,会搞破坏。可根据我的经验,来旅馆搞破坏造成问题的不是黑人而是拉丁裔,当然我们这一带地区黑人也不多。


我在那个旅馆工作时,最害怕黑人来登记住宿。有一天晚间,有一个黑人女孩来到柜台登记住宿,我硬着头皮按照老板的交代,对她撒谎说,房间已经满了。她一脸狐疑表情质问我,旅馆外面的灯光标识牌显示为有空房(vacancy),怎么会没有空房了呢?我无言以对。好在她没有怎么与我纠缠,就离开了。还有一次一个黑人带着看似家庭成员的几个人来登记住宿,告诉我短期住宿休息到凌晨1点就走,那个黑人家庭看起来也非常本份,我想只是短期,实在不忍心骗他们就让他们住下。以后老板来了,发现我把房间卖给黑人住宿,不太高兴。老板对我说,短期住宿时间到了,一定让他们走,不能延续。到了凌晨一点我去催促他们离开,该家庭的男主人对我说,他们改变主意想延续房间住到明天再走,我为难了,就非常不情愿地告诉他不能续,请他走,我无能为力,请他不要为难我。他好像听懂我的话后面的意思,就带着家人默默离开了。


此两件事对我刺激很大,但也没有办法,为了生存不能不听老板的。当时六四刚刚发生不久,我注意到美国黑人民权运动的领袖们比如杰西 ·杰克逊等人经常参加美国留学生举办的谴责六四屠杀支持学生的集会,而且在会上发言支持。我当时对所有支持学生谴责六四屠杀的美国政治人物都非常留意并且心存感激。因为这点,我心中一直有愧,觉得很对不起这两个黑人。


我在2013年写的一篇回忆1990年在赌城拉斯维加斯打工文章我在美国经历过的“种族歧视”中,提到过这样一个与黑人的故事:


“1990年夏天我在拉斯维加斯老城汽车旅馆打工。有一天,吃完饭后,我散步在老城的马蹄赌城和金砖赌场坐落的那天街道上。天已经黄昏。走一个地方。发现有个黑人蹲在一个商店的门口。我路过时,他突然站起来向我要钱。我那时英语还不是太好,停住仔细听他讲话后,意识到是要钱的,没有搭理他,马上转身就走了。我一离开他,就听到他大声在我后面叫骂“Go back to Vietnam! Go back to Vietnam!”我以后把这个故事讲给儿子听,儿子说,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你就回骂:“Go back to Africa”。这事其实也算不得种族歧视,想想那个黑人无非就是没有要到钱心生怨恨,而且还把我当成是越南人了。”


我从拉斯维加斯回到洛杉矶后,又到一家汽车旅馆打工,这个汽车旅馆的老板是台湾人林先生,林先生非常虔诚的佛教徒,估计与他的宗教信仰有关,他没有前面那个旅馆老板张先生不准把房间卖给黑人的要求,这点我非常高兴,我在这个旅馆工作感觉轻松很多。在这个旅馆工作时正好赶上1992年洛杉矶骚乱。我在2012年写的这篇博文1992年洛城暴乱见闻中讲过下面这样一个与黑人的故事:


”暴乱之前,洛城的种族关系就很紧张,主要是黑人和韩国人之间。在黑人区开烈酒店的韩裔女老板,枪杀了到店里偷窃的黑人女孩,最后被判决缓刑,此事在黑人社区激起很大的愤恨。记得有一天,一个黑人女孩早上在旅馆结帐时,因为电话费问题和我有些争执,她愤愤地问我:“Are you Korean?”挑衅的意味非常明显。” 


那时没有手机,通讯主要依靠座机,而旅馆对客人使用房间里的电话收费相当高,那个女孩结账时需要付的电话费几乎与房间费差不多了,可我没有办法我只是照账单收钱。这个黑人女孩的愤恨情有可原。而她还错把我当成韩国人了。


我在目前就职的公司已经工作19年,明年年满20年后,就准备退休。


2013年我在博文海一代,二代,三代……中有这样一段话:“12年前,马黑申请现任工作面谈时,Interview panel 由三个人组成,一个白人,一个黑人,一个亚裔。”。写此文时,想起了那个三人组成的interview panel中的黑人女性。申请工作面谈中,那个亚裔中年女性低着头记笔记,一脸严肃,很少抬头看我一眼。从她的姓氏看,我知道她是日裔美国人。白人为中年男性,脸部表情怪异,经常眼睛往上翻,好像睡觉睡着了,没有正视过我。只有那个较为年轻的黑人女性,好几次与我眼睛对视,看着我微笑,她的微笑大大消除了我的紧张情绪,使我得以建立了回答问题的信心,顺利通过了面试,我从此永远记住她的微笑。她的名字叫Janus, 我一直记住这个名字,而另外两个人的名字则完全忘记。


