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黑木崖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沃尔夫拉姆·埃尔斯纳:对中国的挑衅够多了,该看看它究竟做了什么 zt
送交者:  2021年07月29日06:18:05 于 [世界军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沃尔夫拉姆·埃尔斯纳:对中国的挑衅够多了,该看看它究竟做了什么


   
2021-07-29 07:26:44来源:观察者网1

【文/ 沃尔夫拉姆·埃尔斯纳 译/ 观察者网特约译者 宋武】

当今世界所有国家有着共同诉求,在包容、公平分配和保护自然生态的条件下实现繁荣稳定。如果说有哪个国家能够驾驭这种结构性变化,那么如今看来,中国手里拥有最好的一副牌。现在西方普遍存在恐惧和恼怒的反应,完全是适得其反。

中国欧盟商会主席约尔格·伍德克(Jörg Wuttke)在接受采访时表现出正确的态度,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德国国内所缺少的(或越来越缺少的?):把中国和中国企业视为一个积极的挑战,即他们不仅是我们企业的,也是我们社会体制的一个完美“健身计划”,如果可以通过改良主义手段落实这个想法,那么人们就愿意补强我们的体制。

通过新丝绸之路倡议实现可持续繁荣

宝马、西门子和博世等公司早已明白这一点,政治圈里的大老爷们却没有,毕竟,他们不需要自己赚取工资。

但如果只靠自己,中国也会失败。中国已经认识到这一点,因此正在构建新的网络,融入世界。正如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与环境研究所(GDAE)和全球发展政策研究中心(GDPC)每两周一次的记录所反映的,凭借“一带一路”地区大约50亿人口的巨大体量,这个倡议正在真正地推动气候保护,而不是瑞典少女格蕾塔·通贝里发起的“Fridays for Future”运动在街头的空洞呼吁。

image.png

瑞典“环保少女”格蕾塔

新的丝绸之路将带来更多繁荣,就像在旧丝绸之路时期那样,德国北部沿海城市可以进入旧丝绸之路的北线,从而获得在欧洲中世纪备受追捧的中国奢侈品。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BRI),在德国被称为“新丝绸之路倡议”,是当今世界上研究最多、文献记载和评估最多的重大项目,其“生命周期评估”和生态融资正在顺利进行中。

image.png

中国在全球各地投资水力发电项目(ODF即official developmental finance,官方发展融资)。图片来源: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政策研究中心(GDPC)

例如,非洲正在第一次认真和有弹性地实现工业化,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使其成为可能,而没有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政治约束和条条框框。这是对霸权主义和单极化的反击。

停止冷战2.0的进程

从这个角度来看,是时候停下冷战2.0这列火车了,最终开始考虑新的国际合作而不是对抗。几十年来,中国一直在证明它以多极的方式思考和行动,整个东南亚的历史都证明了这一点。新加坡学者帕拉格·康纳(Parag Khanna)和外交家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在向西方人讲话时,对此谈得头头是道:你们终于明白了,我们以及中国,与你们不同!

但我们也可以这样放任不管:对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环境署、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援助发展中国家的非政府组织以及非洲、拉丁美洲和穆斯林国家,对于联合国难民、人权和少数民族事务高级专员来说,中国正在成为一个有吸引力的国家。中国在联合国享有最高声誉(和投票胜利)。

而我们忽略了这一切以及国际外交官发自新疆的大量旅行报告。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不再荒谬地抨击中国?那实际上是掩饰内心的不安。在中国的德国经理人何时才能最终为狂热的德国和欧盟议员提供速成课程?

在新冠流行之际,中国已经向77个最贫穷的伙伴国家提供了债务延期或债务减免。根据波士顿大学的研究,2000年至2019年间,中国为非洲最贫穷的国家取消了至少34亿美元的债务,并重新安排了约150亿美元的贷款。在这个过程中,合同约定的罚息被免除,西方国家常见的因拖欠利息或还款而扣押资产的做法也从未发生过。

中国约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正在通过中国的国际银行系统进行有效循环,估计“一带一路”倡议能够利用这些资金达到20万亿美元的投资额。美国,可小心了,你的华尔街不再是世界上所有盈余金融资本的唯一“圣地”!

只是恶意?

根据西方主导的解读,中国做这一切只是为了获得世界统治权,把我们拖入“独裁”统治。任何敢于就这个国家说些正面的话的人,都会在不知不觉中突然被认为是中国共产党滥用影响力的工具!

