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首页 |
 
版主:bob
 
老钱:“六.四”万岁!年轻人万岁! zt
送交者:  2014年05月22日11:30:30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前言:时光已经到了2014年了,又快是6.4的周年了。从1989年起,这是第25个周年的纪念了。25周年,是一个“银婚”的跨度了。而且,今年,我们又看到了台湾青年学子起来了。他们为了反对“服贸”,其实,是害怕被大陆的落后可怕的专制制度的逐步控制,温水煮青蛙。尽管,这个制度自己惶惶不可终日,但是还是暴戾强大的。在大陆的老百姓,都还要尽可能地逃离,这个看似“繁荣娼盛”,其实极其腐败的政治制度。怎么让台湾人,特别是青年人接受这个制度呢。

  6.4运动的青年人,也就是受够了这个制度,希望改革而已。

  提到6.4,我仍然悲愤。但是,也没有新的话。就把老文章,修改修改,再贴一遍吧。

  “六·四”万岁!年轻人万岁!

  --- 赞美年轻,赞美冲动

  2010

  今年的6.4是第二十一个纪念日了。每年都有些人在总结历史,有些人在指责学生运动,指责学生领袖。

  回顾中国的近代史,历史总是靠年轻人推动的,年轻人也总是幼稚的。年轻人中少数的早熟的领袖人物比较清楚,但是仍然是不老练的。大多数人都是不太清楚,不冷静的。多数人被是被多数人裹埉着,有一种所谓的从众心理。我这里说的年轻人,特别是青年学生,但是也包括一切好学的年轻人,其实学历不是绝对的。青年学生是年轻一代中相对早熟的部分,因为他们接受了足够的教育,系统地接受了全部人类历史的总结和积累。但是,仍然是幼稚冲动的。6.4是如此,4.5是如此,12.9是如此,5.4也是如此。全世界只怕都是如此。人类的历史就是靠幼稚的,冲动的年轻人推动的。

  年轻人虽然有年轻人自己的特殊诉求,但是他们不是一个社会阶层,更不是一个阶级。他们的特殊诉求,顶多用搞怪自己的发型,服饰,用僖皮士的方式唱歌,跳舞之类的方式来表达。退一万步说,如果说年轻一代真会有反社会,反人类的倾向,不等他们成气候,他们就被各自的家庭化解了。年轻人不构成一个独立的社会阶层,年轻人不会形成一个独立的社会诉求。年轻人的冲动不是无端的,他们来自社会的各个角落。他们都是代表了社会的情绪和积怨。其他年龄段的人们瞻前顾后,不敢表达,只有年轻人能挺身而出了。要说利用,那就是所有的中年人,老年人在利用年轻人,整个社会在利用年轻人。要说“黑手”,整个社会是年轻人“黑手”;要说“别有用心”,这是整个社会在“别有用心”。或者说,历史就是靠利用年轻人来推动的。年轻人就是代表了整个社会的情绪和良知。

  年轻人,作为个人是没有经验。但是,作为整体,作为年轻的一代人,是没那么好呼悠的。回顾历史,只有在专制独裁体制下,经过从小到大的,长期信息封闭和愚民教育,铺天盖地的谎言的反复灌输,洗脑之后,年轻人才会被独裁统治者利用。什么“被利用”了,背后有“黑手”了,都是统治者的谎话。什么“国内外反华,反共势力“,都更是中国共产党的谎话。独裁者的垄断了一切社会资源,年轻一代的前途都被控制在他们的手中,绝大部分的年轻精英也都是控制在他们手中。为什么突然都不听话了?都要反叛了?从幼儿园,小学,中学到大学,带红领巾,入共青团到削尖脑袋要入共产党;拼命灌狼奶,灌了几十年。行之有效地呼悠了几十年,怎么忽然就不听话了。被“美帝国主义”,“反华势力”隔着大洋,轻轻地一呼悠,就给呼悠过去了?骗谁哪?说得过去吗?不管哪一个人,几个人,不管是学生领袖,还是什么教授,文人,无论他们能对青年学生有多大的影响力,那都是由于整个社会有了共识的大前提下才能起作用的。其实,还是共产党的倒行逆施动员的结果。什么“长胡子的黑手“,什么“别有用心”,共产党无耻之极的惯用伎俩。什么“一小撮”,独裁者自己才是名副其实的一小撮。

