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论李文亮“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
送交者:  2024年02月08日12:30:51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革命军中马前卒

医疗事故患者维权,发微博讨公道,李文亮们:“患者懂个屁,为了讹钱,医闹”、“你们这点挂号费得到专家看诊,还不知足”、“拉到没监控地方打一顿就不再折腾了(私下说)”


女患者控诉被猥亵性侵,李文亮们:“麻醉药作用,产生幻想”、“有妄想症”、“医生眼里你们身体就是一块肉,还是烂了坏了的肉”、“这么丑谁想猥亵你”、“xxxxxx(不好直说,自行想象)”;


工人农民哭诉被压榨、工作条件差、工资不够娶妻生子,李文亮们:“活该,为啥不好好学习,没文化又懒,自己不努力还怨别人”、“都能吃饱饭了还要求那么多,真是不知足”


政治异见者、维权者被迫害,亲友呼吁关注,李文亮们:“不安分守己,乱说话给国家添乱,就该治治你们”、“摊上这种亲戚,你们真倒霉,以后儿女结婚,千万别嫁给这种不顾家的神经病”;


外国媒体报道中国人权问题,李文亮们:“你们国家歧视黑人/枪击/难民先管管吧,我们的事不用你们操心”;“我们航母下水了,还是以我老家名字命名的,我们国家现在强大了,不受欺负了。你们还想来鸦片战争吗”?


……


被训诫约谈、得了新冠,在床上快死了,李文亮们像将死的羊那样喘着气,接受外媒采访:“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


呵呵,大抵如此,大抵


------


李文亮这一类人平常狗苟蝇营,各种灰色收入应该没少拿,也完全能以各种方式玩弄女性。他们也都普遍鄙夷工农,更反感各种政治抗争者,也拥护中共。然后自己被铁拳了就嚎啕,呵呵。


稍有常识的人都会看出,如果李文亮们想做那些龌龊肮脏的事,是非常容易得逞的。与李文亮被广泛吹捧的形象恰恰相反,他之所以被捧,不正好反映了男性精英利益共同体的强大吗?


我承认,的确是因为我比较看不惯这种高知理工社达工业党、精致利己自私鸡贼者,以及他其他一些身份,才如此评价的,没错


------


李文亮的同省同市同县老乡王立科,二人肯定有各种间接连带关系:


维基百科:


1982年之后长期在辽宁省公安系统工作,从辽宁省北镇县广宁乡派出所基层民警干起,历任北镇县广宁乡派出所副所长,北镇县公安局交警队科员、副教导员、教导员,北镇县公安局副局长,北宁市公安局政委、党组副书记,北宁市公安局局长、党组书记,锦州市公安局副局长,葫芦岛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大连市公安局副局长、局长,大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党委副书记等职。2011年11月16日,时任公安部副部长刘金国在大连授予王立科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雄模范荣誉称号,以表彰其在大连“7·16”、“8·29”等特大火灾扑救等事件处置中的出色表现[1][2]。


2013年3月,调任江苏省公安厅厅长[3];次月,任江苏省人民政府省长助理兼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同年12月被任命为江苏省人民政府副省长[4]。2015年11月,升任中共江苏省委常委[5],次月兼任省委政法委书记[6]。2015年12月,辞去江苏省副省长职务[7]。2018年2月24日,当选为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8]。


落马


2020年10月24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9]。2021年9月22日被开除党籍和公职,收缴违纪违法所得,同年10月12日以涉嫌受贿、行贿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10],所涉财物一并移送。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在其双开通报中用到了“从未真正树立理想信念,从未对党忠诚老实”、“长期安排多名公职、现役人员为其及家人提供服务”的罕见表述,且并未提及其投案自首的行为[11]。王立科的前妻夏娟(辽宁警察学院原党委书记)、女儿、二哥王立维(曾任锦州市副市长、锦州市政协副主席)也随之落马[12]。


2021年11月18日,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中央第一督导组(组长耿惠昌,副组长邓卫平)向辽宁省反馈督导意见。耿惠昌作反馈发言,辽宁省委书记张国清主持会议并作表态讲话。中央督导组要求对孙力军、王立科的案件“彻底清理不留后患”[12]。

2021年12月29日,王立科涉嫌受贿、行贿、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伪造身份证件案,由国家监察委员会、吉林省长春市公安局分别调查、侦查终结,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由吉林省长春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长春市人民检察院已向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吉林省检察机关起诉的罪名比逮捕时增加了两项,王立科因此成为中共十八大以来首个被控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伪造身份证件罪的省部级落马官员[13]。


