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泛非洲主义黑人权力之父马尔科姆.艾克斯(二十四之二十三)
送交者:  2024年01月27日20:13:14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高胜寒  著


个性温和为人儒雅的贝蒂.沙巴兹,在马尔科姆.艾克斯死后,本来想继续丈夫遗志,把非洲裔美国黑人团结联盟经营下去,稍一接触,就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那种运作能力,而干部们不听也不服她的指挥,决定放弃。

1972年,贝蒂.沙巴兹报名入读阿默斯特(Amherst)的马萨诸塞大学(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教育系,三年后取得哲学博士学位,翻开了她人生的另一个高峰。

贝蒂.沙巴兹出生时叫贝蒂.桑德斯(Betty Dean Sanders),1934年5月28日在乔治亚州派恩赫斯特(Pinehurst)出生,她的父亲是惯常家暴的奥利.桑德斯(Ollie Mac Sanders),贝蒂.沙巴兹出生时,奥利.桑德斯才二十一岁,她母亲谢曼.桑丁(Sheiman Sandin)还未成年,两人没有正式结婚。

贝蒂.沙巴兹十一岁时,过继给底特律黑人富商洛伦佐.马洛伊(Lorenzo Malloy),因而在密歇根州底特律长大。大学就读阿拉巴马州塔斯基吉的塔斯基吉大学,毕业后任教母校。

由于无法忍受美国南方的种族歧视,贝蒂.沙巴兹搬到纽约市居住,在布鲁克林州立学院护理学院(Brooklyn State College School of Nursing)毕业,取得护士执照,任职蒙蒂菲奥里医院(Montefiore Hospital)。

1992年,被同事带到哈林伊斯兰民族清真寺晚饭,饭后听牧师讲话,她立即被风采潇洒的马尔科姆.艾克斯吸引,自此每周五晚上,为马尔科姆.艾克斯而听道,也为马尔科姆.艾克斯而加入伊斯兰民族清真寺,并改名为贝蒂.艾克斯(Betty X),两人开始交往。

1958年1月12日,厌倦了风花雪月日子的马尔科姆.艾克斯,突然心血来潮,从底特律打电话给贝蒂.沙巴兹求婚,两天后结为夫妇。这一天,对贝蒂.沙巴兹来说是双喜临门,既结婚成家,又取得护士证书。

马尔科姆.艾克斯死后,贝蒂.沙巴兹艰难地从马尔科姆.艾克斯阴影里走出来。在1976年取得博士学位后的贝蒂.沙巴兹,任职纽约梅德加.埃弗斯学院(New York's Medgar Evers College)健康科学系为助理教授。

纽约梅德加.埃弗斯学院是一所非常特殊的大学,不是一家种族隔离学府,但是在自然规律发展下,90%的学生是非洲裔美国人,女性学生占了75%,其中75%的女学生是妈妈,学生的平均年龄为二十六岁,85%的教师是女性非洲裔美国人。

马尔科姆.艾克斯自传》出版后的热卖,贝蒂.沙巴兹得到了一半的利润,解决了经济上的难题。作家亚历克斯.哈利义薄云天,在他另外一本巨著《根(Roots)》在全球成为热门书后,他将大部分的《马尔科姆.艾克斯自传》利润,转送给贝蒂.沙巴兹,作为她和孩子们的生活费。

在多位名人朋友如西德尼.波蒂埃(Sidney Poitier)前妻胡安妮塔.波蒂埃(Juanita Poitier)、马丁.路德.金的遗孀科雷塔.金(Coretta Scott King)、和奥西.戴维斯(Raiford Chatman Ossie Davis)的妻子鲁比.迪(Ruby Dee)等人捐助下,经济环境彻底改善,不再为生活担忧。

