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x-file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对越作战将星张万年
送交者:  2016年01月15日01:57:02 于 [世界游戏论坛] 发送悄悄话
1979年对越作战打出来的将星张万年

  1978年12月初,时任武汉军区43军127师师长的张万年正在北京的军事学院高级系学习,突然接到任命,将他晋升为43军副军长并兼127师师长。很快,上边又发来通知,要张万年提前离校,迅速赶回驻地,率127师随43军开赴广西前线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作战。

  这次命令来得非常急。12月8日中央军委下达正式作战命令,调隶属武汉军区的43军加强给广州军区参战,要求在1979年1月10日前赶到预定地域集结。127师则是在12月10日接到了命令。
  43军的前身是东北野战军第6纵队,最早部分来源于北伐时的“叶挺独立团”, 参加过“八一”南昌起义,朱毛会师上了井冈山,组成红4军,后又编为红一方面军第1军团第2师,其资历在解放军各部队中无与伦比。127师则是红2师的直接继承者,因此又号“铁军师”。

  43军曾在1961年8月被撤销,所属127师改归广州军区直属,128师、132师改归海南军区建制。1968年9月,为应对中苏边境紧张局势,广州军区重建陆军第43军,辖127师、128师,55军220师改归43军建制,改称129师。1969年10月17日,43军(129师留贵阳“支左”,1973年1月归建)从广西桂林移驻河南,改隶武汉军区。

  张万年是山东黄县(今龙口市)人,出生于1928年8月1日,建军节这天,比建军整整晚了一年,正是天生就有军人命。1944年8月,16岁的张万年带着几个小同乡参加了八路军,当时的部队是八路军胶东军区北海军分区黄县独立营第2连,人们习惯称为“黄独2连”。

  在人民军队大发展中,“黄独2连”后被编入北海独立团,1945年10月随山东军区的主力部队挺进东北。北海独立团改编为东北人民自卫军第3纵队第5旅15团。张万年去了新编的第5旅16团当了警卫员。5旅16团后又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4纵队第12旅36团。4纵也就是四野41军的前身。张万年长期在这个部队中战斗成长,先后参加过三保本溪、鞍海、新开岭、四保临江、东北秋季、冬季攻势、辽沈、平津、衡宝、广西、粤东剿匪、南澎岛、东山岛等战役战斗。东山岛战斗时,张万年已是41军司令部作战训练科(后改为训练处)作战参谋。

  1958年12月,张万年被选送到刘伯承创建的南京军事学院合成军队指挥系一部第七期学习,时任院长是廖汉生中将。1961年6月,张万年从南京军事学院基本系毕业,其时的军衔为少校。1961年8月,张万年被任命为41军123师367团副团长,1962年11月升任团长,这个团也就是著名的“塔山英雄团”。1966年12月,张万年出任广州军区司令部作战科科长。1968年4月,张万年又被任命为广州军区作战部副部长。其间,张万年参加了解放军赴越南溪山学习组,考察越军在1968年1月-7月发起的溪山战役。张万年在半年多的考察时间里了解了越军和美军当时的作战特点,对热带山岳丛林地带作战有了较为深刻的体会,对于10年后他指挥部队参加对越自卫还击战起到了极大的帮助作用。

  1969年7月,张万年正式接掌广州军区43军127师师长之职,一干就是12年。他之所以在师长位置上呆了这么多年,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受了当时的师政委关光烈的牵连。关光烈是四野出身,建国后曾在林彪身边当过6年秘书。1965年调到127师任副政委,1968年12月任政委。关光烈精明干练,年富力强,军区很多领导都对他看好,升任军级领导职务也是指日可待。不料,“九一三事件”前夕,关光烈意外地被林立果紧急召到北京谈话。虽然关光烈拒绝了林立果提出的各种无原则要求,但也没有引起警惕,未向上级领导汇报。这次“召见”最终给他带来了灭顶之灾。“九一三事件”后,关光烈很快被逮捕,作为林彪反革命集团的“同伙”被关押了10年零1个月。在被审查期间,上面来的人物特别对张万年的态度与动向极为关切,再三询问关光烈是否曾把去北京的情况透露给了张万年。关光烈说:“我连自己的老婆都没告诉,我能告诉他吗?”

