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从海盗分金看美式身份政治
送交者:  2021年12月01日10:40:34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美式“身份政治”究竟玩的是什么把戏

  1

  先讲一个非常有趣的数学故事:

  某个岛上,有一天来了五个海盗,他们有100枚金币,决定把它们分了。可是这些金币要怎么分呢?

  海盗们争论来争论去,最后决定以长幼排序,让最年长的那个海盗先说一个分配方案,然后大家一起投票,如果同意票数过半(不包括半数),方案就能通过。反之,则要把那个提分配方案的海盗丢到海里喂鲨鱼,再由次年长的那个海盗提新的分配方案,以此类推。

  好的,现在我们假设,所有海盗都是非常聪明、有预见性的经济学意义上的“理性人”,投票时遵循先保命、再争取拿更多金币的原则。

  那么,请问最年长的那个“一号海盗”,要怎么分配金币才能既让方案通过,又让自己拿的最多呢?

  这是一个非常经典的“群体博弈”问题。我所喜欢的一本烧脑科幻漫画《端脑》中,有一章作者就化用了这个问题给主角出题,而聪明的主角最终给出的答案非常反直觉——他给自己留下了足足97枚金币,而给三号海盗1枚金币、五号海盗2枚硬币,二号和四号则一枚都没有。结果方案就获得了通过。

  如此不公平的分配方案为什么会通过呢?三号和五号为什么这么“贱”的就把自己的选票卖了呢?

  直接进行讨论,你是讨论不出什么结果的。我们必须坐上时光机,先看看如果死的只剩下两个人,遭遇最简单的二元博弈时,双方会怎么选,才能认识到这个问题的玄妙所在。

  首先我们记住这个游戏中所有人都是聪明的“理性人”,都会在保证自己活着的前提下获得更多的金币这是大前提。那么:

  情况一,当场上只剩下只有4号和5号两个人时,不管4号提出怎么分配方案,5号都会不同意,1:1的投票情况下,4号必死,5号将独吞全部100个金币。

  接下来,情况二:如果场上剩下三个人呢?那么基于上面的结论,如果要4号想要活着,就一定要同意3号的方案,否则剩下两个人时,重蹈情况一的覆辙,他一个金币都没有,还必死。

  所以3号只要给出了自己100个,4号0个,5号0个的分配方案 ,4号就一定会支持他——至少他还活着。

  情况三. 如果剩下四个人。聪明的2号会想明白,无论他提什么方案,3号都一定不会同意他,因为只要2号死了,3号就会进入到上面的情况二。因此,2号为了让自己的分配方案通过,就要争取4号和5号两个人,而在情况二中,4号和5号两个人都是拿不到金币的。

  2号只要给出 自己98个,3号0个,4号1个,5号1个 这样的分配方案,就能得到两个人的支持,加上自己的一票,方案通过。

  接下来,我们终于来到了情况四——也就是真正需要讨论的那个问题。


  如果五个人都活着,基于上面的情况三,2号海盗无论如何是一定会投反对票的,所以1号只需要争取其余人中的两票即可,即给其中两个人的金币数,要比情况三中2号给出的要高。

  而在情况三中, 3号0个 4号1个 5号1个,那么3号的选票是最“便宜”的,争取到他只需要付出一个金币,给4号或5号两个人中任意一个人两枚硬币,这个人就会同意。

  于是,对一号海盗来说,最好的分配方案出现了:自己留下97个,给2号0个,给3号1个,给四号或五号2个 (具体给谁,全看1号的心情)。

  上述讨论原则,其实就是数学上的“递归”思维,数学家和程序员都会用到,它的巧妙在于:通过对一个简单逻辑不断“自我调用”,将一个复杂问题回推成为一个简单问题,而后解决之。

WeChat Image_20211130145123.jpg

  而“海盗分金”这个问题还可以做无限延展——如果六个人分怎么办?如果七个人分怎么办?……如果N个人分怎么办?