贝蒂.沙巴兹将《马尔科姆.艾克斯自传》版权,售予电影制片人马文.沃斯(Marvin Worth),获得一笔资金。多方面累积的财富,不仅轻易地买下了美国联邦众议员贝拉.阿布祖格(Bella Abzug),在纽约州弗农山庄(Mount Vernon)的豪宅,还能够将孩子们送进私立学校与夏令营。

论述贝蒂.沙巴兹之死的前因后果,就得从马尔科姆.艾克斯被刺杀说起。长久以来,贝蒂.沙巴兹和她的孩子们坚定地相信,伊斯兰民族清真寺就是刺杀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基地,而接替马尔科姆.艾克斯遗留下来的纽约哈林第七号伊斯兰民族清真寺领导职位的路易斯.法拉翰,就是下令谋杀马尔科姆.艾克斯的主谋。

这个观点,潜移默化的影响着贝蒂.沙巴兹和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孩子们,尤其是二女儿库比拉.沙巴兹的反应最为激烈。

库比拉.沙巴兹于1960年12月25日在纽约市出生,当马尔科姆.艾克斯在纽约奥杜邦宴会厅被刺杀时,年仅四岁的库比拉.沙巴兹,就坐在台下,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被乱枪打死。

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永远无法抹去的阴影,逐渐演变成一种强烈的报仇欲望。中学毕业后,库比拉.沙巴兹进入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大学,但只有两个学期,就无法继续下去,转到法国索邦大学(Sorbonne University)就读,并从事翻译工作。

关于库比拉.沙巴兹曾在普林斯顿大学就读一事,是有疑问的。1983年度普林斯顿大学学生秘书长维尔茨伯格.哈克(Jan Wurzburger Hack),被采访时吃惊地说 :“什么?库比拉.沙巴兹是我的同学?怎么我不认识她呢?”打开手提电脑查看,找不到库比拉.沙巴兹的名字。

1984 年,库比拉.沙巴兹在巴黎,遇到了一位阿尔及利亚穆斯林男子布阿斯巴(L. A. Bouasba),并在1984年10月8日与他生下了一名小男孩,取名马尔科姆.拉蒂夫.沙巴兹(Malcolm Latif Shabazz),她的家人则昵称这个可爱的孩子为小马尔科姆(Little Malcolm)

随后他们的关系因为布阿斯巴的失连而结束后,库比拉.沙巴兹带着几个月大的马尔科姆.沙巴兹返回美国,定居洛杉矶。

一个单亲母亲带着一个聪明而调皮的孩子,其生活之困难,可想而知。从餐馆服务员到化妆品推销员,再到律师楼文职工,没有固定的工作,就是没有固定的家,哪里有工作,她就搬到哪里,来回的纽约、费城再回到纽约,住在每周五十美元租金的小房间里,与妓女和毒贩为邻居。

悲剧来自个性,个性则来自环境。库比拉.沙巴兹的婚姻更换速度,和她的工作更换速度差不多,近乎儿戏。马尔科姆.沙巴兹在一种极其不健康的环境下四处漂流,不停地换爸爸,不可能会有健全的个性。

库比拉.沙巴兹走马换灯似的更换男朋友,加上酗酒恶习,造就了马尔科姆.沙巴兹的顽劣个性,从内心就鄙视母亲的心态,导致了数次用暴力殴打库比拉.沙巴兹的恶习。

库比拉.沙巴兹将自己种种不如意,归罪于没有父亲,而造成没有父亲的祸首,就是路易斯.法拉翰。在一次1994年3月13日的采访时,贝蒂.沙巴兹公开指责路易斯.法拉翰就是杀害她丈夫的幕后元凶后,库比拉.沙巴兹认为自己母亲已经暴露在危险中,她决定要设法杀掉路易斯.法拉翰。

19945月,库比拉.沙巴兹直接问孔武有力、体格魁梧的新男朋友迈克尔.菲茨帕特里克(Michael Fitzpatrick): 可否到去伊利诺伊州,替她干掉杀父仇人路易斯.法拉翰?条件是事成后与他结婚。为了讨好库比拉.沙巴兹,也为了马尔科姆.沙巴兹已经开始称呼他为爸爸,迈克尔.菲茨帕特里克伪装着允许了。

