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军中一霸 ——我知道的罗瑞卿大将
送交者:  2020年07月10日13:01:19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刘家

建国之初,继续,国民党留下的烂摊子急需整瑞卿出任公安部部长对付暗藏的人,得到全党的同。他是李韶九、邓发之後,毛泽东最器重的反能手。

1955年全罗战功无多,毛感念他竭尽心力地防奸奸,剪除异己,笔圈点他位列大将。 1959年,毛泽东了彭德怀的官,林彪主持委,更大的信任,出掌谋长委秘书长、中央书记处书记等八大要,前所未有地由他一人监军

军头们历视罗如鬼神。我从口述史的老兵那里得知,人是职业性的,AB团时,他已是政委,一夜了一千八百多人,是握持刀把子的。征路上,他任一方面行踪保密,凡走不伤员都由他决。史当然不会下他恶务业绩

争年代,军队有句流言: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保干部来谈话成千上万的耳目线遍布党政,政权维稳就靠班人,是他头领不生畏?他主持公安部後,决心将首都建成七无城市,誓把地富反坏和苍蝇、蚊子、老鼠一起清除。人听的克格勃手段,在人的心中留下了抹不去的阴影。

有人称是中国的

有一,凸显罗对泽东的赤胆忠心。

19621月,平息全党毛大跃进愤懑,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县团委以上干部七千余人参加的工作会,常委商定,要开成政治退的大会,共同承担大跃进酿出的苦果。到会干部,有人毛的暴政已怒不可遏,在会、地毯上写出标语,号召大家都来反秦始皇的暴政

要抓行,周恩来以他党内斗争的智慧,婉诉罗你抓啊,都是些娃娃干的嘛。

神会,人悄悄抹去了反。如若让罗身手,七千人来一次大清洗,那个白天出气,晚上看化解矛盾的氛,也成又一篇格AB的血腥史。

1964年元月,我在南京第一次瑞卿。我他是高山仰止,可连说话的机遇都没有,他留我的深刻印象,就是身的霸气。

,我军创造的福教学法已引起军训部的重,先是叶英元1963年从《军训杂志》看到郭福的教学法,当即指示分管军训的副总长张到南京考察。南京区特地给总参考察181训练场组织现场会,世友司令招来全区以上干部摩。

摩会上出了一个插曲:年近花甲的致勃勃地披甲上。他演示二百米内硬功夫的冲,可是一跑起来,步履跚。投出的一手榴,由于臂力不足,那手榴的前方十多米爆炸。自身的安危,迎着乱继续前冲。人称和尚,少年少林寺的炊僧,有八年的少林武功。参加红军後,当了敢死队长,光用大刀片就打了78仗。现场会上,老将不减当年勇的举动场观众惊愕又赞叹

现场会之後,叶看了郭福的教学演示。他情洋溢的泽东报,郭福是运用了我军传统兵方法,从实战,把兵活了。郭福所教的兵,个个都像小老虎。毛极小老虎三个字,批示瑞卿,要他过问,抓好典型向全推广。

不熟悉训练,但他很用心地听取了汇报,又看了郭福教学的教片,还让过现场的叶书谈观感。随後,他很快作出决定,由参出面组织一次全性的现场观摩会,推广郭福的教学法。要求各大区、兵种、野战军分管训练领导参加,三大部也要来人。

年春节刚过,各大兵种的领导都来了南京,到会的将就有200多位。到的当晚,组织晚会迎,老军头们难聚一堂,一面,我原始的生文化在他身上显现面礼就是相互骂骂咧咧,拳打脚踢,先叫着狗娃子”“的小名或外号,接着没死呀!着,照着方胸口就是一拳。方回敬道:你他的也快活数了吧!边说边抬腿踢来一脚。有的、刮鼻子以示亲热,都忘了自己的将身份。

闹腾着,突然有人高喊:罗总长到!顿时,全场鸦雀无声地起立,屏息四处张望。边门进场,他身材岸,近一米九的身躯比走在他後面的世友司令要高出半截。罗这58,步伐健,身上出一股煞气。将军们都用畏惧的目光注着他从通道走,又目送他走上舞台的中央。