这就是西方的秘密机构和顺从的媒体现在的宣传方式。谢谢你们对我们智商的“赞美”!谢谢你们使我们自己的决策能力逐渐消失。纳粹的帝国文学院都要向你们“致敬”。

中国的所有这些成就,都是在一个具有良好发展理念的共产党指导下取得的?在我们欧洲顽固守旧的意识形态里,这简直是不可能的!我们过去几十年里想出的所有意识形态,随着苏联的解体和中国作为“市场经济”加入世贸组织似乎最终都得到了确认,但在此之后,形形色色的政治模式趋同理论轰然失败了。

中国有市场经济,但不是市场经济

西方人如今沮丧地认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是一种错贴“标签”的欺诈,但事实绝非如此。中国有市场经济,只是作为一个体系,中国不是“市场经济”(不管这应该是什么,没有经济学家真正知道如何处理这个词,寡头垄断就是“有效市场”吗?)。

中国共产党以其真正的市场释放了生产力,远胜任何把“市场”作为数学概念并奉为圭臬的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者,因为后者放松管制的市场总是退化为寡头垄断的权力结构,速度比人们看得到的更快。

事实上,中国用规范的市场保护年轻的企业家不受大集团的影响,而中国的银行有义务使大集团也必须为基础设施建设做出贡献,这使它们的利润率维持在低位。最近中国的一些互联网企业正在进行竞争性和反垄断性的重组,政府促使它们开放平台,使它们为中小企业提供的合同,以及向家庭提供的信贷服务更有竞争性——所有这些都发生在2020年秋季和2021年春季。

是否还有人感到惊讶,近年来,中国人的社会信任(也包括对政府的信任)和幸福感已经攀升到国际最高水平。这是哈佛大学和全球第三大市场研究集团益普索公司的研究结果,他们在中国进行这种国际调查已经有几十年了。

是不是中国的这个例子,让西方国家目前在处理IT垄断的时候会有所触动?但西方还没有证明,可以对这些垄断企业进行监管和征税。相反,我们正在经历着各种计划、意图、希望和承诺的大杂烩,一切都可以从拜登身上反映出来。

顺便说一下,所有这些并不意味着,在中国一个人不能变得非常富有。但是那些上了中国福布斯富豪榜(胡润排行榜)的人,必须证明他们的亿万财富是从哪里来的。

反映中国居民收入分配平等状况的基尼系数近年来已经大大降低,从不平等的0.49下降到现在的0.42左右,政府的目标是0.32左右——达到北欧社会民主主义国家的标准。

比放松管制的西方国家更自由

西方行业协会和商会或多或少带着一些腼腆地证实,在中国市场上的公司通常比在西方放松管制、官僚化和金融化的寡头资本主义下拥有更多的自由。中国市场的基调是自由、所有人(包括公共机构)同时学习、选择性标准化和重新任其“放手”,比西方更有活力。

在中国的美国商会调查表明,近80%的驻华美国企业说他们的投资条件已经改善,在特朗普的贸易战(美国消费者不得不为此买单)之后,甚至只有3%的美国公司在考虑迁回美国。这些事实应该使我们全面地重新思考,毕竟“最后的机会”可不会有很多。

德国新一届政府和欧盟在今年年底和明年年初对《中欧全面投资协定》的处理将是一个试金石,检验我们是否以及在多大程度上想要高估自己,甚至是否要背离世界历史的发展潮流。

西门子集团前任CEO乔·凯飒(Joe Kaeser)很久以前就正确地指出:中国可以没有我们,但我们不能没有中国。我们只能希望,经济界也能在即将到来的东西方剧烈冲突中表明自己的态度。因为现在强硬派已经在使劲地敲锣打鼓,要求民众(当然不是他们自己)勒紧裤腰带做出“牺牲”,以换取我们与中国脱钩。

藐视无时不在的威胁

中国共产党在经历了100年的民族解放、始终伴随的生存威胁、无数次的挫折、内战斗争、无数次的战略讨论、数次痛苦的学习和战略调整、多次的“重塑自我”后,不仅战胜了欧洲、美国、日本的殖民主义、侵略和帝国主义,也战胜了国民党的庞大军队。它不仅经受住了饥荒、敌对干预、日本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和种族屠杀的肆虐,也经受住了西方的孤立和制裁(巴黎统筹委员会一开始就存在)。(观察者网注:“巴统”的目的是对社会主义国家禁运,1949年11月成立。)

在困难阶段,中国共产党还多次从根本上调整和改变了中国的发展方向,创造了一个很长时间以来一直在走全新道路的国家,这是人类文明从未有过的。对于那些敢于面对这一切的人来说,这提供了许多令人惊讶的问题解决方案。

人们可以有把握地相信,这样的一支政治力量能够自己定义什么是他们国家的“正确的社会主义道路”。中国共产党似乎总是乐于接受建议,但它当然不需要旧殖民主义或新帝国主义的优越感、“价值观”绝对主义或基于虚假信息的干预。

