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在中国写博,我害怕吗?
送交者:  2021年11月22日09:33:12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度北

自由,是一个生命主体;民主,是一种生活方式。

自由不息,民主不止。自由民主,人心所向。在这个信息文明高度发达的地球村上居住的生命,是以“人”为核心构成的,既然以“人”为核心构成的人类社会,其文明进程必定是以“自由”为主体和“民主”为方式的基础而不断发展的,那么“人”作为一个具有思想的高级动物,需要在一个相对“宽松自由”的环境中成长,这样才使人的“秉性”得到充分的自由发挥,社会的和谐美好也成为“人”作为一个高级动物所具有的思想灵魂和精神价值追求民主自由的一种生活方式。

“自由”和“民主”,不但是人类的生命主体和社会的生活方式,也是激活了人类生命的细胞,供给世界文明的血液,促进了社会进步的动力。

所以,自由是人与生俱来的天赋人权,民主是人生最崇高的生存感情。自由是每一个可爱生命的人性焕发,本能腾跃;更是每一个灿烂生命的灵性畅想,灵魂光芒。而民主则是人类社会的信仰灵魂和思想精神更高追求的一种生活方式的普世价值。由是,“自由”和“民主”才是生命灵魂和人类社会真正真实追求和向往的共同趋向和目标,但在人类社会文明进程中因人性的“自私”和“贪欲”的“极端”和“放纵”需要用无数的生命代价去换取,这是人类的痛苦和悲哀。

一个自由的国度,才是生命真实的宽度;一个民主的社会,才是人类信心的基石。

爱是民主之源,民主是生命之本。没有仁爱的人类,是无本之木;没有自由的生命,是无源之水;没有民主的社会,是无魂之灵;没有人性的国度,是无主之国。人性缺乏仁爱,它将成为一片冷僻的荒漠,是没有生命的不毛之地;生命缺乏自由,它将化作一段僵尸的朽木,是没有生机的枯枝腐叶;社会缺乏民主,它将变成一条封闭的断河,是没有活力的干涸之水。所以说,离开了仁爱的人类,人间将冷酷无情;离开了自由的生命,世界将暗无天日;离开了民主的社会,生命将暗淡无光。

阎连科的小说《受活》赤裸血淋披露出一个丧失“人性”国家的惨痛和悲剧。从中更加令我深刻清醒认识了一个已经完全没有人性的制度的冷血和残忍,更加读懂和理解了一个没有自由民主的国家,一个没有人性仁爱的家园,生命将是不可思议,社会则变得不可想象,荒诞更加无与伦比,生活必然苦海无边的真正含义,而且深刻地认识了生命的核心价值──自由和尊严,生存和意义,风骨和高贵,权利和价值。生命是尊贵美丽的,是倍受崇敬的。只有在蔚蓝的天空中,生命才能自由翱翔;只有在和谐的社会里,生命才能沐浴阳光;只有在温暖的阳光下,生命才能快乐成长。

温暖的阳光,和煦的春风,生命笑逐颜开,人间欢声笑语。没有什么比自由更快乐,没有什么比快乐更幸福,没有什么比幸福更和谐。生命需要这样的快乐,需要在快乐中成长。

这就是生命灵魂的动力,一个在正常再正常不过的阳光沐浴下温暖如春的灵魂温度,一个在普通再普通不过的文明时代里和谐宽度的自由梦想。

然而,在红色的生存环境里,在残酷的阴阳现实中,我们每一个生命的历程并非如此,更多的是风雨交加,生死离苦,这对一个生命来说,是莫大的悲风和痛苦。

我快乐吗?常常我自己这样呆想傻问我自己。显然,我很不快乐!在一个连说话都感到压抑无比的红色社会里,我能快乐吗?我痛苦吗?常常我自己也这样刻薄扣问我自己。显然,我很痛苦!在一个连生存都感到压力无比的盛世国度里,我能不痛苦吗? 

