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青葱岁月:骨折
送交者:  2022年05月22日07:14:48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乐维

北大求学时期,我加入了标枪队。

春秋天气暖和时,我们在田径场训练。冬天外面太冷,冰天雪地,我们就只能去未名湖边的体育馆做体能训练。体育馆不大,而需要训练的队很多,除了长跑队以外,田径队的其他队都需要在体育馆训练,加上篮球队,排球队这些本来就以室内训练为主的队。所以,冬天的北大体育馆总是人才挤挤。

每次训练前,大家就在一起打篮球玩,教练也有意让这样随意的篮球比赛持续很长时间,因为这就相当于准备活动,也减少了其他需要专门地方的训练时间,容易安排。

篮球比赛常常打全场,偶尔也有篮球队的参加,大多是田径队的。篮球队队员身高技术好,但田径队队员个个能跑能跳,而且冲劲十足,骨头硬,又没有裁判,所以与篮球队队员相撞,常常是篮球队队员喊受不了,害怕田径队的拼命三郎们被他们打伤了,所以后来他们就不在参加了。只有一个女篮的后卫,她会总在场上。1米65的个头,匀称的身材,沉着冷静的神态,跑起来头上的羊尾辨一甩一甩。变向运球,运球转身做得很娴熟。我们这些劳动力很足,但篮球技能不行的田径队员,她一个虚晃,就可以把我们甩在身后,你跟在后面想封盖,她一个加速低手上篮,你就差那么一点够不着,看着球进了篮筐。真的有点气人,却又无可奈何。据说她是78级特招来的,原来就是打篮球的,基本功极好。

听说她后来嫁给了一位不是77级不是体育队的男生,这位男生是一位名演员的儿子。当年只是一个班体委,但口才极好。怎么好上的不知道,只听说他们一起出国,但说很快又离婚了。后来那位男生海归,在演艺界闯出了名堂。他的婚姻变化是媒体的关注的重点,但从来没有人提起那位北大女篮的后卫队员,只有我们这些当年与他们同在北大的校队队员知道。这是题外话。

因为人太多,篮球,排球队后来去了图书馆那边体育馆训练。但就是田径队人都非常多,有时候真的无法练。有人打篮球,但站在边上看的人远比打球的人多。训练时,一个组就一点点地方。比如我们就只能练习扔超轻垒球,因为很难扔远。或者练习躺在垫子上接教练的大实心垒球(很重),然后通过腹肌,大臂,下臂发力扔回给教练。

有时候还得轮换,就是我们练了半小时,让给别人练,我们站着看。每天能有半小时练习时间就不错了。

我经常到地下器材室借训练器材,练了又去退,慢慢与管器材的骆师傅熟悉了。她是一位30出头的女士,北京人,一口北京京片子,中等个,开朗健谈,但也极具个性。她说她结婚了,有一个小孩,在上幼儿园,先生是工人。两人收入都不高,但她从不觉得自己穷,因为她不赶时髦。但她也尽量与时俱进,电视机虽然不是最先买的那批人,但总会攒钱买,不会很落后。买的不是名牌,但也不是最便宜的。一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心态,让她很满足,也对自己能以不高的收入却活的有滋有味而自豪。

我挺愿意倾听她的唠叨,像她那样没有学历的人,在北大容易自卑。但我感觉不到她有这样的自卑,也不是看不起人的自傲,就是我这样活得挺好。如果你尊重她,她自然也会尊重你。

借器材是有特定时间的,不在那个时间段,骆师傅是不借东西的。另外就是你必须把你的学生证压在那里,退器材时还给你。我去借,骆师傅从来要我压学生证,而且不在时间段也不会拒绝。

有一天,我在场上打球热身,都是田径队员。一位扔铅球的队员,不高,很壮实,跑起来像坦克。他带球向我的右侧冲过来要上篮,我上去用左手想抄截他的球,没有碰到球,左手小手指却迎面碰到了他的拳头。当时觉得戳了一下,有点痛。感觉不好,我马上离开球场,没有再打,但没有觉得特别痛。