  虽然张万年有幸没有被卷到这个漩涡中去,但在当时的气氛下,晋升之路也就遥遥漫长了。

  张万年是1978年3月到北京的军事学院高级系第二期第二队学习。军事学院位于海淀区红山口,当时刚由军政大学军事系为基础重新组建,院长是肖克上将。1985年,军事学院与政治学院、后勤学院合并成为著名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

  接到参战命令后,张万年火速动身,于12月18日赶回了127师驻地。12月23日,张万年和政委蔡春礼率127师作为全军前卫师先行启程,于12月28日赶到广西崇左县江州地区集结,开始了紧张的临战训练和准备工作。

  当时部队已20多年未经战火,又要打作战经验丰富的越军,对于能否取胜心里没底。张万年多次召集全师排以上干部开会,分析敌我双方的兵力部署、作战特点、具体打法,要求在战略上藐视敌人,为大家打气鼓劲。他亲自参与训练计划的制订,带领全师投入了全方位、高强度的适应性训练。张万年着力在走、打、藏上加强临战训练,要求部队练出在亚热带山岳丛林地中能行军,能隐蔽,能近战、夜战,能充分发挥手中武器的最大威力。在训练计划上,规定了在山岳丛林地带如何走路,如何过水网稻田,如何穿林,如何渡河,如何隐蔽行军,如何射击投弹,如何发挥火力威力等等。他还狠抓落实,细到山林地带行军时如何系鞋带,如何扎裤脚,如何避免枪刺、水壶、腰带铁环反光,如何砍竹子、扎竹排,甚至是如何使行军时水壶不发出响声等。在战斗发起前,张万年还组织了一场实兵实弹演习,特意选在下着倾盆大雨的夜间进行。当时43军军长褚传禹进行了现场观摩,演习结束后对127师排以上干部们讲话:“张副军长都把你们练到这个样子了,要是再不能打仗,就没有道理了!”

  根据广州军区前指的战役计划,43军的3个师中,129师配属给42军,向七溪方向进攻,保障42军向高平进攻的左翼安全;43军军部率127师、128师、炮兵团、高炮团向谅山东侧的禄平方向发展进攻,围歼禄平地区守敌,配合55军攻占谅山,同时阻击亭立地区的越军338师增援谅山。

  127师的任务是突破广西边境爱店当面的越军防御,攻歼支马、龙头地区之敌,然后向禄平方向发展进攻。

  支马、龙头地区的守敌是谅山省独立第123团的1、3营,还有部分武装公安。独立第123团原属304B师,这个师是由越军中排名第四的304师分编而成的。独立第123团据说有20多年的作战历史,战斗经验丰富,1976年才转为地方军。

  边境最前沿的支马地区距禄平县城约13公里,有一条简易公路相连。周围山谷纵横,草木茂密,地形非常复杂。越军依托公路两侧的十多个高地分散把守,纵深配备,构成支撑点式的环形防御阵地。在高地顶部、山腰和山脚构筑有半地下的或A字型掩蔽部、土木质工事、断续或连续的堑壕,以交通壕相连接。各阵地配置轻、重机枪、榴弹发射器、火箭筒等火器,构成明暗结合的多层交叉火力网。阵地前沿埋有防步兵地雷,设置了陷井、竹签和铁刺等障碍物。在公路附近,越军还挖掘了防坦克壕沟,埋设了防坦克地雷。

  针对当面越军的防御部署,张万年决心“牛刀杀鸡”,初战必胜,集中优势兵力对支马、龙头地区越军实施正面进攻,两翼穿插,迂回包围,先围后歼。他动用了师的379、381团和380团3营,共7个步兵营兵力,还有军侦察连和2个边防连投入攻击。支援炮火上,准备了师炮兵团、军122榴弹炮营及各团炮兵连的共约7个炮兵营,还有广州军区独立坦克团3营的2个坦克连。