世友跟他上台後,大家都傻着眼,大声喊道:都迎鼓掌呀!这时,老军头们才如梦方醒,响起掌声。

见过毛、周,也见过帅字号的叶、,他场时,被接者的眼光是切的、兴奋的,从未见过罗场时穆和令人生畏。我猜想,一生大都在军队里干克格勃,老军头们心目中是有消除不去的畏惧。

,几句:今天罗总长迎各位老伙南京区,没有好的招待,有巴毛炒韭菜„„

当年四方面世友逃到延安,毛泽东清算他,他是反中央的伙,他一气之下要拉杆子上山打游,中央判了他一年零八个月的刑,他一直不服气。在大将跟前敢如此放肆,全上下恐怕只有他一人。

瑞卿15毛主席要他来推广福教学法,就是要摒弃苏联教条主训练,提倡我传统战法,光荣的传统开出新花。

罗讲,由话剧团演出《东进东进》。一个半小的演出,人都屏息看,没人走,没人说话个咳嗽都没有。

说说福教学法的形成。

1957年批判刘伯承元决的,不走地把苏联老大哥的先进军经验学到手的教条主1959山会彭老下台,林彪主持委,深知要巩固毛在全党、全国、全不可动摇的地位,必须强调要把毛泽东思想学到手。

军训上要总结历次国内革命争的战场经验,形成以我主的教学内容。李德生遵照委精神,高泽东军事思想的旗,带领他的军训班子在训练场摸爬打忙活了几年,造了以郭福命名的教学法。

我常年跟随郭福,是李德生的指示。他要政治部常了解训练模式的新向,同时对已具有影响力的先典型要做好宣。从此,我伴随郭福和他的示范班走南北。

经历过战争,教学有造性,李德生他又言身教,把他多年总结战场经验都融了郭福的教案。福教学法向部推广,就引起烈反响,军报不惜篇幅宣,广州、武、沈阳等区都相福去演示,看者都肯定它是我成功的训练方法。

的演示三班,和当所有部的状况一士的军龄一二三四年的都有,文化从文盲到高中,性格特征,有笨的、有明的、有傲气的、有懦弱的„„ 郭通因人施教,循循善,在几个小的教学中,就把一个科目的全部内容灌输给士。郭的解生,把枯燥的课变成了一堂富有情趣的斗技能和思想教育

老郭示范范,言幽默,他抓的活思想,就像演小品一抖包袱者能自内心的笑,常年在训练场摸索的行家,都深感郭的教学很了不起。

现场会怎么开?不听经验,只看教学表演。

教学表演安排在南京步校的战术训练场,出前,老郭有些心神不定,告,他一早起就跳眼。我,跳眼是跳,你是在跳胆了。面临这么大的阵势,我担心他怯

表演,两百多将戎装整地坐在山坡的小扎上,几十名者的相机都罗总长

福在中整理好伍,跑步到瑞卿跟前:总长,郭福教学示范准指示。

扎上站起,一手:开始吧。

郭回到前宣布了科目,科目是攻。作业刚展开,郭一回发现罗不知什么候正跟在自己身後,他像芒刺在背,身不自在。

前不久,叶英元看表演,也是紧紧地跟在他身。叶眼花耳背,他要看清作,几乎把自己身躯在地面去看郭福卧姿示范,还边问,郭从未感到紧张,反得老自己真地关注。在,罗总长的出,他身上像冒起皮疙瘩,解开始哆,表述巴。我坐在者席上,他出慌乱,心顿时悬到了天上。

去年,郭在哈尔滨给23表演,一天演示两,把老郭累得腰都直不起来,跟着他的政治部副主任警示他:你就是在演练场上,也要持下来。今天的沉重已不是体能的乏,而是大将像泰山石,重重地在他的心上。

攻,郭福已演示几百是林彪倡刺刀见红的二百米内的硬功夫,山坡野地就是训练实战堂,十几个技术动作,化成生的教学士。前些年,部推行苏军斗条例,把士兵当成争机器,教击时,没地勇往直前。郭的教学法富有人性,他让战士懂得如何战场的复情况,学会在生死存亡关的技能,提高心理承受能力。

它的内容包括士从出地位开始冲的运中,如何善于保存自己地形地物的有效利用,如何快速地卧倒出;什么候投,什么候与人展开肉搏,以及自我的防措施。一招一式,郭福都要耐心的边讲。他的范令人赞叹,如球星手脚功夫那般熟。

