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推特前高管爆料,与中共精诚合作才是一条光明之路
送交者:  2022年09月20日08:18:35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金复新

前些天,一位推特前高管在美国国会作证时爆料称,推特至少雇佣了一名中共特工,引起舆论一片哗然。我对此并不感到意外,我从自己使用推特所遭遇的经历中早就得出结论,推特这家公司大有问题。

无独有偶,今日,美国国会参议员乔希霍利(Joshua Hawley)也接受媒体采访,揭露中共的抖音海外版Tiktok雇佣了大量可以窃取美国用户数据的中共党员。

我在抖音Tiktok都没有账号,谈不出体会,但我早就有推特的账号,只是很少发言,仅在我写了博文后,将其标题和链接贴上推特而已,一般一两个月才发一个推,自己不关注任何人,也没有多少人关注我。可是在2017年,我发现自己突然莫名其妙登录不上了,推特要我验证电话号码才能继续使用。我感到很奇怪,我又不是什么政治人物,更不是什么人人追求的美女,为什么还有人对我的电话号码这么感兴趣呢?

我并不是成天泡在网上的人,而且对脸书和推特都不喜欢,也没有评论别人推特的兴趣,这个推特账号对我来说本来就可有可无,于是拒绝向其透露电话号码,打算从此就在非登录状态下看别人推特。每次想看谁的推特,就在谷歌搜索其名字,然后点击进去,我觉得这样挺好。直到大概去年,我发现这招不行了,每次我看别人推特,只能看十几个推,推特就不让看下去了,非要我登录才能看,而我要登录,必须注册,而要注册,又必须向其提供电话号码。到现在,推特更是得寸进尺,只准我这样的非注册用户看几个推。我这就起了疑心,为什么推特那么喜欢搜集别人的电话号码?推特可以掌握用户的IP地址,用户也可以用VPN等代理软件隐蔽,避免黑客前来确认身份和地址。但推特掌握电话号码想干什么?是不是想卖给中共迫害大家呢?

这位推特前高管的揭发,终于让我确认了推特背后一定有特务活动。而且,这位高管还揭露,推特见钱眼开,为了挣中共大外宣的广告费,毫无原则,大量发布中共的宣传广告,沦为中共的洗脑工具。

即使推特并没有主观为中共服务的故意,但在雇佣员工时,不进行政审,只看其有没有工作许可,只根据其技术水平作为雇佣与否的标准,那么客观上也为中共安插特工提供了漏洞,中共是绝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的。不说海外华人中本就潜伏了无数余则成,仅仅那些留学生里就有无数小粉红自干五,这些人一旦被推特招聘进中文部门,干的就是和大陆微博小编一样的事,不是删帖封号,就是收集情报,将用户的个人资料卖给中共特务机关,甚至当作爱国锄奸灭反贼行为,主动献给党妈,感到无尚的光荣。你觉得推特这样的平台有啥安全性可言?在推特中潜伏的特工何止只有一个?大家有啥沉溺于推特的必要?

当然,我也不能全赖在中共身上,推特这么大开方便之门,难道只有共特会潜伏进来?其它各路政治势力就会老老实实地放弃这块舆论阵地吗?那某某功的极端宗教狂热激进分子就不打算也应聘进去为它们的雷哄稚老师做宣传积累“威德”,以后圆满到天上兑换成“工分”享乐吗?就不想混进推特一边挣高工资,一边暗中为它们的雷哄稚老师服务,删除一切敢说它们雷哄稚老师坏话的帖子,收集一切敢于揭露雷哄稚老师的人员个人信息,以便今后能上门围攻谩骂,一举两得吗?

我在网上一般只骂三种人,一是中共,二是哄稚,三是白左,推特的白左总裁多西看不懂中文,当然不会报复我,报复我的不是中共就是轮仔。

不仅推特如此,谷歌和雅虎也同样对用户的电话号码感兴趣。每当人们质疑它们的邪恶用心时,它们就骗人说:“这是为了用户的账户安全才这样做的,是为了方便用户找回密码所用。”可是不对呀,如果真是为了账户安全,提供电话号码应该只是用户的一种选择,而不是强制,因为很多人的账户并不重要,不在乎会不会失窃。而且即使被窃,还可以通过提供其它电邮恢复,并不一定需要电话号码。谷歌和推特如此念念不忘、处心积虑、连哄带骗、死乞白赖索要别人的电话号码,是何居心?意欲何为?

