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黑木崖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老挝向我国移交被其抓捕的我方人员 zt
送交者:  2021年11月25日10:16:57 于 [世界军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老挝向我国移交被其抓捕的我方人员

历史上越南对老挝的全面控制,导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中老关系与中越关系紧紧相联,中越关系恶化,中老关系也随之恶化,中越关系趋于缓和,中老关系也迅速改善。

中老关系改善的过程中,老挝为了表示善意,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决定分批移交在关系紧张期间被其抓捕的我国人员。

这些人员中间,有的是我国边民,历史上与境外边民通婚互市,非亲即友,对国境线的概念比较淡漠,形势紧张后也不以为然,仍然出境探亲访友,却被抓;有的是在我国改革开放初期从农村出来,想找地方打工,不了解外面的世界,误打误撞出境被抓;有的是想出去看世界,甚至是单纯地想看看国境线是什么样子,摸错了地方被抓。

这些人中男女长幼都有,他们全被驻老挝的越军和老挝政府当作我国派出的情报人员,受到非人的审讯和长期关押,最长的被关押了十二年之久,短的也有三五年。

由于老挝国家发展落后,七八十年代,其监狱监管模式还类似于我国清朝时期,被关押人员需要有家属送饭,送牢衣。而被抓扣的中国人都没有人送饭送衣,监狱对这些人每天只供两餐,每餐只有比拳头还小的一砣米饭,偶而有点菜。衣服一年发两套蓝布四个兜的越南、老挝式解放装,另加两双丁字塑料拖鞋。

被抓扣人员中有手艺的人会幸运一些,比如有木工手艺的人就会被狱警叫到自己家里给自己和亲戚朋友打家具,这样就可以混上饱饭,其它人在狱中就生不如死了。

有的人在牢中耐不住饥饿就只能拿自己发的衣服和拖鞋与有人送饭的老挝狱友换饭吃,往往自己落得终年没有衣服穿。当用一双拖鞋换一顿饭时,这些人就让自己先饿上两天,腾空肚子,到时把拖鞋拿给对方,抢过对方的饭狠狠地撑一肚子,然后就在地上躺两天不动以减缓消耗,争取节约此后两天的几砣牢饭留待饿得撑不住时吃,以免饿死牢中。

牢里放风,被关押的人看到院坝中有狱警丢下的香蕉皮,个个挤到牢门前急红了眼,牢门一开,众人一拥而出扑到香蕉皮上,手快的抓起皮来连土连石子就往嘴里塞,有人为从别人口中抢东西,手伸进了别人嘴里,当场被咬掉了手指头。

在这样的环境下,被关押的人长年处于饥饿状态,有病更不得医治,受尽了折磨,其中有人因病饿而死在狱中。

随着中老两国关系改善,老方先后向中方共送返了68名被其抓捕的人员。首次会谈移交地点为中老边境勐腊县磨憨口岸的国际公路国界线上。

中国在援助老挝抗美救国11年时间内,帮助老挝修建了7条公路,共822公里。在勐腊县境内分别修筑了四条出境公路连接境外。其中有公路经过我零公里通往老挝丰沙里地区,有公路经过我苗寨直达中老边境,有公路经过我磨憨通往老挝勐赛地区,有公路经过我岔河通往老挝南塔地区。这些公路像血管一样不停地,大量地输送着越南老挝独立战争所需要的各种物资,支持着老挝和越南的独立战争。越南独立战争期间著名的胡志明小道从北方输送往越南南方的物资,大多是从我部防区运输出境的。我当时看到每天都有长长的军车队通过勐腊县驶向境外,县城里经常住满了援外车队的车辆和身着统一便服的军事人员。我知道我援外运输部队有明确规定,汽车只准拉物资出国,不准从国外带回一草一木,否则当事人就要受到纪律处分。

靠近国境的磨憨大尖包山下一个大院内,驻着越、老等三国共产党接受我援助物资的人员,他们专门负责点验和签收我们的援助物资。整个援越援老抗美期间不知道有多少中国物资从他们手中转到了国外,支持他们的国家打赢战争,取得了独立。

我们部队曾经请来参加援老筑路的“雷锋团”(援老五支队工程兵715大队,即沈阳军区野战工程兵第10团)领导,在团招待所院内给我们作雷锋事迹的报告,用录音机播放雷锋生前的忆苦思甜录音报告,在我部布置了雷锋事迹和遗物展览。我在那里第一次见到了雷锋的遗物,包括他的节约箱,笔记本,木枪托上刻有雷锋名字的冲锋枪等。

1989年3月31日,磨憨口岸风和日丽,天朗气清。国际公路平坦宽阔,在郁郁葱葱的密林中延伸,在与国境线交汇处,公路中央压着国境线横摆着一排藤蔑桌子,桌子两边对摆着两排长条靠椅,布置成双方会谈和履行移交手续的简易场地。老方一侧,显得比较紧张,他们把中国当成主要的外交对手,对此次会谈移交极为重视。布置了一批荷枪实弹的军人在现场警戒,老挝兵可能都经过挑选,身着新军装,看样子军容也经过专门整理,个个极力显出精神抖擞的样子,但是让我们能明显感觉到他们有些外强内虚;我方一侧,距会谈移交现场后十多米处安排有准备接收的卫生防疫人员和部分公安人员,现场后方有武警战士警卫。