在未来的两个月里,两人多次探讨谋杀路易斯.法拉翰的计划,库比拉.沙巴兹并且支付了两百五十元的费用,当然包括她母子两人,搬进迈克尔.菲茨帕特里克在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的家在内

等到库比拉.沙巴兹和马尔科姆.沙巴兹,提着行李到了明尼阿波利斯后才发现,迈克尔.菲茨帕特里口中所谓的家,原来只是在穷人区里普通住家中的一个房间,即使如此,还是不能搬进去,因为房东告诉她说,由于迈克尔.菲茨帕特里克好几个月不付租金,已经被法院驱逐了。

从小就互相认识的迈克尔.菲茨帕特里克,又是库比拉.沙巴兹在曼哈顿联合国国际学校(United Nations International School)的同学。他后来堕落成为一个靠倒卖毒品维生的破落户,他自小就有暴力倾向,经常带着手枪回学校炫耀,曾经爬到学校屋顶,用他带来的22口径手枪向对面的红墙打靶。

迈克尔.菲茨帕特里克十八岁时,曾用土制炸弹,将曼哈顿一家买俄罗斯书籍的书店炸毁,被拘捕后,被发展成联邦调查局线人,混在巴勒斯坦暴力组织里面,在他们阴谋策划炸毁曼哈顿埃及旅行社事件中,因为及时通报而立功。70年代,他又与爱尔兰共和军搅混在一起。    

恰好在这个骨节眼上,迈克尔.菲茨帕特里克因在明尼阿波利斯毒品案中,又被联邦调查局拘捕,面临五年的监禁威胁,为了自保,为了立功,他毫不犹疑地,在库比拉.沙巴兹主动找他谈及谋杀路易斯.法拉翰的一个小时后,就将她出卖掉 : 

迈克尔.菲茨帕特里克向联邦调查局详细举报了事件。前后八次与库比拉.沙巴兹在电话里谈论此事,他都做了详细的单边录音记录。

法庭的文件显示,其中一次,库比拉.沙巴兹在电话里,咒骂路易斯.法拉翰说 :“他只是一头粘糊糊的猪,而且他不能静坐下来,让我妈妈像狗一样批判他。所以他会想尽办法让她闭嘴,我确实认为,他最终会以一种非常狡猾的方式杀死我妈妈,所以要么是他,要么是我妈妈。”

1995年1月12日,美国联邦调查局拘捕了库比拉.沙巴兹,控以使用电话和跨越州界阴谋,暗杀路易斯.法拉翰的九项联邦刑事重罪。如果罪名成立,她可能面临九十年监禁和超过两百万美元罚款。

由于库比拉.沙巴兹身份的敏感性,明尼阿波利斯联邦检察官大卫.利勒豪格(David Lee Lillehaug)在拘捕行动后,以第一时间向华盛顿司法部长和副司法部长汇报此案,并委任一位特别律师,全程监管事件和案情的发展,确保合法性,避免为未来的辩护律师留下挑战的把柄。

库比拉.沙巴兹在明尼阿波利斯联邦法院拒绝认罪,以一万元保释金在外候审。检察官将迈克尔.菲茨帕特里克与库比拉.沙巴兹的全程八次电话录音,作为呈堂证据。迈克尔.菲茨帕特里克公开承认,为此而得到了联邦调查局的四万五千元奖金。

当这些电话录音公开后,几乎所有的法学家都倾向于这是一场造局,是迈克尔.菲茨帕特里克有计划地、一步步地诱惑着库比拉.沙巴兹掉进陷阱,而迈克尔.菲茨帕特里克的大量犯罪记录,很难在陪审团面前得到任何的信任度。各种证据显示,美国司法部握住了一只进退维艰的烫手山芋。