“ 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一起分过赃、一起嫖过娼”。前两个李文亮和王立科之间没有,后两个其实很可能、现实很普遍。当然他们两个未必直接做过,但是他们两个和对方的朋友、朋友的朋友,很可能有过类似关系。一个县城就那么大。


我就通过一些渠道,听说过一些医生和官员分享女性裸照、大谈嫖娼经验之类的事。


《中县干部》讲的其实还是笼统了。还有更多隐秘但是众所周知的没有讲。这种事从北上广到小县城都普遍发生,知乎上可以搜到不少例子。



------


关于器官活摘、强制处决摘,法轮功系其实是扭曲事实、起到负面作用,韩国这个纪录片《杀了才能活》

https://youtu.be/LDwTt0yP8l4,才真实有力的揭露了这个现象。


辽宁是活摘重灾区,李文亮虽然去武汉上学工作了,但是他很多同学都在辽宁当地医院。参与概率不低。当然武汉也未必就没有,李老家先进经验,也可以人与人传递影响。


起码,李文亮知道老家那么多活摘现象,还有马三家劳教所惨剧,并不发声,而是相互包庇


李文亮是高级理工社会达尔文主义工业党、精致利己主义、体制内、既得利益者、中共党员和坚定支持者、岁静、鸡贼者。



------


网传上海仁济医院医生和护士集体淫乱、内部性交易。这事未必完全真,但是医护人员淫乱还是挺多的。我觉得李文亮生前大抵也有过这种行为,给付雪洁戴了不少绿帽子


就说灰色收入、玩弄女性,现在中国医生尤其大医院主治医生,有几个不是这样的?李文亮能例外?


------


李文亮本来就不是吹哨人,我早就写过:


由伪吹哨人李文亮大受赞誉想到的


首先,我需要讲一个清清楚楚但是几乎被所有人故意或无意忽视的事实,即李文亮并不是所谓“吹哨人”。李文亮在其群组中原发言:


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大家不要外传,让家人亲人注意防范”


这是李文亮的原话、聊天原图。从手段(在同事群里发)到目的(提醒亲朋好友),都完全不是在“吹哨”,不是在提醒广大民众,怎么都和“吹哨人”挨不着边。


我相信,有许多人并没看到过李文亮发言或者所谓“吹哨”的这段原话;我也相信,有许多人看到过李文亮的这几句发言和聊天原图,但是还是把他说成“吹哨人”。


这就很有意思、很值得讲讲其中反映的一些社会现实、舆论门道了。


那些并没看过李文亮这段原话、这张截图的,且以为李文亮就是类似“登高一呼”“有SARS,大家都注意防范啊,别得病了”这样“吹哨”的人,连续犯了想当然、先入为主、英雄化/神化崇拜对象、人云亦云、囫囵吞枣、移情寄情幻想……的一系列错误。


这些不明真相的也就罢了,但为什么看过这张截图、知道李文亮没有向公众“吹哨”的大批民众,还是把李文亮这样一个在小圈子里悄声提示亲朋好友的精致利己主义者,当成敢言的“吹哨人”呢?这才是值得玩味、探究之处。


对于国人而言,事实真相具体究竟是什么,往往并不重要。中国从中产精英到普罗大众,只是把李文亮想象成一个振臂高呼的“吹哨人”,而不在乎他是不是真的在“吹哨”。他们只需要一个完美化、具象化的偶像,将这个偶像捧上神坛,供他们寄托“说真话”的情感、发泄不能说真话的情绪。


在中共专制高压下,人们不敢言、不敢直言、不敢吐真言,于是大家希望制造一个敢言的形象,以供拉旗、朝圣、祭祀,李文亮就成了大家寄情塑立的对象。这和真实历史上的关羽有很多不堪,但是却被后人制造为义薄云天、完美武圣的形象,成为忠义化身,有些雷同之处。


但说到说真话,从高耀洁到蒋彦永,从刘晓波到许章润,不乏更加敢言者,但人们为何却选择李文亮这样一个顾自己老婆孩子的利己主义者当说真话的偶像呢?


