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黑木崖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1986年,台湾U2飞行员因思亲劫机直飞广州,后来结局怎样? zt
送交者:  2021年04月20日05:38:48 于 [世界军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1986年,台湾U2飞行员因思亲劫机直飞广州,后来结局怎样?

1986年,台湾U2飞行员因思亲劫机直飞广州,后来结局怎样?


1949年国民党战败离开大陆时,就读于国民党空军学校的王锡爵也不过20岁。因为培养一名空军飞行员需要付出巨大的成本,所以王锡爵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不得不跟随大部队逃往台湾。

他没有想到,自此一别就是37年。在这37年的时间里,王锡爵在台湾成家立业,可他时刻记着四川老家还有骨肉至亲。在纠结许久后,他终于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

少小离家 思亲情切

王锡爵的老家在四川遂宁,但他14岁就进入到国民党空军学校学习,方向是空军飞行员。1949年国民党战败逃往台湾,王锡爵就读的学校也随之迁离大陆。

1986年,台湾U2飞行员因思亲劫机直飞广州,后来结局怎样?


在当时,培养一个飞行员需要花费巨大的成本,因此国民党根本没有给学员们选择的机会,而是命令他们一起撤退。年仅20岁的王锡爵没有来得及见四川老家亲人最后一面,就匆匆离开了大陆。

抵达台湾两年后,王锡爵从空军学校毕业,进入国民党空军部队服役。因他表现优秀,因此被派到美国接受更加专业的训练。学成归来后,王锡爵加入黑猫中队,驾驶U2飞行机执行空军任务

黑猫中队是台湾当局成立的空军秘密侦查部队,和美国情报局来往密切,任务大多都涉及国家高级机密。在黑猫中队执行的任务大多是出生入死,即使是经验丰富的飞行员也可能随时丧命。

1986年,台湾U2飞行员因思亲劫机直飞广州,后来结局怎样?


因此黑猫中队有一项规定,只要完成十次飞行任务就可以退役。王锡爵在服役期间也曾数次遇险,幸亏命运的眷顾,才侥幸死里逃生。由于U2飞行任务难度极高,黑猫中队只有5人飞满10次,王锡爵就是其中之一

王锡爵从黑猫中队退役时,已经38岁。不再执行军事任务的他进入台湾中华航空公司,驾驶民用飞机。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老飞行员,王锡爵遇事冷静,总能沉着应对,因此在华航公司也得到了重用。

他此时已经在台湾结婚生子,有了自己的家庭。按理说王锡爵的生活优渥,家庭和睦,本应没有什么烦恼。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多么想念自己在家乡的至亲。

1986年,台湾U2飞行员因思亲劫机直飞广州,后来结局怎样?


秘密准备 等待机会

当时台湾和大陆的关系仍处于坚冰状态,蒋经国推行“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的三不政策,更是让两岸关系陷入僵局。当年随国民党被迫离开的老兵们都渴望见到大陆的亲人,但实际上他们连信件都接收不到。

落叶尚且要归根,更不必说这些有血有肉的老兵们,20岁就离开大陆的王锡爵也是如此。他想到自己离开时父母还是壮年,多年音讯全无,也不知道他们是否还健在。如果没有机会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那将会成为王锡爵心中永远的遗憾。

因此,回家这个想法就像是一个种子,逐渐在王锡爵心中生根发芽。但是在台湾当局严防死打的政策下,再加上王锡爵曾经是身份敏感的黑猫中队队员,他根本没有正常的手段回大陆探亲。

1986年,台湾U2飞行员因思亲劫机直飞广州,后来结局怎样?


可王锡爵心中已经下定决心,即使使用特殊手段,他也要回到大陆。八十年代初期,王锡爵在一次香港中转的飞行中,费尽周折和四川老家的亲人取得了联系。得知已经耄耋之年的老父亲尚在人世时,王锡爵激动不已。

在他的安排下,1984年四川老家的弟弟们赶到香港和他见了一面,但父亲年迈不便出门,因此父子没能相见。这一点更加坚定了王锡爵的信心,他希望能尽早回到家乡,再见见老父亲。

王锡爵回到台湾后,每日都在想如何回到大陆。作为一名飞行员,他只能在驾驶飞机时,寻找机会降落到大陆。如果驾驶客机的话,乘客众多,改变路线和终点都会带来很大的麻烦。

1986年,台湾U2飞行员因思亲劫机直飞广州,后来结局怎样?


因此王锡爵只能在驾驶货机途经香港时,伺机降落在广州。王锡爵以年龄偏大为由,申请不再驾驶客机,并希望只飞行货机的亚洲航线。王锡爵秘密准备着这一切,但他没有把这个想法告诉任何人,包括他的家人。他担心如果自己有意外,不愿拖累其他人

直到1986年5月,王锡爵终于等到了绝佳机会。华航公司安排他驾驶货机,机舱内是进口食品。航线为曼谷至台北,中途经过香港。与他同飞的只有两人,一个是副机师董光兴,另一个则是机械师邱明志。

特殊手段 终于回归

到了5月3日,王锡爵驾驶的波音747货机按照原定计划从曼谷起飞。当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非常适合飞行。当飞机快要行驶到香港上空时,王锡爵支开邱明志,让他到货舱里面取个榴莲。

1986年,台湾U2飞行员因思亲劫机直飞广州,后来结局怎样?