这种干预要么来自“五眼”联盟;要么来自美国国会及其高素质“证人”——极端福音派人士郑国恩,虽然他从未去过中国,但从“上帝”本人那里得到了来自新疆的图片(不幸的是,也是虚假的);要么来自那些自认为是左派、周六晚上在喝第三杯红酒的时候狂呼社会主义、但在周一早上却对社会主义一无所知的好事者。

中国仍在某种道路的早期阶段,但完全不同于资本主义

有些自称是社会主义者的人,认为中国的道路不是在走向社会主义。他们必须说出这样想的理由,说清自己的意思。

我不是中共或社会主义方面的专家,但根据自己的了解,我发表了一篇较长的文章,列出了关于事实、过程和解释因素的标准清单,表明中国共产党正在建设一个处于某种道路早期阶段的国家,众所周知,完全不同于资本主义,而是具有“中国特色”。

因此,这不是中国在输出一种意识形态,让欧洲必须从内心里接受,而是欧洲必须反过来认可中国可以有自己的道路。欧洲只是欧亚大陆外围的“半岛”,那种以欧洲为中心的世界秩序,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恢复。

image.png

世界经济重心在东西间的迁移,图片来源:麦肯锡

上百次生死攸关的转折点

从长征到建国,从“大跃进”到“文化大革命”,从1978年“改革开放”到加入世贸组织并宣布成为“市场经济”,中国共产党已经上百次站在自己和整个共和国生死攸关的转折点上:

从西方的技术封锁到取得技术领先地位;从制造业对西方资本的结构性依赖,到系统性地自主学习和静悄悄的、朴实但有针对性的全面“升级”。

从试图通过独生子女政策来控制人口爆炸,到多种社会信用积分系统的宏伟实验;从反腐斗争,到实际存在的自我净化。

从关于在未来参与式民主体制下大数据、人工智能及其使用和监管方式的热烈辩论,到新的企业和创业革命;从廉价、肮脏的生产,以及西方的“垃圾场”,到高科技、生态革命,再到南南合作援助和新丝绸之路倡议。

从有效处理新冠危机和应对西方制裁,到新的思想和理念,例如国内国际双循环;从重建国际价值链,到向全世界最贫穷的国家分发中国疫苗。

一个历史悠久、适应性强和创新的政党

这个拥有9000多万党员的政党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政党之一,也可能是最有经验的政党之一,它似乎始终具有如何处理其历史经验,并使其行动适应新环境的内在知识和政治能力。

在一些历史时期,价值观和社会信任遭到破坏,中国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行为腐化和有组织犯罪。而中国共产党在其历史上多次涅槃重生,重新塑造了自己。所有这些都没有使这个党放弃自己的伟大目标,即建设繁荣富裕而不是贫穷的社会主义。

因此,中国共产党显然也有力量将这个巨大的国家凝聚在一起,从空间、种族和各个政治层面(市、省、国家)上。在中国,你可以从教授的妻子、大学生到出租车司机等各种人的口中听到,现在也可以在全球信任度调研和幸福指数调研中看到:这个党和这个政府,随着他们对腐败的打击,以及现在对新冠疫情的控制,如今比大约20年前拥有更高的权威——比大多数西方政党和政府都多。在中国,认为自己生活在民主国家的人远远多于美国。

现在的挑衅够多了!

因此,中国的国家主权、领土完整、稳定长久的执政期、社会包容性和社会动员能力当然是宝贵的财富。中国正在组织一个宏大的和无数微小的实验,评估过往的经验,不断地学习。如果有必要的话,可以做出改变,而且是非常迅速和彻底的。任何到过中国的旅行者都很容易看到这一点。

中国为全球共同利益做了一些事情。中国表明,21世纪的社会主义不再是一个静态的、官僚主义的贫困体系,而可以超越现有的金融资本主义及其霸权体系,从而拓展人类的前景。但是,现在外界对它的挑衅已经够多了!

(观察者网特约译者宋武译自德媒heise online)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还要关?中国驻旧金山和纽约总领馆才是
2020: 忽然有不祥的感觉,美国放弃对CovId-19
2019: 【原创】香港游行的几点解读
2019: 暴徒武装升级, 港独倾巢而出
2018: 马哈迪建议 建昆明到新加坡铁路
2018: 我们一定要记住她,退休女院士花了16年
2017: 为什么有些人对朝鲜咬牙切齿的?
2017: 社评:《今日印度》率全印度做梦
2016: TPP临床死亡
2016: 这是哪位客户下的订单呢?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1.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