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王朝循环是华夏文明与文化的光明进步的最好标志
送交者:  2022年01月15日12:39:42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流沙河上

本文有三部分:(1)中国农耕社会生存的方式;(2)皇帝与政府的职能;(3)监督皇帝与王朝循环。本文是文章《为什么西方没有中国式的王朝兴亡循环?》之二,并作了一些修改。

1:中国农耕社会生存的方式

    华夏民族以农耕立国,是农耕民族。一个五口家庭,百亩粮田,种蔬菜,栽桑麻果树,养鸡鸭猪羊,一家人的生活虽然谈不上富裕,但可以满足了。这是中国历代王朝创建时所规划的,也基本上做到的,给人民的生活。三千年以来,中央王朝都以为人民提供一个基本的生活保障(即土地)为政府的最根本的责任。

    农耕人民的思想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少时,父母养育自己。中年身强力壮,敬养父母,抚育儿女。年老体弱力衰,靠儿子,含饴弄孙,享受天伦之乐。中国人生活有保障,老来有归属,人生有活头。人生有安有守,进退安然。所以中国人并不追求冒险创业,不期大富,修一个好名声,还有百亩田,留与子孙耕,代代不已。

  中国的王朝是以农耕为天下第一政事。新王朝成立时,因为开国皇帝建立的政府都是强有力的政府,能够实行中国王朝正统的政治理想,也就是儒家思想的精神。农业的丰年灾年的变化是永恒的常理,老百姓必须有三年之耕,勤劳节俭而留下一年之用的习惯。男子18岁后,政府授田百亩,必须勤力耕种。21岁时,为国家服役一年,在此一年里全家靠之前的节省过日子。这当然是国家为人民置产,人民要守卫这个国家的思想。但中国的大儒们有更深的用意:在人生的开始,人民必须学会勤劳节俭。不然的话,作为农耕民族,个人是活不下去的,民族也是生存不下去的。60岁还田于政府。此时,必须依靠儿媳供养。儿媳供养父母,只要有一个好的风俗习惯,在全社会实行并不难。儒学的大师们顺势建立了一个全方位的重孝道的社会体制:国法家规,政府褒奖,史册扬裁、风俗舆论、伦理道德、宗教鬼神道等。

  孝是华夏伦理道德的基础,然后由孝入忠:对皇帝、朝廷、国家、民族、家族责守尽忠。这就是古人常说的圣朝以孝治天下。华夏的伦理道德是理性的、人性的。华夏文明要求人民对王朝忠的同时,也要求王朝替天行道,施仁政,必须为人民谋生计。如果王朝不能替天行道,人们是要革命的;反动者,匹夫、民贼也;人人可以诛杀之。这是儒家国君思想的核心,是肯定王朝循环的。

    农耕是以家庭为单位生产,但要生存下来,却依靠全社会:如抗旱涝,止虫兽,抵抗游牧民族的侵杀。所以农耕民族是以有组织的、大集体的方式生存,每一个个人要有大众群体的精神。秦汉以来两千年的社会模式是:宗亲乡党,聚族而居,大家守望相助,和睦友善。通常是民间事,民间管。有纠纷,肇受两方自己去找一个双方都接受的乡绅去评理,做裁判。一个能说明中国乡村自治的精神的是吃讲茶。选一个公共场所,如茶馆,请一位乡绅做主持。双方陈述原因、理由;任何人都可以旁观,可以发表意见、评论,以理以情以法取胜;最后由主持裁决。中国人要的是公平正义,是双方和全社会的人都能心服口服地接受。任何人(包括皇帝)以任何权威按照任何程序作出的决定,都必须要让大家能心服口服。这是真正的、实质的公平正义,对西方人来说,象天方夜谭一样不可能。西方文明从古到今在思想、理论上永远达不到的境界,在现实生活永远做不到的水准。