  说到底,只有希特勒,共产党会利用,能利用年轻人。一旦年轻一代与独裁统治对抗,毋须至疑,年轻一代肯定是代表着历史的前进方向。

  在美国,就没有青年学子上街闹事的社会现象,就是几年前的“占领”,也是什么人士,什么年龄的都有,恰恰,青年学生不多。因为,他们知道,正确的途径是什么。社会也从来没有特别地,要警惕他们,要控制他们,要引导他们。这个社会,这个教育体系,从小到大,就是鼓励他们,独立思考,独立探索,鼓励他们大胆地说出来,大声地表达出来。从小就鼓励他们,标新立异,就是要与众不同。网络,社交工具,任他们使用,规则对大家都是一样的。。。

  一个社会到了中年人,老年人不敢说话,只有靠冲动的年轻人来表达,来反抗,只有靠年轻人生命和鲜血来开路时,就说明这个社会已经腐朽了,不可救药了。任何一个社会不能安抚年轻一代,不能给年轻一代希望,这个社会就是一个腐朽的社会。任何一个政党,任何一个政府,不能代表年轻人的利益,就是一个行将就木的政党,就是一个行将就木的政府。这个政党,这个政府就应该下台!不管他眼下有多强大,有多残暴,甚至多么“辉煌“,迟早会垮台。希特勒曾经很“辉煌“过,斯大林曾经很“辉煌“过,现在都已进了历史的垃圾箱了。就是金正日,只要还在台上,都是“辉煌“的。现在的中国共产党也看起来很“辉煌“,实际上是坐在火药桶上,惶惶不可终日,迟早要进了历史的垃圾箱的。

  当幼稚的,冲动的年轻人与独裁者对垒的时候,这种冲突怎么发展都是独裁者的过错。指责年轻人不懂分寸,不知道见好就收,等等,等等,都是罔顾现实,昧着良心,胡说八道。在独裁统治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人,即使他们有民主诉求,他们也缺少民主素养。因为他们没有受到过民主的教育。社会,学校,整个的教育体系,从来没有给青年人独立的组织,独立自主地行事活动的机会。从小学生起,选举就是假的;孩子们从小就知道老师在课堂上讲的那些说教,到社会生活里都是假的。从小受到的是最虚伪的谎话教育,现实生活中的教训都是党同伐异,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容不得不同意见,受不得别人的挑战。自己从来没有享有过充分的人权,还要被误导为,“管饭”就是最大的人权。什么都是虚假的,也从来没见过真正民主,所以就比较难真正地理解人权的理念和民主的实际操作。尽管他们在追求民主,可是一出手,还是共产党用戒尺鞭子抽着,名利诱惑着,从小训练出来的,已经使惯了的拳路套数;一出口,还是共产党从小耳命面提,灌输出来的,已经自然而然,琅琅上口的话语句型。人权最基本的理念就是,人与生俱来是平等的。就是要尊重别人的权利,尊重每一个人的权利。这个权力最基本的就是知晓权和发言权。就是很多在民主社会生活了十几年的华人,也还是不懂得尊重别人和别人的发言权。为什么海外的民运分子、内部争斗不休,分裂,分裂,再分裂?有文章说,总共就是二百多人,能有五,六十派。就是因为他们多是吃狼奶长大的。他们要是吃伏尔泰的“奶水”长大的,把“我不能赞同你的观点;但是我拚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当作自己的“最高指示”的话,他们就会容易理解对方,接受对方,容易妥协。就容易求同存异,容易合作。你们看,就是被共产党视为死对头的法轮功,他们的教义和行为方式里都浸透了共产党的作风:那种唯我独尊,不容异己的狂妄。就因为他们也是吃狼奶长大的。他们的思维方法也都是共产党教的。所以,青年学生运动有什么偏差,说到底,还是共产独裁专制教育的过错。共产党统治的出尔反尔,气量狭小,残酷无情,中国人都是清楚的。青年学生不相信这个党和政府,所有有记性的中国人都不会详细相信。秋后算帐,无情镇压是这个独裁专制的拿手好戏,因而不肯妥协。这也还是共产党自己长期失信与民的结果。中华民族只有在终结了共产专制,走上了民主与法制之路之后,青年人和全国人民才能享受民主,学会民主。不会很困难、那将是一个迅速的相辅相成的过程。

