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活在美国:警察故事
送交者:  2022年06月16日12:49:56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乐维

(一)

大概是1996年,5岁的女儿上一家幼儿园,每天下午5点我去接她回家。

一天我接上她,开出幼儿园的小路,左转上另外一条路,我远远看见一辆车往这边开,为了赶在那辆车的前面左转弯,我便在Stop sign没有停,直接就转了。还没有走上30米,后来就传来警笛声,和一闪一闪的警灯,原来我见到的那辆车是警车。好大的胆子,竟敢在警察面前违反交通规则,我只好在右边停下,听候发落。

一位中年警察走过来,正准备要说什么,看见在车内的女儿,显得犹豫了一下。问我:“你干什么?”,我说:“接女儿回家”。他看看我女儿,停了一会儿,对我说:“你stop sign没有停,我是可以给你罚单的,但今天就不罚你了,你以后要注意遵守交通规则”,然后示意我可以走了。

(二)

又是接女儿回家,一路顺利。就要到家了,前面Stop sign左转就进入我住的那片小社区,一分钟就可以到家。我看路上没有任何车,在Stop Sign稍微减速就左转了。刚转过去,后面马上响起警笛声,我只好靠右停了下来。

应该是一个埋伏在小路上的警察,把我逮着了。不久我见一个警察走过来,也是中年人,看了看我,往里面一看,发现我女儿。然后说:“你前面的Stop sign 没有停,是Rolling stop, 你知道吗?“, 我说“对不起,我疏忽了”。他说:“今天只给你警告,你可以走了”。

(三)

2000年冬天,我参加了华人的社区活动。周末晚上和一些华人到一所小学打排球,女人在球场边上聊天。一般是我一个人去,但老婆听说有人聊天,也要去,当时儿子不到一岁,路走不稳,话也不会说。我们带上他,还有女儿一起去。

我在球场打排球,儿子看见球飞来飞去很兴奋。在场边要爬进球场,很危险。老婆也没有尽心,只顾与人聊天,儿子几次快要爬进场,把我吓得赶紧冲过去把他抱出去,一会儿又来过来了。我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于是就停止打球,带全家回家。

儿子不干,哭闹不止。我刚打球,满头大汗,硬把儿子抱上了车。寒冬腊月的,我身上仍然热气腾腾。出了学校,四周一片漆黑,第一个红绿灯左转,灯一闪一闪。我心里有点急,没有注意看红绿灯,把它当成黄灯闪了,稍微减速就转了。转过不久,后面就响起警笛,还有警灯闪烁,马上意识到,那是红灯闪,需要Stop,我没有停。于是我就靠右停下,警察在我后面二十多米开外停下。过了几分钟,一个年轻警察才慢慢走过来,可能是晚上,感觉他从侧后方靠近,手还按在腰上(挂枪的部位)。他用手电照着我,又照了车里面。然后要了我的驾照,车登记卡。问我:“你怎么知道我是在追你?”,我说“我前面转弯时没有Stop“。他问:“为什么不停?”,我说:“儿子哭闹,急着回家,没有注意到”。警察看了看车内,一家四口。我当时仍然还在流汗,后面儿子也还在哭。警察离开回到警车,过了七八分钟才又过来。他把我的驾照,车登记卡还给我,然后对我说:“我查了一下,你的驾驶记录没有任何问题(Very clean)。今天或许是因为孩子的事着急,没有注意到红绿灯。就不给你罚单了,以后注意驾驶安全”。

(四)

1992年,J 是Marquette University土木建筑专业的中国学生,比我晚一年来。夫人W也是Marquette 留学生。两口子靠奖学金过活,只能精打细算才能保持温饱。J的指导教授得知J还没有车,购物很不方便,买车的钱还没有攒够。教授便把自己的一辆大概用了十一二年的车送给J,如果在市场上买,当时可能要1500美元左右(当年Milwaukee的价,如果放在今天的新泽西或马里兰,同样车况的车应该要3000美元以上)。

