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哈萨克斯坦的乱局与颜色革命
送交者:  2022年01月12日17:58:32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学伟论道】从哈萨克斯坦的乱局看颜色革命的类型和预后

Image1.jpg

哈萨克斯坦的故事好像已经接近尾声。由于众所周知,细节这里基本就不描述。其实,比细节更重要的是规限这些细节的可能发展的背景。本文将着重分析这样的背景。

初一看,这是很标准的颜色革命。该国反对派境外流亡势力的策动嘛,肯定是有的。西方人士的推波助澜嘛,自然也是有的。不过,蚊子不叮无缝的蛋,国内的事,总是主因。哈国在中亚,已是最大国,但在国际棋盘上,尤其是在中俄两国之间,它又只能仍是一个小国。那里的局面不可能独自发展,中俄两国不可能坐视。

颜色革命这个词在前苏联解体以后广为流行。这种革命,在国际政治中的大规模演练,有两波。第一波是1990年代的苏东巨变。这是原创的颜色革命。这一波革命从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开始,柏林墙倒塌为转捩点,苏联解体为高峰。在前苏联辖下的六个东欧国家和前苏联地处欧洲的加盟国中几乎逐一发生(好像就白俄罗斯例外),结果也类似。其中以捷克最具特征,因为号称“没有打碎一片玻璃”,以其温和得名“天鹅绒革命”。它们虽经各种曲折,(比如经济方面的“休克疗法-急剧全盘私有化”。)但最后还是都演变成了大体正宗(尤其与非欧洲的其它西式民主政体相较)的西式民主政体。也基本都已加入欧盟。但近些年,有些国家,比如匈牙利、波兰,有向现在俄国似的半权威政体演化的迹象。此不细述。还有乌克兰的情况很糟糕。那也是特例,也是此不细述。

第二波颜色革命发生在2010年以后,地点在西亚北非的阿拉伯伊斯兰国家中。它们另有一个名字叫茉莉花革命。起源于最先发生革命的突尼斯的国花茉莉花。先后有超过十个国家发生大规模抗议活动,多国政府被推翻。其中最糟糕的是也门、叙利亚、利比亚至今内战未止。其中埃及历经多次选举,兜兜转转,(其间,两个前总统被判终身监禁,逾千民众在革命途中身亡。)最后还是回到了军人执政的老路。(现总统塞西 Abdu l-Fattā-Sīsī上任前系武装部队总司令。)勉强算修成正果的似乎只有突尼斯一个国家。去年以来,该国局势不稳,现总统赛义德(Kais Saied)罢免总理,关停议会,似也重回威权老路。

很明显,这两类国家的颜色革命演进方式和归宿大不相同。造成这种区别的原因,其实不难分析,就是地域、人民、国情、宗教、文化传统大相歧异也。

东欧国家嘛,都是欧洲人血统,都是基督教国家。以前的漫长历史,都与西欧血肉相连。苏联由于二战功成,把它们拉进一个苏联集团,(实施与苏联类似的社会和政治制度,)实在有相当的偶然性。当这个偶然性消失以后,他们回归欧盟,最后慢慢演变成和西欧类似的国家,实在正常。

西亚北非国家嘛,都是阿拉伯人民,穆斯林宗教。以前的漫长历史,与欧洲文明即交往,又冲突,以冲突为主。简而言之,它们的历史脉络,与西方不同之处就是太大太深。虽然在地理上,它们与欧洲只是隔小小的地中海相望,而且它们大体上都被欧洲列强殖民过,但他们的人民和精英,与欧洲人间的心理距离之大,几乎可以用格格不入来形容。这大体就是,西亚北非国家,移植西式民主政体,迄今无一成功(以色列当别论哈。)的根本原因。

说到这里,大家已经可以很容易地设想,中亚地区,如果发生颜色革命,其背景和前面说到的两波,哪一波更类似?那么预后也不难设想,会和哪一波更近似?

现在又要说到中亚与西亚北非的异同了。同者,它们都是穆斯林国家,都不是很富裕。(半岛上那六个石油富国也当别论哟。)最大的不同,就是那五个斯坦国,都曾经是前苏联的加盟国,俄国在那里有着巨大的不可动摇的影响力。它不可能坐视那里出现一个反俄政权,或者一个无政府的国家。这不,以俄军领衔的独联体集安组织多国维和部队火速进驻,混乱局面好像已经迅速进入尾声。面对叛乱分子,哈萨克的总统口气强硬无比,居然是“无需警告,不投降就消灭。”

哈萨克斯坦的前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早在苏联时代,就是那里的共产党总书记。在该国独立后,他一直当总统达28年,政治声誉真的还算不错,至少保证了那里的稳定与发展。至于没有真正的民主选举和腐败滋生,在那样的国家,恐怕都是难免的宿命,只能慢慢改善了。

从现在掌握的资讯看,哈国已被逮捕的前总理、前国安会主席马西莫夫(Karim Masimov)可能是动乱的主谋。亦即,这场动乱的本质可能是权斗,是前总统向新总统的交接班不顺所致。虽然前总统已经很努力在安排和平交班事宜,但还是出了意外。(限于篇幅,细节于此免述。请各位参看其它媒体报道。)必须动用武力才能解决权力继承问题。这样的国家,还是只有这个水平啊!