官方的信息封锁、对政治反对人士的舆论抹黑,固然是一方面。但如果以为只是因此,人们才选择李文亮当“说真话代言人,那想的就太简单了。


更根本的原因,是以中产精英为中轴的中国公共舆论参与者,自身普遍就是李文亮这样平日不涉政治、不批判政府、不反对体制,只敢在一些具体议题对亲朋好友说“大家注意点,不要外传”的人。


是的,国人尤其中产精英,普遍与李文亮一样,甚至说心灵相通。他们平日不关心社会公正,只考虑自己炕头老婆漂亮孩子健康。他们希望专制的阴霾不要让自己家的一亩三分地遭灾,至于别人家洪水滔天,底层工人农民苦难,他们不会在乎也从不想在乎。


但是病毒是不分阶级都传染的,政府隐瞒疫情的危害也是不挑白领还是农民工的,于是这些中产精英、理工商医IT男女,就号啕了。李文亮是号啕者之一,其他中产则心有灵犀,连枝同气。


当提醒亲朋好友“大家小心,不要外传”都被训诫,得病死亡的概率几乎同等落在中产和底层等几乎所有国民头上,他们才如丧考妣。丧了考妣,凉了炕头,得病或隔离,工资少了生活麻烦了,病死危险降临了,总之自身的(而非仅仅他们底下工农)利益受损了,愤怒了,对政权不满了。


然后,他们自然就把丧了的不是考妣胜似考妣的李文亮抬了出来,将这个精致利己、日常享受着底层廉价劳动力、体制各种福利的李文亮,塑造成了直言、敢言、愿言的“吹哨人”,哪怕他一声哨子都没吹,吹的动作都没有(甚至在小圈子提醒亲朋好友时还不忘加上“不要外传”这个猥琐动作)、只在后来出名时用身体下面的通道补了一声“这个世界不能只有一种声音”,不及真的用嘴(而非下面排泄的东西)大声疾呼、正面批判者亿分之一的抗争力道。

中国中产精英,也就是主要以高知理工社达工业党构成的精致利己主义者,就出于这么些个动机,利用遥遥领先于大众、脚踏工农的话语权,硬生生又活生生的将拿哨子都不敢、小心翼翼提醒亲友、不顾大众的李文亮,塑造成了伟岸的“吹哨人”。


这些中产精英,社达工业党们,从来是反对革命的,属于“已经阔了要守旧”的,是乐于参与剥削工农享受低人权优势的;他们对于劳工权利、女权、残疾人、LGBT、各种边缘群体,从来是鄙夷的、仇视的、甘做政权帮凶积极参与对这些的压制和污名化的。


这帮衣冠楚楚的腌臜泼才,信奉弱肉强食的理工工业党精英们,注定不会、不敢更绝不愿把真正的革命勇士当成偶像,只会将与他们一路货色的李文亮之流抬上其完全不配的历史神坛。


这样的“吹哨人”,这样的伪吹哨人,老子不敬,老子不跟风,老子不捧场



------


其他网友的对我文章评论,及我的回复


(Q:他人对我评价李文亮的文章的评论;A:我对其评论的回应)


Q帖死人的大字报,你这是图个啥?中共拼命地给中国人洗脑仇恨日本人美国人,你这倒好,鼓吹仇恨自己同胞。真是共产党的好学生。



A乡愿也,大盗也。李文亮就是乡愿,是精致利己主义者,是通往奥斯维辛路上铺的冷漠砖石之一。我是希望折中的,理性上当然应该尊重理解这样的人,但是感性上,这种人就是恶的基础,是罪人


Q李文亮临终前说了句,健康的社会不应只有一种声音。随之去世,高度就被定格了。 


A那是他死求之前说的,如果他在医院拿着灰色收入、娇妻贵子的过日子,你看他又会什么态度?2018年佳士工运,他说过话吗?metoo运动发过声吗?农民、残疾人、同性恋权利,他曾经有过一句支持吗?


Q可是现在有很多真的大盗,我们为什么要把注意力转移去批评乡愿?进步与反动都是相对而言的。 


A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是因为赞扬他的太多了,所以我需要出来平衡一下。凡是被过于赞誉的,我就找一下缺点批判,凡是被过度贬低的,我就为其正名。知识分子不就应该这样吗?


当然我厌恶李文亮还有个原因,就不方便明说了


Q同意李文亮本质上是个粉红,他是党员写的检讨里显示很清楚他本意完全没有为“民众而反抗集权”的成分,他也...


A“吹哨”这一基本行为也是不存在的,所以说他是吹哨人简直可笑,然而居然全世界都信了认可了


Q这是没话找话寻找完美受害者么?卢梭和女仆偷情,把五个私生子都送进孤儿院,算什么?卢梭偷盗主人的财物,...