接下来,康振伟老师(教练)让我们去地下室练习举重。我没有说我小手指打球时戳伤了,仍然坚持训练。抓杠铃时,左手小手指无法抓握,就用其余四个手指。从轻开始,慢慢加重,直到我举起70公斤时,感觉四个手指不可能再握住更重的杠铃了。我就对康老师说:我小手指打篮球戳伤了,无法再举了。康老师一听就说,那你别练了,马上回去休息。教练知道,运动员最怕的就是受伤。

我回到宿舍,感觉这次戳伤有点异样,虽不很痛,但非常不舒服。而且不是关节,也不在指骨,而在掌骨部位。回去以后,就问做过护士的同学赵新生,是不是骨折了?他摸了一下,说没有摸到有骨折,因为骨折就会错位,一摸就可以摸到。但他也说,如果没有错位,也可能摸不到。但总之,骨折会很痛,而我似乎不怎么痛,还训练了,举起了70公斤,他认为这都不像是骨折。

我松了一口气,准备晚上去图书馆学习。但心里仍然很不安,校医院已经关门,于是我就坐332路公交车去了魏公村,那里有一家医院,晚上开门。我到了医院,挂了号,见到了一位30多岁的男医生。他查看了我的手指,摸了摸,然后对着我的小手指尖,轻轻地敲打,问我痛不痛?我说不痛。他很肯定地说:“你绝对没有骨折”。

他对我解释说:“掌骨骨折了,如果我敲你的小手指,你会非常痛,因为骨头会戳进肉里去。而你说不痛,所以可以肯定你没有骨折”。我问是不是拍一个X片确实一下,但晚上拍X片的人下班了,要拍X片得明天白天再来。他对我说:“你可以明天来拍片,但我认为你没有必要拍,因为我已经能够确认你绝对没有骨折”。

他这样肯定让我完全放心了。坐车回到学校,上床安心睡了。

第二天一早,发现左手小指掌骨处肿得很大,像一个馒头那么大,我心里又不安了。不过仍然不怎么痛,想起昨晚那位医生斩钉截铁的话:“你没有骨折”,我又觉得自己多虑了。

吃了早饭,我准备去图书馆学习。从我们住的45楼,到图书馆要经过校医院(近一点点)。当我走到校医院时,我犹豫了,看看肿的像馒头的手,是不是应该去照一个X片,确认一下?犹豫了一下,但很快就下了决心,我往左一拐(医院在路的左侧)进了校医院。

一大早,几乎没有什么人,我很快就见到了一位中年医生。他听了我的叙述,看了我的手。然后对我说:“我可以肯定你骨折了,需要马上拍X片“。我问:”你怎么这么肯定?“。他说:”你手肿得这么大,就说明骨折了。只有骨折才可能肿这么大,我从来没有误诊过“。我说起昨晚那位医生诊断,他说那医生没有经验。因为如果创面整齐,没有错位,不会很痛的。你的情况应该是这样,我们待会看片子就知道了。

我去拍了X片,没有人,所以都很快。大概15分钟后,X片出来了。医生把片子往显影屏上一放,我们看见我的小手指掌骨有一个约60度从左下至右上一条斜的细裂痕,完全裂开了,但创面整齐,上下对的也很好,一点错位都没有。与医生预测的完全符合。

医生马上给我上了一个简易夹板。夹板是特殊塑料的,肉色的,略带凹形,大概7,8寸长,2寸多宽,3毫米厚。包住小指掌骨部位,然后用一寸宽的带子缠上。主要是保护受伤部位不被轻易碰到,也限制整个手掌的运动,以免二次受伤。

我庆幸没有听信昨晚那个医生的话,照了X片。不过,我对这次骨折觉得很奇怪,像刀切一样整齐的断面,而且没有一点错位。我竟然在骨折后还举起了70公斤,过去最多也就是举起75公斤,还不能保证每次都举得起来,真不可思议。