生命苦旅,真叫人悲凉无奈;生命美丽,却令人美好憧憬。

尽管如此。依然如此。幸运的是,余生之中。在我步入中年行列,生命赋予我神圣的使命,在我凄苦绝活的瞬间,真理给予我生命重生的希冀,点燃我生命的灵魂之光,照亮了在黑夜里踽踽独行的我,照醒了在黎明中乎乎昏睡的我,坚定了我致死不变的信念。一个生命理想前行之路的信心和勇气,一个生命尊严坚忍不拔的精神和风骨,一个生命自由蓝色梦想的希望和曙光。 

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自由梦想,也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历史转变,更是一个震撼人心的世纪发现──生命重生。生命的重生,灵魂的洗礼,拯救了被魔化物欲粗俗的生命,生命在虚无瞬间的神灵转化,从此一刻改变我的历程,那是我一生的荣耀。“灵魂的洗礼,生命的重生”点燃了我的“生命的宽度,蓝色的梦想”── 一个令我淡泊利欲的心境,一个让我冷暖交织的温度,一个使我风骨高贵的灵魂;一个令我前所未有的惊喜,一个让我无比快乐的骄傲,一个使我坚持真理的信念。

自由的呼唤,精神的灵光,亘古以来,永恒与无限就构成人类最炽烈的向往。人似乎总把炽烈的向往献给自己。生命的觉醒,精神的洗礼,让我深懂得一个生命的自由、尊严、价值和意义——做一个有“灵”的活人!

是的。生命给予我重生。我因重生而骄傲,因骄傲而快乐,因快乐而写博。 

顺便说一下,我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因为我看到杨恒均先生的那篇文章后,竟然有许多和自己如此相似的地方和感受。当然,我与杨恒均先生是不能摆在一起相提并论的,因为我没有杨恒均先生那样的大名和博学。但我坚信,我和他都共同拥有一颗“从善如流,嫉恶如仇”的心,一颗充满良知和正义的热血中国心,一颗为老百姓说话而写博的红心。

看过我文章的人,应该知道我近来的文章都是以缅怀先人的“风骨”与“节操”为核心内容命题,彰显 “生命灵魂”的人性光辉和披露社会的黑暗丑恶,唤醒民心,追求民主,争做主人;呼吁国人万众一心,铲除腐败,惩治贪官,振兴中华。这是我对文字爱好的一大转折性的进步,也是我灵魂温度的蓄积心底温馨弥漫的莫大惊喜,作为一名独立的业余写作者,我为此感到高兴和自豪。我写作的目的只是凭着一种“良知”与“正义”尽一名中国人应尽的职责,这是真理赋予我神圣的使命,以客观事实还原历史真相,以良知与正义召唤国人,勿忘历史,勿忘先人的生命风骨、高尚节操和丰功伟绩,勿忘我们曾经犯下的罪恶和耻辱,铭刻在心,警钟在心,与良知同心,与正义同步,与历史同在,尊重事实,崇尚科学,弘扬真理,光明磊落做事,堂堂正正做人,做一名为民族为祖国为人民真正走上民主自由和生命价值的事业大道上尽点微薄之力的人,仅此而已。 

所以,我写作最大的好处就是感到无比的“快乐”。我的快乐来自于,自从我揣起良知的心,拿起正义的笔,揭开了生命的悲风,百姓的疾苦,披露了历史的真相,社会的丑恶,谎言的龌龊,等等……这一切,都得到了广大热血网友同胞的强烈支持与信心鼓励。

正如杨恒均先生所说的那样,写文章得到的“好处”是不能相提并论的──那好处是让我最快乐的。自从写文章后,我认识了很多的人,一些常常感动我温润我的善良同仁,一些常常支持我激励我前行的热血同胞,还有大量的网络朋友从虚拟的世界来到我现实的生活中,并在写博中分享学习与快乐。他们愤怒我的愤怒,希望着我的希望,也给了我最大的鼓励。这种好处的快乐,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更多震撼人心的是,从他们的普通身影中,流露出一个古老民族的质朴坚韧善良正直良知仁爱的生命伟岸。从他们的洋溢内心里,透露出一个华夏沧桑的历史宿命苦难悲风苍凉无奈的热切期盼。这一切,使我浑身上下的细胞基因激活荡漾冒气腾腾热血滚滚,让我真真切切点点滴滴地感受到,在我的周围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支撑着我,支持着我,鼓舞着我,激励着我挺身前行的信心和勇气。

