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但有时候露出的是贼光
送交者:  2022年09月14日11:04:17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王五四文集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但有时候露出的是贼光

  最近评论写得很少,是因为我无能了,这些年的舆论场已经沉沦到我无法呼吸的地步,更何况还有那铁链和枷锁高悬。千万别说什么保持独立思考的状态,现在能独立的只有金鸡,能保持思考的只有新冠病毒,因为它有一件事始终想不明白,自己明明缴械投降祈求和平了,怎么还有些人类假装如临大敌,古人都是玩养寇自重,现在的人玩养菌自重。

  思考是相对的,是为了值得的事而引发的脑力活动,现在社会上的人和事,需要动用到“思考”这么严肃的方式去对待吗?面对这些人和事,我要是思考一下,我就是小狗。就像今天有人报警举报方力钧画的袁隆平是丑化和抹黑民族英雄,你要看他一眼就算你输了,就像郭德纲之前说的那个段子一样,“我和火箭科学家说,你那火箭不行,燃料不好,我认为得烧柴,最好是煤,煤还得选精煤,水洗煤不好。如果那科学家要是拿正眼看我一眼,就算他输了”,悲哀的是,这事万众瞩目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但有时候露出的是贼光,更可怕的是这个贼光背后还有权力部门的支持。

当这样的人越来越多时,我开始怀念胡编,这个以前被众人所唾弃的人,现在我觉得他冰清玉洁。这种感觉就像,之前身处公共厕所,你不愿对着蠕动的蛆虫和飞舞的苍蝇思考,后来厕所堵了,污浊横流,你突然发现,那雪白的蛆虫,那舞姿优美的苍蝇,至少没有那么扑面而来的恶心。要是胡编还在位,普京肯定不会被俄军在乌克兰的战败搞得焦头烂额,在胡编笔下,那叫“俄罗斯成功大撤退,乌克兰仓皇大追击”。


  英国伊丽莎白女王去世时胡编说,“这位女王给世人的印象好于她的子孙,也好于英国几乎一代不如一代的政府首相,她的离世代表了英国一个时代的终结。我不记得这位女王过去几十年有过什么让中国人很不高兴的言行。在她离世之际,我愿意对她的亡灵表达尊敬,并道安息。”这话听起来怪怪的,像是官方的盖棺定论,我记得前阵子成都有个叫热带雨林的网友,在微信群说成都主城5区外加2个功能区将进行静态管理,虽然这一消息几天后得到了印证,但这个网友依然被以“寻衅滋事”拘留15天,胡编对此事的评论是“我觉得热带雨林在成都尚未做出是否静态管理决定之前,在微信群里提前散布相关消息的确不妥。那是个重大决定,只能由政府来通报,个人即使了解相关情况,也不应擅自外泄,影响政府的部署。”所以,我觉得胡编在外交部尚未做出伊丽莎白女王是否让中国人民不高兴的决定之前,在微博里提前散布相关消息的确不妥。那是个重大决定,只能由政府来通报,个人即使了解相关情况,也不应擅自外泄,影响政府的部署。建议以“寻衅滋事”拘留十五天。

  目前来看,胡编当然不会被寻衅滋事,但他毕竟是人,是人就会犯错,为了以防万一,我相信胡编也早已给自己拟好了新闻标题,“胡锡进爱国情深,警方含泪拘捕”,在爱国界这个新闻的份量不亚于娱乐圈的李易峰嫖娼被抓,一个浓眉大眼的爱国者因爱寻衅滋事,一个帅气逼人的男明星因嫖锒铛入狱,细细一品,农夫山泉有点甜。

  李易峰不仅是国安部宣传大使,还是最高检、教育部的形象大使,他还是很多知名商业品牌的代言人,并获得了很多政府的荣誉称号,作为偶像级的明星,他一出事,势必给各界带来很多麻烦,所以说,我们要大力发展数字偶像,虚拟偶像,他们任人操控,他们情绪很稳定,至少他们不会吸毒和嫖娼。这种毫无人性可言的虚拟人还可以用在疫情防控上,这几天网上有一个截图,内容跟成都的疫情防控相关,“我要离开成都了,我去社区街道办开离蓉证明,肥胖的公务员包围着我,告诉我我哪里也别想去,在清零之前我不可能离开成都。后来来了一个书记把他们全都赶走了,书记说:她要上学,你们有学上吗?公务员就都不说话了,后来他手抄了一份证明给我(第一次有人没有把我名字里的“曈”字写错)。他看到我的学生证上写的是新闻与传播专业,他问我是否还相信这个国家的舆论,我支支吾吾不好意思说。他说没关系,虽然我已经老了,但我要保护你这样的知识分子。”现在看来,当前防疫管控工作还是有漏洞的,那就是某些领导干部身上的人性,大力发展虚拟人,虚拟偶像,虚拟领导,刻不容缓。

  在没有人性这点上,很多群众已经开始超越了领导了,他们不是虚拟人但胜似虚拟人。中秋的时候,美国驻华使馆外交官朗诵了苏轼的经典之作祝大家中秋快乐,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很多群众表示不买账,其实不买账是可以的,但不要把不买账演绎成丢人现眼。“也祝你们911快乐”“大使先生的祝福我收到了,感谢。明天换我来祝福你们”“明天美国好日子,正常的中国人都会送祝福的”,看完这些评论我有点悲欣交集,悲的是人间的人味越来越少,欣的是发言下方微博都给标注了发言地点,“来自湖南”“来自江苏”“来自辽宁”......,这感觉仿佛置身于花都俱乐部的包厢,让人只想说句,换一批。

  虚拟人虽好,可不要贪恋,毕竟这是科学范畴的事,在初期,它只听“科学”的不听领导的,否则根本完成不了,而且即便在成熟的使用期,它也只是听“科学”的,一旦听了领导的,就会出问题,哪怕是中科院的领导也不行。所以在成都核酸检测系统出现问题的时候,就出现了“程序员在排队做不了核酸,做不了核酸就进不了办公楼,进不了办公楼就修不了系统,修不了系统就做不了核酸。”的局面,这就是“科学”不听领导安排,不通人情不顾全大局的局限性。同样,群众虽然好发动,“人民的名义”虽然很好用,但是他们不讲科学,有自己的情绪,没有程序一样的稳定性,随时会反噬领导。我想,正是基于这两方面的衡量,所以科技界才这么热衷于研发机器狗,像机器一样可靠,像狗一样听话,可惜就是缺了像胡锡进一样思考,相信不久的将来,科学怪人就会诞生。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1: 从温家宝夫人在五星酒酒店煮粥看Red Ro
2021: 塔利班的阿富汗将向何处去?
2020: 人类的境界
2020: 列宁主义万岁
2019: 贺建奎与毛泽东
2019: 贸易战,中国得到了什么
2018: 政治科普,美国的文化大革命
2018: 流行习氏政治术语(汉英对照)
2017: 深度解码:“郭七条”的重大意义
2017: 红朝演义八七:江泽民治国无方再捧毛神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2.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