J有了车很高兴,买东西不需要再求别人了。过了两三星期的一天,J在大街上开着他的“新车”直行,右道前面一点是一辆警车,他小心翼翼不敢超车。不一会,警车在没有打转弯灯的情况下,突然往左切入J的车道,因为太快,而且离得太近,J根本来不及刹车,就撞上了警车。J的车右前方的车灯撞坏,车盖,和车灯附近的车身变形。警车的左侧车身被撞得变了形。

J吓得马上靠右停下,警车也靠边停下来。警察下来查看,可能也知道自己换道没有事先打灯,也没有查看左道,所以没有趾高气扬,问J怎么回事?J吓得有点结结巴巴,说:“你没有打灯,突然切过来,我来不及刹车”。

警察呼叫了另外一个警察。不一会,来了一辆警车,下来一个警察。两个警察认识,打了招呼后,出事警察把赶来的警察叫到J听不到的地方,两人说了很久才过来。后来的警察对J说:“我同事说了,他提前三秒打了转弯灯,你可能没有看见,所以撞上了。我觉得这个事故双方都有责任,各自负责修理自己的车好了”。明明警车没有打灯就换道,现在变成了提前三秒打了灯,但J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据理力争,最后什么也没有说。

回来以后,J打电话给一些人,包括我,想听听大家的建议:这事怎么办好?大家有什么办法?你要和警察打官司吗?事故报告是他们出,根本就是找死。再说了,警察没有嫁祸于你就万幸了,别自找麻烦。

过了几天,警察报告出来了,说是双方的责任,各自修各自的车。J自己掏了几百美元,把车修好了。

(五)

1994年,我刚刚卸任Marquette University 中国学生会主席不久的一个晚上,一位女中国学生F突然打电话给我,说刚刚在一个十字路口发生车祸。她是绿灯直行,而一位黑人女士闯红灯从侧面撞上了她的车,还好人都没有事,但车撞得不轻。她的车的侧面严重变形,黑人车的头部撞得稀烂,不过两部车都还可以开。

我问F叫了警车没有,她说叫了。来了一个黑人女警察,显然她认识那位肇事的黑女人。她们俩在一边聊了很久才过来,女警察说:她(黑女人)说她是绿灯,你撞红灯了。F赶紧声辩说:我是绿灯,是她撞红灯。

女警察不再做声,把两人的驾照,注册卡信息抄了就走了。

我想不妙,这是要栽赃陷害啊。但我当时还是比较相信美国的法制,就劝慰她,你到时去反映真实情况,不至于她们就能这么嫁祸好人。她半信半疑。

不久警察报告出来了,说是F撞红灯,负全责。F打电话给我,问我怎么办?我说那只有申诉了。因为那个时候,留学生穷,一般只买最便宜的liability,保险公司不管你的车,只负责修别人的车。而且当年威斯康星可以不买保险,有些留学生没有买保险。我不记得F当时买了保险没有。如果没有,F不但要修自己的车,还有负责黑女人的车,加起来几千美元。如果买了Liability, 她也得修自己的车,而黑女人的车,她还要付Deductible, 少不了太多钱。

F被逼无奈,只能申诉。

这事拖了很久,她第一次申诉失败后给我打过电话,说那帮人都是警察局的,根本不相信她,全部相信女警察。

后来F没有再打电话给我,我只说她的上诉也被驳回。我一直对这事感到非常遗憾,感到自己无能,也开始对美国法制的公正性产生怀疑。

(六)

2003年3月我们从威斯康星搬到新泽西,我给2001年的Honda Odyssey 做了尾气检测,换了新泽西的牌照,两年有效。

在威斯康星,牌照到期大约45天之前,车管局会寄一封信给车主,里面有尾气检验的表格,车主填好表,去尾气检验站做尾气检验,如果合格,工作人员就铲去车前窗玻璃上的label, 换上新的。车主会很快收到车管局寄出的新登记卡。没有表格,检验站会拒绝给你检验。