罗总长寸步不离,郭福每做一个作都像受到制。郭最怕大将那双眼睛,像无数的钢针扎向他的後背,他表述的言越来越晦,示范的作也越来越僵硬,操作手中像是在弄根棍。如果此能像叶不断向郭福提,郭的心情会得到舒展、放松,教学会做得有声有色。可一声不吭,板着,郭福在距30投出了两手榴体却没有落进堑壕,郭福看到了的眼里像有火焰燃起,顿时浑身冒出虚汗。他不得的反继续冲刺,做出抵近射、搏斗、拼刺一系列的作。作看起来是一气呵成,但都紧张的情绪简化了,内行人一看是走了过场。教学演示束,坐在山坡上的将军们般响起稀落的掌声。

福忐忑不安的整理好三班的列,身向罗报告:总长同志,我的教学法演示完指示。

静下来了,一大群者向罗总长跟前来,的怒火喷发了:福,我要你!

郭挺胸:请总长

你是不是把你准的教案再背诵给听?你的教学法提出对敌人要、准、狠,你的示范哪一件做到了?你的示范班士,是不是从出来的尖子?你投的手榴弹为什么落不到壕里?拼刺三晃两晃就敷衍了事?

瑞卿一向郭福提出了17什么!

福象遭到五雷击顶,血在上涌,呼吸急速,愣愣地站在那里。世友疾步来打圆场说,今天么多老看,紧张了,重来嘛。

一甩手:我再也不看了!他大步走到演习场,登走了。

的将军们都在惊愕中默默地登回城,住了,世友、李德生也灰溜溜地上了自己的,演练场没有了声息。

福回到招待所心情沉重,吃,一声不吭。我他没有任何指

他的力下的失常,批他哄他都无于事,只能他自己反思应对。第二天,我缓过来,才他;你怎么就沉不住气呢?要是毛主席来看你演示,你不吓

老刘,郭敞开心扉,说实话来了我也没么胆怯,就是他,全的大将小将,他敬畏三分?

什么?我故意

他是个什么人?我是什么人?你不是不知道,我是随挨宰的。

我清楚地知道,郭是旧人出身,党的阶级线给了一道坎,当了四年副连长得不到提升。

世,生活上大气,政治上慎微。我和他相几年,密无还经常下小酌,他我蛮讲义气又推心置腹。也我是文化人,和他感情上相惜相近。我到各大区巡回演出,通常由南京区、12和下属的派出得力干部监护管理,临时的支部,我也是支委之一。来跟他的领导郭日常生活言行止要求极,因郭已是全的典型,他的表好坏影响到的声誉,差不多每次开支委会,他的团领导(副主任或副政委),要把郭身上一些毛蒜皮的事掏出来三道四,我却处处维护郭,反们对郭的非原性的一切指。他也知道我的来,是李德生点名派出的

的确,每次郭外出演示回到里,只要到李,我郭在外的表和反映些情况。

有一次,我向李德生提出,在郭福身,不要配些成事不足、事有余的人,郭因此我更加信任。我在连队摸爬10年,我有深厚的共同言,他胸中一有块垒,就直不笼统都倒我。多年来,他在部生活一直是感到自己在被控中。军队阶级政策如背的枷。比如直系属中有兵、特、保、会道门头子及海外关系的干部,表再好,一般都会打入另册或被清除,是郭福最耿耿于怀的。他认为,自己是全的典型,只不是因他的一技之被利用而已。郭知道军队格的成分区隔,地主出身的干部,允留下0.8%,中主出身可留2.4%,在旧军队两年的都不得提干,害了他的感情。似乎自己一生的命运都被罩在一个铁笼子里。我同情他心理的重,我的职责不允我和他一个鼻孔出气,只能是劝导他超脱,他的教学法已有群众基,要他审时,只能奋发向前,自暴自弃只会害自己。

由于福教学法已在广州、武南、沈阳几个大区得到广大干部士的充分肯定,来参加现场会的几位大区领导一再向罗总长劝说,毛泽东又有批示,不敢易半途而。他求情说项的人越来越多,也就水推舟,表示不走了,再看一回。