  不平则鸣,当民间管不了时,才去见官。从知县开始,去知府,去知州,去刑部。可以拦路喊冤,直接向大臣、皇亲、皇帝告状,还可以向鬼神述怨,向宗庙陈情。这些都是现实可行的,也是有效的。只要被冤枉的人有决心,是不需要权势与金钱为基础,就可以做到。大的冤案总是记在史册里,让一代又一代的人民永远责骂王朝的荒庸无道,哀敬无辜的冤魂。“崔杼弑其君”,一个弑字,权臣一个接一个的杀,史人一个接一个的写。这是道统的力量。

  在西方,这一切都是不需要的,也是没有的。我在人世间坏事作绝,但我一定能够进天堂,至于死后,人间洪水滔天,关我屁事!这是西方伦理道德下的正常状态,西方伦理道德实质上是这种人的保护神。2020年川普总统在呼唤美国人民的理智时公开说,如果以好坏、善恶、对错论英雄,那么在整个美国,没有一个伟人的雕像能够不被推到,没有一个伟人的名字能够不从公共场所涂掉!在西方的文化文明下,就是自然现象了。

2:皇帝与政府的职能

  从上述情况可以了解皇权不下县的事实。中国的政府大都是高高在上,威武严肃,但它有一个基本职能就是维护社会公平运行。理论上,朝廷要防止任何方欺凌另外一方;实行中,是平民百姓需要政府,以国家政权的形式,阻止强者(权贵、豪强)欺凌弱者(平民百姓)。所以在和平时期,朝廷总是站在平民百姓一边,是广大人民需要政府,需要强有力的大政府;豪强能够自卫,并不需要政府,甚至憎恨强有力的大政府。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坚持的是审判官的问责制,要求审判官要对判决负责任,坚定地主持公平正义。是执行法律的每一个人,而不是制度决定每一件案件的公平正义。当权势、官管、法律、钱才、人众等对公平正义判决有干涉时,审判官自己是要负最终的责任。刑不上大夫,礼不卑庶人”。不是大夫以上的官员犯罪不受到法律的公正惩罚,而是根据当时礼法的规定,不使用刑具,表示对朝廷重要官员颜面的尊重

  弱者只要有土地,加上各级政府与皇帝都有维持公平正义的责任,其他的一切问题要好解决的多。在农民的土地问题上,历代王朝的在它的兴衰过程中都走了同样的一个轨迹:(1)王朝开始时,政府给18岁的男子发放土地,60岁时收回土地;(2)后来,政府既不发放土地,也不收回土地,让每一家保持自己的土地;(3)然后是不容许土地买卖;(4)当政府容许买卖土地时,很快出现大规模的土地兼并,社会上是出现了大富人。随之而来的是大量的穷人,流民,盗跖。这时人民造反风起云涌,新王朝要出现了。这个过程也是皇权兴衰的直接反应。皇帝实质上已经没有能力号令政府去实行以前的重大政策,必须对现实妥协(即官僚集团,权贵豪强,主导社会的精英,地主阶级)。王朝已经不能有效地治理内部的权势集团对广大人民的利益的侵占,皇帝没有足够权力,皇帝为代表的国家权力失落了。

  唐朝从租庸调制退变到两税制大概用了一百五十年,朝庭给人民发放土地只能坚持了八十年。仔细考察这一段历史,你就能发现,当皇权逐渐衰落时,广大人民的权力反而是极大的缩小,豪强权力极大的膨胀。政府没有力量能在豪强与百姓之间维持公平正义。人民必然遭殃,首先是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之后能够成为有钱人的佣人、农奴是最幸运者(与今天西方民主制度下的欧美社会是何其相似!被西方成功送民主的国家如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等等国家,有幸逃难到欧洲的难民们,他们当中最幸运的人们是找到老干妈的俊美的小伙子)。真实的现实是:失去土地后,没有做成佣人、农奴的人们,混不到一口饭的吃,就只有为贼为匪的路可走了,所以我们常常看到风起云涌的农民起义。

  保护弱者最根本的,也是最有效的,差不多是唯一的普世办法:保护他们的土地所有权(生存权)。只要他们有土地,在填饱肚子后,没有活命的压力的时候,广大人民才可能要求公平正义、人权、自由。这是最基本的人性,是不随着政治制度而改变的。封建帝王制度已经推翻,并且时髦地实行了西方民主制度的苏北鲁南地区,在1940年代,一个正常的现象:穷农民自由的、自愿地选择把老婆的初夜权送给地主。号称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又是西方世界最耀眼的巨星,还做了美国最有势力又有钱的肯尼迪总统的二奶,玛丽莲梦露这样记载她的生活:任何人,只要有一点点小权力能管着她,都能够逼着她民主、自由、人权、自愿地提供性服务。梦露没有本领吗?不坚强吗?不捍卫自己的身心权吗?美国没有“自由、人权、平等、法治、公平正义”的口号与政府机关吗?