遗憾的是。悲风的是。在快乐的同时,一种痛楚和悲愤也随之而来。

博客是一个人在网络上的精神家园。这是一个生命的自由和尊严最起码的权利,也是一个公民对社会和政府的舆论监督应尽的职责和义务,更是体现出一个生命尊贵的精神和风骨。我写博的目的,出于一种良知,出于一种正义。也有人说,我写某些历史人物或某些事例,不过是借其“敏感性”扬名而已,无非是为了炒作自己,博秀自己,面对这些,我淡笑置之。淡然之中,我感到十分可悲和痛心,我的许多文章因“敏感”不能发表,也有许多文章因“敏感”被“和谐”,更令我郁闷和愤然的是我无数的博客因“敏感”而惨遭封杀。什么叫“敏感”?是敏锐思想刺痛了红朝政府权贵集团的筋骨神经?还是敏感的快速反应压制或扼杀了思想敏锐的免疫力?“敏感”的背后又意味着什么?刻意夸大“敏感”的效力作用是否明目张胆地蹂躏和践踏了中国公民的基本人权(知情权与享有权)?难道坦诚面对人生和世界,竭心书写历史的真实,披露社会的黑暗和丑恶,这也成为“敏感理由”的焦点?“敏感”的社会,社会的“敏感”,赤裸裸地剥夺了生命的自由与尊严,精神与风骨,甚至生命的人身安危,“敏感”也却活生生血淋淋被这个权力黑化荒诞荒唐的社会套上“红色”的冒子了。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民族的悲风,也不能不说是一个社会的荒漠;这不能不说是一个生命的悲哀,更不能不说是一个文明的没落。灵魂的温度,生命的觉醒,我清楚知道,自己写文章为了什么!我更清楚知道,面对沉重的现实,面对苦难的同胞,面对黑暗的社会,面对残酷的国度,我该做些什么,为他们说些什么,为社会尽点什么,这样我心会安然些。有时,自己濒临生存的危机边缘,我只能强忍着悲苦仍上网坚持写博,坚持在文学网站上发表文章,坚持自己心中装满的自由梦想,坚持自己对祖国和人民的美好愿望,这些没有稿酬的写作,纯粹是凭着一种爱好,一份良心,我还能指望扬什么名图什么利?辛苦劳累是事实,被恐惧、约谈和河蟹更是事实。其实,这些苦和心里压力都算不了什么,比起那些无数次在狱中捍卫生命的自由和尊严的真正仁人志士来说,我这点小小的苦和压力算得了什么,幸然的是,自己这些年来都已习惯成自然了。最大的苦楚是,我发表的文章经常被莫名和无情的删除,而且还面临人身安全的风险,但,我保持着惊人的理智和坦然,不为之所畏惧,所畏缩。我认为自己没有错,我为生命而写,为祖国而写,为同胞而写,为良知而写,为正义而写,何有之错?所以,我写文章是为真理而写。为真理而写,难道也有错?难道也有罪?  

在我的博客里经常都收到网友同胞的留言和信息,尤其是大量的在我的博文里跟贴和留评,但每次看到这些跟贴和留评,认真阅读他们的内心世界时,无论是批评还是表扬的,我都很开心,也很感动。更多的是也让我从中学习的机会,启发我对生命、现实和社会甚至世界的深刻认识和理解。没有什么比这种在互动中交流、在沟通中学习的心灵感受的快乐与幸福,而且,这种快乐与幸福能让你真切地感受到虚拟世界里的生命的真实与温暖,感受到现代科技文明给人类生命带来的和谐与博爱,这种温暖的同胞的骨肉情亲,宛若永远不落的日光照在我的头上、身上和心里,然后在我周身漫溢和流动。我真的获益匪浅,温暖如春。一种无比快乐的生命的价值和意义。遗憾的是愧疚的是我没有时间一一回复他们的跟贴、评论和留言。在此,让我以深挚真切的心向他们致以最诚心最愧疚的歉意──原谅我,亲爱的网友同胞们!请理解,我还为生存而奔波,还为养家糊口而流浪,我还为真理正义而写博……