我原来注册谷歌账号作为群发邮件的信箱,当时并不需要电话号码就能注册,但因为一个谷歌信箱一天可以群发500个地址,我便注册了好几个。我每写一篇博客,就群发给成千上万政治活跃分子的电子信箱。为了避免一个谷歌账号一天群发超过500个的规定,我一个账号一天一般只发不到200封邮件。可是即使这样,一段时间后,我前前后后十几个账号接连被谷歌disable,谷歌并没有预先对我警告,更没有提示我违反了它们哪条规定。而是假模假样允许用户群发,而当用户一旦真的群发了,它就暗中下黑手黑掉你的信箱,又要当表子,又要立牌坊。你谷歌要是事先声明不许群发,我根本会用你的服务。

很难想象推特谷歌这样的白左无赖在中共的金钱诱惑下不会与中共合作,将其掌握的用户信息卖掉的。

不过不要紧,旧信箱上不了,我还可以注册新的信箱。但后来,注册信箱就没那么容易了,也一定要提供电话号码,但还是有解决办法,用谷歌浏览器注册,或者用网络虚拟海外电话号码注册往往也能暗度陈仓。直到近两年,连这些办法也不管用了,谷歌竟能认识虚拟号码,一定要真实电话号码才能注册。到现在,我的群发账号几乎已经被其封杀完了,连我以前和广大网友联络的大量来往邮件也一并消失。

更可气的是,我有两个谷歌账号平时专门发布油管视频,把我的博文做成字幕,用视频格式发上来,只是弄着好玩而已,从不想着什么挣广告费求人打赏,一般一两个月才发一个视频,慢慢竟也有800多粉丝。几年前我就发现我的油管账号出现异常,同一个视频,今天点击数是一万,明天就只有一千,粉丝数会突然涨到50多万,第二天所有粉丝又全部消失,我就知道我的账号已经被潜伏在谷歌的中共或轮仔小编给盯上了。在半年前,其中一个账号莫名其妙地被禁用,另一个随即也登录不上去,被谷歌提示,要提供电话号码才能继续使用。看起来,谷歌对用户电话号码的执念一点不比推特少,对用户电话号码的执着简直让其发了疯。

我当然不会配合谷歌这一无理要求,我绝不会惯着谷歌,我要么不再使用,要么哪天我想通了,上街用公用电话,或者借哪个杂货店的电话,或叫别人用其公司电话帮我接收一下验证码,捉弄一下共特轮仔小编玩。既然你们那么想搞到我的电话,那么想知道我的住址,我就提供一个假的,让你们多花点钱去慢慢调查。但我不屑于这么做,我所能做的就是绝不妥协,绝不“配合”,从此不看推特了,也不打算注册新的谷歌账号了。

谷歌的蛮不讲理我早就领教过,2011年我和一位朋友一起上网,登录了她的谷歌信箱。过了一小时,我们又去几条街外的另一台电脑上登录同一个信箱,竟然被谷歌告知涉嫌异地上网,莫名其妙被判黑客入侵而直接封杀,再也不能登录,我至今记得她欲哭无泪的神情。推特和谷歌之所以那么蛮横,其实就是广大网友惯出来的,如果它们这么对待用户,用户还要继续注册它们的账号,就会使它们更加放肆。一旦它们认为客户够多了,已经让用户感到生活中离不开它们了,认为自己已经垄断了互联网市场,有你这个客户不多,没你这个客户不少时,就要店大欺客,露出其无赖的本来面目了。会一步步地向衣食父母提出无理要求,用户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这一点,在油管的广告上反映得尤为明显。以前,油管视频的广告一般才五秒,若是超过五秒,可以点击skip跳过,而且一次就一个广告,观众完全可以接受,毕竟油管也需要靠广告挣钱。但在一两年前,大概油管觉得市场上没有强有力的竞争者,地位稳固了,已经不是它求观众光顾,而是观众离不开它了,我就发现油管悄悄将最小广告时间调整到六秒,而且很多超过六秒长达几分钟的广告不能跳过,强迫观众将广告看完,有时一次还不止一个广告。

白左们的做法和中共类似,中共的银行都向客户标榜存取自由,但会突然规定一次只准取款五万,要你“配合配合”,你不敢在银行大厅大吵大闹,就老实答应了。银行看自己如此不要脸也没有人敢出来反对,以后就更可以为所欲为,慢慢地中共就会放开手脚,叫银行出台更缺德的土政策,从一次只准提100元,一天只准提一次,到必须居委会派出所单位出几十份证明才能提100元。再发展到存钱没有利息,反而要倒给银行钱,慢慢将你本金全部吃掉。再发展到只要中共觉得你“有点反动”“有点不配合”,银行就可以直接没收你所有存款。

中共强制封门,强迫戴口罩,强迫做核酸,强迫打疫苗,都只需说一句:“请你配合配合!”你就乖乖配合了,就将就了。你越配合越将就,中共就越放心大胆,勒在你脖子上的绳索就越紧。如果有一半人敢学甘地,说:“凭什么要我配合你?凭什么要我将就你?你为什么不配合不将就我?”中共暴政就很难维持了。