  张万年要求:开战就要以猛烈火力“至少打掉对方目标及有生力量的70%,争取达到80%-90%”,“要让步兵冲上山头后,只与对方最后剩下的10%到30%的有生力量作战”。所有炮兵前沿观察所都要靠前,步兵打到哪里,炮兵前沿观察所就要开设到哪里。所有步兵伴随火炮加强到一线部队,连60炮加强到班,营82无坐力炮和82迫击炮加强到排,团100迫击炮加强到连,步兵指到哪里就要打到哪里。为加强步兵伴随火力,张万年还将师85加农炮营的6门炮配属给主攻团,向一线前出,以直瞄火力直接支援步兵分队的战斗,可谓是“大炮上刺刀”。同时,各级指挥所要尽量靠前,师前指距离前沿不得超过3公里,团前指距离前沿不得超过2公里,营指基本要和主攻连的连指在一起,距离不得超过500米。在战斗打响后,张万年要求“我要用肉眼直接看到前方正在进行的战斗”,带着师前指进到与一线作战连队不超过2公里的位置指挥战斗。

 从1979年2月16日夜里开始,127师攻击各部就先后偷越边境,向预定攻击出发阵地隐蔽前进。17日6时40分,全线发起火力准备,将当面越军防御阵地打成一片火海。炮火延伸后,总攻发起。

  379团的前身就是叶挺独立团,红军长征时则是飞夺泸定桥的红4团,其团史为人民解放军之冠。这次379团担任支马方向的正面进攻兼左翼迂回,攻势猛锐,在一整天的战斗中,先后攻克5、421、4、11、12、6、7、8、1、9、10、2号高地表面阵地,将支马地区正面越军防御打了个稀烂,基本完成了预定战斗任务,受到了张万年的赞扬。

  381团为右翼迂回部队,预定全团首先翻越中国境内海拔800多米高的大岭,再越过越南境内1000多米高的母山,直插敌后,以1营拿下612高地和龙头,3营拿下400高地和540高地,一举关上支马、龙头地区越军撤退的大门。因穿插路线山高坡陡,地形复杂,部队负荷较重,部分攻击分队在运动途中掉队。随该团行动的李孔胜副师长在无线电静默情况下改变了战斗决心,转而以3营进攻612高地、龙头,少数部队向540高地迂回。经过3小时激烈战斗,381团3营7连打下了612高地。其他攻击分队因认错400高地,加上540高地越军阻击火力猛烈,没能继续发展战果。夺占612高地,等于在是越军的防御体系腹背插进了狠狠一刀。当战况上报到师前指后,张万年兴奋地对参谋长王福海说:“战前,许多人都有一个疑问,年轻一代的干部战士还能不能打仗?现在,我们的干部战士通过自己的行动给了很好的回答!”

  17日当天的战斗,127师基本拿下了支马正面的越军主要阵地,歼敌约1个营。张万年决定加强兵力、火力,第二天继续对540高地、400高地和龙头地区发动进攻。

  2月18日,381团3营配属2营6连、团迫击炮连、广州军区独立坦克团3营8、9连、师85加农炮2个连为主攻,379团1营为助攻,突击540高地、400高地和龙头地区。至当日晚18时30分,全部攻占预定地区,残余越军沿公路向西撤逃。这样,127师已打开了进逼禄平的大门。

  在战斗中俘虏了一名越军中级军官,张万年审问他时,该敌感叹地说:我有“三个想不到”。第一,想不到你们从山上(公母山)插下来那么多部队。我们在制订防御预案时,估计你们从那里插下来的兵力最多一个排,没想到你们用一个团;第二,想不到你们火力打得这么猛;第三,想不到被你们歼灭得那么快。我们构筑了坚固的工事,准备了充足的弹药,原来准备在这里守半年的,没想到,还不到一天,就被你们歼灭了。
  随后几天,张万年指挥127师巩固阵地,清剿残敌,阻敌反击。从2月17日到25日的战斗中,127师歼敌9个连共833人。