A卢梭做了忏悔,鲁迅也有忏悔,我也对自己二十多年人生有忏悔,包括把各种黑料拿出来自我批判和供人批判,李文亮何曾做过?他连自己拿了多少灰色收入、医院单位里多少黑幕都不敢说。他也不敢提自己从辽宁到武汉两个家乡都有多少丑恶、他家又多么丑恶


Q李文亮的事我大概知道一点,我虽然认为从严格意义上说,艾芬医生更适合被称为吹哨人,但是中国这个国情,现...


A我并不是欺负死人不会说话。李文亮这些言行,都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查到,很多人还专门搜集过他生前的言行,包括把精致利己当成“小确幸”的良好品行加以称赞。


我的确是想借助李文亮的事批中国的犬儒者和社达者,以及为受难更严重的平民大众尤其工农女残各群体和个体鸣不平。


李文亮从动机到影响都不是吹哨人,包括他死前言论也是快死了没顾忌了才说的,以及一些势力营造出他悲情形象的。李文亮的“吹哨人”就是跟雷锋、王林、李洪志那样的人一样,被塑造的而非真实的


Q说精致利己主义就太过分了——除非贴主你自己有勇气像蒋彦永那样做好被软禁严审多年,并且被噤声半辈子的准...


A李文亮是代表特定利益集团、维护特定利益集团利益,他的阶级属性决定了其言行属性。我做的事其实也不算小,当然在这就不说了


Q幾天前我也發表過一篇與閣下觀點相近的帖子,一晚時間就被bp到不知哪裡去了,似乎這篇也會步我後塵。無論...



A感谢支持。我的动机可能和您不一样,但是结论一样



Q说精致利己主义就太过分了——除非贴主你自己有勇气像蒋彦永那样做好被软禁严审多年,并且被噤声半辈子的准...


李文亮受政权剥削迫害,但是他也在剥削迫害工农大众及其他弱势群体,起码同情关注程度不应该放在那么重要的位置。李文亮死了那么多中产阶级和既得利益者如丧考妣,那为什么不关注农民工问题、工人运动、女权、LGBT、残疾人、艾滋病人?还是屁股决定脑袋。


农夫心内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李文亮和他的同事们在人民苦难时吃炸鸡吹空调,对人民苦难视而不见,在工作单位也不敢反抗贪污腐败和各种潜规则,说不定和前些日子湘雅刘翔峰一种人,凭什么得到这么大荣誉?他算什么东西?


Q都死了还做啥忏悔,非要的话,他最后那句话我觉得都算是忏悔了,你能想象他当时说那句话是什么心情?你知...


A你真觉得李文亮这样身份地位的人没突破底线?按照中国医生的平均情况,应该有很多灰黑收入吧,软硬兼施的弄了不少女的吧,还有其他一些可以想到的龌龊,这些不仅突破道德底线,法律底线都突破了。中国既得利益者没一个真正好人


Q那在14亿中国人还在水深火热的独裁体系里,你还有心情上网攻击一个在疫情里殉职的医生,还有心情吃饭睡觉...


我没有像李文亮那样得到不应该有的荣誉。戴王冠者,必承其重,他得到这么多赞扬,就应该接受批评


Q我不知道啊,他死了,我TM也没法质问他了。你现在干的不就是欺负他不能说话了吗 


A根据中国体制内一般情况即可判断,没什么难的



A回复以上所有人:


我承认我这文章有些情绪化,是不理智的。我之所以写这个,是看到李文亮得到了超出其所为的荣誉,而更多受苦受难的人民没有得到充分重视,所以激愤之下写的这个。


我的文章乃至个人情况,随便一翻就能搜到。我显然是主张温和的渐进的,理性上李文亮当然是应该合作和支持的对象。但是我也希望人们去了解了解平民大众的苦难,而不是只关注这种平日精致利己,然后因为一些事件被推上风口和神坛的精英


Q说得好!同时,这人完全不懂一件事:从传播学的角度,你和人说“不要传出去”一件事,这件公共事就更容易传...


A这就是鸡贼,跟传各种流言和视频时一边说“不要外传”,一边疯传,是一种行径。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3: 大家好。
2023: 悲壮的共产主义
2022: CAA
2022: 人类信任关系的最大障碍就是强盗逻辑
2021: 脸红了
2021: 你们干成了什么?
2020: 为党尽忠的武汉警察和官员要为党挡子弹
2020: 李文亮之死成为寻找瘟疫替罪羊的契机
2019: 中国将来的民主体制的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