  上述种种条件的变化,分配方案都会出现调整。但万变不离其宗,有几个有趣的现象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第一,虽然“海盗分金”是一个看似非常民主、非常讲规则的系统,但它却绝不公平。

  除了永远会拿走大头的“一号海盗”之外,其余的投票者其实都被对彼此不信任所编制的“囚徒困境”所困住了。不得不接受、甚至赞成那个对自己严重不公平的分配方案。

WeChat Image_20211130145141.jpg

  第二,“海盗分金”中主宰分配的一号海盗,即便被关进了规则笼子里,接受最严厉的监督(投票不通过,就被会喂鲨鱼),也没有玩阴谋的空间(规则都说好了),但他只要足够精明,就一定能把其余人的利益都吃干抹净。

  因为金币分配权就是他手中那个最大的权力,他不需要玩阴谋,只需要用点“阳谋”,就能拿走大头。

WeChat Image_20211130145200.jpg

  第三,也是最为有趣的,无论有多少个人、有多少枚金币,在这个游戏中当“2号海盗”永远都是最惨的。他永远一枚金币也分不到。

  因为1号海盗知道自己无论怎么收买,你都不会支持他,所以会把你当成“永恒的反对派”,永远压着你,一枚金币都不会给你。

  另外,在这个游戏中,如果当不上“1号海盗”,排号越靠前,你的议价能力反而越弱。

  如果当3号你永远只能拿到1枚硬币,4号或5号则有机会得到两枚,以此类推,编号越往后的海盗,他从1号手中捡到“残羹剩炙”的分量反而越足,但这种“打赏”是有或然性的(1号的分配可能没有随机挑中他),而一旦被挑中,他们会对1号海盗最为感恩戴德。

  ……

  2

  是的,你大约猜出来我要说什么了——海盗分金的这个故事,其实就是人类历史上不断重演的阶层利益分配的寓言。

  在人类历史上,一个有趣的现象是:阶层矛盾的爆发形式,往往不是上层和下层之间的简单二元对立,而是最上层与最下层会合起伙来,与中层对抗

  在罗马从共和制向帝制转型的时代,获得独裁权的凯撒与元老院之间的关系是非常恶劣的,但在罗马平民阶层当中却素有“慷慨”的美名,而凯撒最终也正是死于不满他的元老院议员们所刺杀。

WeChat Image_20211130145214.jpg

  继凯撒而起的屋大维在这方面做得更绝,他和安东尼直接将反对他们的议员们宣布为“人民公敌”,规定只要有人能杀死他们,就可以分得其财产。

  据说,这一招立马就将罗马平民们“斗元老”的革命热情给引爆了,参与刺杀凯撒的元老们,没有一个活过两年,当然,更多无辜者在这次暴乱中为他们陪葬了。

WeChat Image_20211130145241.jpg

  即便罗马帝国崩溃之后,入侵的蛮族首领们也在近乎本能的玩这一套。

  中世纪欧洲的很多国王,最爱干的一件事情就是在自己分封各个贵族领地上巡游、每到一个地方,就搬把椅子往那儿一座,召令当地的农民、商人甚至中小贵族都过来,大家有冤的伸冤,有苦的诉苦。然后国王以“农民的保护者”自居,无比伟光正的还苦主们以公道,听取欢呼声一片。(其实英美今天的“巡回法庭”就源自于此。)

  而在中国古代,此术玩的最为炉火纯青的,是明朝那位自称要“刚猛治国”的洪武皇帝朱元璋。

  有明一代,历任皇帝与臣子,尤其是高层臣僚的关系都难称和谐,而造成这种传统的制度设计者其实恰恰是朱元璋。他亲自给官员制定了极低的薪俸、还制定了“贪污六十贯者,剥皮实草”等酷刑,并号召老百姓对贪官污吏、土豪劣绅都可以自发抓起来,押解送京告御状。

WeChat Image_20211130145344.jpg

  身为封建帝王,朱元璋居然创设这么一套“下克上”的制度,当然不是为了打碎他赖以生存的阶层体制——实际上朱元璋对如“衣分九等”、谁见了谁要怎么行礼的“明尊卑”制度是特别醉心的,晚年最爱干的就是这事儿。

  他要这样做的根本原因,是精明的朱皇帝早看出来了:他身边的这些官员,其实就是“分金”故事中的那些“二号海盗”,要价极高,而且怎么也“喂不熟”。于是这位吝啬的皇帝就想,与其讨好他们,还不如发动更下层“N号海盗”来支持自己,反正只要用最小的代价收买足够多的人,维持自己的政权稳态就可以了。

  应当说,无论是朱元璋的“发动群众”、设立锦衣卫,还是他的儿子朱棣任用太监、设立品低权重的内阁,甚至直到天启皇帝依仗魏忠贤和阉党治国。本质上,整个明代,皇帝一直在玩(或者至少想要玩)的就是这样一场“海盗分金”的游戏。

  当阶层分化,彼此壁垒森严,且互不信任,“二号海盗”们议价权就会被削弱,甚至遭遇合谋的抢劫。

  当然,这套曾在人类政治史上屡试不爽的把戏,至今依然有人在玩——比如美国的拜登总统和他所统领的美国民主党。

WeChat Image_20211130145404.jpg

  3

  昨天我写《公民正当防卫,拜登你“愤怒”个鬼?》一文,很多朋友觉得不理解,说:小西,远在美国的事儿,你这么愤怒干嘛?美国左派吆喝的种族平权和禁枪,虽然激进了点,大方向总没错吧?我们身为黄种人、身为中国人,难道不应该看着白人老爷越吃瘪越好、美国社会越乱越好吗?