更令明尼阿波利斯联邦检察官头疼的,是在库比拉.沙巴兹背后,站着一位当代最具威慑力的超级民权大律师---威廉.康斯特勒。一场黑人民权领袖后裔与美国司法部的司法较量大戏,紧锣密鼓地拉开了万众瞩目的序幕。

对抗美国司法部的检控需要经济实力,而经济实力正是库比拉.沙巴兹最缺少的东西。母女情深,贝蒂.沙巴兹只得介入,为库比拉.沙巴兹的律师费公开募款。这为路易斯.法拉翰提供了一次与贝蒂.沙巴兹修补关系的良机。

首先,路易斯.法拉翰在芝加哥家里,召开记者会,宣称不相信从小就将她抱在怀里的库比拉.沙巴兹是魔鬼,至于买凶杀自己的说法,是阴险白人的挑拨离间诡计。

这个橄榄枝善意战略非常有效,加上通过第三者转告贝蒂.沙巴兹,他将会为库比拉.沙巴兹举办一场声势浩大的公开募捐大会,在情在理加上现实的需要,贝蒂.沙巴兹都无法拒绝。

2018年3月10日,在纽约哈林125街的阿波罗剧院(Apollo Theater)舞台上,在“在真主安拉的祝福下庆祝尊敬的路易斯.法拉翰贝蒂.沙巴兹博士团结大会”横幅下,在现场募捐得款二十五万美元的成果下,在民权律师珀西.萨顿(Percy Sutton)诅咒美国政府阴谋诡计的嘲讽声下,在律师威廉.康斯特勒信誓旦旦要抗争到底的诺言下,贝蒂.沙巴兹微笑着与路易斯.法拉翰握手。

当然,从此以后,贝蒂.沙巴兹不仅不再提路易斯.法拉翰就是刺杀马尔科姆.艾克斯后台一事,还承诺出席路易斯.法拉翰即将在华盛顿举办的百万人大游行。

所有出席讲话者都没有保镖,唯独路易斯.法拉翰出场讲话时,他前后左右站着八个伊斯兰果实打手,四处张望,神色紧张,如临大敌,把路易斯.法拉翰密密实实的夹在之间,不但彰显出他内心的恐惧,整个过程,还格外的不雅观,格外的刺眼。

1995年5月1日,库比拉.沙巴兹与明尼阿波利斯联邦检察官大卫.利勒豪格,达成了认罪协议:她坚称自己无罪,但承认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为了避免坐牢,接受了检察官提出的条件:如果两年的心理咨询和药物滥用障碍治疗后,可以撤消她全部的刑事指控。

在马尔科姆.艾克斯巨大的阴影辐射下,美国司法部也为自己找到了一个极有尊严和备受尊重的下台阶。罗纳德.里根总统提名的詹姆斯.罗森鲍姆法官(James Micheal Rosenbaum),不附加任何意见,毫不犹疑的批准了事。

明尼阿波利斯联邦检察官大卫.利勒豪格,在事后发表感叹说 :

“我非常清楚库比拉.沙巴兹拥有很多同情票,也非常清楚迈克尔·菲茨帕特里克有着很差的可信度。我更知道证据确凿,如果我们把这起案件,打扫到地毯下面掩盖起来然后宣布真相大白,那将是完全不可接受的。我们将面临政府掩盖、阴谋谋杀杰出非州裔美国人民权领导人指责,无论我们以哪种方式处理此案,都会遭到大量批评。”

库比拉.沙巴兹与马尔科姆.沙巴兹离多聚少,他在随着两年未见面的库比拉.沙巴兹搬到了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St. Antonio),一来她在那里找到了一份电台的工作,二来接受较好的心理治疗。

改名为凯伦.泰拉尔(Karen Taylar)的库比拉.沙巴兹,刚到圣安东尼就与案底累累的西奥多.特纳(Theodore Turner)热恋、同居和结婚。马尔科姆.沙巴兹倒与这位新爸爸谈得来,因为经常陪伴他打篮球和玩耍,但是库比拉.沙巴兹越看西奥多.特纳越不顺眼,整天酗酒吵架,终于被他暴打一顿。

