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老小粉红和黄白川粉
送交者:  2020年04月16日08:33:08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cunliren

在一个回帖里,我是这样写:我能容忍小粉红,但不能容忍经历过大饥荒文革六四等五六十年代出生的老粉红。我赞赏那些留学后坚决回国的爱党爱国者(我有一个同学就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加拿大拿到博士学位后坚决回国的爱国者,虽然那时移民非常容易),但不能容忍想尽办法懒在西方还天天爱党爱国的移一代。我能理解白人红脖子川粉,但不能理解和容忍华人川粉。

先要简单定义一下。粉红是指爱党爱国(中国政府)的人。川粉不言自明。老小是年龄之分。老者主要是指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小者指改开后出生的。至于在这两个时段之间出生的,不老也不小,我不知道怎么评价。黄白之分主要是指肤色。

也申明一下。说老小,谈黄白,有年龄种族歧视的嫌疑。但在这里,仅仅是为了区分而说,并无歧视之意(不要去告我歧视哦)。

其实该说的,开头一段已经说完。但似乎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

今天的小粉红,尤其是小小年纪就漂洋过海来留学的小留们,从小在蜜水里长大,看到的,听到的,读到的,都是天朝一天比一天强大,自己的家也一天比一天富裕(这是事实,不然他们也没那个资本小小年纪就来西方留学)。到了美帝和其它西方国家,开豪车载美女日日笙歌。再看看当地的同学,大多学生靠学生贷款艰难度日,大多学生的家庭也并不富裕。即使富裕人家来的,也没有那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和霸气。小留们由此产生的自豪之情,对体制的崇拜,对国家的爱戴,对党妈的感恩,应该是由衷的。这种感知可以理解,可以容忍。

只是,他们应该知道,像他们那样幸运的国人只是极少数。他们的幸运只是因为他们的父母有权有势有钱。他们也应该知道,现代文明社会的标志,不是楼多高车多豪,而是对待不同声音和弱势群体的态度和做法。现代人追求的,不应该是国家多么强大强势,而应该是民众的个人权利和自由。不能对追求自由追求自己权利的港人大骂CNMB,而应该去反思,同样是年轻人,为什么自己就没有那意识和勇气去追求自己的权利和自由。这些,是后话。但愿小粉红们会慢慢学会。

 

再看看老粉红。他们(或者说我们)许多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他们大多经历过大饥荒,没饿死算是幸运,但幸存下来的多数也是终身残废(个小体弱毛病多)。他们经历过文革,即使身体没问题,但从小学到高中,没学到过任何真正的知识和智慧,浪费了大好青春。他们也经历过改开带来的短暂希望,和六四的血腥风雨。他们应该对毛共有比较深刻的认识。凡是有点良知有些人性底线的人,都应该痛恨给中国和中国人带来过无穷灾难的毛共和那个专制野蛮的体制。但现实是,有许多那个年代过来的人,一提起那时的苦难,就记忆犹新,说个不停。一位在加拿大一起读研时的同学,比我大了十岁。他经常提起,小时候到邻村偷树叶的事。那时,没得吃,连村里的树皮树叶都给吃光了。他和几个小伙伴晚上跑到邻村去偷树叶,结果被抓住被打了一顿。可人家照样崇毛。你一说毛是个坏蛋,他就和你急,说毛有错误,但太阳也有黑点(不愧是洋博士啊)。这帮老粉红是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患者。这样的人,我难以理解,难以容忍。

老粉红里,也有一类人,我虽然难以理解,但能接受,还有一丝丝佩服。也是读研时的一位同学,他在八九六四期间,心心向着中共和中国。我们去游行抗议,他则写信给中国使馆,请求政府不要开枪不要镇压学生。六四后,大家都申请移民,他却义无反顾,毕业后立即回国去了。后来还当上了中国十大杰青什么的。我佩服这样言行一致的人,虽然不认同他的理念和做法。

而对那些削尖脑袋全家移民西方,懒在西方不肯回国,但又十二分地爱党爱国,坚决地反美反西方反民主反自由的老粉红,我不能容忍。这个不需要理解。这不是理解的问题,这是做人的原则问题。一个人如果心想,口说,脚行,能够完全背离而没有丝毫违和感,这样的人是完全不值得信任和交流的,是厚颜无耻的,是不能容忍。所以我对老粉红一点耐心都没有。滚一边去。

再来说说白黄川粉。

对白川粉,虽然我不认同他们的想法做法,但我能理解他们的感受。这些白人川粉和他们的家庭,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以前,都是美国说一不二高高在上的主人。黑人和有色人种,即使再出类拔萃,再有钱,也比社会底层的白人还要低等。看看“Green Book”,“The Hidden Numbers”这些最近的电影就可以略知一二。时过境迁,五六十年后,一个奴隶的后代,一个黑人,奥巴马,居然当上了美国的总统。全球化的浪潮,仅仅让少数资本家受益了,而大部分往日高高在上的白人,他们的工作和收入,他们和黑人和有色人种之间的差距,都在萎缩。这些白人的失落感可想而知。床铺喊出的“MAGA”,完完全全赢得了这些白川粉的共鸣。在他们那,MAGAMAWAMake America White Again。他们梦寐以求回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以前,回到白人是真正的社会主人的年代,回到白人可以不劳而获的年代。所以,对白川粉,我绝不认同他们的理念,想法,和做法,但我能理解他们粉床铺的原因。

但对华人川粉,我无法理解也无法容忍他们支持床铺。说黄川粉,有人会说我是种族歧视肤色歧视。其实说华裔川粉最符合事实的,但为了写的时候和白川粉对仗,就用了黄川粉。之所以无法理解无法容忍,是因为华人,尤其是那些一直自称反共反独裁爱民主爱自由的华人,去支持床铺,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是无法自圆其说的,都是自相矛盾的,都是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那种。作为有色人种,居然去支持有着明显白人至上意识的床铺,去歧视同样是有色人种的黑人墨西哥人。作为移一代,居然去支持一个反移民的床铺,虽然他打出的口号是反非移。自称反独裁反专制的民主斗士,居然去支持有严重独裁倾向,喜欢和普习金等独裁恶魔称兄道弟的床铺。号称反共的积极分子,居然去支持土共心仪的土共选择的床铺,真是被土共卖了还帮土共数钱。如此种种。在我看来,黄川粉和那些老粉红毛粉习粉完全是同一类人,都是习惯性地喜欢匍匐在“伟人救星”的脚底下的奴才。他们根本分不清利害关系。虽然自己的利益每天都在被“伟人救星”损害着,却时时处处崇拜着“伟人救星”。当然,也不排除很多“黄川粉”,是早就得领中南海的旨意,遵循大外宣的指示,来完成捧川进宫的任务的。所以,对黄川粉,我也没好气。容忍不了。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30周年祭| 胡耀邦的最后7天
2019: 大卫·哈维:天下资本一般黑,中国没有
2018: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2018: 犯鸿茅药酒者,虽远必诛
2017: 争鸣时评:王岐山在开历史倒车
2017: 谁敢打朝鲜,中国人怀抱着火炉喊不出烧
2016: 毛岸英毛岸青到底是不是毛泽东的儿子?
2016: 中国古代四大发明新说 zt
2015: 人治还是法治? z
2015: 龙应台:制度造成生活方式差别 z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