  可是,问题其实没有那么简单。美国正在发生的这件事情,关乎人类社会该怎样切蛋糕的一些基本逻辑。

  就像昨天那篇文章我提到的,美国的种族矛盾,归根结底,是贫富分化加剧之后的阶层矛盾。而同理可以推得,美国民主党和白左所鼓吹的极端“种族平权”,归根结底,其实是一种其社会最上层为了获得稳定的最大利益,而制定的“海盗分金”策略。

  不同意我这个观点的朋友,只要问自己两个问题就可以了:

  第一,如果美国现行的“种族平权”有其支持者说的那么光鲜,那么为什么身为“模范移民族群”的亚裔尤其是华裔,反而在这个政策下最没有受到尊重?为什么是他们孩子的教育权被剥削,他们平等的工作权被歧视,电视上公然放着“黑爸爸给单身亚裔母亲和儿女一个家”的奇葩宣传片?

WeChat Image_20211130145428.jpg

  迪士尼:华人开门,送你们个黑爸爸。

  美国“种族平权”人士们,从来最关心好像从来只有那些最扶不起的老黑的生活状况,要给他们最多的政策倾斜,要纵容他们零元购,还不许社会对其有半点歧视。

  第二,如果国现行的“种族平权”有其支持者说的那么光鲜,那么为什么最支持这项政策的除了底层的黑人、墨裔,反而是美国最上层的政经精英?为什么从拜登这样政界“老白男”,到扎克伯格、比尔盖茨这样垄断巨头,以及绝大多数媒体托拉斯都在此事上众口一词?

WeChat Image_20211130145507.jpg

  要知道,说这些顶层人士一两个“良心发现”可能有人会信。若说他们都集体“良心发现”了,痛心疾首的表示美国不能这样了,世界不能这样了,我们要“平权”——那这个世界为什么还不按这些大佬的心愿,变的更好一些了呢?

  解释这些疑问的关键,就是看清美国正在经历的是一场贫富分化和随之而来的“海盗分金”。

  就像我之前文章所讲的,冷战之前的美国,不管是因为移民、投票限制这样的制度,还是其经济结构的良性使然,有发言权的公民群体,都更趋近于一个社会中层异常强大的“橄榄型社会”。

WeChat Image_20211130145620.jpg  

  在美国老电影《十二怒汉》当中,你会发现陪审员们虽然身份不同,但总体还处于同一社会阶层,能够互相沟通。

  但经历了冷战的折腾,和信息时代的技术革命,这个“人人都有美国梦”的社会形态难以为继了。

  就像《二十一世纪资本论》所指出的,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几十万个工作岗位在美国消失了,而经济恢复之后也没有再生长出来,这部分工作被机器、人工智能所代替,更少的社会精英“替”更多的人挣了更多的钱,大量原先的中产阶层成为了“被平均”的一员。

WeChat Image_20211130145636.jpg

  于是各种矛盾开始频发。

  这时候,社会精英阶层就必须思考,究竟怎样才能重新让这个失衡的社会重新恢复稳态?让自己不会成为那个被丢去喂鲨鱼的“一号海盗”。

  当然,有些保守主义者的思维还比较老实,他们觉得只要“让美国重新伟大”,把社会中层们失去的那些工作拿回来,美国不就还是那个美国了吗?——这是川普等人(至少宣称自己)要做的事。

WeChat Image_20211130145656.jpg

  可是,另一些更为“精明”的精英不这么想,他们更为聪明的想到了“海盗分金”的模式——我们不需要再造中产,我们只需要效仿“海盗分金”,讨好社会中的一部分人,让他们去抢劫另一些人就可以了。

  而这个计划的第一步,就是要拉开各阶层、各族群之间不信任的鸿沟。

  我有一位在美生活多年的朋友,有一次谈天时他跟我说:其实奥巴马时代以前,他生活的那个州还没有那么多“讲究”。但奥巴马上台,尤其是其执政末期之后,各种规矩都来了——谁是什么族裔,性取向如何,有什么宗教信仰,被分的严严实实,然后看身份划界限,给人的感觉宛如梦回了国内某个啥都讲“阶级出身”的特殊年代。