库比拉.沙巴兹报警后,西奥多.特纳被拘捕入狱,当然没有几天的所谓婚姻也就结束了。所谓的家变,促使库比拉.沙巴兹没有选择,唯有把马尔科姆.沙巴兹送回纽约扬克斯(Yonkers)祖母家。

马尔科姆.沙巴兹不喜欢扬克斯的祖母家,他怀念圣安东尼的环境,经常吵闹着要返回圣安东尼。1997年6月1日晚上,贝蒂.沙巴兹严肃地告诉又在吵闹的马尔科姆.沙巴兹 :

“你绝对不可以返回圣安东尼,你母亲没有能力兼顾你,我已经为你安排了学校,你就安心的住在这里吧。”

说完话,不理会脸色剧变的马尔科姆.沙巴兹反应是什么,也不理会马尔科姆.沙巴兹充满了怨毒的眼神,就返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黎明时刻,马尔科姆.沙巴兹将整罐汽油,浇在贝蒂.沙巴兹的房间门口和走廊后,将之点燃,整间公寓立成火海。把火点燃后,马尔科姆.沙巴兹见状不妙,拔腿就跑,早就跑到外面安全之地去了。

睡眼朦胧的贝蒂.沙巴兹,被浓烟烈火惊醒后,原本可以从大门逃出火海的,但是她立时想到的是小孙子的安全,也不知道马尔科姆.沙巴兹早就跑到了外面,远远的看热闹了,贝蒂.沙巴兹爱孙情切,不顾一切,就朝着马尔科姆.沙巴兹已经是一片火海的房间方向冲,她一心要去救孩子的命,结果自己被火海烧成了一个火人。

在纽约市布朗克斯区(Bronx)雅可比医疗中心(Jacobi Medical Center)医院里,外科医生前后做了五次皮肤移植手术,来抢救全身80%烧毁的贝蒂.沙巴兹,三个星期后的1977年6月23日,医治无效,不幸死亡,享年仅六十三岁。

十二岁的马尔科姆.沙巴兹,被检控恶意纵火和误杀刑事重罪,虽然有前纽约市长大卫.丁金斯(David Norman Dinkins),和他爷爷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律师珀西.萨顿强辩下,依然被定罪,判刑十八个月。

出狱后,搬到他三姑伊丽雅莎家居住,但恶性难改,2002年,因盗窃一百元被拘捕。又因意图抢劫银行,被判入狱三年半。2006年,因砸毁商家的玻璃窗,再被拘捕判刑。2013年,因意图抢劫银行罪,被联邦调查局拘捕。

2013年5月,马尔科姆.沙巴兹在墨西哥活动人士米格尔.苏亚雷斯(Miguel Suárez)的陪伴下,乘坐长途巴士,越过边境,进入墨西哥蒂华纳(Tijuana)。米格尔.苏亚雷斯是马尔科姆.沙巴兹在加利福尼亚州认识的墨西哥活动人士。

 2013年5月9日马尔科姆.沙巴兹和米格尔.苏亚雷斯两人,在墨西哥城中心的一家露天酒吧喝酒,两名打扮艳丽的年轻墨西哥女子,走过来与他们搭讪,说她们知道一家名为皇宫俱乐部(The Palace)的有趣夜总会,他们会更喜欢的

到了那里,两人每人喝了三、四杯啤酒,然后和他们的新朋友跳舞。当试图离开时,他们收到了一张近一千两百美元的账单。

两名年轻女子在事前,并没有告诉马尔科姆.沙巴兹和米格尔.苏亚雷斯,她们的陪伴是要收费的,明显的这是一场骗局。

个性强悍的马尔科姆.沙巴兹,不仅拒绝付款,还和数名皇宫俱乐部服务员发生肢体推拉冲突,数名自称是皇宫俱乐部服务员的墨西哥大汉,将米格尔.苏亚雷斯强行拖拉到另外一间房间谈话。