双方会谈移交代表团代表按照约定的时间出场,在各自一方就位入座。老方会谈移交代表团成员为老挝南塔省公安厅厅长占平中校及其他相关人员,我方会谈移交代表团的主谈代表为西双版纳州公安处副处长杨忠明,成员为勐腊县公安局、外事、驻军等方面人员。我作为中方会谈移交代表团成员,参与和见证了会谈移交的全过程。

双方代表到达现场后相互寒喧问候,宣布移交事务正式开始。老方会谈移交代表团向中方递交了46名被移交人员名单,介绍了移交人员的基本情况和其它相关问题。中方会谈移交代表团也阐述了中方的立场,表明了观点,说明了相关问题,然后开始移交。

随着老方会谈移交代表团主谈代表下令,从隐蔽在老方一侧苍翠的丛山后跨境公路上开出来三部崭新的大卡车,每一辆车上都站着或坐着十几位被扣押的我方人员,他们个个面色青黄,身体虚弱,佝偻着身体,有的人全身颤抖的历害,看得出病的不轻,几十双惊恐又急切的眼神滴溜溜向现场扫描。

老方对这次移交作了充分准备,苏联援助的大卡车簇新,即将被移交的我方人员每人都身着崭新的蓝色卡其布解放装,拎着一床透明塑料袋包装的踏花被,另外人手一只天蓝色的新塑料提篮,里面装有牙膏牙刷香皂等物品。

车上的人被扶着或者抬着下车排队,双方按照移交名册开始点名履行移交手续。当第一个被移交的人跨过国境线那一瞬间,他突然像疯了一样将手中的被子和塑料提篮狠狠地砸在地上,将身上的衣服全扯下来往天上甩去,在就要脱下短裤来时被我方人员制止,他冲着老方人员跳着脚破口大骂,控诉老方多年来对自己的虐待。正处在被移交中的几十个人,看见第一个人做出了样子,再加上回想起自己蹲了几年、十几年监狱所吃的苦受的罪,也都跟着甩被子、扔提篮、脱衣服。男人脱得只剩短裤,妇女脱得只剩贴身衣服。一时间,物品到处乱飞,叫骂声一片,场面一片混乱,移交无法进行。

老方主谈代表占平,据说毕业于东欧某国相关学院,受过较好的专业训练,外交经验丰富,沉着老练。面对尴尬局面,突然以攻为守地向我方会谈代表团提出:“希望知道贵方对此事件有何评价。”面对对方的尖锐问题,我方主谈代表杨忠明也展现出了很强的应对能力,立即回击道:“此事件发生在贵方将人员移交给我们之前,这是他们自发的行动,我们不能干预。”老方没能挽回面子,只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非常尴尬地勉强收拢人员继续组织移交。

随着点名,一个个被抓捕人员移交到我方。我方接受移交人员后,首先由勐腊县皮防站卫生人员为他们逐人进行体检,重病的进行初步治疗处理,紧接着让他们全部脱掉原有的衣服另择地点集中销毁,并为他们进行全身洗消灭菌,换上发给他们的全套新衣服,然后到取餐处领取快餐和饮水,最后坐上大巴车在公安人员的押送下离开现场,送往勐腊县公安局看守所进行审查。我们实际接收老方移交人员55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审查后,无犯罪人员都被遣送回原籍。

移交手续完毕后,中老双方会谈和移交代表握手言欢,互致祝贺,并互增礼品。我方增送的礼品很丰富,但是老方因为经济实力所限,实在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所赠礼品是用旧啤酒瓶装上他们自酿的土酒,瓶外用报纸简单包裹,作为土特产送给中方会谈移交代表团成员每人两瓶以作纪念。

老挝向我国移交被其抓捕的我方人员

作者(左一)参观雷锋事迹展览

老挝向我国移交被其抓捕的我方人员

磨憨口岸会谈移交现场

随后于当年5月12日,老方又向我方移交被扣押人员26名,9月12日,老方再次向我方移交被扣押人员16名。从此后,中老两国停止了军事对峙,关系逐步全面改善,口岸完全开放,贸易和人员交流日趋频繁,边境呈现一片和平景象。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我的熬鹰经历 - 润涛阎
2020: 闫丽梦不是新冠吹哨人 她是郭文贵爆料的
2019: 真没想到香港建制派只赢 13% , 靠,比
2019: 阿根廷投降也是有好处的,贸易受阻,也
2018: 老古不好意思说,还是我来起个头吧
2018: 人民大学报告:中国居民财富基本被房地
2017: 谁说中国无人机只能打开中东市场:现在
2017: 渤船要大批量建造核潜艇了~~
2016: 中微子传奇(上篇,4):(B)来自于粒
2016: 评论:用于导弹拦截的天基传感器层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1.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