  共产党不也是靠年轻人成气候的吗?共产党本身就是由幼稚,冲动的年轻人发展而来的。在这个发展过程中,他们成熟了,老练了。随着他们执政经验的成长,他们成熟老练的结果,就是所谓党性提高了。但是由于这个思想体系和组织机构的致命弱点,他们的成熟,其实是腐败了。他们成熟老练到六亲不认,唯命是从,毫无原则;良知和同情心都被“党性”,确切的说是被严酷现实压倒了,镇伏了;初始的勇敢,独立思考,为国为民的理想主义,完全丧失干净。到毛老头子丧净天良地饿杀了三,四千万老实巴交的人民时,就只有彭德怀一人敢出来为民鼓与呼,满朝上下都是指鹿为马。周恩来出来陷害忠良说:我们都水平不高,还是毛主席水平高,看出彭德怀问题的实质来。当到毛老头子要打倒刘少奇时,又是周恩来出来助纣为虐,看了那些明明是伪造出来的材料,却故作愤慨地说:“此人该杀!”。这就是成熟老练的共产党党棍,官僚们的典型嘴脸。

  年轻人就是容易冲动,就是没有经验。冲动是勇敢的相傧,幼稚是真诚的伴娘。到他们有经验,不冲动的时候,他们就不年轻了。人类的历史就是这样的。正因为年轻人没有经验,没有教训,所以总是年轻人在流血,冲锋。正因为年轻人没有经验,在下一个历史关头,人民忍无可忍时,那时的年轻一代还会站出来,再一次充当历史发展的急先锋。他们已经忘记了前一辈年轻一代的教训。马后炮的总结和反思都是空话,屁话!你们看,最近在南海本田领导罢工的就是一个24岁的湖南小伙子。如果共产党还在为夺取政权在奋斗的话,一定会把他当好苗子呼悠过去,驯化成为共产党的核心骨干。可惜,现在的共产党是不会喜欢这个小伙子的,在共产党看来,这个小伙子会独立思考,有反抗精神和组织能力,绝对是不安定的因素。当地的官员肯定不喜欢他,恨他破坏了他们的太平盛世,干扰了保七保八的大局。共产党是不会承认,恰恰是他们这个“草泥马”的人吃人的社会制度是制造不安定的机器。再看,这个6.4纪年日子里制造了最震动世界的举动的,是80后和90后的两个中国留学生,他们驾驶飞机拉横幅飞越中国驻纽约领事馆上空。横幅上写道:“昭雪六四,结束专制,人民必胜,良知永存!河蟹,草泥马喊你从中国滚蛋!”。

  年轻人刚进入社会生活,对生活充满了美好的憧憬,刚从书本上学到的,规律,法则,原则,逻辑,都还记忆犹新,没有忘淡,没有被“社会主义生活经验”淹没。。。自然地会反抗不合理的东西,自然要发声。。。

  六。四时的青年学生是幼稚的,冲动的,包括现在已不年轻,当初也是年轻幼稚的我们自己。那时候的柴玲,乌尔开希们也是幼稚的。大家都幼稚。柴玲们就是幼稚的学生的代表而已。不是他们忽悠了学生们。是形势造就了他们,把他们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或身不由己了,或头脑发昏了。他们也不是纯洁的天使,当然会有缺陷,当然会犯错误。要说忽悠,还是共产党最能忽悠人,把中国人民,把青年人忽悠了几十年。一朝忽悠不了了,就恼羞成怒,大开杀戒。年轻幼稚的学生不懂得如何恰当地有理有节的斗争,那也是共产党几十年愚民教育的祸害。这还是共产党的错。共产党的腐败把人民激怒了,青年学生只是全社会,所有中国人的代表而已。恰恰是那一篇动乱社论,把全北京人民都调动起来了。是共产党把学生,把北京人民,全国人民动员起来的。又是共产党的僵腐,把局面一步一步地升级,想想李鹏们那付愚蠢嘴脸和邓小平们顽固不化的头脑吧!正是共产党的蛮横和愚蠢,才把事态搞僵,搞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不可以把责任推给青年学生。