马尔科姆.沙巴兹突然被人从后面,用硬物敲破后脑袋壳,再将因昏迷失去抵抗力的马尔科姆.沙巴兹,从三楼抛丢到加里波第广场(Plaza Garibaldi)外的大街上,立时死亡。

米格尔.苏亚雷斯被从单独的房间释放,走出来后,才发现马尔科姆.沙巴兹伏在大街上,一动不动,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马尔科姆.沙巴兹横死时,年仅二十八岁,归葬离他祖父祖母纽约坟地不远处的芬克利夫公墓(Ferncliff Cemetery)。

事件发生后,皇宫俱乐部关闭,但现在已以用一个新的名称,重新开张。

墨西哥检察官事后调查的真相披露,造成马尔科姆.沙巴兹与当地流氓发生矛盾冲突的,不是喝酒钱,而是陪酒女的价格。

四个谋杀马尔科姆.沙巴兹的嫌疑犯中,佩雷斯.耶苏斯(Perez de Jesus)和胡安.古兹曼(Juan Dircio Guzman)两人,已经在2015年被判入狱二十七年六个月,一个尚未审判,一个在逃,已经被墨西哥治安当局全国通缉。

四个谋杀嫌疑犯全是皇宫俱乐部的服务员,实际上那就是一家靠耍流氓敲诈游客的黑店,马尔科姆.沙巴兹不了解当地的黑帮作业,上了贼船,又逞强不肯接受勒索,结果赔上了生命。

马尔科姆.艾克斯祖孙三代的悲剧使人浩叹,他父亲艾尔.李图尔被三K党谋杀时是四十一岁,他自己被黑穆斯林乱枪击毙时是三十九岁,马尔科姆.艾克斯只有六个女儿,没有儿子,马尔科姆.沙巴兹是他的外孙子,在墨西哥被流氓谋杀时只有二十八岁,马尔科姆.艾克斯妻子贝蒂.沙巴兹,被她外孙子马尔科姆.沙巴兹纵火烧死时才六十三岁。

马尔科姆.艾克斯家族的悲剧并没有就此停住,继续降临马尔科姆.艾克斯家族:2021 年 11 月 23 日,五十六的马利卡.沙巴兹,被发现突然死在纽约家中。治安当局并没有发现任何他杀的异象,她卧病在床已经相当一段时间了,与女儿贝蒂丝.沙巴兹(Bettih Shabazz)同居,法医怀疑与食物中毒有关。

悲剧来自个性。马尔科姆.艾克斯家族的短命,是来自个性而不是来自遗传。他母亲路易丝.兰登虽然被所谓的法官,不经医学鉴定就裁决为精神病患者,关进精神病治疗所长达二十五年,但却长寿,她在1989年12月18日谢世时是九十五岁。

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姐姐希尔达.李图尔谢世时是九十三岁,艾尔.李图尔谢世时是八十四岁,威尔弗雷德.李图尔谢世时是七十八岁,雷金纳德.李图尔谢世时是七十四岁,于此可见,这是一个有长寿基因的家族。

马利卡.沙巴兹和玛丽雅.沙巴兹是双胞胎姐妹,但从来没有见过她们的父亲,马尔科姆.艾克斯被刺杀身亡时,她们还在母亲贝蒂.沙巴兹的肚子里,但却永远生活在马尔科姆.艾克斯的阴影中。

马利卡.沙巴兹的负面新闻从未中断,时有所闻。2011年,马利卡.沙巴兹盗用一位年老寡妇卡拉.巴克罗夫(Khaula Bakeoff)的身份证,刷卡高达五万五千元,铁证如山,低头认罪,被纽约最高法院判处五年缓刑,条件是全额赔偿卡拉.巴克罗夫的经济损失