  在18日的下午,《解放军报》记者李启科冒着越军炮火来到前线,在师前指所在的一条堑壕里采访了张万年。当天晚上,李启科就写出了题为《新一代最可爱的人——寄自广西边防前线某部》的战场通讯。3月3日,《解放军报》第一版以近二分之一的版面将其发表,报道了43军将士前仆后继、英勇作战的情况。这篇通讯迅速传遍神州大地,引起巨大反响,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的指战员由此被称为“新一代最可爱的人”。

  26日,张万年接到军指命令,127师沿公路两侧向禄平方向进攻,切断4号公路,阻敌338师西援谅山。

  防守禄平周围的是谅山省独立第123团残部和禄平县独立营。针对越军的防守态势,张万年认为,第二仗的关键在于速度,要在越军逃跑之前歼灭他们。张万年下定决心,将全师3个步兵团全部投入攻击,集中全师大小245门火炮,在兵力、火力上对当面越军形成绝对优势,以快打慢,迅速突破越军防线,分割包围,将敌各个歼灭。

  27日7时,在猛烈的炮火准备后,127师配属54军坦克团3营向禄平发起进攻。380团在公路左侧前进,381团在公路右侧前进,379团在54军坦克团3营引导下沿公路前进,3个团齐头并进攻向禄平。127师在禄平外围的几十个山头支撑点上与越军发生激战,步步向前推进。至27日当晚,127师各部推进了8公里,已兵临禄平城下。

  28日,张万年指挥127师继续攻击。当面越军的抵抗力已明显减弱,纷纷钻山突围。上午9时许,接上级通报,338师462团一部已沿公路向禄平增援。张万年当即命令380团加速攻占禄平南侧的346高地,阻敌增援。380团行动迅猛,1个多小时就拿下了346高地,然后继续前出,炸毁了破雷附近的奇穷河公路桥,切断了4号公路。381团也在禄平北侧切断4号公路,截断守军退路,向谅山方向展开对外防御。中午11时许,379团2营冲入空荡荡的禄平县城,占领各处要点,搜索残敌。

  不久,张万年就率师前指进入了禄平县城。当时街道两侧贴了不少越军的标语,上书“打垮127,活捉张万年!”张万年看后哈哈大笑,对身边的师领导和参谋们说:“他们对127师了解得很多,又兴师动众进行这样的战前动员,但还是打输了。我们应当尊敬他们,毕竟他们的情报是准确的。”

  张万年把师前指设在禄平城外的一个无名高地上。28日夜里,3名越军特工顺着一条水沟摸到了师前指附近。对越军战斗特点熟悉的张万年一直要求警卫部队设交叉岗哨,一个哨位被袭击,另一个哨位就能及时开火增援。结果越军特工一露头就被发现,在喝问口令未答的情况下,两个哨位一齐开火,当场击毙1名越军特工,另2名逃跑。

  在攻占禄平的战斗中,127师打垮越军1个多营,共歼敌383人。

  3月3日凌晨2时,张万年和蔡春礼政委到43军军部受领了命令,要127师以一部兵力南渡奇穷河,攻占迷迈山,配合55军歼灭谅山守敌,共同造成进逼河内的态势。军里明确要求,当日12时必须向迷迈山发起攻击。

  迷迈山位于谅山东南约5公里处,离禄平城西北有20多公里,其主峰海拔480米,俯瞰同登至河内的1号公路和谅山通向东南海滨的4号公路,是越军在奇穷河南岸的一个防御要点,在主要制高点及周围地区布置了约2个多营兵力。奇穷河在迷迈山附近河段宽100-150米,水深1-2米,流速1.5米/秒,可以徒涉。但河岸高陡,上下困难,越军在南岸占据了有利地形,能够用火力封锁渡口。

  时间紧迫,张万年来不及回去进行布置,立即打电话命令副师长马友带领380团并配属师107火箭炮营,火速出发,经禄平沿4号公路进至扁福地区的奇穷河渡口,组织渡河,然后夺占迷迈山,配合55军围歼谅山之敌。张万年强调,交待任务后3小时内一定要赶到奇穷河边,展开渡河行动。