诚然,让我最感动的,也让我最揪心的,不仅仅只是他们热诚的跟帖和留评,而是他们的内心洋溢着融融烘烘的炽热情感,每次阅读这些浓厚温馨的信息和留言时,我的心除了感动激荡,就是黯然神伤,无比痛楚。悲叹之中,我隐隐清晰地看到这些骨肉亲情的同胞生命跳动的红心,不止一次不止一次让我在自己的博客里看到过的,诸如:“兄台,你还好吧?”、“先生,你要注意保护自己哦?”、“兄弟,你多保重!”、“好久都没有见你了,你可好吗?”“你没有事吧?”、“你的文章又被封杀了”、“你要学会保护自己啊!”“请务必小心!”、“度北,我的好兄弟”……从这些发来的担忧和真心的信息和留言,让我感叹良多,却也令我悲痛不已,我知道他们那种殷切的询问和关心,是希望我保护好自己。 

为了安慰这些读者,我也像杨恒均先生一样,总是轻描淡写地回复两句报平安,其实自己的心情却很沉重,也很悲凉的。有好几个网友同胞还好奇地问:你怎么还在写啊?你的博客很快又会被封杀的!也许就因为我还继续“写博”和我的博客常常被“封杀”的事实,又有一些网友就来信问了:你经常写这些文章,你难道不害怕吗?

我害怕吗?如果说不害怕,那肯定是假的。批评当权者利益集团,不要说是在中国,就是在西方发达国家,也是要冒一定风险的,何况是在红朝这样视批评和洪水猛兽,是人都会感到害怕的。纵观红朝历史上对知识分子惨绝人寰的残暴虐杀,幕幕历历,屡见不鲜,这些滥杀无辜鲜血淋漓生龙活虎的生命惨剧至今依然令人闻风丧胆,毛骨悚然。而且在红朝国历史上一度把批评者当成反革命抓去坐牢,喉咙割断装上钢管,甚至枪毙,或者人间蒸发,让他们无声无息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你们说,我能不害怕吗?

然而,这种害怕不会终止我对真理正义的追求,我将始终如一地站在良知的心上,树起民主旗帜,坚定执着,为善良的老百姓说话,为真理正义喝彩,与不恶不作抗争到底,所以,这一点害怕算不了什么,我是能够克服的,那是因为在我内心,始终不渝坚信真理的存在,坚信正义的存在,坚信公理的存在,坚信言论自由的存在,坚信和谐社会的存在,我也一直坚信自己这样为良知为正义为真理的畅所欲言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我认为这不但不是在干坏事,而且我是在为祖国、为社会、为人民做我力所能及的好事。如果我一眼看出来的社会弊端,而且是能够很及时用良知的心唤起人们去消除这些社会的弊端,我觉得自己这样做是很值得,也是很自豪很骄傲的,而且也心安理得。如果面对沉重的社会问题,面对苦难同胞的呼声,我都视而不见,我都闭口不说,我良心过得去吗?我还是“中国人”吗?我对得起生我养我的祖国吗?我对得起那些热切支持和鼓励我的同胞吗?

一个国家出现批评当政不足的“愤青者”并不可怕,一个社会出现批评弊端的“愤世者”也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出现了一个个面对黑暗与丑恶,抹杀历史真相,颠倒黑白的倒行逆施却无动于衷,而不是视而不见的僵尸灵魂;可怕的是,出现一批批麻木不仁,在强权的淫威下不但不敢愤怒,而且连同情、爱和恨都能够不愿也不想表达的社会群氓,甚至居然如此的默认纵容,纠结成群,狼狈为奸,为虎作伥,助纣为虐;可怕的是,出现了一幕幕时下咱中国这样的上下都在说谎,到处龌龊,令人感到惊讶与担忧的悲哀社会;可怕的是,而且,这种现象无论是文化与生活,还是官场与商业都已成为普遍,而且到处充斥着丑陋、丑恶和流氓。而以官员腐败、官僚集团和犬儒帮闲最突出,最为猖獗;更可怕的是,丰盈物质的充斥下精神的堕落,集体的沉论,文明的没落,荒诞无稽,荒淫无度,腐化堕落,哀鸿遍野;最可怕的是,在这个“红色社会”中我们人人都不知不觉地染上了一种流行着绝后空前的“精神流氓”的瘟疫,且静静蔓延社会,慢慢腐烂变质,直到灵魂悄悄地死去……  

社会已经沦落为面目全非,国家已经轮回为千疮百孔,人间已经破落成支离破碎,道德已经沦陷成荡然无存。面对沉重的祖国,面对苦难的同胞,面对沉沦的社会,面对生命的呼声,生活在今天的我能无动于衷、视而不见和装聋作哑吗?试问,我能无语吗?