卡拉.巴克罗夫过世的丈夫,曾是马尔科姆.艾克斯的保镖,是马尔科姆.艾克斯遇刺时,现场的十个保镖之一。马利卡.沙巴兹与几位姐姐的关系非常不和谐,为了她们母亲贝蒂.沙巴兹的遗产而在法院缠诉多年。

2017年1月28日,马利卡.沙巴兹和她的十九岁的独生女儿贝蒂丝.沙巴兹,在马里兰州拉普拉塔(La Plata),驾驶一辆U-Haul拖车,在沃尔玛停车场被巡警截停。警察查看车牌号码,发现是已经在佛蒙特州报案的被盗车,证据显示,偷车者就是马利卡.沙巴兹

再检查车子,发现里面有包括受了伤在内的七只斗牛犬,关押在充满了排泄物的板条箱中,其中有两只斗牛犬的眼睛和头部有严重伤害,需要立即动外科手术治疗。

被拘捕回警局后,马利卡.沙巴兹被控以七项不人道条件虐待动物和盗窃车辆行驶重罪,贝蒂丝.沙巴兹被控以盗窃刑事重罪,以两千元保释在外候审。

马尔科姆.艾克斯被冷血刺杀已经五十八年了,他的名字并没有被遗忘,即使进入了网络时代,依然是方兴未艾。网络巨人谷歌(Google)的公开记录显示,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全球每月搜索查询量高达七十万次,每月搜索查询他家族的高达五万人次。

毫无疑问,阿塔拉.沙巴兹是马尔科姆.艾克斯六个孩子中最优秀的一位。她在六岁时,坐在台下亲眼目睹自己父亲被乱枪屠杀,造成她终生的恐惧。

阿塔拉.沙巴兹就读于曼哈顿的精英联合国国际学校,并在纽约州北部的布里亚克利夫学院(Briarcliff College)学习法律,与在福特汉姆大学(Fordham University)人力资源系取得硕士学位

尽管她是一位著名的公众人物,但她非常注重保护自己的隐私,并且没有透露她任何个人生活的细节。

尽管马丁.路德.金和马尔科姆.艾克斯是对头,但是阿塔拉.沙巴兹与马丁.路德.金的女儿约兰达.金(Yolanda King),却是莫逆之交,两人建立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深厚友谊。

两位美国民权运动领袖的女儿,组成核心剧团(Nucleus),并在 20 世纪 80 年代,共同创作了两部戏剧 :《步入明天(Stepping Into Tomorrow)》和《同心协力(Of One Mind)》。

阿塔拉.沙巴兹亲自登台演出,名人效应,全国热卖,场场爆满。

2002年,大英帝国附属的中美州小王权伯利兹总理赛义德.穆萨(Said Wilbert Musa),委任阿塔拉.沙巴兹为中美洲国家无任所大使。虽然这是一份没有薪俸的荣誉职位,却有外交官头衔,成为阿塔拉.沙巴兹踏上了国际政治大舞台的台阶。

马尔科姆.艾克斯自传》作者亚历克斯.哈利,是马尔科姆.艾克斯的好友,也是阿塔拉.沙巴兹的义父。1992年2月10日,在华盛顿州西雅图去世前一个星期,稀有地与朋友谈起阿塔拉.沙巴兹 :

“我喜欢叫她小红,因为她的父亲是大红。她长得像她父亲,举止像她父亲,甚至笑起来也像他父亲。你不会经常看到她,但她是纯粹的马尔科姆。就连神秘莫测难以捉摸的品质,也是马尔科姆.艾克斯的。我不知道这是天生的还是后天学习得的,但她的父亲也有同样的情况。在我们写这本书的早期阶段,他不会谈论自己。”

在公开的资料中,可以从许多的追悼词中,观察出阿塔拉.沙巴兹的个性和思想,比如在她自己的母亲贝蒂.沙巴兹、义父亚历克斯.哈利、马丁.路德.金夫人科雷塔.斯科特.金、拳王穆罕默德.阿里等的葬礼上,都有她令人难忘的追悼词