  一个重要史实是:同各级的权贵们的独裁、专制、削剥相比,皇帝的独裁、专制、削剥对老百姓的负担与损害是少的很多。皇权在那个时代是保护人民的最重要的办法,在客观现实中是必要的。直接施加在人民身上的,起货真价实的作用是他们生活中的大量的、各级的权贵们的独裁、专制、暴政。中国的历史是依靠皇帝、皇权管理与控制权贵们。西方历史上,对权贵们的管理与控制几乎是零。近代西方民主制度后,权贵们的“独裁、专制、削剥”是受到了法律的限制,但他们一边实质上控制了法律(立法,执法),一边合法、合理、合情化了他们,作为一个集团,的独裁、专制、暴政。

  以田地税收为例。汉朝的正常税收是十五分之一,但常常只收一半甚至免收。汉、唐、明初期的税收一般不超过三十分之一,然而相应的汉、唐、明时期,国家都是历史上最强大而富有的时期。当中央政府失去对地方的有效管理、控制时,税收一般都到达百分之五十,而政府却常常最贫穷的时期。可见沉重的剥削压迫,并不是因为国家的暴敛横征,皇室的奢侈,而是因为层层权贵们的私人腰包。以皇权为中心的政府权力的丧失是暴敛横征,广大人民没有公平正义的真正原因。再以北宋为例,太宗国家大底平定后,全国税收总数不到紧跟在后面的仁宗至英宗时期的六分之一,但每一年还能省下一半。仁宗、英宗时朝廷却常闹钱荒。这些钱主要是浪费在政府的开支,而不是皇帝的或皇室奢侈。当然政府的开支的大头还是进了层层权贵们的腰包。

  西方历史上,基督教教徒要求信徒向教会交十分之一的收入,而教会是没有政府那样的机构与功能的,这些钱都到那里去了。在西方民主制度下,权贵们不仅可以使用政权为自己捞好处,他们交的税还大量的减少了。国家元首与维持社会的公平正义没有关系了。真象是:国家的公权力与公共机构既没有责任,没有能力为人民提供公平正义的保障。以民主灯塔的美国为例,今天美国司法体系的犯罪案例判决有50%以上是冤假错案(详细资料可以看文章:理念上毫无公平正义、实践中草菅人命的西方司法)。对任何真正打官司的人来说,法院判决与公平正义并没有多少关系,更是一种商品:需要双方象赌徒一样赌谁花更多的钱,赌谁的运气好,赌谁在人为(最好的律师发挥最好的效果),地利(陪审团对自己最有利),与天时(法官对自己最有利)的综合效果中赢得这场官司。司法判决可能公平正义,但司法判决如果不公平正义,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官司双方花的钱可能是10倍,100倍,1000倍的不对等。

  今天西方民主制度下的现实是:没有皇权统治,政府领导人的“独裁、专制、削剥”得到非常有效的管控,但实际上“独裁、专制、削剥”广大人民的人们的权力却极大地增加了,而且被合法、合理、合情化。在广大人民需要的养家糊口混口饭吃的生产劳动生活中,“民主自由人权”是根本的不存在!只要他们不是愚蠢的孤狼犯罪,他们的结党营私关系网会给他们最大的保护。

3:监督皇帝与王朝循环

  皇权高高在上,必须神威严厉,才有能力制止权贵豪强集团的不法。因为皇权至高无上,所以如果皇帝昏庸无道,欺凌劫杀百姓,是一个真实的、天大的问题。怎么办?这个问题要从两个方面看。