我以为新泽西也是如此,于是就等车管局的信。

两年时间很长,很快就忘记过了多久了,也不着急,反正车管局会通知我的。

一天我正开车,突然一辆警车在我后面拉响了警笛,警灯也闪过不停。我马上靠边。警车上下来一个趾高气扬的高大警察,对我大声嚷嚷,好像我犯了什么大罪一样。听了一会,才知道他说我的车牌过了年检的日子却没有去年检。原来不同年份的年检label颜色不同,他看见我的车上的年检label颜色不对,所以拦停了我。那Label多小啊,他竟然在两车对开,相对速度至少60英里的情况下看到了颜色不对。不仅需要眼神好,还需要非常专注才有可能发现。

经他一说,我一看确实过了两三个月了。我就告诉他,我没有收到车管局的年检表格。他说不需要表格,我说我刚从威斯康星来,威斯康星是需要车管局的检验表才能做车检的。他说新泽西不需要检验表,到时候自己去。我说我不知道新泽西不要表格,所以一直等表格。这本来是情有可原的事,但他不予理睬,开了一张$84的罚单,递给我说:你要么交钱,要么去法庭申诉。

我想这事要在威斯康星警察只会警告我,马上去车检,顶多要交点late fee。

我只好先把车检做了,更新了车登记卡。问了几个朋友,都觉得出庭之前,检察官应该就会豁免你了。

到了法庭,先见检察官。检察官是一位三十多岁,高挑帅气,有点知识分子的样子。他问我为什么没有按时车检,我把原因告诉他。他听了以后,对我说:这种情况还是你的错,我不能豁免你。这出乎我的意料,我只好要求面见法官,自己向法官陈诉。他变得有点严肃起来:“你如果面见法官,她(那天的法官是位三十多的女士)会罚你更多!”,我说为什么?他说:“你耽误了她的时间!”。我有点愣住了,心想“还会这样?“。他看到我脸上表现不相信的表情,就说:”我跟这个法官很熟悉,我们合作很多年了,我知道她会怎么想“。我觉得他在吓唬我,仍然表示要见法官。他显得很不愉快,说:“好吧,你自己决定。但我劝你还是把钱交了,不然你会后悔的“。

出了检察官的办公室,我在外面忐忑不安。我不信法官还能因为我要见她而多罚我?这是美国吗?我问等候出庭的几个人,都说不知道是不是会那样。正在我举棋不定时,见到检察官走进法庭,走到法官那里,不知道是送材料还是转达什么信息,他和女法官有说有笑,似乎关系很好。我最后一点防线崩溃了,觉得见法官可能凶多吉少,于是就去交了罚金。至今也不知道,如果我当天见女法官会是什么结果。

后来我老婆没有注意,过期没有车检。还好,她没有碰到“明察秋毫”的警察,没有吃罚单。她很忙,只好开我的车,我去替她车检。我心想,虽然没有吃罚单,估计Late fee可能还是要付的,甚至可能数目与罚单一样。结果我去了检验站,检验站的工作人员什么也没有说,就按照正常的车做了检验,没有罚金,没有Late fee,交给我“检验合格”的文件交给我: Congratulations, You Passed! 然后在我前窗左侧铲去了老label,换上了新label。

写于2022年6月14日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1: 权力作为利益源
2021: 戈培尔死了,他的骗术还活着
2020: 石正丽披露:是她的实验室泄露了武汉病
2020: 孙中山与中国现状之必然 五
2019: 一男子死亡?
2019: 纪念白求恩
2018: 毛泽东并未授意炮制“第一张大字报”
2018: 回国,给老爸老妈真真添乱
2017: 话说文贵(一) zt
2017: 罗德曼送给金正恩什么礼物? 特朗普著作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2.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