公司里的雇员白人亚裔占多数,少数拉丁裔和黑人,而拉丁裔和黑人也多做的为辅助性工作,这与我们工作的专业性有关,大多数从事专业技术性工作的雇员都必须有大学会计本科学历和CPA执照,而拉丁裔和黑人学习会计专业的人比较少,所以公司的雇员中就少有拉丁裔和黑人。


但我在公司工作近20年的经历中,有两个黑人同事都给我留下非常好的印象。


我们公司最基层的组织单位叫Team 。Team 的老板,管理着10个左右雇员。而Team之上,有一个大一点的老板,管着大约10个Team。我的Team 的老板的老板,也就是管理着10个Team 的老板就是一个黑人。这个黑人非常聪明,沟通能力表达能力强,讲话非常幽默,每年10个Team的人会坐在一起开两次会,他讲话时,总能在总结工作提出问题表彰先进的过程中,讲话中幽默不断,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好几回,大家都比较服他。在这样一个白人亚裔为主的群体里,他这样一个黑人当领导,能赢得大家的尊敬和信服,不容易。


我与他有过一次近距离的工作接触,对他非常佩服。我曾经与我的一个客人在工作中,发生了比较大的争执,事情不断升级,最后到了他那里。他出面召开协调会,我的Team 老板,客人还有双方律师参与了协调会。双方协商过程中,他话不多,但问了对方律师一个关键问题也是很要害的问题,对方律师哑口无言,哼哧一阵回答不出来。我当时心里高兴极了,感觉那是对我工作一个很大的支持。而从那件事我看出,这个老板的老板很聪明,反应快,他有从从复杂的事情中迅速找出关键要害的能力,就这点而言,我过去的所有Team 的头,其中大部份为白人,都不如他,他坐在那个老板的老板的位子上,完全够格。


我Team里有一个来自埃塞俄比亚的黑人同事。该黑人同事也非常聪明,会计知识税法知识广泛全面,他除了做好本职工作外,还是公司里的技术顾问,负责回答一些比较复杂的问题,大家有了难题都喜欢咨询他,我自己就咨询过他几次。有一件事很好玩:Team 里有个同事马来西亚华人,虽然出生在马来西亚,没有在中国生活的经历,中文也不好,但却非常热爱共产党。有一次大家一起闲聊时,马来西亚华人同事对黑人同事说:中国在共产党领导下搞得很成功啊,经济发展得多好,共产党的领导很厉害。黑人同事回应说:那还不是学美国学西方才发展起来的,马来西亚华人愣住无语,我向这个黑人同事高举起大拇指。


2014年我曾经在博文我的俱乐部我的教练(视频)中介绍过我的俱乐部黑人教练Aaron。这个黑人教练现在已经是我们俱乐部老板了。之前的俱乐部老板是个白人。那个白人美国陆军里干过,当过排长之类的职务,他的教练能力强,善于策划公关社交。但是他有一个毛病,经常为小事与俱乐部里其他教练和会员争吵,甚至把不喜欢的教练和会员赶走,本来很兴旺的俱乐部最近几年会员减少很多。他去年把俱乐部卖给了Aaron,退出了俱乐部。我们都有点担心Aaron能不能把俱乐部维持下去,因为大家都感觉他有点像川普骂人常说的“low energy”的人, 有点温吞吞,但从目前快一年的时间看,好像还不错,俱乐部场地的租约到期后最近又续了租约,这说明俱乐部的经营状况还不错。我们俱乐部白人为主,拉丁裔亚裔不多,黑人更少。Aaron这个黑人教练现在在这样一个俱乐部当了老板,也不简单。


我在2013年的博文小舅遇到美国“活雷锋”(微博)中,提到的这个活雷锋就是一个在芝加哥地区麦当劳餐馆工作的黑人小姑娘。她来麦当劳餐馆上班时,在停车场里拾到小舅到餐馆就餐时遗失的钱包,那个钱包里有护照和1600刀美元。她把拾到的钱包交到餐馆经理处保管,小舅回餐馆寻找钱包时,从经理处拿回了钱包。


上面讲了那么多,好像都是关于与黑人很正面的经历。有没有关于黑人的负面经历?当然有。


90年代初,马嫂刚到美国时曾经在洛杉矶Downtown 被黑人孩子抢劫过一次。马嫂当时为了节省停车费,坐公车去的downtown。她办完事后,在一个公交站等公车。这时一个黑人孩子走近她,从她手里抢走了包,迅速跳上一辆接应的同伙的车就跑了。包里只有15刀,那是小事,最重要的是包里有驾照,支票本,信用卡,和租住的公寓的钥匙。马嫂赶回来后马上去银行进行报失支票和信用卡的手续,然后回到公寓通知房东换锁,当晚我陪着马嫂去警察局报案。


2014年我曾经在博文今早盗贼就在窗前中提到过这样一个黑人针对我家入室偷窃未遂的故事:


“今早吃完早饭,大约9点钟时,正要离家上班,突然听到有人又敲前门又按门铃。从猫眼看,是个黑人女孩,我没有开门。通常这种情况,没人开门来人就会自己走开,但这个黑人女孩敲门按门铃时间比较长些。过一会,没人敲门按门铃了。然后,我听见有人在我家后院的Deck上走动,奇怪了。我来到master room, 这里有个大窗子正对后院,发现有人影在窗子外面晃动。我走过去,猛然用力把窗帘拉起来,豁然看见两个分穿黄色和绿色T型衫的黑人男子,站在窗前,其中一个穿绿色T 型衫的带上手套正要想把窗户拉开。窗帘一打开时我和他正好打了个照面。他们一见我,马上迅速奔跑出后院。我追到到前门,看见一辆停在路边的的灰色小车突然启动,朝北急驶而过,估计车里就是这伙盗贼了。看来女的先来试探,敲门后无人答应,判断家里没人。跟着两个男的从侧门进到后院来撬窗子。那个侧门是个木制门,没有锁。我马上打911,警察来后,做了记录,告诉我,下次有人敲门,不要开门,但是要大声问一句:“who is this?” ,让敲门者知道,家里有人。”


美国华人微信圈里有人发文说,我们美国华人受尽了黑人的欺负凌辱,现在要团结起来,站在白人一边,对抗黑人。美国华人受尽了黑人的什么欺负凌辱?或许指的就是马嫂经历过的被黑人抢钱包和我经历过的未遂入室盗窃这样的事吧。


这样的盗窃抢劫之事,有黑人做的,但其他族裔做的也不少。我在2011年博文圣诞前小心被偷被抢中讲过这样一个真实故事:


“前两三年,也是12月中旬接近圣诞节,一个朋友打工的公司在大白天被抢劫。这是一个只有二十来人的小公司,做进出口生意。事发那天大约中午时分,突然闯进一个墨西哥年轻人,一进门就拔出枪来,命令所有员工爬在地上。然后逐个要大家掏出钱包查看有无现金。朋友包里有3、4 百元,全被抢走。公司的财务总监损失最大,钱包里当天准备给孩子交课外学习班的一千多元都被抢了。以后老板掏自己腰包给大家补回了损失。”


故事里提到的朋友就是黛安,我那时的乒乓球陪练。她被抢走的几百美元中,有我付给她的乒乓球陪练费。


上面这个故事里的持枪抢劫犯老墨,比我在前两个故事里谈到的黑人凶悍多了,这个老墨直接用枪顶着大家的头,逼迫大家都趴在地上,然后从一个一个人身上搜刮现金。而我和马嫂经历过的故事里的黑人都属于小毛贼一类,其实没有那么可怕。如果依据我和马嫂经历的类似故事就可以指责黑人欺负蹂躏华人,那依据拉丁裔老墨持枪抢劫黛安所在公司的事就更可以指责拉丁裔老墨欺负蹂躏华人,我们要不要号召华人团结起来,与白人站在一起对抗拉丁裔?


其实在美国国内发生的各种暴力犯罪事件中,最血腥最暴力的事件都是白人干的。我记忆最深的是1995年的奥克拉荷马联邦大楼爆炸案, 死亡168人,伤亡680人,那是白人至上组织的杰作。还有2017年赌城拉斯维加斯枪击大屠杀案。那可不是一般的枪击案,屠杀实施者白人, 他从赌城曼德勒海湾酒店32层楼上,向楼下正在举行的音乐节人群疯狂扫射,打出了1000多发子弹,打死58人,打伤413人,加上扫射造成的混乱导致的伤害,总共受伤人数多达869人。大家回忆一下,美国频频发生的校园枪击案是不是大多为白人干的?有黑人实施校园枪击案的吗?好像没有听说过。少数民族实施校园枪击案的事件我印象里有两件,一件是1991年爱荷华大学中国留学生卢刚枪击案,另一件是2007年弗吉尼亚理工学院韩裔美国人枪击案。请问,BLM干过什么暴力事件,就其残暴程度血腥程度可以与上述事件相比?那么我们是否可以以上述暴力血腥事件广为推之:白人人性凶残,属于野蛮民族?当然不能。


就我的经历来说,与世界上的所有民族一样,黑人里面有坏人,但好人正直的人也不少,起码我确定,19年前我申请工作面谈时,对我进行面谈测试三人组成员中的那个黑人女性,我工作单位的两个黑人同事,我的俱乐部的黑人教练也是老板,还有拾到小舅钱包的黑人小姑娘,都是好人,是非常好的人。


弗洛伊德事件以来,美国华人微信圈里出现大量对黑人进行赤裸裸种族主义攻击的帖子和言论,非常 low, 毫无道理,我坚决反对。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白左就是祸水
2019: 忽悠治国?
2018: 江城子 纪念刘晓波去世
2018: 2018回国:巫山云雨厚、神女仍无恙!
2017: 决不允许张维迎之流利用北大培养“掘墓
2017: “大包干”又到“大集体” 小岗村再走回
2016: 日本百姓原来是这么看待中国游客的 zt
2016: 谁先破坏一国两制?
2015: 我来告诉你中国股市的秘密 zt
2015: 有中国特色的股票市场 zt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