李德生的训练班子全都出做郭的思想工作,郭福也表示要拿出最大的勇气再给罗总长演示。天,演示跟往常一,参的将者都是原班人,不同的是大将坐在前排的小扎上,再也不跟班了。郭似乎也消除了畏怯心理。他一上示范就意气风发,几乎一气呵成。会上不断赞叹和掌声,气氛让罗瑞卿平板的上也出笑意。

演示束,罗兴奋的大步走到郭福跟前,紧紧地握住郭的手很好嘛,我就要你这样传统练兵方法。

罗转过身,跟在他身的李德生做了件大好事,毛主席也高

罗总长回到中山陵住所,福提了戒躁,精益求精八个大字。字不入流,经军报刊登,生了巨大的政治效福教学法响遍全,老郭很快就被任命南京区步校教研室副主任。

天,郭也兴奋,他来一瓶白酒一包花生米,我俩对畅饮,一头顶上的云,熠熠的光又开始升起。他怎么也料不到文革中被列术权,他的全家集体自

现场会的第二天,在各讨论中又冒出了个问题正是阶级斗争年年、月月、天天日,成都区小杰副司令的主持下,一致认为,郭福的教学法好,最好不要用郭福个人名字命名,郭有造性,可他是旧人出身,而且是吴化文的奸部队过来的,用这样的人当典型不合适。(注:吴化文在南起作用巨大,减少了民十数万人的亡。吴起後仍然带领35攻打南京。)(最先攻入南京总统府的部,居功厥!)

常年抓阶级斗争的瑞卿十分清楚,用旧人塑造我典型是个敏感的难题。他上召开区组长汇报会,到会的有七大区的领导兵种的负责人,有几位是中央主要刊的者,我也忝列末位。

在南京区第一招待所——AB楼。会瑞卿主持,大家不知来开什么会,的开白是:今天大家来,有件事要说说,我也要听听大家的。

有人,郭福出身旧人,当典型不好,我们说他是一个秀教练员都不行杰,你说说,你是怎么看的?

位壮族中将在朝鲜战场上是60军军长,他的180师给美国人连锅端走,要不在已是大区司令了。此刻,总长点他的名,他听出了外有音,站起来嗫嗫嚅嚅地是我一部分人的意,不一定正确。面无表情,对韦的回答然不,没和他争转过头坐在他近前的粟裕大将:粟裕同志,你是我的前任,你说说

粟裕速即站起,像下在面,身躯挺得直直的,我在,分管训练是叶,我很少过问

粟裕答非所,但很得体。他来参加个会,到没弄清的用意,他精明地采取回避。他回答的音很还带着微笑,说罢,慢慢地坐了下来。

粟裕是我名将,他和林彪被国外的事年秀将,淮海役是他提出要打的,毛泽东非常赞赏他的指才能。建国之初,他接替代谋长聂荣臻出任谋长1957年反教条主,彭德怀把他整下台,林彪上来後,惺惺相敬,三北地区和沿海的防务经听他的意次来参加现场会,表了他林主持委的支持。

了几位组长,都唯唯诺诺的,什么不大,听中央的,或成分不好重在表嘛,请总长定了就是

深知老军头们口是心非,他又点开了名:章成,你不也是起手来的出人意料地放言,在座的将领们面面相章成是炮兵副司令,一听总长点名,猛地从沙上站起,着那大麻子,惶惶地望着总长,嘴皮在,听不到声音。

早在1931年,我红军在第三次反剿之後,正在极困难时期,章成追随董振堂、博生在宁都起时抢渡大渡河,他是军团的炮兵营长,在打出了三罗说他是起手来的,他一脸尴尬。

罗继续展示他的威,又连连地点名,你,怎么来的?有××,你不是打散了,拽着我尾巴跟着走的

可以,到会的将领们半数都来自国民党,包括大将自己。罗为什么糟践人?这时,我怎么也想不到,他起了南昌起就是从国民党分化出来的,什么容得下自己,容不得人?接下来,罗发布:教学法是毛主席肯定的,必须紧跟照,推广行,郭福的教学法是秀的,郭福本人是秀的教练员得全

