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底层互害如此惨烈,是乏温情还是没人性?
送交者:  2021年12月08日11:17:33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神州大国 怪象迭出

不是“临时工”,胜似“临时工”的“第三方”

Original 老鱼君 老鱼辣评 2021-12-07 

先来看一个视频:

在这个视频里,一群穿着XX制服的人,目测总共快二十人了,他们一哄而上围住了一个卖甘蔗老人的自行车,然后就开始动手抢甘蔗。

由于人太多,开始基本看不见甘蔗的主人,但是能听见一阵阵凄厉的哭声。不过着二十多个人根本不理会,继续专心的抢,毕竟人多力量大,一会儿就把甘蔗全抢完了。

有人曾经说过,给我三千XX,我能马上解放XXX。原来我还不相信,现在看来,这帮孙子还真是挺厉害的。

Image

然而,抢东西的人一哄而散之后,就剩下那个推车的老人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欲哭无泪。

港真,此情此景,简直是太特么的惨了,一个老人推车在街上走路,也许他是要卖甘蔗的,但就算真的是卖东西的,就一定要采取这么严厉的措施吗?抢甘蔗的这几个货,你们家里就没有老人的吗?

Image

由于这个事在群众中造成的影响太坏,于是有关部门出来澄清了,根据他们的说法,这些穿着制服的人是第三方公司的,他们现场的操作确实不符合规定,简单粗暴,已经和他们解除合同了。

好家伙,以前出这种事的时候,都是临时工背锅的,没想到,南通这次又更新了说法,推出来一个新的神秘组织,“购买服务的第三方”。

其实吃瓜群众们也了解,某些体制内单位因为“编制”的原因,人手不够的时候是要搞一些编外人员的,正规说法好像是叫做“劳务派遣”,原来,我只觉得这种操作挺厉害,既能解决编织不足问题,也避免了劳动合同、社保这些麻烦事。

Image

现在才知道,这个“第三方”在关键时刻还是推卸责任的好工具呢,简直可以说是一举好几得啊!

好吧,就算干坏事的是第三方的,那责任是谁的呢?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第三方”搞的事情,难道雇佣方就一点责任也没有吗?这个第三方来了之后,你们有培训吗?有相应的管理制度吗?

今天是抢甘蔗,明天要是出了别的更大的事,也能一句解除合同就打发了吗?

这也让我想起了,就在几个月前,也是南通,还出现过一次城管抱摔老人的恶性事件。

Image

当时的处理是这样的:

Image

另外,我还想再问问那个“第三方”,是谁给了他们这种光天化日之下在大街上抢东西的权利?你们就真没一点责任吗?现在有关部门说了,合同都解除了。那么甘蔗还给老人了吗?给人家道歉了吗?

因为“临时工”已经被某些人搞臭了,“第三方”就应运而生,中文有时候就是这么牛批,一个“第三方”,就让感到了不是“临时工”又胜似“临时工”的味道。

Image

其实从“临时工”到“第三方”,虽然换了一个马甲,但里面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变化,那就是某些人毫无人情味、粗暴的执法理念。

疫情来袭,民生多艰。看到一个老人哭得那么伤心,抢东西的那些人,你们特么的良心就真的不会痛吗?都说我们背后有个强大的祖国,希望那个卖甘蔗的老人也能有。


底层互害如此惨烈,是“缺少温情”还是没有人性?

Original 唐山水 老唐看天下 2021-12-07

Image

126日,“黑制服抢甘蔗”的视频再次刺痛了大众的神经:十多名身着统一的“静通市容”的黑制服的人员,将一名骑车带着一捆甘蔗的老人团团围住,三下两下把老人的甘蔗全部夺走,画面里老人绝望的哭喊声让人即愤怒又揪心。 


引起舆论的强烈反响后,事发地南通启东市三星镇镇长袁卫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视频中着制服人员属政府购买服务的第三方市容管理公司,工作人员行为规范跟要求理念格格不入,缺乏温情已约谈公司,对责任人暂停工作,并启动问责程序。并将于7日登门拜访当事人,向其道歉。 


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袁镇长的回复,我的脊梁骨感受到一种彻骨的凉意,禁不止打个寒颤。这个回复没有诚意,同样也“缺乏温情”。何况,如果不是在网上曝光,袁镇长会做这样的姿态吗?难说。


何况,政府为什么要把执法权“外包”?这些黑衣人有什么权利,在大街上公然哄抢老百姓的财物?老人也许涉及占道经营,但也应该按照法定程序执行,而不是采取如此简单粗暴的方式。这些黑衣人到底是执法者,还是和谐社会的破坏者?