1992年3月1日,《洛杉矶时报》记者劳伦斯.克里斯顿(Lawrence Christon),罕见地发表了对阿塔拉.沙巴兹的采访,她说自己尽量不在公众场合出现,也愿意多待在家里,因为她认为家是最安全和最温馨的地方。1997年,阿塔拉.沙巴兹出版了广受好评的回忆录《来自我自己的眼睛(From Mine Eyes)》。

1962年7月22日出生的伊丽雅莎.沙巴兹,是马尔科姆.艾克斯的二女儿,在马尔科姆.艾克斯遇刺时,她和母亲、两位姐妹就坐在台下,由于年龄太小,没有任何的事件记忆。对于自己父亲的认识,多是从马尔科姆.艾克斯自传》和其他评论中得知。

伊丽雅莎.沙巴兹在哈克利(Hackley School)私立中学就读,纽约大学毕业后,获得了福特汉姆大学(Fordham University)教育和人力资源开发硕士学位。

2002年出版《成长的艾克斯:马尔科姆.艾克斯女儿的回忆录(Growing Up X : A Memoir by the Daughter of Malcolm X)》;

2013年出版《马尔科姆.李图尔  长大后成为马尔科姆.艾克斯的男孩(Malcolm Little  The Boy Who Grew Up to Become Malcolm X)》;

2018年出版《成为艾克斯前的贝蒂(Betty Before X)》,2020年出版《马尔科姆.艾克斯的觉醒(The Awakening of Malcolm X)》。

伊丽雅莎.沙巴兹长期在新泽西州弗农山(Mount Vernon)市政府教育局工作,她的推特使用博士称号,她朋友们亦以博士称之,事实待考。伊丽雅莎.沙巴兹是纽约市约翰.杰伊刑事司法学院(John Jay College for Criminal Justice)客座教授。她的丈夫是投资顾问凯迪.雷尼(Keady Raney) ,生活富裕,净资产高达五百万美元。

伊丽雅莎.沙巴兹交游广泛,朋友遍天下,从约旦的阿莉亚.侯赛因公主(Alia Hussein)到埃及的政客议员,再到沙特阿拉伯的王公大臣,她曾是陪同威廉.克林顿总统到南非,庆贺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总统就职典礼的美国代表团成员。

2021年2月21日,伊丽雅莎.沙巴兹在她有六万五千名追随着的推特上,公布了一张马尔科姆.艾克斯于1965年2月21日在埃及开罗清真寺朝拜的相片。她写道 :

我的父亲在开罗,三十九岁时被暗杀了。尽管联邦调查局线人密切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但仍称他为一个道德高尚、不抽烟也不喝酒的人。他向权力说出真相,我们知道,真相是永恒的。安息吧,父亲。”

马尔科姆.艾克斯六位女儿中,卡米拉.沙巴兹无疑是最懂得保护自己隐私权的一位。城市大学(University of Town)毕业,从事时装设计,生活低调,在推特和Instagram社交媒体上,并还没有个人资料,也没有回忆录或著作可供参考,世人对她的婚姻和财产等,所知有限。

引起瞩目的是她与姐妹们,联手推出马尔科姆.艾克斯传奇(Malcolm X Legacy)时装、鞋子、珠宝系列,与及在《是谁谋杀了马尔科姆.艾克斯?》中因担任角色而出名。(待续)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3: 地球真的可以去流浪吗?
2023: 鹧鸪天 百亿同胞露赤尻
2022: 中共政府是鼓励纵容恶人讹诈勒索别人家
2022: 男职工给中共欺负压榨有两个令人愤怒的
2021: 毛泽东创造了历史
2021: 神医医国
2020: 国际歌
2020: 武汉
2019: "亡书记"最后的指示-请准备好
2019: 为什么共产党这么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