阶级斗争盛行的年月,总长这平息了一场风波,也像一股清新的空气,吹开我淤塞已久的心扉,我对罗有了好感,切地叫他政治总长 

我第二次瑞卿是年的秋天。

防止美蒋从我国的蜂腰部登委急令12移防北建海岸防区。

有六万平方公里的北平原,应对战争无可守,中央委决心要在里筑成一道线。从1962年春开始,我们军五万人投入筑城。广的黄海一片荒,无淡水,,住篷,冰三尺也不停歇地施工。

军进行海岸防御是个新课题,大管家瑞卿在徐州召开南和南京两大区的防会後,要来12防区。

得知罗总长要来,从部机关到基层连队动员洁营区,整饬军风纪总长每到一个点看什么,什么人,的人该说些什么?都要由师团组成的接待班子来精心安排。住在海的一线作出特别规定:凡罗总长经过的道路上,每一百米要一警戒哨,哨兵必有两年以上军龄,五官端正,身高1.75米,初中以上文化,准正。目的一半是保,一半是向总长显示我们军士兵的素

罗总长一行由军长李德生陪同从徐州城,又从城北上射阳河口至海,沿线都在构筑各种海防工事。要是你站在海堤上眺望,已建成上百座的地,星星点点遍布一望无上,煞是壮。所建的工事都是永性的,由两个工程夜以日地忙活。

李德生焦地向总长报告:上建成的工事年年在沉降,十年八年就不管用了。罗总长看了两,他提不出任何技措施,也不做任何解,就斩钉李德生就一直修下去,沉一个再修一个,直修到没仗打止!总长来的部家都沉默不

罗总长,令人心情振,大家认为总长的意志就是浇铸在我心中最坚强的工事。其有不少事将大将一对现争防御的知不得要

1962年,我到福建前线去参坑道工事的构筑。区的作我,里的工事都是区的×副司令来定位的。副司令每到一地,只要他看中打洞的地位,起一小石扔到山坡或石壁跟前,指示你从他石的落点开掘。

一次,有位副师长向副司令提出,要是从你指定的那里往里打,坑道得多掏好几百米。副司令,我定了,也不行。领导人一言堂,造成的浪惊人,好些工事未勘察就工,冒、塌方、透水又无法救,修成了也就了。那些年,我的海防的防御体系花了两千一百个亿。当国上下正饥馑的年月,位参谋还给我算了一笔,如若在三年灾,把两千一百亿拿出一半来分,每人至少能到几千斤瓜菜代填肚子。

罗总长被列为军事家是名不符的,他对战略部署是外行。在解放期,杨罗耿兵的政治委,他是靠抓阶级斗争服干部,事上无大作次来北,他却来水利部长钱正英和他大胆的想,意在我防御的两百公里的面上出一条像运河一的水干渠,用以阻止人登後坦克和摩托的机

幸好伤财的浩大工程未得到施。多年後,南京区一位老参罗总长当年北海岸会成为诺曼底是天之,把数百亿军费在黄海上打了水漂。从游击战争中出的将领们不懂得液态战场北的黄海几乎是浅海,大型船根本无法在片海域活,即使用小型炮上岸,北地区公路稀少,水网密布,斗部展开有多大的机能力?一不知争常的防御部署,竟然得到毛泽东的支持。他批了林彪南放的方,肯定人会从我国的腰部来。

1986年我重访故地,海上当年我所建的地都已失去争功能,下沉得几乎只在地表面留下一个个白晃晃的壳,很像烈士墓园的坟茔

罗总长来到家港。守的是35106,他要29/45

便看防区的施和部生活状况。

天清晨,晨雾刚散去,罗总在海堤上漫步,发现前方站立的哨兵英姿挺拔,味盎然地走到跟前,问询这位哨兵的姓名籍,和部的生活状况。每一句,哨兵的回答不仅简明有力,有股虎虎的生气。总长最後:你每天守望大海荒,苦不苦? 哨兵挺胸昂首:苦,我吃了苦,老百姓就少吃苦。

都是事先编导的,罗总长却被哨兵崇高的思想境界感不已,他欣喜地的李德生就要这样士,就是我的接班人!

