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改良派热捧李光耀的深层原因 zt
送交者:  2015年03月26日08:46:01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嘎拉哈

李光耀的逝世,在华人之间引发了一场激烈争论。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对李光耀赞美最凶的,不是中共,而是改良派。相比之下,五毛和自由派这次倒是批评李光耀的比较多,五毛对李光耀的批评,主要是围绕着它的早期反共和亲西方立场。而自由派对李光耀的批评,主要是他的威权主义和极端实用主义。

改良派对李光耀的认同度,显然远远超过了中共。我感奇怪的是,这个世界上正宗的民主国家多得是,为什么改良派们偏偏对新加坡这个病态民主体制(flawed democracy)小国如此情有独钟?原来,李光耀的极端实用主义,半独裁半民主思想,以及亚洲特色民主论,都极大地迎合了改良派们的主观愿望。另外,新加坡的厉法治国的成功,也将会给习近平的依法治国理念提供更多的自信。但是,习近平的依法治国,属于忽视体制差别的治国,其本质仍然人治,而不是法制。”治“和”制“之间虽然只是一字之差,却决定了法制的真假和质量,决定了社会文明所能达到的最终层次。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制定出一大堆法律条文并不难,难的是解读和执行起来能否保证不任性。不随意。只要中共不结束一党专制,那么法律将永远具有解读的任意性和执行的不公平性。撇开法律本身的社会正义性不谈,在严厉法律之下,任何国家的公民都将自然的趋向于行动上的顺从。但是,行动上的顺从,与心理上的认同不是一个概念。按照约翰罗尔斯(John Rawls)的观点,唯有让公民心理上认同的法律,才是正义的。

按照当代政治学的划分,新加坡属于一种病态民主体制(flawed democracy)。这类体制是介于正宗民主体制(full democracy)和独裁体制(authoritarian regime)之间。比较一下新加坡在世界上的民主和经济的排名也很有意思。按照腐败指数的世界排名(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2014),新加坡是继丹麦,新西兰,芬兰, 瑞典,挪威, 瑞士之后,排第七位。中国是第一百位。印度为第八十七位。按照民主真实度的世界排名(democracy ranking 2014),前十名基本不变,分别是挪威,瑞士,瑞典,芬兰,丹麦,荷兰,新西兰,德国, 爱尔兰,比利时。而新加坡却下串到了第三十九位。印度排名七十。而中国排名一百零六,属于全世界最不民主的十个国家之列。

同西方正宗民主体制相比,新加坡体制的一个最大问题,是它的成功,强烈地依赖于李光耀的个人品行和能力。在后李光耀时代,新加坡的经济繁荣和政治稳定都是无法保障的。李光耀本人不仅具有出色的经济管理能力,而且他的相对温和独裁思想,也不能说是为了个人利益。新加坡人民遇到了一个有权可以任性但却不任性的李光耀,只能说是一种幸运。假如中共也出了一个李光耀那样的好人,今天的中国也可能会是个不错的国家。但是,中国人却没能像新加坡人民那样幸运,如今,中国人已经盼了六十年,也没有盼来哪怕是半个李光耀。中国人只有放弃幻想,实现具有普世社会正义的正宗民主体制,才是正路。

改良派中的大多数,原则上还是认同和喜欢民西方主的。之所以他们对李光耀格外钟情,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认同李光耀的“亚洲国家如果照搬西方民主会导致社会大乱”的论调。正像我们不能够随意假设历史一样,我们也不应当随意假设未来。假如当年新加坡效仿了日本,一步到位地实行了正宗民主,谁又能够证明今天的新加坡一定会比现在的差?又有谁能够证明,当今中国以稳定换来的遍地贪官,道德大滑坡,以及大猪圈一般的环境,不是一桩亏本的买卖?我认为,因为怕乱就拒绝正宗民主,主观上是一种缺乏根据的心理幻觉。客观上是在帮助中共继续维持集权专制。

改良派对李光耀的“西方民主不适合亚洲“的说法认同,其实也是自相矛盾的。我相信,假如同样这句话是从金正恩的口中说出来,肯定会被改良派们骂到狗血喷头。这就改良派的矛盾所在。李光耀制作的这块新加坡蛋糕,其实是不能切割的。忽略李光耀独裁的一面,只强调民主斗士的一面,忽略形式民主下的集权,只强调新加坡有多么多么的民主。要么是在无意地欺骗中国人。要么是自欺欺人。我认为没有必要这样做。正如费曼所说:”The first principle is that you must not fool yourself — and you are the easiest person to fool.“

我相信,即便是像新加坡这样的一个类民主体制,中共也是不敢完全照搬的。它必须还要做进一步的山寨处理。例如新加坡的议会制,虽然使得反对党成了执政党大树阴凉下的一颗很难长大的小草,但是小草毕竟还没有死掉。反对党毕竟还是确确实实地存在的。相比之下,中国的人大,政协和民主党派,同执政党的关系,却是名符其实的蛇鼠一窝的关系。我不相信中共会在任何情况下容许反对党的存在,哪怕是一颗小草。不仅仅因为中共没有这样的自信。而且一党专制也是中共的最为核心的利益所在。

后中共时代的中国,其文明进程的最大障碍,将是来自极端民族主义和极端功利主义的结合。同改良派的极端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相比,毛左思想虽然有些脱离现实,但却含有更多的原始理想主义的成份。因此我认为,未来中华民族的最大威胁,是改良派,而不是毛左。总之,中国是无法复制新加坡的。中国现在最缺少的,不是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而是一个能够与之抗衡的,具有普世意义的人文主义精神和社会正义。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4: 普京大帝领导下的俄国崛起 z
2014: 最早知道马航370下落的是他? z
2013: 组团抗议黄浦江死猪 上海美女被捕(图)
2013: 社会乱像,丑恶层出不穷
2012: 法律与革命
2012: 左派上台真会杀人吗?
2011: 央视工作人员为靳蕾“辟谣”
2011: CCAV以为我们都是军盲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