我肯定不能!也做不到!如果我保持沉默,我会良心不安。没办法,父母给了我一颗善良正直的心,给了我一组良知正义的基因,天生就这副贱骨头,浑身上下令人生厌的拧掘脾气,不管亲朋好友还是国人喜欢不喜欢,我只好继续揣着那颗良知的心,继续拿起那支正义的笔,坚持真理,为老百姓说话,为苦难生命说话,为社会不公说话。我始终把自己当成抒发了忧愤孤直而不容于时的愤懑的爱国者。我仍然是一名光明正大批评当政和社会不足的愤青愤世者,只是我已经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愤青愤世,我也已经知道自己该对什么样的事情表达愤怒,该对什么样的事情毫不留情地加以批评;该对什么样的黑暗丑恶痛快淋漓地加以披露,我仍然把爱国不但常常挂在口头,而且也时时放在心里,只是我认为自己更清楚什么叫爱国,以及如何去爱国;我当然也知道害怕,只是,还有更让我害怕的──

我当然知道害怕。我能不害怕吗?在这样视言论自由如洪水猛兽的红色社会里,视人民生命如草根贱民的特权国度里,害怕是情有可原的,也是残酷悲凉的。但害怕不等于屈就,这个害怕却令我郁闷重重,也让我愤愤不平,更使我坚持不渝,坚忍不拔。而且,前段时间我也感到有一股杀气腾腾阴气森森的文革余孽的毒气在我周围盘缠盘绕着,据一位知情的朋友告诉我,我的文章被“木偶鹰犬”盯住了,而且也删除了不少,滑稽可笑的是连我的一些感悟生命,感悟人生以及营销之类的文章也被莫名删除,可能是因为人气稍高的原因吧。他们的目的,无非令你生命由自支离破碎,令你人格尊严面目全非,总之,让你痛苦不已,狼狈不堪,想方设法彻底消除你在公民心目中的正义形象,熄灭了众望所盼的自由民主的火种,从而达到最终目的就是牢牢控制你压制你,让你窒息不能,让你无法呼吸,甚至让你连说话的权利和力气都没有;而且并以威慑同仁,封杀网站为由,让更多良知的人在高压恐惧面前畏首畏尾,不敢说话,可想而知,这帮没有人性的木偶流氓是何等的卑鄙无耻,何等的荒诞不经。更令我百思不解的是,这帮“木偶鹰犬”竟然对我的资料进行备案存档(列入黑名单,其实我深知自己在他们心目根本算不上什么毛,我这种小小人物他们亚根就不会当回事,放在心中,我可不像某些所谓的民主英雄斗士,连吃一顿饭也要对外高调张扬,甚至向所在地的民警示威宣战:我要民主自由,我要为中国民主,为天下苍生努力奋斗),接连不断的,几年来数次的约谈和警告,甚至把我赶出出租屋,这些我都从容面对,成为常态,但我很清醒自己的现状,理智低调应对,我不合群从众,从不参与任何组织聚会,写文字也从不指名道姓,也不跟风追随热点,都是在红朝法律框架下以批评和谴责的态度和文风,所以,我的正直、低调和尊重对手也是保护我自己,与此同时,在难能可贵的平安岁月中也得益和归功于那些高扬民主的民猪们的妖魔和排挤,甚至刻意把我视为“高级五毛”行列内污蔑、冷落和打压(因为我看不惯他们张扬、表演和作秀,写文猛批他们),这对我来说,不但滑稽可笑,更是幸然之事,安静读书,平安写文,不以为悲喜。如此甚好。在此,我再次衷心感谢他们!感谢伟大、光荣和正确的、自称终身为中国民主奋斗终生的、以不惜代价坐牢为手段和目标愚蠢给对手增加维稳经费的、以经常在饭桌吃相难看张扬自己的、以擅长拉帮结伙乌合鼠目极力作秀表演骗捐的、以建立山头个人英雄主义的民主斗士们和崇拜他们的老妖粉丝们!在此向你们以最崇高最伟大的敬意且深深三鞠躬!