总长立竿影,几天後,士得到了提升排的任命。

用了5天的时间我海防两百多公里的正面防逐点地看,束,幸我淮阴的部。

迎接的大,最忙的是政治部,要承担起对罗的安全保住地委招待所,地委赶了上上下下来往客,由我派出一个警24式地护卫的一日三餐,由地委找来两位出身好、手精的厨做。我的保干事,一直台灶间监视,每做出一菜都先品下毒事件提供依据。

盆碗顿顿要做到开水消毒,门厅、走道由我医院派人天天用喷雾菌。

们给罗吃的是些什么?那年月,困难还未消除,我们军队干部要于地方,每月配一斤肉,一斤黄豆,半斤白糖,能吃就算吃好,给罗大将弄来的土特有宝的双黄蛋,洪湖的水子就算最珍的了。到了後来小平主军时期,吃喝的档次大大加刚进入政治局兼政主任的白冰,他到南京察,一席酒宴8千元,吃穿山甲。南京市委更上一楼,招待吃一万二的熊掌席。在吃上没有苛求。

天中午,李德生突然来电话,要我们给罗总长安排看淮演出。李的指示既惊喜又惶恐。委管管政管文,他影、戏剧、小,大都会即兴发表些阶级斗争新向的评论,并且常警示我军队艺时时处处都要防范封修的侵,看後,他好,就相安无事。如引他的一通批判,我就会背上一子的黑

时间紧迫,容不得我瞻前後,政治部上召开由秘、保、文化三个参加的急会。会上,我文化提出,赶快去购买几十今晚的票,让罗总长和群众一起看,老百姓肯定会迎的。

卫处坚决不同意,说罗总不是一般的中央首,他有特殊的保卫规格,警失控,出了问题谁负责?秘书处长说,首安全第一,我去找市文化局,让剧场挂牌退票,由军队。主任如,拍板成。

卫处忙活开了,来工兵剧场里里外外探是否有人埋地雷,探完了,卫连派人看守地,不准人出出进进,保卫处长一直在现场

们处的任是到淮剧团审查剧目。他上演的是三个代小,其中一出叫《摘棉花》,写姑嫂在地里摘棉花,夸自己的女婿,老公公爬上树偷听,嫂子告小姑,公公一心想抱子,你哥哥白天黑夜追着我要个小子。唱中有句性急得上床脚都不洗。当《柳堡的故事》这样情影片都在部禁演,这类革命文的台,更是不能容忍。我向编导提出抹去或换这句台编导不干,说这句台是全眼,没有它不成其为戏

我回来向处长张汇报,他要尊重艺术规律,有点情趣不碍事,我来承担任,上演。在我政治部很有人望,在延安期,他就是鲁艺乐团(後来周恩来提出方歌舞,他出任第一任团长),他的表主任吃了定心丸。

剧场的票已售出,要众退票遇到了麻众到开演前才知道,开了。

剧场经理和工作人一起出动劝解,又不敢明真相,眼看快开演了,我的秘书处急了,赶招来警察赶,派出一个连实施戒。平时剧场声笑的小广上森,如

剧场的座位由我文化安排。前十排给军的司、政、後机关干部(空第七排给罗一行和的首),中十排淮阴地市首和中干部,後十排给军直属连队代表。

剧场是老式建筑,通差,空气污浊,主任机敏,书处即刻100把蚊香来改空气这时,警卫连士在内沿根密密地站了一圈,主任每人都拿上一炷点燃的香,百十号人手持香火烟雾袅袅,很像里兀立两的八百罗汉

八点一行才剧场,李德生随後。我主任站在舞台的一角呼喊:全体起立,鼓掌!