  某个网友说,“这个民族把改造社会的责任一股脑地推给本不该承担它的年青人,却又总是在事后责备他们的幼稚和冲动,这本来就是一个悲哀”。把坏结局的责任推给青年人,完全是地道的混账罗辑。这个政权,这些窃据高位的独裁者就是最无能的,最不负责任的。看看这个政权顽固地与拒绝人类的普适价值,野蛮愚蠢,看看这个民族的腐败荒唐,在当今世界上要说幼稚,这个民族还是够幼稚落后的,这个政权才是最幼稚野蛮的。越是拒绝普世价值,越是拖延,拒绝民主,中华民族在将来越是会要付出更大的代价。这越是昭显出共产党的自私,不负责任。

  当幼稚冲动的年轻人与幼稚野蛮的独裁者对垒的时候,除非独裁者应顺历史潮流,否则,任何坏的结局都是独裁者的罪过。即使是蒋介石,马可斯(菲律宾)这样的独裁者都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向青年学生下这样的毒手。只有邓小平这等老奸巨滑,心狠手辣的共产党党魁才能说得出:“杀二十万换二十年太平”这种狠话,下这种毒手。(当然,还是没有超过毛泽东的纪录:“原子弹怕什么,中国人,死了三亿,还有三亿。”,与毛泽东相比,邓小平还是小巫见大巫了)。

  我永远不会去,计较学生们,学生领袖们的失误和不足。计较它,有什么用呢?就像在大江大河里,疾驶的船只,“刻舟求剑”,有用吗?历史不会重演,更不会,让同样的一群人来重演。当权者在更替着,青年人,永远是初出茅庐,初见世面,冲动幼稚,无知莽撞。。。发生的,永远是新鲜的,出人意料的,也是无法预料的。事实上,“年轻人”是在进步的,他们,特别是领袖人物,是在汲取历史教训的。6.4时的学生运动,不是比以往的高明多了吗?连小偷都感动得罢偷了。林志x们,领导的这次学生运动,不是比以往的高明多了吗?台湾当局,也进步了,妥协了,达成了“先立法,后审议”双赢局面。倒是,大陆方面,永远是僵硬死板的腔调,“不再复议”。两国的事实局面,已经形成了60多年了,谁能管谁?一方不愿意了,还不就是告吹。台湾是民选政府,要尊重民意。只能是要挟。怎么要挟?不就是兵舰,飞机,导弹吗?不是兄弟吗?不听话,就杀!?

  青年人的不成熟,其实反映的是社会的不成熟。与其去责怪青年人,不如去责怪社会,责怪当权者。

  我永远不会去,计较学生们,学生领袖们的失误和不足,但是,我永远不会宽恕当权者的野蛮和残暴。

  我们每到6.4,都要忍不住地要仰天长啸,掩面痛哭。6.4应该成为炎黄子孙的第二个国殇日。无需独裁者,刽子手来平反。我们将一年一年地纪念6.4下去。就像端午节纪念屈原一样。总有一天,我们会在天安门广场上建立起中华民族的哭墙。刽子手们将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0%(0)
0%(0)
  神经病!  /无内容 - 梦中人 06/04/14 (73)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FOREX.com全中文专业服务,华人投资外汇之信心之选!
暑期大赠送!美国专利骨精华消除关节疼痛,骨刺,心血通改善心绞痛,更年乐克服更年期隐疾
全球领先网上项目外包平台免费发布外包需求,50万专业人才高效地完成您的任务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3: 薄熙来案 — 未能善始望能善终
2013: 构建和谐社会(图集)
2012: 世界上有两种蠢猪,最蠢的是左猪
2012: 朝鲜激怒中国公众 痛斥政府无能
2011: 狗日的的瘟元宝是中国人吗?最好出口日
2011: 明报:酒店“低头”不予追究寻衅滋事美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