上了夹板后很不方便,洗脸就只能一只手,洗澡更难,不但只有右手可以用,左手还得举起来,以防被水打湿伤处,后背就根本无法洗。当年没有洗衣机,都是靠手搓洗,一只手怎么搓洗?有几个男生问我要不要帮忙,记不清了,可能有人帮过一两次。当年男女界限严重,男女生之间讲话都很少,女生提出要男生洗衣服的事闻所未闻,可能有女生提过,但肯定没有女生帮我洗过。

我受伤后,跟康老师一说,他让我别训练了。其实他比我更着急,上一个冬季就是因为滑冰崴脚,没法冬训,春季运动会(当年的运动会都在春季)时表现很差。今年又骨折,春季运动会估计又没有戏了。

冬天很冷,不运动就不需要经常洗澡,洗衣,但还是不能避免。我用一只手揉,慢慢洗。一只手无法拧干衣服,我就请当时刚好在水房的同学帮助拧干。

洗脸,洗澡,洗衣的困难可以克服,但有一个困难却很难克服。手上有夹板就戴不上手套。北京的冬天长期处于零下,经常零下十几度,甚至二十几,长期不戴手套手暴露在外非常冷,容易冻伤,也不利于康复。但没有超大的手套卖,所以我只能忍着受伤的左手在寒风中受冻。

四班的刘峰进北大前是高中排球队,好像还打过德州(山东)地区队,在北大也在校队待过一段,因为有伤而没有坚持。她心地善良,关心他人,是班里的干部,系里有什么活动,她总是积极参加。她虽然在山东长大,但父亲是湖南人,和我是半个老乡,兼具山东人的热情,湖南人的耿直,大方自然。我受伤以后,她是唯一一个女生问过我:要不要她帮我洗衣服。我当时虽然很感动,但还是谢绝了。

她后来了解到我不能戴手套,于是她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给我缝制了一个大手套,能把手和整个夹板都套进去。当她把大手套交给我时,我非常感动,接受了她的手套。整个冬天,我就靠着这个大手套免除了左手受冻的痛苦。

刘峰不但对我好,对同学们都很关心,大家对她的评价都很高。毕业后,她留在北大,做教学,做研究,做行政,兢兢业业,都做得很好。

因为创面整齐,骨折恢复得很快,而且没有什么后遗症。第二年开春,恢复训练。但春季运动会没有达到最佳状态。而接下来的冬天我的右手肘又拉上,这次怪康老师大冬天把我们拉到室外田径场训练,让我们扔枪。这本来就不太好,但我们俩都头脑发热。我说:“康老师,我今天可以把枪扔过40米”。他说:“你如果今天能扔40米,开春你就可以扔出50米”。50米是当年北京高校冠军的成绩。于是我就使劲扔,零下十几度的天气,身体都是僵硬的,结果把手肘拉伤了,开春都没有好。我只好放弃标枪,转练十项全能。但时间太短而只取得高校第六名,如果不伤,我标枪肯定可以扔出50多米,而当年的冠军就是51米左右。为此康老师后来也自责,大冬天不该激我。北大的三个冬天我都受伤,本来是可以在北京高校运动会取得好成绩的却没有实现。

康老师从此吸取教训,很注意保护学生,尽量不让学生受伤。我的师弟,法律系80级庞同学在我离开后,进步神速,多次取得北京高校标枪第一名。没有学位的康老师终于用队员的优异成绩证明了他的训练水平,在北大站稳了脚跟。

这次骨折几乎没有后遗症,对我后来的生活,包括运动比赛都没有产生任何影响。

写于2022年5月21日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1: 青藏铁路是神奇的天路吗?
2021: 第二个伟大的湖南人
2020: 中共一對多。看光腚一尊帝怎麽對付。
2020: 中共面临大转折:要么去习,要么再历文
2019: 5月23日:德国宪法70年
2019: 40年对华政策错误,美国开始反击
2018: 美国新战略.中俄是威胁.中国是间谍
2018: 真正的剥削来自权力,而非资本
2017: 中国留学生马里兰大学毕业演讲视频:美
2017: 欧洲必须回应“一带一路”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2.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