罗挥动手臂向迎的人致意,人都循蹈矩地目不斜,地方干部却着惶惑的眼睛看稀罕,还发出一阵嗡嗡议论声。主任急了,伸出双手拼命往下,示意大家坐下,静

票是我参与分配的,我的一张选择了八排中,正好在瑞卿和李德生座位之的後面,我是想对罗近距离的察言色。我的左右自然是两位保干事。

一人就占了三个座位,大概是喝过头了,不得仪态举止,他解开了风纪扣,把枕在靠背的端,仰着上身,叉开两腿,嘴里不断呼出烈的酒气。

演出开始,两个目是表精神的,内容都是好人好事的教,我罗总,他似乎在注舞台,可能是酒精的刺激,在晃整一下身子,也出于礼人鼓掌,他也起手拍了三两下。

《摘棉花》是,女演是用舞蹈身段上的,舞姿盈,淮的小美。我的注意力仍集中在上,此,他已聚起精神,嘴角展出一笑意。当儿媳唱到性急得上床脚都不洗,在听的老公公开怀大笑,从上掉了下来,这时,全场骤然响起一片笑声。的反映更为强烈,他情不自禁地笑得前仰後合,还连连鼓起掌来。李德生大概是受到的感染,也很兴奋,歪身来跟罗总说了几句,不住地点,像是在赞许,我绷紧的弦松弛了,对罗的畏惧之心一下成了敬意。演出束,没上台接,在李德生陪同下退埸,全起立目送。

了,我立刻赶到处长家,出我对罗察感。处长价不高,在延安抗大当教育,他不参加我们组织的舞会,他自己却一次不落地到跳到天明。

第二天上午,安排罗总给军机关和淮阴市、地的中以上干部做告,只两百人,会安排在地委的小礼堂,音、音由我文化处设置。八半,李德生陪罗总台角放的音器,上拉长脸对着正白的李德生吼开了:叫你音的?我不了!身就走。

李忙过拦住他,解释说不是音机,是音器。

更火了,你能我?我不懂?

的震怒,多年後我才明白,他常年在你整我、我整你的上斗争中,生了疑心病。1954年的高事件,1957年的反教条和1959年的反彭黄,批判材料大都来自音整理。一直在整人,也防范被人整。此李德生尬得面通,回过头叫我撤走。

讲话开始就着一股气。起他在北半月的巡说苏北有海有就是无防,中央重,地方也不愿防,中央的款不多,你——淮阴城都不用它修海堤、补桥路,争需要的,你,就的老。一个城才几万人口,高楼大厦就修了一条街,还给我哭。你们庙,和尚更不,干部喝的双沟、洋河(北名酒)比小孩子撒的尿多,我走一路,小孩子都土坷垃追着打我的,小家伙活乱跳的,饿死的有几个„„

批地方,我感同身受,我曾到海考察了两月。每年台一来,百尺大浪常常冲海堤,海水灌堤内,把庄稼地浸泡成一片寸草不生的,板经过的路也多年不修,海的村落都喝不上甜水,干部只会大吃大喝,不管人民生区忙建楼堂管所。我们对此都深,又无罗总是穿着装唯一能管地方的人,我成他的出言不恭。

接下来,他开了我们军去年从浙江移到,把浙江的地皮刮走三尺(厚)。很刻薄,他是依据浙江省委状告信中的,可委要我搬家,只搬迁,不安家北地方得叮当响,木料稀缺,一块砖头比三个蛋都,我不得不干些出格的事情。比如,我在南方建的房、工厂、施和木草皮,能搬的能的,一不落地搬到了北,地方政府来接收,房屋四壁如洗,没没窗,了。

罗总在会上刮胡子足足了我半小。批批,他是有点人情味。他回去後,了各种经费

仅过一年,罗总就大。他狂的性格决定了他的命运,、叶、徐三位老群起攻之,他独断行,他最信任的成武,也打出翻天印,他是霸王。叶英、叶群、成武一起到杭州刘庄,向毛泽东告状,说罗贺龙。周恩来担心反,有野心,到部署对罗进控。

毛和林商量,给罗搞了一次大批判。1965128日,在上海召开中央政治局大会,由小平主持,没让罗瑞卿到会,却给罗一生算了总账,会议结束回到北京,不背靠背批荣臻,又搞了一个海空三军师以上干部的大会,继续对罗揭批,气恢宏,我叫三1966318日,斗得不想活了,从他家二楼的平台上,往下身一跳,两只脚掌同着地,骨折。

贺龙嘲笑他:罗长子跳楼都不会,哪有脚先向下的,要朝下跳嘛。

邱会作他是顺墙出溜下来的。

帅赋诗云:一跳身名裂

文革开始,瑞卿被捆绑进彭(真)(定一)(瑞卿)(尚昆)反党集文革祭旗。

文革束,小平出山,也翻身。一次,在看演出,我又一次,他一进剧场门,瘸着腿,行十分吃力,有人要去扶他,他一甩手拒,自己从最後一排,沿着走道一步步地挪到了第三排。他顽强的毅力,似乎在向公众宣告,他会山再起。