  他的这个感觉是对的,美国民主党在奥巴马之后开始玩所谓“身份政治”。而“身份政治”的思路就是要给每个族群都贴上标签:你是非洲裔、你是墨裔、你是亚裔、你是女权、你是LGBT……

  而后,他们会在你所属的这个标签族群都找一个特征鲜明、观点激进的代表,用他们的观点替代你的观点。

  最后给这些代表会组一个大联盟。说我们要平权啊,要反歧视啊。

WeChat Image_20211130145733.jpg

  表面上看,各种平权运动在这番“身份政治”的操作下,确实烈火烹油一般热闹。

  但实际上呢?这其实一个被美式“政治正确”包裹的“海盗分金”把戏。

  在这场游戏当中,黑人、部分拉美裔等少数族裔,扮演的是那个分到了两块金币的“五号海盗”,他们是除上层精英外,对这个体制最为感恩戴德的群体,因为在上层精英漏出的残羹冷炙当中,他们分到比例是最大的。教育、就业乃至司法政策都向他们倾斜,这是精英们为了赎买他们的支持而支付的雇佣金。

WeChat Image_20211130145746.jpg

  而处在社会正中间的中产中下层人群(教师、企业白领、大学生)等等,他们的确会为自己只分到了一枚金币,比底层黑人还少而感到愤愤不平,但因为在身份政治的操弄下,社会阶层之间的信任、升级纽带已经碎裂了。

  看看雇佣自己的中产上层(老板),他们更惧怕如果分配权落到了这些人手中,自己下场会更惨。所以也只能一边感觉很别扭,一边却赞成这套方案。

  上述两个阶层,一个欢欣鼓舞,另一个被迫无奈,都投了赞成票。而在这套玩法当中一个子儿没分到,被明火执仗的抢劫的则是另两种人。

  一种是下层白人(既所谓的“红脖子”),作为“四号海盗”,他们是最愤怒的。因为在刚刚崩溃的那个橄榄型社会中,他们原本还是(至少可以用贷款伪装一下)中产下层,可是民主党这么一搞,非但他们旧有的生活没了,原本被他们看不起的老黑和老墨还获得了貌似最多的照顾。这让他们感到愤愤不平——两块金币,为什么给他不给我?

WeChat Image_20211130145828.jpg

  而另一种人则是中产上层,作为“二号海盗”,他们遭遇的抢掠感其实是最严重的。拜登政府上台以来的增税、滥发福利、通货膨胀、削减治安经费、滥用“种族歧视”的罪名,几乎每一板子都打在了他们身上。

  身为有积蓄、有私产的中小企业主、农场主、生意人、手艺人,他们本来是这个社会中坚力量,美国的整个政治法律体系、甚至盎萨文明的初衷,就是为了尊重他们、保护他们、并鼓励每个有能力、肯努力的自由公民都成为他们这样的人而设立的。

  但他们现在却遭遇了可耻的背叛。

  那些垄断的巨头们与逐利的政客鲸吞了海量的利益,却把社会所有的仇恨都引向了他们,他们的工厂被增税、他们店铺被抢劫、他们的子女因为种族配额被名校拒之门外,失去了晋身更上层的机会,而他们自己则被要求为政治正确雇佣或避让那些原本不够格的人。

  敢说半个不字,就会有一顶政治正确的大帽子扣下里,打的他们永世不得超生。

  而所有这一切安排的最终目的,是只是为了垄断巨头和被他们所操弄的政客们能够扮演那个“一号海盗”:为了这场“民主”的投票能通过,他们献祭了一部分人,安抚了另一部分人,而后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拿走几乎所有金币了。

  人类的历史一再证明,这个韭菜的割法是最科学、高效的。玩“身份政治”的美国民主党人,只不过是“新瓶装旧酒”,给它找了一个美式政治正确的瓶子——而别的瓶子,其实还会有很多,如果任由这种情绪蔓延,遭殃的迟早将不仅仅是美国的中产们。

  所以再重复一遍:美国的种族问题,不是种族问题,而是社会阶层问题。所谓“种族平权””身份政治“,其实不过是一场被包装美化了的海盗分金计划。是美国上层煽动的,一群人对另一群人的合法抢劫。

  4

  明了了上述关系,我们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包括华裔在内的亚裔,明明是少数族裔,却没有享受白左鼓吹的“平权”的荫蔽?