这样的执法模式,我们一点也不陌生。比如在城管执法、拆迁等事发现场,我们看到过太多暴力执法的视频。


在谴责他们的同时,我还考虑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底层互害变得如此惨烈?因为在身边,这样的例子也屡见不鲜。


两个月前,我刚参加完一个重要活动,路过某广场,看到两个保安在对一个卖气球的拉拉扯扯。卖气球的大概六十多岁,满脸黝黑,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大哥,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来卖了好不好?


那两个保安,一个四十多岁,一个二十左右,但是无论如何,都比那个卖气球的大哥年轻许多。年轻保安一声不吭,但是死死拉住卖气球的大哥不松手,年龄大的则指着卖气球大哥的鼻子,态度粗暴,恶声恶气。


我听了一会,明白了事情的原委:这两位保安让卖气球的大哥跟他们去办公室,写一份检讨,保证以后再也不来卖气球了;卖气球的大哥说离开可以,但自己不会写保证书。而且带着那么多充满气的气球,去办公室也不方便。


我相信要不是广场人多,这俩保安绝对会动手揍卖气球的大哥一顿。


又过一会,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走过去对那两个保安说:你们不让卖,就让他走好了,或者你写个东西,让他签个字也行。你看他带那么多气球,能进得去你们办公室的门吗?都不容易,何必为难人家呢?


大概我那天穿的比较正式,年长的保安看了看我,顿时变了语气:领导,我们也不容易啊。他要是不走,我们的领导怪罪下来,要罚款的!


我说,你们领导在哪?不行我去找找他。但是你们今天明显有点过分了,欺负一个卖气球的算什么本事?


看到我态度比较强硬,那个年长的保安说:好,看在你的面子上,今天就饶了他一次,下次在看到,就不会这样客气了!那个年轻保安也借坡下驴,松开了手。卖气球的大哥对我说一声“谢谢”,然后仓皇离去。


还有一次,我回老家参加一个亲戚孩子的婚事,在饭桌上,有个邻居兴高采烈地说,前几天他应聘去参加某房地产公司的一个拆迁活动,现场表现很出色,除了工资之外,还得了二百块钱奖金。


接下来,他开始绘声绘色的讲述自己的“英雄事迹”,说被拆那家人如何不愿意,但被他们控制了,但对方一直不服气,说要告他们,要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说高兴处,他禁不住哈哈大笑,一副得意忘形的表情。


我实在忍不住了,问他:咱们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面临这种情况,会怎么处理?他的声音顿时小了很多,叹口气说:能有什么办法,认命吧。


这样的事例并不鲜见,我经常会想,尽管都在底层,为什么这些执法者没有了起码同理心?对于真正的违法行为,当然要严格执法。但在很多时候,有必要这样大动干戈,搞得你死我活吗?


我认为不外乎有两个原因:长期的仇恨教育,让这些执法者心中把被执法者当成了水火不相容的仇人,当然不会手下留情了;如果执法效率高,就有可能“邀功请赏”,让自己摆脱底层的身份;尽管自己是执法者,但不是正式员工的身份,收入也不高,心中充满了戾气,总是在寻找发泄的机会;在执法过程中,这些执法者也不知道具体规则,没有法制观念,因此很多时候态度粗暴,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


真心希望所有的执法者和被执法者,遇事讲规则,讲道理。不再一味的恶语相加,甚至打打杀杀。也希望当地政府官员,多一份法治观念,对底层老百姓多一份包容。如果采取这样的粗暴方式,即便是街道上干净了,老百姓也会问候你十八代祖宗,你心里干净的了吗?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最重要讲话释非常信号 川黑们集体失眠
2020: 50年前华沙之跪:东西阵营和解
2019: 国际歌
2019: 毛泽东的中国
2018: 协助抓孟晚舟,加拿大复仇川普
2018: 刘源邓朴方并没有与习近平反目
2017: 现在这种观点甚嚣尘上
2017: 朝鲜怎样将中美日韩玩弄于股掌之中
2016: 壕 陈天桥夫妇向加州理工捐1.15亿美元
2016: 老川普推特治国,货币战硝烟四起。 zt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2.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