  一个方面:与同时的西方国家元首、政府整体相比,中国的皇帝、王朝要比西方明显的好得很多。在就是说,中国的皇帝制度是非常成功的。可以看文章:《不看欧洲史不知道什么是无耻》,然后相比较。更可怕的是:西方动辄几百甚至数千的大小贵族、国君,他们大多是拉一支队伍,占一片土地,圈一批老百姓,建一座堡垒,然后就在那里世世代代做统治者:既是国王,又是宗教王。他们完美地实现了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腐败,绝对的黑暗。在这种环境下,自然而然的,他们稳如泰山地将统治权世世代代传下去,所以西方没有王朝循环。在西方民主制度中,这种统治不但可以实质地,甚至还可以连形式一起,突破制度的不同,成功地转移到新制度下,幸福生存下来。欧洲的贵族如此,印度、日本、许多中东、非洲国家如此。菲律宾、缅甸、南韩、中国的台湾省等等,在西方民主制度下,连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汉奸、卖国贼都可以突破政权的变更,幸福生存下来,并成为新制度里的豪门大族。广大人民的社会地位,在民主制度更变中,具有极大的惯性,遗传性地保持下来。这就是西方民主制度的足够的黑暗,足够的反人性的证明。

  另一个方面:皇权是至高无上的,但皇帝并不是独裁的。关于这一点可以看二十五史,看理论,看事实。华夏的史实:正常的皇帝制度是圣君贤相制。宰相是政府的首领,具体的管理国家,皇帝是管理与监督政府的工作。皇帝所受到监管不仅是多方面的,而且是实际有效的。监管方式有人民内部矛盾与非人民内部矛盾之分。

  皇帝的过失与罪行是人民内部矛盾。秦汉以后,每个朝代都有制度性的对皇帝的监管。华夏文明的道统是这个文明能生存与复兴的基础。历代都是有监机构,谏察皇帝、大臣。古人的老道之处是:监大臣者必须官位高,足够治理大臣;谏皇帝者必须官位低,所以被皇帝罢官撤职也没有什么大的损失,反而获得天下人的赞誉。因谏议而被皇帝杀头,毕竟是很少的事,而且这是公认的皇帝的最大的犯罪之一,肯定要遗臭万年。凭借道统,一个小官、小吏、平民老百姓都可以同皇权、政权、神权、民意(即民主决策)抗衡。只要道理在小老百姓这一边,扭转乾坤是有希望的。我有一文,举了一些史例说明历史上对皇帝的监管:小法官推翻总统令这就是美国的伟大!。在西方,今天下级是绝对不容许为了道理、对错妨碍上级的私利。好心人Noworry就建议华人练就一身乌龟王八缩头功,才能在美国不吃眼前亏,立与不败之地(文章:闲话两句(25)为noworry辩几句)。其实在西方的日常生活中的每一件具体事情上,当事人也只能如此。

  还有一点,中国封建社会皇帝专制、独裁,又从何说起!两千多年来,皇权不下县,绝大多数老百姓一辈子不进官府,不见官。县城之下,民间没有警察(官府的差役)。民间事,民间管,老百姓不满意的时候,可以找政府,找皇帝。官府那里没有公平正义,可以再回到民间,评理、议论,民间可以凭持道统和政权、皇权讲理。那里象今天的美国,警察到处都是,老百姓不听话是开枪,听话也是开枪。无辜老百姓被打死后,即使全程有录像为证,大概率的结果是法院判警察无罪。只要是法院作出的决定,即使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都认为不公正,受害人也只能接受。每一天都看到这种事实的西方社会,不但认为是理所当然的,还无条件的坚决服从,接受西方司法是神圣不可反对的,同时还相信西方司法是公平正义的。作一个比较,中国人可以一辈子不同皇帝有任何关系,但如果警察,公务员,官员,政府,老板,邻居,商人,豪强等欺负了他,他可以向皇帝要公平正义。给他公平正义是皇帝的责任。皇帝与他的手下有没有给公平正义,是由受害人自己,由广大人民决定,与政府的规定,法律,任何人(包括皇帝)的判断无关。元曲、明清小说、汉唐宋文章,记叙的比比皆是。我们常常看到是,中国人可以描写(虚构的)一个没有公平正义的故事批评、指责、抹黑中国政府。同样的没有公平正义事情却正常的,大规模的,实实在在的、大大方方的发生在西方社会,却没有人关心,传论,更不用说对西方政府有一点点批评与指责。

  中国封建社会皇帝的专制与独裁跟我们今天批评、反对、攻击的“专制、独裁”根本不是一回事啊!