  因为美国所谓的“种族平权”其实是要看你的阶层的。

  对崇尚奋斗的华人来说,他们在美国社会中往往阶层十分分散:“二号”“三号”“四号”都有,而不像某些族群一般群聚于下层。这种更加类似于白人的社会阶层分布,会让精英白左认为团结华人得不偿失。

  5

  最后,我们再来试图解答这样一个问题:

  既然古往今来,所有社会中的“海盗分金”,都是“一号海盗”们利用分配权,玩的一场对其他阶层利益进行鲸吞的游戏。既然每一个“非一号海盗”都知道自己在这种体系下能拿到的,不过资源分配者的九牛一毛。那么有没有什么策略,能够遏制这种不公平分配一再发生呢?

  有的,破解的关键,恰恰在那些脆弱的“二号海盗”身上。

  正解是,在“一号海盗”在说出他的分配方案之前,“二号”应该抢先对他做出一个声明:

  “先生,我跟其余几位都商量过了,我们请您对这些金币按我等要求公正的做出分配,如若不然,我们将作为一个团体,不接受任何其他分配方案。我们会将你投死。而我在这里郑重承诺,如果您不按照这个原则来分配,轮到我分配时,我会照此分配——否则其他人也必须以失信为由将我投死。”

  这个声明如果能起到效果,那么公平的分配就有望实现了。

  所以,大多数“非一号海盗”的彼此妥协与共同契约是破解这种困境的关键。而这个契约达成的关键,又是“二号”必须参与,并且要在众人当中享有良好的信誉度。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在每一个社会当中,中层都是如此的重要——如果社会陷入阶层互斗的“海盗分金”困局,那么这群人一定是被抢夺的最惨的。而想要终结这种困局,希望也在他们身上,只有他们才能牵头达成一个“非一号共识”,然后再用这个共识与最上层谈判,重新构筑公平的分配契约。

  这样的契约在人类历史上也曾有过,1215年的英格兰《大宪章》是一种,那一次身为国王的“一号海盗”认了账,被逼着按要求做了新分配。

  而1776年的美国《独立宣言》则是另一种:

  那一次国王这个“一号海盗”死活不认帐,于是美国人把他扔大洋彼岸去了,德高望重的“二号海盗”——华盛顿,信守了他曾做出的承诺。

  所以,中层对一个社会来说真的如此重要,有什么样的中层,就会有什么样的社会,就有什么样的分配方案。

  多说一句,虽然“海盗分金”这个故事是如此的有名,但历史上真实的海盗们分配抢来的宝藏反而没有这么野蛮:

  无论是黑暗时代的维京海盗,还是大航海时代的加勒比海盗,他们内部都遵行了一套对相对公平公正的分配规则,堪称各自时代的“文明之光”。

  那么,为何真实的海盗们反而能轻易走出“海盗分金”的困局呢?

  原因可能恰恰是因为他们是海盗,每个人都有武器,也都敢于为保障自己的权利放手一搏。所以“第一海盗”们反而不敢操弄民意,玩“51%对49%”的多数人暴政——因为真打起来死伤惨痛,搞不好自己的命也会送掉

  说到这里,我们似乎又能理解为什么美国有那么多“拥枪支持者”了。可能确如一些人所言,这些美国人是“海盗的后代”,他们显然最懂得,只有身上留一点“海盗气”,才能防止出现一场“海盗分金”的闹剧。

WeChat Image_20211130145933.jpg

  而这些人,现在显然成为了拜登和幕后支持者最头疼的存在。

  基诺沙枪击案的判决,最终会导向两个争议——

  第一,是美国公民在遭受侵害时,还有没有持枪自卫的权利?

  第二,是里滕豪斯所参与的那种公民自卫团体。在美国是否仍有权在骚乱中被自发组织起来维持秩序?

  这两个权力,拜登总统和他的幕后老板当然都希望能砍掉。毕竟在他们这些“一号海盗”们看来,没有什么能比一群既手无缚鸡之力、能任其抢掠,又没有自组织能力、无法牵头达成共识的“二号海盗”,让他们割韭菜割的更舒心的了。

  愿这些“一号海盗“们永远无法如愿。

  无论在何时,无论在何地。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房间里最聪明的人”加入Powell团队
2020: 应该将视线转向后川普时代了
2019: 香港成为第二个西柏林 ——从“一国两制
2019: 美女知青因为爱情逝去的美丽
2018: 以毒攻毒
2018: 中美铁板大碰撞
2017: 红黄蓝希拉里陈冠希之硬盘传奇
2017: 一个三岁娃娃的弥天大谣
2016: 让钱再伟大起来:参加川普就职庆典价目表
2016: 2016回国记(4)晚宴上遇见能人 zt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2.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