人生最大痛苦、不幸和悲哀的是,你的热忱和热血、真诚和正直、大爱与大义被人质疑和斥问,甚至被排挤和打压。因此,我在南,他们在北;我在西,他们在东,他们却不知道东西南北是什么?更不用谈什么我在右他们在左的“右手携左手”之类的东东了。所以,在一个完全被扭曲、驯化和魔化并且得了“集权人格分裂症”的社会里,在一个“与牛对话,对猪弹琴”和“钱禽人兽,群魔乱舞”的国度内,做一个堂堂正正光明磊落义正词严的“中国人”,以及追求生命自由、人格尊严和高扬正义真理都是生命悲美中的一种自取其耻!

试问,我一个满腔热忱的爱国情怀,一个在生存边缘凄苦苟活且坚持正义追求真理的手无寸铁的书生,一个以书写人间悲苦生命真实的公民,我犯了哪条王法国法?我反人民背叛祖国了吗?你们这样污蔑、妖魔、冷落、排挤、打压和践踏一个弱势生命是怀着何方的居心叵测?你们不觉得自己的良心是何等的狼心狗肺?你们以这样的方式对待自己的骨肉同胞不觉得羞耻和羞愧?从这些事实中足见一些中国人的愚蠢和丑陋,以及一些地方某些“木偶鹰犬”借着手中掌有“特权”的势力已经到了多么猖獗和嚣张的地步,而且正渐渐逼近我。在这个红色的社会和特权的国度里,而且在有一帮无视国法漠视生命价值的“木偶鹰犬”势力嚣张的地方,完全有可能冠以“莫须有”的罪名对我的人身进行全天候的监控和精心残忍的迫害,而且是易如反掌,作为一个普通小民如我是会分分秒秒都陷入困境甚至绝境的。更何况,我一向刚直不阿,光明磊落和义正词严,被我触怒的“黑恶权贵”和 “木偶鹰犬”强权势力真要下手,可以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我也就只能束手就擒、束手待毙了。所以,如果说自己不害怕,那肯定是假的。 

可是,在我的生命里,在我的心底内,在我的觉醒中,我分明清晰地看到上帝赋予人类的仁慈仁爱,赋予生命人性的灵魂光芒,赋予世界的真理正义;我也清晰地看到文明与和谐已经逐步向我们的祖国走来,在铺天盖地的呼声中,文明与和谐的确向我们的生命奔来了。我希望人性的仁爱和时代的文明能感动感化了那些手中握有“特权”的人,多一份爱心,去善待生命,关爱生命,呵护生命,我相信在文明的带动下社会就会越来越和谐,越来越安定,越来越自由,这是时代步伐和文明进步势不可挡的发展潮流。文明的力量是强大无穷的,尤其是互联网的科技时代,以人为本已是无可替代的生命价值和文化理念了。没有什么比今天这么让人热盼生命的自由和向往和谐的安定,让世界充满爱,让生命灿烂绽放,心胸宽厚的人性,宽松自如的社会,只有这样,才能国强民富,社会美好,生活幸福。

精神觉醒、道德回升的力量是清除邪恶的法宝,是令邪恶最恐惧、最绝望、最没辙的奇招。这是人类发展到今天的科技和文明进步的昭示,也是人类对天地、对历史、对生命、对良知的真实见证,更是凝聚正义力量、鼓舞生命胆识、帮助人类走向新生的方式。能够认识到这一点,这是一个生命的莫大惊喜和骄傲,莫大的自由、快乐和幸福。

人类的伟大,生命的传奇,就是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人类生命不断以思想智慧并发的文明结晶。由是,思想标志着一个生命的知本财富,标志着一个社会的文明进步,标志着一个民族的智慧象征。华夏民族是一个具有历史悠久的五千年文明的伟大民族,这个已经从漫长的岁月蹉跎中蹒跚挪步到了二十一世纪的千古文明,而且在沉重而惨痛的发展进程中凸显出一个古老民族裂痕的创痛与悲风,像幽魂一样弥漫在多少九州儿女的拳拳之心上,这归根到底是两千多年顽固不化的专制幽灵始终缭绕在善良的华夏子孙的身上,而且残酷无情地扼杀和阻断了一代又一代智慧文明的结晶和民族发展的契机。这简直就是对生命价值的极端漠视和对人类思想的残酷摧毁。

