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吴克敬主席笔下“残酷”的道德镜像
送交者:  2022年01月11日10:41:44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WeChat Image_20220110114330.jpg

  “个体的美德在于听话和忍受”

  (一)

  在西安因疫情防控的细节而屡遭诟病之际,西安文联主席吴克敬发表了一篇立意赞美的文章。

  可怜吴主席一番好心,这篇文章却起到了完全相反的作用——他一度被骂上微博热搜,而且过往种种抄袭、投机的不堪事迹,也全被扒了出来。

WeChat Image_20220110114530.jpg

  前不久,西安一位集中隔离的女性,哭诉自己“来大姨妈也没有卫生巾,早饭到现在还没送过来”的视频,引发了公众关切。

WeChat Image_20220110114604.jpg

  吴主席所写雄文的争议之处,就在于他在文章中讽刺这位哭诉的姑娘是“矫情,小姐做派”,并指责月经时没卫生巾,女性应该先怪自己马虎:

  “你自己有没有卫生巾,什么时候用卫生巾,自己一点都不清楚吗?”

WeChat Image_20220110114620.jpg

  此文一出,引得无数女性给吴主席科普了何为女性月经。当然,也免不了汹涌且恶毒的咒骂声。

WeChat Image_20220110114637.jpg

  面对网络上汹涌的怒火,吴主席大概是懵圈的,以他的三观和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尺度,一定想不通,为何自己写一篇赞美文,竟能收获如此骂名。

  后来他对媒体表示:

  “从此一句话不说了。”

WeChat Image_20220110114657.jpg

  相对于吴克敬主席,另一位备受读者期待的陕西知名作家贾平凹就很聪明,封城期间,面对读者的呼吁,贾老师始终对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未着一墨。

  作为文坛成名已久的大家,诸如贾老师这般人物,一旦将笔触伸向脚下的现实,则不得不考虑政治站位和公共影响,可谓掣肘颇多。


  当下的环境决定了,无论怎么写,都会招致骂声。

  聚焦宏大叙事下基层防疫人员的奉献、牺牲和艰辛,则势必要要面对读者和公众的诘问,为何视普通民众的困难苦痛于无物?

  而重点着墨于小人物在封城下的买菜难、看病难和丧子丧夫的悲情故事,则不免要被领导记上一笔。更重要的是,即便是为小人物发声,亦不可避免地要承受暴风雨般的质疑和辱骂:

  “你这是给境外势力递刀子!”

  自方方以后,在公共领域记录疫情下的生活,变成了一件异常危险的事情。

  这一危险的结果,早已不以记录者的初心为何而改变。

  (二)

  考虑到吴克敬身居西安作协主席的特殊身份,在城市形象屡屡受创的特殊时机,其站出来发声的动机,是可以理解的。

  只是吴主席瘫坐于由体制和声名所垒起的“围城”太久,早已不知围城之外,已换了人间。

  何况,吴主席在文德上,可谓是劣迹斑斑。

  人很容易在细微处,露出自己真实的面目和本性。

  吴主席应该是不缺钱的,至少是不缺万把块这种小钱的,但不缺钱的吴主席,竟然为了诓骗杂志社一点点稿费,屡次上演一稿多发的戏码。

  面对编辑的问询,竟毫不脸红,“称是新作”。

WeChat Image_20220110114721.jpg

  至于抄袭,脸皮更是厚到用“练书法”来解释。

WeChat Image_20220110114753.jpg

  这一次,面对公众的质疑,吴克敬主席申明自己:

  “从未有过不尊重女性的想法,一直以来都崇拜女性。”

  说真的,我相信吴克敬主席这句话是真诚的。

  在传统的男权思维下,女性的意义,无非是“承受”与“牺牲”。

  诸般境遇,万种苦痛,一句“谁让你是女人,女人就这命”便能够消解所有的杂音。

  微博上很多不读历史的年轻人,看到吴克敬竟公然将自己父亲溺死女儿的事情写成文章,震惊不已,“这难道不是杀人犯吗?”

WeChat Image_20220110114811.jpg

  溺死女儿,站在今天来看,当然是杀人。但在那晦暗的过往,却真算不得什么大事。

  女儿,还算人吗?