  唐代杜祜的《通典》,及之后都有详细记载,历朝历代都有详细、周全的规定:租税,兵役,刑罚,朝廷褒奖,学人考试,官员任用、责任、权限、考核、生降。一这些不是皇帝,宰相说了算,大家都必须按规章行事。规章制度同今天西方的相比,豪不逊色。二这些规章制度既不是那一个朝代制定的,更不是那一个皇帝制定的。中国王朝的通典是在前朝的制度上(就是那个被他们推翻的王朝),由儒学大家与朝廷共同讨论增减以适应时代。这些通典同时也是合是非、合善恶、合人性。中国王朝的规章制度、法律有极强的继承性,它们不是皇帝制定的,也不是为了皇帝的利益制定的,其最终目的是为了全体人民。

    皇帝的过失与罪行是非人民内部矛盾。一是换皇帝。当换皇帝不能解决问题时,就换王朝。君主视人民如草芥,人民视君主如仇寇,人民根据这个理论要求更换王朝。这是儒家关于政治制度理论的核心。这也是对皇帝的警钟,但西方统治者是从来没有的。

  炎黄子孙走上一条光明、进步、人性的发展大道的根本保证是以为核心的华夏道统。伦理道德是华夏文化、文明的守护神,是决定文明前进方向的精神力量。有周以来三千多年的历史,中华民族的道统独立于一切人世的和超人世的权力,并且能够与它们相抗衡。我们的伦理道德是神权,皇权,政权,民权(即民意)等一切权力的合法性的最终根据,是一切权力的最终审判者。中国的政府褒奖,史册腾裁,文人凭吊,民间传颂,意识形态,伦理道德,风俗习惯,宗教迷信是高度一致,并强有力地维护是非、善恶、人性的道统。以身载道是儒、道、佛、墨诸家的一致的要求。道虽有异,然”“”却是共同的基础。首重人品是中华民族评鉴一切人物的一以贯之的永恒的第一准则。凭什么啊?一个小老百姓敢下骂大官,敢上责昏君,敢砸掉庙宇中的神佛,甚至连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都在他面前发抖。凭什么啊?皇帝与大臣讨论好的,在朝廷上制定的政策方针,诏书颁发全国后,小民百姓敢理所当然地批驳。批驳的有理,皇帝也理所当然地改正。中国人为什么能不平则鸣?他凭借的竟然是他是对的,他有理。

 “万方有罪,罪在朕躬。人民没有办法过日子是皇帝最大的罪恶,是王朝被推翻的最大原因,也是人民广泛接受,明确支持改朝换代的理由。中国的王朝兴亡循环背后的深层次的原因是王朝腐朽、没落、政府公权力的丧失,不能维持公平正义,不能正常管理国家了,而不是皇帝专制、独裁、暴虐。毕竟听到皇帝骂,受到皇帝打的人是非常非常少的人;而所有官员不能给任何一个人民公平正义都是皇帝的责任,这才是所有人有关的。所以王朝可以循环,也需要循环。

 

为什么西方没有中国式的王朝兴亡循环?》

之一:为什么说西方文明与文化的本质是黑暗反人性的

0%(0)
0%(0)
  再次请教流沙河上 - 三把刀 01/15/22 (135)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1: 毛泽东时代
2021: 为人民服务
2020: 毛主席说
2020: 怀念毛泽东
2019: 初一十五:孟晚舟案与大连毒品案
2019: 对“政府关门”的态度
2018: 谈谈共产主义 IV.3 共产主义使人权和自
2018: 马丁.路德.金和毛泽东的两次声明。
2017: 催人泪下 “八千湘女嫁新疆” zt
2017: 美式民主真实面目:富人有、富人治、富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2.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