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央视工作人员为靳蕾“辟谣”
送交者:  2011年03月26日01:37:58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请不要“人肉”我们的同胞

  昨天,从同事处得知,网络上在人肉搜索为央视作报道的“中国在利比亚的黎波里的侨民靳蕾”。在网络上看了一下,发现很多不了解真实情况的网民在怀疑她的身份。还搜索出她是“外交部利比亚大使馆二秘”的所谓“真实身份”。并讨伐央视在新闻报道中,使用“托儿”。

  对于这一怀疑,我觉得有必要公开澄清一下:因为我既是央视的工作人员,也是靳蕾的初中同学。

  先讲一下我与靳蕾再次联系的过程:

  3月22日晚上,我看到在频道(《新闻频道》)播出的节目中,出现了“中国侨民靳蕾的采访报道”。节目是滚动播出的,早上《朝文天下》节目我并没有看到,是在晚间新闻档才看到的。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有可能是我的初中同学。因为这个姓氏本身并不多见,而重名重姓的几率更是微乎其微。我们在初中(铁二中)是非常要好的同学,即便如此,我还是听了一段时间,才基本确定应该是我的初中同学。于是,我给办公室的同事打电话,请他们向国际新闻部查询一下,我这位同学的联系电话。央视的新闻,制作部门各有分工,很多时候一条新闻出自哪个部门哪个记者,是需要相互打听了解的。

  然而,由于同事在赶制当晚播出的《24小时》节目,因此没能帮我打听到靳蕾的电话。直到第二天3月23日,我才自己通过同事拿到联系方式,并在下午打给了远在利比亚的靳蕾。

  电话接通,我先问她:“你是铁二中的靳蕾吗?”她愣了一下反问:“你是谁呀?”其实也正是她的反问,让我一下子更坚定这是我的同学——那种语气是她习惯说话的方式。我就直接告诉她:“我是王青雷。”几乎没有间隔,她有点惊奇地问我:“怎么是你呀?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我就在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采访你的是我们《朝闻天下》的同事,我跟她们要的你的电话。”

  随后,我当然会很关切的询问她的近况,毕竟多年不见,又是以这样特殊的方式相互联系,言语间还是挺开心的。她告诉我:“我老公是利比亚人,我现在是在这边中石油的一个下属部门工作。撤离的时候,因为老公和孩子都在这里,我就没有撤离。”

  我又问到她《朝闻天下》是怎么联系到她的,她说:“你们台阿拉伯语的那些同事,都是我在大学时候的同学,他们知道我嫁到了利比亚,联系的我。”

  出于记者的本能,我向她询问了利比亚那边一些真实的情况,她跟我说:“早上你们的同事采访我的时候,采访之前,联军的炮弹就落在我们家后面的那座楼,当时吓死我了。我觉得自己连线的时候,声音都有点颤,你们同事还说,你今天的语速有点慢。我心想,那是吓的。这边也没有什么防空设施,只能在自己家里。”她还告诉我:“卡塔尔电视台的有些报道是与事实不符的,他们报道的的黎波里哪哪被炸了,我亲自去看过,其实完好无损。”我问到她,利比亚人对卡扎菲的真实态度,她的看法是“虽然利比亚国内以前对卡扎菲有很多不满,但这几年因为他在搞基础设施建设,并且也在改善老百姓的生活,所以大多数人还是支持他的。我说的不仅是在的黎波里。”

  聊了一会利比亚局势后,她还责难我说:“你到底是关心我呀,还是关心利比亚局势呀?”当然,朋友间的玩笑,相互当然领会。

  此后,我跟她说:“你的报道还挺专业的,我刚一听还以为你也在干这行呢。因为没有你的照片,所以还有点怀疑。”她这时告诉我说:“你们的编辑向我要照片,但是我没有给。因为我并不想自己出个名什么的,就是帮帮同学的忙,介绍点这边的情况。其实我妈不同意我跟你们连线报道,她很担心我的安全。说实话,谁也不知道这边将来的局势如何,我们家人担心万一哪句话说得不合适,将来谁掌权会受牵连。我自己倒没太大关系,就是家人担心。”

  我随即问她,那你打算和老公孩子撤离吗?她说:“当然想,只是现在唯一可能的路是到突尼斯边境的公路,但现在那条路很危险。不敢走,也不了解情况。”我当时有些“公私不分”给了他本台在突尼斯边境作报道的记者张讴的电话:“你可以问问张讴那条路的情况,也许他能知道。你就说我给你的电话,让你跟他联系的。” 她非常高兴,还一再核对了电话号码。寒暄几句之后,我们刮断了电话,并相约等她回到北京后相见。

  此后。大约十分钟,我又再次打给她问:“你知不知道在班加西有没有中国人,我们也想请他们介绍一下反政府武装的情况,毕竟现在那边的信息不多,观众只能通过你了解卡扎菲这边的一些情况。”不过,她很遗憾的回答我:“据我所知,那边应该没有中国人了,的黎波里好像一共也就29个人了。”我又再次叮嘱她第一位的是注意安全,结束通话。

  说实话,在这个电话之后,心情很久不能平静。作为新闻记者,把握新闻报道的冷静客观中立,不受情绪影响是职业的基本要求。但是,当你真的有至亲好友身处那样的险境时,内心还是会波澜不平。

  而在昨晚,当我看到网络上的人肉搜索时,实话实说:努力的让自己从愤怒到冷静,让自己用事实说话。

  我可以理解人们的怀疑,但不愿看到很多人不经证实就以讹传讹,甚至恶意攻击人身。靳蕾毕竟不是专业的媒体记者,对于一个长期生活在的黎波里的侨民来说,她所经历和看到的恐怕也和我们认识的相去甚远。有时,一些我们认为偏颇的立场,其实对于他们来说只是生活积累的感受。应该是完全可以被理解的,无需过度解读。抛开我的职业背景和与靳蕾的同学关系,我希望人们从善意的角度出发,善待同胞:

  一个身处异国他乡的中国女人,在遭受战乱无所依靠的危险城市,仅仅是出于公心希望帮助更多的人了解事实,然而却遭到怀疑、“人肉”和攻击。

  如果你是这样一个女人,远在祖国的万里之外,你会作何感受吗?

  如果你有这样一个女儿身在国外,作为母亲你会心痛国人对于女儿的误解吗?

  而我最想说的是,对于一个身处战乱的中国同胞,我们的牵挂、我们的惦念、我们的人性关怀怎么会仅仅因为一份怀疑,而变得荡然无存?!

  仅仅凭借一份“2006年外交部国家公务员的专业考试考生名单”,就做出这样的怀疑,是不是过于草率?如此重大的外交事件,连外交部的发言人都会谨慎对待,会允许一个所谓的“大使馆二秘”在媒体上说东讲西?如果她的身份真是如网络所言,还需要向我这个媒体朋友,打听撤离的路径?

  连夜赶写,没有时间、精力和心情润色文笔,更多只是按照记忆照实记录。希望看到这片文章的人能够不再以讹传讹,不再伤害一个普通、善良的中国女性;不要让远在他乡的靳蕾没有被炮火袭击,却被我们自己的流言伤害。

  最后,请不要再“人肉”我们身处险境的同胞,而是通过网络来传递我们的关切、挂念和真心。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006922c0100pygl.html?tj=1#comment4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