  从军部回师里的路上,张万年和蔡春礼边走边在车上研究了战场态势和作战方案。张万年认为,第三仗的关键在于快速渡河和击破越军的阻击。越军防守禄平地区的谅山省独立第123团已连遭127师打击,部队溃散,只能零星骚扰,对127师右翼并无大的威胁;西援的338师462团未遭重大打击,在禄平县城南侧隔奇穷河与127师对峙,有反冲击的可能;迷迈山地区有越军327师155团2个营,扁福渡河点附近有谅山省独立第123团残部2个连,这两处越军是127师面对的主要作战对象。从最坏的情况考虑,如果127师不能迅速赶到奇穷河边控制渡口,组织渡河,战斗打响后,越军就有时间在南岸组织起强大的防线,阻我渡河。另一方面,谅山越军在55军的强大攻击压力下,一旦决意南逃,或者越军327师不惜一切代价由北面向迷迈山方向攻击,接应谅山的越军第3师南逃,已孤军深入的127师就很有可能遭到越军从北、西、南三个方向的围攻,战斗就会出现异常困难的局面。

  在路上的2个小时里,张万年和蔡春礼经过反复研究,认为现在越军在谅山和禄平方向都遭打击,部署已乱,尚未调整就绪。应趁此机会,以快打乱,出奇制胜。经过慎重考虑,他们定下决心:在380团于行进间强渡奇穷河,向迷迈山攻击的同时,以379团主力接替380团在禄平东南地区的防御,并以1个营兵力渡过奇穷河,占领禄平西南的468、557等高地,准备打敌338师462团从南面来的反冲击;381团沿4号公路北上,攻占丁松、413高地、黄林地区,在扁福、棍杂地区的奇穷河渡口以北展开防御,保障380团的右翼安全。为减轻380团突击迷迈山过程中的压力,张万年还决定战斗开始后使用127师2个炮兵分群的全部炮火,向迷迈山地区及380团通往迷迈山道路两侧的越军所有支撑点实施强大炮火打击,尽可能消灭掉越军的有生力量,使380团能够“乱”中突破,“乱”中取胜。

  3月3日7时,张万年和蔡春礼赶回师里,立即开始部署。随后,张万年率师前指跟随380团向奇穷河边运动。

  此时380团先遣队已顶着雨雾急奔15公里,进至奇穷河北岸的扁福地区,与越军警戒分队发生遭遇战。团尖兵连1营2连很快跑步赶到,与先遣队协同击溃阻击越军,占领了扁福地区。2连立即开始涉渡,但遭对岸棍杂地区越军阻击,几次强渡未成。马友副师长率380团指挥所和1营1、3连也赶到河边,107火箭炮营在班雷村占领发射阵地,开始组织火力压制对岸越军,掩护渡河。经过重新调整,以2连继续佯渡,牵制棍杂之敌,掩护1、3连从守敌防御薄弱的扁福西南侧渡河。

  张万年率师前指赶到奇穷河边后,立即在河北岸一处高地上开设,亲自组织指挥渡河战斗。

  9时30分,379团1营已在禄平南侧渡过奇穷河,占领了468、557等高地,准备阻击越军338师西援。381团也沿4号公路北上,于下午15时占领了丁松、玻照之间无名高地,保障了380团的右翼安全。

  因渡河受阻,张万年异常焦急,又将师前指前移至距河北岸不足100米的一座小山坡上。马友副师长和380团何善福团长很担心他的安全,何善福团长打电话给张万年:“师长,你离我们太近,这里太危险!”张万年说:“你们打你们的,别管我!” 何善福团长立即将师长就在身后的消息告诉了渡河部队,指战员们士气非常高涨。为了更好地把握战机,张万年索性走向河边,直接观察战斗进程。

  奇穷河渡口对岸的越军抵抗很顽强,从早上7时许战斗到快中午12时,380团1营1连才渡过河去,3连正在涉渡,380团其他部队也已赶到河边。这时,张万年突然接到军里转来的军区前指命令:因谅山方向55军准备打过奇穷河南岸的部队尚未组织就绪,此时攻击迷迈山恐惊动谅山越军过早南逃,所以将总攻时间推迟到3月4日早7时。