邱明志走开后,王锡爵对董光兴说道:“今天天气好,飞行难度低。不如我们趁这个机会演习一下反劫机吧。”董光兴并没有质疑他,而是乖乖地将自己的双手铐在了座舱位置上。

此时邱明志正好从货舱上来,王锡爵立刻说道:“我现在要驾驶飞机降落广州,这是我多年以来的心愿。今天没有和你们商量是我的不对,但你们放心,我会保证你们回到台湾的。

邱明志的职级没有王锡爵高,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被铐住的董光兴激动起来,大声嚷道:“我们家人都在台湾,你让我们去大陆干什么。现在立刻改变方向,回台北!

1986年,台湾U2飞行员因思亲劫机直飞广州,后来结局怎样?


王锡爵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而是冷静地说道:“今天我才是飞行员,我会和中共沟通送你们回台湾。如果你们实在不配合,那我们就同归于尽吧。”说完这句话后,不管其余两人再说什么,王锡爵都没有再回答,决意直飞广州。

仅仅15分钟后飞机他就行驶到了广州上空。王锡爵主动联系白云机场塔台,申请降落。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飞机徐徐降落在了跑道上。飞机停稳后,王锡爵走下舷梯,他的心跳还没有平复,不敢相信自己如此顺利地回到了大陆。

当天正值五一假期,大多数工作人员都在休假,只有闻讯匆匆赶来的广东民航局副局长前来迎接他。王锡爵激动得泪流满面,一遍又一遍地说道:“我回来了,我再也不离开了,我想见我的家人!

1986年,台湾U2飞行员因思亲劫机直飞广州,后来结局怎样?


圆满解决 家人团聚

当晚广东省政府就组织了一场接风宴,欢迎这三位来自台湾的朋友。董光兴和邱明志两人提出,家人尚在台湾,他们希望能早点回台湾。对于这两个人的诉求,民航局也表示支持。

飞机着陆的当天,民航局就致电华航公司,商讨如何返还人、货、机。华航最初执行三不政策,拒绝回应,甚至希望有第三方介入处理。但大陆坚持不允许外部势力干涉,并承诺可以由华航选择商讨地点。

民航局最后商定好双方在香港协商,并将这次会谈定义为商业行为,不涉及任何政治问题。除了王锡爵外,大陆将会送回其余两名随机人员和飞机、货物。台湾方面同意了民航局最终提出的解决方案,但毫无疑问的是,王锡爵此举是对台湾三不政策的挑战。

1986年,台湾U2飞行员因思亲劫机直飞广州,后来结局怎样?


事情圆满解决后,王锡爵就留在了大陆。几日后,他驾驶飞机越过长江和黄河,抵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他的家人都已从四川老家赶来,尤其是他的八旬老父亲也来到了北京。

时隔37年后,王锡爵终于见到了家乡的亲人。当年还是小孩子的弟弟们,都已年近半百。王锡爵和家人们激动得热泪盈眶,他们握住彼此的手,久久不肯松开

王锡爵返回大陆后,并没有终止他的飞行员生涯。对于他来说,能够为祖国效力也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王锡爵担任民航华北总局副局长,并多次担任政协委员,为两岸关系问题提出建议。

1986年,台湾U2飞行员因思亲劫机直飞广州,后来结局怎样?


他的妻子也在五年后来到了大陆和他团聚,子女则移民加拿大,他飞行国际航线时也可以与子女们相见。王锡爵终于实现了叶落归根的愿望,和他所有的家人都团聚在一起。

王锡爵作为王牌飞行员,他的起义投诚让台湾政府陷入到尴尬的境地。王锡爵被称赞为“两岸关系破冰第一人”,正是因为他的起义,才让更多台湾老兵看到了回家的可能。

越来越多的老兵成立了探亲组织,呼吁两岸关系破冰,让他们能够见到大陆的亲人。在老兵们的努力下,台湾当局的态度也不得不松动,两岸关系重见曙光。

1986年,台湾U2飞行员因思亲劫机直飞广州,后来结局怎样?


在和平年代长大的我们,或许无法感同身受“王锡爵们”对家乡和亲人的思念,但我们可以感受到他们回家的迫切。即使千难万险,王锡爵也要冒着生命危险回到大陆,和多年未见的亲人团聚。

王锡爵退休后,也在多个场合描述过他唯一的心愿。他一遍又一遍地说道:“希望我在有生之年,还能看见两岸统一。”我们不知道王锡爵的心愿什么时候才能实现,但我们确信那一天一定不再遥远。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为什么年轻人普遍讨厌方方——且待小僧
2020: 中美疫情对比有感 打油诗 又三首:
2019: 要命的加拿大免费医疗 越来越令人失望
2019: 动手了!美著名癌症中心开除三终身教授
2018: 这次中兴事件的最大意义就在于让很多企
2018: 大家从中兴公司被毁看到美国手上可灭中
2017: 明朝的灭亡在于没能发明兼顾射击的刺刀
2017: 好莱坞过气影星被抛弃赖中国 与达赖交往
2016: 社会控制如此严,苏联为何还解体? zt
2016: 大连巨舰非航母 5万吨级LHD保卫南海 zt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1.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