  读读历史,你就会知道,在这片土地上,像吴主席一样,身上背着两个姐姐“性命”的男子,何止千千万万。

  吴可敬显然是热爱自己母亲的,但这种爱,仍带有一丝传统道德枷锁的残忍意味。

  他的母亲承受那么多苦难,几乎像一个机器般为吴家生儿育女,还要忍受亲生女儿被丈夫溺死的痛苦,但在吴主席的笔下,却没见到多少反思,对于那溺死姐姐的父亲,也未见他有多少诘难。

  反而很得意地写下:“我则是父亲的心头肉”。

WeChat Image_20220110114846.jpg

WeChat Image_20220110114901.jpg

  “崇拜女性吴克敬”,在我们看来是巨大的讽刺,但在当事人看来,真的很真诚。

  只不过,你得明白,吴主席所崇拜的女性,是那个只知道隐忍、承受、牺牲和默默付出的女性。

  任何一头在拉磨时喊累的驴,都算不得一头好驴。

  透过这位西安作协主席的文字,我想你该明白这位作家心中雄踞着怎样的道德图谱和价值准则。

  所以,面对一位哭诉自己月经下缺乏卫生巾的女性,他写出“矫情,小姐做派”,简直可以算是笔下留情了。

  “你还哪有一点女人的样子?中国女人身上的贤良淑德半点都看不到!”

  其实喜欢读历史的人都知道,所谓“贤良淑德”这四个字,在过往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流的尽是苦命女人的血和泪。

  在旧时代的语境下,这四个字其实是很残忍的。

  (三)

  诸如吴克敬针对“哭诉女”的这类批判讽刺,如果你稍稍留心,其实此类逻辑,在生活中常常能够看到。

  在学校活动中你会听见,在单位工作中你会遇到,在任何事关集体计划和组织荣誉的活动中,我们对此都司空见惯。

  “别人都可以,怎么就你不行呢?”

  “这么点困难你都克服不了,你觉得对其他同学/同事公平吗?”

  “为了那个共同的目标,每个人都在付出和忍受,怎么就你喊苦喊累?”

  这是一种常见的道德逻辑:

  通过贬损一种个体层面的“特立独行”,而赞美和歌颂一种集体层面的“整齐划一”。

  基于这种逻辑的精神内核,在特殊时期,无论是基于体系漏洞,还是个人原因所造成的困难和苦痛,个体的“美德”在于听话和忍受。

  如果你恰巧是体系中的一份子,这时往往连建议本身,都会被视为别有用心的杂音。

  “别人都可以,怎么就你这么矫情?”

  这句话是我们从小就受惯了的道德大棒,它模糊了造成问题的原因,模糊了问题为个人所带来的苦难,甚至模糊了问题本身,转而变成了一种对提出问题的人的“道德审判”:事儿多,矫情,不识大体……

  都说我们是惯于忍受的民族,实际上,和无所不在的这种道德逻辑是有很大关系的。

  (四)

  村上春树获得耶路撒冷文学奖时,发表过一篇著名的演讲《高墙与鸡蛋》。

  “在一堵坚硬的高墙和一只撞向它的鸡蛋之间,我会永远站在鸡蛋这一边。无论高墙多么正确,而鸡蛋又多么错误,我还是选择站在鸡蛋一边。”

  我读村上春树的小说不多,但隔几年,就能在网上重新遇到村上这篇演讲,每一次我都会很认真地重读一遍。

  我也真的希望吴克敬主席能够读一读这篇演讲。

  在我心里,如果村上算一流作家的话,那么吴主席恐怕连三流作家都算不上。

  因为一位一流作家,肯定不会为赞美某种集体叙事(即便着墨于基层小人物),而苛责一枚“鸡蛋”的受创,是因为自己不够小心仔细。

  除此之外,我还希望吴主席能够抽空读一读萨义德的那本小书《知识分子论》。

  萨义德认为,叱责腐败、保卫弱者、反抗不完美的或压迫的权威,才是一名真正的知识分子的本色。

  当然,我不是说每一位作家,每一家媒体,每天就只能盯着人间苦难和社会阴暗面去展示、批判。

  赞美有赞美的意义,批评有批评的价值。

  但现在我们的问题是,一旦你试图记录和诉说苦难,就一定会有人在旁边阴阳怪气地说:

  “你眼里怎么尽是阴暗面?美国欧洲就没有这些问题吗?别发外网,这是给境外势力递刀子!”

  比如那位写下父亲因心绞痛却屡屡被医院拒诊,最后不治身亡的西安女孩,她在微博上的言论克制且隐忍,但饶是如此,还是被人骂的够呛:

WeChat Image_20220110115008.jpg

  舆论环境恶化如斯,别说批评,仅仅是将真相写出来,就已经要遭受旷日持久的攻击和谩骂了。

  至少在我们当下所处的这个舆论环境中,我认为批评的意义和价值,是远远大过于赞美的。

  因为它实在是太稀少了。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1: 1976年4月5日我在天安门广场
2021: 一说不要脸吧,丫还就把裤子脱了
2020: 动钟变慢到底是什么意思?
2020: 战争与和平:答案令你三观尽碎
2019: 老川制裁走投无路回到石器时代交易
2019: Excuse me,抖森可能不再出演洛基?
2018: 反对统一不当中国人 台湾青年反了
2018: 中共修改历史教科书试图改变文革定性
2017: 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有宗教信仰!
2017: 基督教为什么在中国兴起?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2.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