  张万年立即陷入艰难抉择。已有情报说越军增援部队正从河内方向沿1号公路北上,很快将进至迷迈山以南和东南方向。按照军区前指命令,停止渡河,已经过河的1个多连兵力太少,背水侧敌,恐被反击的越军吃掉。要是将部队从河南岸撤回,大半天的战斗将前功尽弃。一旦越军重新封锁了渡场,明日强渡将付出更大代价。这时,43军首长的意见也是要127师先撤回来,不然被越军将过河部队吃掉,损失太大,还是稳妥点好。

  经过紧张地权衡利弊,张万年果断决策:不撤,抓住战机,继续渡河。他立即将自己思考的作战方案上报军指:一、先渡过380团指挥所和1、3营到南岸,就地组织防御,控制渡场;二、2营留在北岸,随时准备渡河;三、107火箭炮营占领北岸有利阵地,随时准备以火力压制越军向已渡河部队的反冲击,并拦阻越军后续部队;四、为搅乱越军视线,瓦解越军的反击行动,师炮兵群于天黑后向对岸南、北两个方向进行火力急袭,使越军不敢大规模出动来援;五、已进至奇穷河南岸的379团1营于夜间佯动,造成中国军队就要调头南下,直趋河内的假象,调动纵深越军转入防御,无暇北顾。经请示军指并报军区前指同意后,张万年命令380团继续渡河。 

  行动命令发出,至当晚19时,380团指挥所和1、3营已全部渡河,占领了南岸有利地形展开防御。张万年又命令师炮兵群的前沿观察所连夜渡河,随时为炮兵指示目标,一有情况,立即开炮。晚23时,师炮兵群开始向南岸越军目标实施炮火急袭,打得很猛。同时,379团1营也向当面之敌进行了佯攻,声势闹得很大。4日凌晨2时,张万年再次命令师炮兵群进行了第二轮炮火急袭。他要求,炮兵必须按照地图坐标,一个点一个点地清除越军的防御支撑点,打得越猛越准越好。炮击的效果很不错,当夜越军并未对已过河的部队发动反冲击,只是用零星炮火向河边地域射击。

  张万年的师前指设在河北岸距离河边不到100米的山坡上。4日凌晨的时候,几个越军特工摸了上来,袭击了张万年的指挥车,在车上打了16个弹洞,打死了译电员。张万年当时正在河边抽烟思考,因而幸免于难。不久,军里就打电话来指名找张万年。张万年接了电话,褚传禹军长口气严厉地两次询问他是不是张万年,弄得张万年很纳闷。

  褚传禹:“人家电台正在广播,说他们的特工队把127师指挥部消灭了,还活捉了师长张万年,正在押送途中!”
  张万年:“胡说八道!”
  褚传禹:“你的指挥位置在哪里?”
  张万年:“我就在河岸边。”
  褚传禹:“离前沿多远?”
  张万年:“100米。”
  褚传禹:“你看看条令,你的指挥所应当在什么位置?”
  张万年:“军长,上战场打仗,还能带上条令?”

  张万年是半开玩笑。他清楚,山岳丛林地带作战,指挥所不靠前是根本不行的。在这充满凶险和不测的一夜,他整整抽了7包香烟。

  3月4日7时,380团1、3营在浓雾掩护下向迷迈山隐蔽前进。8时33分开始,127师炮兵群对迷迈山周围的越军阵地进行了猛烈急袭。9时50分,攻击开始。1、3营交替掩护顽强进攻,11时30分,3营9连最先攻上了主峰阵地。战斗到15时,迷迈山被380团攻占,山下的1号公路也被切断,胜利完成了预定任务。

  张万年又将380团2营投入,在381团一部协同下,对迷迈山周围的班茂、茹邀、邀诗等地进行了搜剿。

  这样,127师就与55军共同形成了进逼河内的态势,黎笋终于慌了,宣布了全国总动员令。

  3月5日,中国政府宣布撤军回国。张万年奉军指命令指挥127师交替掩护撤回禄平地区。在迷迈山地区的进攻战斗中,127师共歼敌506人。

  从3月6日起,43军部队开始经爱店向国内回撤。为防止越军进行尾追和反扑,张万年指挥127师撤出禄平,半路设伏,连续在390高地、班坑、班日、坤通等地杀出“回马枪”,粉碎了越军数次营、连规模兵力的反扑,歼敌470人,受到了军区前指的通报表彰。