1978年夏,他秘密到德国治残腿,83日,他死在德国的手台上。握刀人成了刀下鬼,有人报应体运回国,在301医院开了灵堂,我去了。那天有3000人向他告,那上的表情依然威严厉

瑞卿逝去十周年的那天,我正在耿家听耿讲长征。的夫人郝治平打来电话说罗的家四川南充已为罗修建了一座,郝要耿去南充为纪开幕剪彩。耿没有直接表,只後再告她。

耿放下电话愁容们这些人死了都建,全国至少得有好几百,到都是共党的堂了。修么多小且不,能有多少人香火?

我向耿老建是不去的好。孔祥(孔当正在写回忆录你代笔写篇念文章就可以了。上舒展了,可以,就

接下来,他起他和争中的几个小故事:

一、红军长湘江,国民党十万大堵截,一军团在先斗残酷激烈,江面一片血,漂浮尸。耿是一军团4团团长,正患疾,躺在担架上指挥战斗。来了,他是一军团,他的任是督,他疑耿胆怯畏,找来警长杨们团长是不是装病?

杨说是打子。

不信,又找几个干部查问,都。假如当初有一人在的威逼下,耿上就成了下鬼。

专为此事去青力,他从北海舰队司令的位置上退下来。他告我,在湘江上,瑞卿三次找他,都是抓住他的衣,用点着他的脑门们团长是真病是装病?你我就了你!

力心地正,三次都告诉罗瑞卿团长是打子。

罗对一个团长都不相信?

杨说对谁都不相信,征一路他死不少人。有伤员,有开小差抓回来的,有胆小不敢冲的。更荒唐的,我壕里和,要士露出半个身子,挺胸端,以示我英勇无畏。如勾腰,的姿低些,他了就是一你怕死。我是他直接管的,我的任就是团长营长们是不是行了军团长的命令。当年,红军中像我这样的警力就是人,一切听的指令。

二、解放争初期,(得志)、(瑞卿)、耿()兵决定越汉线东进。耿是参谋长,一天晚上,指穿过铁路,得知人上来了两个罗认为夸大了情,持前。耿主後撤静。耿对罗不敢硬,他把得志拉到高粱地里分析情,下决心撤退。他们刚汉线人果然上来了两个。要不是耿的机敏,杨罗耿早就成了国民党的俘。(耿1950外交部任瑞典大使,故1955年未授军衔;文革後却当了一任国防部。)

三、1947年的一天,瑞卿突然决定召开旅以上的干部会,连杨得志和耿都不知什么开会。旅的干部都来了,突然宣布:把你身上的金珠宝全部拿出来。干部们愣了半天,不知什么这样做,都望着那双凶神煞的眼睛,不得不从藏在自己身上的袖里、下、衣中取出各式各的宝,有金条、金、金砖还石,堆在桌上(後来黄金就有16.5斤)。

大家,西全由兵来保管,以後,你不得个人私藏(的本意是防止干部在危席卷金逃跑)。有的干部哭了,些宝贵财产战场缴获的,各党委都清楚,西由领导干部保存,是了在危急关用于部的急需,争年代的一条重要经验观环境,只左的政策,极大地害了干部的感情。可他了算,得志不上,耿更无能力。

我,我有两个霸王,彭德怀是第一霸,是第二霸。耿对罗价是四个字:愎自用。

的前夫人叫拱平(箭生母),在延安期分的手。1957打成右派,一直孤居在南京。1990年,《炎黄春秋》初,我和她有几年的通信。她赞扬《炎黄春秋》的文章,从不言自己一生的不幸,更不愿以怨妇发声。

的女儿崇敬自己的父,和我争论过罗参与一些史事件的是与非。她对罗的批只有一句她父的愚忠,害了自己。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中美对抗下的大陆华人
2019: 出名不关心政治的港民何以百万上街游行
2018: 伊朗女网红上传跳舞视频被捕,姑娘们再
2018: 【崔永元再爆猛料】
2017: 美国没有关押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总统
2017: 当前的中印冲突起源。
2015: 崇拜苦难也就罢了,竟崇拜苦难制造者?
2015: 同性恋合法后,咱直男怎么区别于同男们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