归根结底,这个国家的体质还是和俄罗斯接近,好像就是仍然无法摆脱对强人的依赖。(而俄国虽然大体属于欧洲文明,也是基督教国家,但它的文明气质,就是与正统的欧洲有着明显的不同。)有一个(普京那样)睿智的强人出现,就是上上大吉了。

现在他们的那个总统托卡耶夫Kassym-Jomart Tokayev)这次强力平乱,也算亡羊补牢。如果该国从此陷入内乱纷争,那他就是那里的千古罪人了。哈萨克人民,怕也是会悔不当初的。有一句格言叫做:有什么样的人民,就会有什么样的政府。要想象经过一番动乱,就能在那里建立起一个中规中矩的(哪怕是像东欧那样的)西式民主政体,是不是也太天真?

西方的民主政体,实在有很多的可贵之处。笔者认定,这个类型的制度在西方土生土长,有几百年的历史,肯定适合西方的人民和文化。就算有一些缺陷,也只能在现有的基础上改善。这些长处和缺陷,笔者在这里常年居住,当然深有体会。因为离题,这里就不能发挥了。

但是要把西方的制度推广到全世界,就必须把那些另外的文明,国土,人民,文化,加以深刻的改造。(简称社会工程 Social Engineering。)事实已经一再证明,那通常就是一件难乎其难的任务了 。

美军颠覆一个西亚国家(任务名称:政权更迭 Regime Change )容易,但是要把那个国家建设(State Building)成一个他们原先设想的亲美的稳定繁荣的西式民主国家,衡诸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史实,那就完全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理想过于丰满,现实总是骨感。)美军花掉数万亿美元,万计牺牲之后,换来的不是感谢的鲜花而是仇恨的炸弹,再加上整个国家的国力衰竭,让别的国家渔翁得利,长足发展,整个国家的大中东战略决策的弥天大错,就不仅是情何以堪可以形容的了。

本人现已非常地不喜欢特朗普。但他的确是第一位清醒认识到这个弥天大错的美国总统。

事实上,西式民主在非西方的长久以来的威权体制国家试行,基本上都是搞乱容易搞好难。因为它会开启无数的各种争执的机会。在太多的非西方、不富裕、中产阶级不强大,没有长期分权传统的国家,(首先是三大洲交界处的正版穆斯林世界,)这些争执真的非常容易导致各种暴力冲突。搞来搞去,最后还是太容易走回头路。

毕竟(比如卡扎菲或阿萨德领导的)僵硬的秩序还是比(比如内战中的叙利亚、利比亚、也门那样的)没有秩序好啊!一旦打起内战,那是十年二十年都可以打不完的。生灵涂炭的惨状,那就不是政体民主还是威权之间的区别可以描述其万一的。

如同拿破仑的滑铁卢,西方用十万大军,万亿美元改造阿富汗的实验的彻底失败,真的就在哈萨克斯坦南方三百公里之处,几个月之前。刚刚始乱终弃地从阿富汗铩羽而归的西方,现在怎么可能认真想实质介入哈国的乱局?只能是外交上呼应一下而已。何况,美国石油资本还在该国有大量的投资。那里真乱了,也不符合美国资本的利益。

至于说到这场动乱就是西方人刻意组织发动的,笔者以为十九是过甚其辞。他们现在还在新冠疫情中煎熬呢,焦头烂额的事太多,应该不会有那个兴致。就连已在进行时的乌克兰危机,他们也是不能真个武力上场。叙利亚有前车之鉴呢。

刚刚看到的消息,现总统托卡耶夫宣布,这次动乱的境外势力是该地区的伊斯兰极端主义恐怖势力,与西方似乎无关。他还指责前总统扶植起来的石油利益集团,富可敌国,侵蚀了人民的利益,他们将被迫吐出不法利益。

基于上述对哈萨克斯坦历史文化和国际地缘政治背景,加上最起码的细节的基本分析,笔者觉得,已经可以大体判断,那里的局面,不可能演变成东欧式的成功的颜色革命;也不可能完全失控,演变成叙利亚或利比亚那样,打起大规模内战,最后无法收拾。

整体局面应当很快可以恢复平静,一切大体都会一如既往。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可能失势,成规模骚乱也可能再次发生,现总统托卡耶夫也可能哪一天下台,但那里的威权政体则太难有根本改变。因为这种政体实在可能就是适合于那里的至少是现在的国情的。若是真的变得多党了,轮替了,就非常可能因控制不住局面而给该国带来灾难。结果最后还是大概率会像埃及那样,兜转回去。与其那样折腾,是不是还是大体维持现在的体制更合适呢?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1: 伟大的人民领袖
2021: 伟大的毛泽东
2020: 蔡英文轻松连任,台湾越走越远
2020: 蔡总统笑容满面感谢习主席
2019: 北大教授呼吁中共自动下台,可能吗?
2019: 同学聚会是一种信仰
2018: “妈妈跑掉了”
2018: 请看清飞机时刻表
2017: 孙立平:你以为你是谁 zt
2017: 献计川普:搞乱中国,人人有责,万事俱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2.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