  几路尾追127师的越军相继遭到沉重打击,不敢再轻举妄动,全部后撤到了禄平县城与奇穷河南岸一线。张万年命令所有炮兵向越军集结地域猛烈开火。他说:“打了这么久,用炮火向他们告个别,警告他们,中国人民碰不得!127师碰不得!”在撤回国境前,张万年向全师下了死命令,不能丢下一个伤员、一具烈士遗体,就是一支枪、一件作战用具,也不能丢下。

  3月11日7时,127师全部撤回国境内。广州军区政委向仲华接到报告后,高兴地说:“127师打得漂亮,撤得利索,通报前线所有部队,给予表彰!”

  从2月17日至3月10日,张万年率127师出国作战共22天。基本歼灭越军4个营另1个连,部分歼灭3个营,共毙俘越军2125人(伤敌未算),缴获各种枪支855支(挺)、各种火炮57门、40火箭筒142具、电台18部、弹药及军用物资一批。127师战斗减员1000出头,全师无一人被俘。

  山岳丛林地带作战,常表现为连、排级规模的山地攻防战,充分检验了部队的战术素质、战斗意志、组织能力和反应能力。因此,中越两军于战后都表彰了一大批在战斗中有出色表现的基层连队。

  127师在对1979对越战后有1个单位、2名个人被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

  127师379团3营9连,1927年组建,原为叶挺独立团机枪排。在1979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攻占敌阵地8个,摧毁敌火力点9个,炸掉敌坑道、地堡10个,共歼敌101名,俘敌2名,缴获摩托车3辆、轻机枪9挺、60炮3门、40火箭筒11具。1979年9月,被中央军委授予“能攻善守英雄连”荣誉称号。

  127师381团3营7连战士吴建国,在攻打支马地区612高地的战斗中,与敌肉搏,滚下悬崖同归于尽,年仅17岁。1979年9月,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127师381团3营9连5班班长郝修常,在班日、坤通地区阻击越军尾追,带领全班与敌激战5小时,毙敌56人,最后光荣牺牲。1979年9月,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127师撤离边境战地北上时,张万年要蔡春礼政委带部队先走,自己留在最后,到位于爱店以北10公里的峙浪山烈士陵园跟牺牲的战友们告别。

  1979年3月30日,《解放军报》在头版头条发表了记者李启科、通讯员孙凤让等撰写的长篇通讯《智取禄平》,并配发了《兵贵神速》的编后语。5月12日,《解放军报》记者吴顺祥、毛文戎又发表了对张万年的长篇访谈《杀鸡用牛刀——师长张万年谈集中兵力打歼灭战问题》。

  这是张万年对于率部参加1979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深刻总结。

  1979对越作战后,张万年在军界脱颖而出,先后担任了武汉军区副司令员、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济南军区司令员、中央军委委员、解放军总参谋长之职。1988年恢复军衔制后,张万年被首批授予中将军衔。1993年,张万年被晋升为上将军衔。

  1995年6月,台海上空风云突变。台湾领导人李登辉以秘密外交的方式访美,在美国发出了“向不可能的事物挑战”的宣言,“台独”倾向日益明显。为了警告李登辉及“台独”势力,在中央军委的决策下,时任总参谋长的张万年召集总参作战部门进行研究,着手部署军事斗争的准备工作。

  1995年7月21日至2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东海海域进行了代号为“神剑—95”的地对地导弹发射训练,3个波次共发射6枚导弹,全部命中海域目标;8月15日至25日,又在台湾海域北端进行了代号为“神圣—95”的导弹、火炮实弹演习,全部命中目标;9月5日至10月22日,人民解放军海军舰艇编队和海军航空兵在青岛外海进行了代号为“神威—95”的海上诸兵种合成演习;11月23日,又在南京战区进行了代号为“成功5号”的三军联合登陆作战演习。从“神剑”到“成功”,军事威摄步步升级,剑指东南。