同样的道理,如果全世界的用户还是默默忍受,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让油管尝到了甜头,积极配合看它们广告,我相信油管下一步就会得陇望蜀,会象大陆的视频网站一样,动不动一个广告要播几分钟,除非你成为付费会员才允许你跳过。再后来不登录就不许看,再后来登录了也不见得能看,要花钱才能看。到最后发展到极左,必须你提供亲笔签名的承诺书,明确表态支持民主党白左的那些“非法移民、吸毒、变性、兽交”等“民主自由、大爱无疆”政策才能看,凡站川普和共和党一边的人,以及拒绝表态的人一律不许看,这是完全可能发生的。

大陆百姓是因为中共背后拿刺刀、机枪、坦克逼着才不得不配合,勉强还说得过去,而国外的洋人和华人,没有被推特和谷歌拿刺刀逼着,竟也会老老实实配合白左,贪图当前免费服务的小利,老老实实把自己个人信息说了出来,遗祸无穷,一点反抗意识都没有,还不如大陆人。

又不是叫你采取暴力方式对付白左,只需要采取印度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对付这些白左就够了。油管要这么做,我们大家都不惯着你,都不配合你,克制自己看视频的瘾,就是不去看,让油管点击量大跌,股价大跌,愿意在上面打广告的人少了,让推特发现逼着大家注册反而会失去更多的流量,它们自己也就老实了。

一家餐馆,哪怕菜做得再好吃,如果服务员对顾客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你大概也不愿再光顾。同样,谷歌推特的功能再多,对网民粗暴对待,你为什么却要将就它们,甘愿受辱,被封后还小心翼翼地注册它们账户,老老实实向它们交待自己的个人信息,让它们卖给中共呢?那不是很贱吗?你的骨气又哪里去了呢?

我对网络世界一直就抱有戒心,对于索要我个人信息的网站一律拒绝,宁可不使用它们的服务。以前,我只戒备中文网站,因为我知道,哪怕这个中文网站是轮运办的,哪怕小编本人与中共有血海深仇,连自己的地主爷爷都是被中共枪毙的,但只要看在钱的面子上,也照样会以“我也要吃饭”为借口,毫不迟疑地选择和中共合作,认为这才是一条发财的光明正路,而把用户资料卖给中共,当年的大参考就是典型例子。

我以为洋人毕竟还是从小信教的,受那么多神父牧师教育了那么多年,一定多少还有点道德底线,不会象中共收买中文网站一样容易,多少还有点信任。现在我认为中外人渣其实都一样,一个人是不是人渣,从其被阴间放出来投胎做人的时候就已经定好了。其道德水平不会因为后来接受了什么民主自由思想、接受了什么思想政治工作、信了什么教、拜了什么师、练了什么功而有所变化,起码彼此之间没有必然的关系,一切在金钱的诱惑面前都是弱不禁风的。

我现在已经很少上网了,因为我发现中文网络世界乌烟瘴气,臭气熏天,已经没法在里面待了。中文网络世界里最活跃那帮跳梁小丑恐怕连初中都没毕业。不信的话,只要你打开中文网站首页,无论是国内国外的,满屏起的标题都一个味,低级庸俗,自作聪明,仅以今天的新闻标题为例,诸如“这人没有被邀请参加女王葬礼,竟是为了这事”“一触即发,这颗定时炸弹已达爆炸边缘”“这国撑不下去了,要举手投降了”“这州把非法移民送到那州,那州抓狂了”“禁良知等词,这电影会是我们未来结局吗”“习二十大后将面临这雷区”。满屏都是“这”字,企图引起读者好奇,欺骗读者点击进去。

无知小编大概从来没听说过:“第一个把女人比作鲜花的人是天才,第二个把女人比作鲜花的人是庸才,第三个还在把女人比作鲜花的人是蠢材。”为了造噱头,欺骗读者点击标题增加流量,偶尔用点花招无可厚非,可无德无能的小编,一点创意都没有,打算一招用到老死,以至于整个首页全整成是“这国这州这人,这炸弹这电影这雷区”,把我看得晕头转向。我但凡看到“这”类标题,就象看到了文盲小编正满嘴唾沫地得意洋洋指着什么地方要我扭头去看,让我恶心得要死,我若点了,就等于上了文盲小编的当,连它们都不如了。所以,无论再重要的新闻,只要是“这”格式的,我从来不点看,反正过一会电视总要播出。以此不惯着文盲小编,不给其提供市场,就不知还有多少人每次都要上文盲小编的当点进去的。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1: 纪念911的20周年的沉思
2021: 火种在人间
2020: 中国领导世界?
2020: 逻辑捉妖集(8)社会不允许不劳而获
2019: 中共省部级干部退休后待遇曝光
2019: 继亡于七三王健之后郑晓松张首晟许家印
2018: 说说“九一八”前因后果
2018: 朝核问题写新章,习二中国陷绝望
2017: 曲龙曾遭郭文贵构陷获刑15年
2017: 美国最著名政治顾问罗杰·斯通开揭郭文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2.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