  1995年9月,在中国共产党的十四届五中全会上,张万年、迟浩田被增补为中央军委副主席,一起成为了继刘华清、张震后辅佐江主席的又一代军队带班人。

  1996年3月23日,国民党的李登辉、连战为搭档,与民进党的彭明敏、谢长廷,还有独立候选人林洋港、郝柏村、陈履安、王清峰,将进行首次所谓“总统、副总统”的全民直选。这一下又引发了新的台海危机。

  为了表明中国政府决不允许“台湾独立”的坚定立场,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决定在东南沿海举行大规模的实兵实弹演习。这次演习的代号为“联合96”,由总参统一组织,中央委托军委副主席张万年负责筹划指挥。1996年3月8日,“联合96-1”演习开始。8日和11日,二炮部队进行了地对地导弹发射训练,4枚导弹全部准确命中台湾附近的海域目标。10日,美国海军的“独立号”航空母舰进入台湾外海,用时任美国国务卿克里斯托弗的话说,是“以备不时之需”。犹嫌不够,11日,美国海军“尼米兹”号航空母舰也由海湾地区驶向台湾海峡。一时间美军两个航空母舰战斗群齐集台海,明显摆出了对大陆的威摄姿态。面对这一重大挑衅,军委江主席指示张万年:导弹照打,演习照搞!不久,据外电报道,美国卫星显示,中国海军基地的2艘核潜艇突然神秘消失。闻讯后,美军航母编队很快从台湾外海后撤了200海里,继续对演习进行监视。不管此事真伪如何,美军航母编队当时确实是突然采取了后撤行动。12日,在台湾海峡南端和中部预定海域,解放军海军、空军的十多个兵种进行了代号为“联合96-2”、“联合96-3”的大规模海、空军实弹演习。18日,又在台湾海峡北端的海域进行了代号为“联合96-4”、“联合96-5”的大规模陆、海、空三军联合登陆作战演习。至3月25日,“联合96”演习全部结束。 

  这次演习的规模之大、时间之长、军兵种之全、动用新装备和实装实弹之多、跨越范围之广、协同作战层次之高,都是人民解放军建国以来的第一次。不过,在演习背后,却还隐藏着更加惊心动魄的较量。据多年后披露的资料称,为了打击台独势力,中央军委原定的演习底线为:实弹射击、越过海峡中线、军舰和潜艇出击、攻占外岛。整个演习的预算编列了40亿元人民币,其绝对数字约等于1979年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所消耗的全部费用。因为美国的强力军事介入,中央军委后来调整了演习部署,决定导弹不飞越台湾本岛、战机和军舰不过海峡中线、不占外岛。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中央军委又决定演习导弹试射时不使用实弹,以免万一发生意外误射台湾本岛而引发严重后果。然而,中国军队的一系列部署都被已为台湾军情部门策反的原解放军总后勤部军械部部长刘连昆少将实时提供给了台湾。由此,台湾当局掌握了大陆的演习底线,从容应对,顺利完成了所谓的"总统"选举。在竞选过程中,李登辉一时得意忘形,竟当众说出了“大陆的飞弹是空包弹”、“下雨天无法点火”的泄密之言。大陆反间谍机关得以警觉,将调查范围秘密缩小到了军方内部了解演习机密的人群,并于3年后将刘连昆和另一名被台湾军情部门策反的解放军大校邵正宗抓获,一举侦破了这起建国以来最严重的军内间谍案。

  1996年的这次台海危机,更加坚定了中共高层加快军队现代化建设的决心。在其后的多年间,随着国家经济实力的日益增强,中国的军事思想实现转型,军费逐年稳步增长,武器装备的更新换代和军人待遇的提高也大大加速,终于成为了今日的世界第二军费大国。

  2002年11月,在中国共产党的十六大后,张万年从军队领导岗位上退了下来。晚年的张万年,坚持每天练习书法。他最常写的几幅字,就是“塔山精神”、“铁军雄风”、“军魂”。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4: 我们从何而来? 我们要到哪里去? 这是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