历史的无情,民族的悲泣,长河的洗礼,时间的警钟。以历为鉴,可知兴替。面对先祖,华夏至今,仍然残存陋习,依然虐待生命,依旧扼杀文明,我们怎能不思痛愧疚?怎能不斥心思过?怎能不扪心思忖?历史和时代,道德和文明,人类和社会,智慧和思想,是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了。中国需要一次新的思想解放,而这思想解放中最需要解放的就是当权者对于民众的批评和舆论监督的成见和束缚。而且,我坚信,随着世界大变局和新一波民主大潮的纷至沓来,不久的将来,中国在人类社会这场大变局中新一代国家领导人,一定会以更加宽容与和谐的态度来对待批评和监督,把政权和利益集团放于人民批评和监督之下。也只有这样,我们的社会才能真正达到和谐,中国才能走出几千年都无法走出的死胡同和可怕的怪圈。

真正珍惜生命的人都应该珍惜这稍纵即逝的良机。我相信,相信生命的伟大,相信同胞的热忱和炽烈,相信民主的春天,相信自由的绿韵,我都相信了,都看到了,也感受到了。这些都在我的博客生命里跳动着沸腾着……无论是年轻人,还是老年人,或是定居在国外的侨胞,一定有更理解我的,支持我的,鼓励我的。而且,携手并肩,同心协力,一起为生命的自由,一起为社会的民主,一起为中国的未来而不懈努力。

如果真的那么一天,因为我写批评的文章而对我进行威吓和欺侮,甚至生命遭受迫害,我绝不会向邪恶低头,不为之畏惧,不为之畏缩;绝不会放弃良知,抛弃真理,我依然昂首挺胸,挺身前行;只有这样,我才能对得起生命,对得起九州,对得起同胞,对得起亲人。我会更加坚强,更加镇定,坚守良知,坚持正义,坚信真理!

当然,这不是我愿意看到的生命悲剧,因为我比任何人都懂得生命的珍贵,对生命的珍爱和崇敬,那是对风骨的坚守,对真理的高扬,对正义的坚持,对责任的担当。我要用自己的生命和热血献给热爱我的中国和同胞,是中国给了生我养我的温润故土,是同胞给了我坚定执着的信心勇气。我怎能又怎忍心在心未了之时弃下真理而去。但,如果历史这样要求我的,如果恶魔这样残暴无情,如果生命这样悲风凄美,我视死如归,绝不低头,抗争到底,无怨无悔…… 

人的一生,坎坎坷坷,沟沟壑壑;或是,坦坦荡荡,平平安安。无论利欲之富贵,还是淡然之庶民,终要归去。苟活的生命,苟安的人间,看尽秋华之春水,淡泊人生之功利。故曰,人不论是愚蠢还是有智慧,无不有一定的取舍。只要淡泊寡欲平静安定,没有不知道祸福的由来。福兮所祸,祸兮所福,淡泊寡欲有取舍的灵魂温度,平静安定就能知道对祸福的降临。淡定生命,笑对人生……

灵魂的温度,真理的灵光。生命的宽度,蓝色的梦想。苦对劫难,觉醒生命,或许,孤零飘摇,只是,不能动摇。叹,黑夜路长;痛,人间无奈。时光,流淌着木偶行程;岁月,雕满了风雨苍黄;历史,剩下的只有谎言。居然,我们生活在谎言中。生命,也就。只是。这么的一回事了。

最后,我借用杨恒均先生那几段话,作为我这篇文章的结束语(小小修改):

从这角度来说,我没有什么好怕的,我也不必为自己的安危而担心,但,我却有了另外一种害怕──那就是一些文字朋友(尤其编辑)因为我写文章而远远敬畏我,让我感到害怕!

还有,我对那么多网友同胞为我的安全感到害怕而害怕!这些网友同胞中有些竟然是年岁非常小的,这让我愈益感到害怕,为我们的社会和青年而感到害怕! 

我很想知道:是谁,又是用什么方法,把那些害怕注入你们的血液?烙进了你们的大脑?

我只希望,以我的不怕,能够帮我众多的亲爱的网友同胞消除他们心中的害怕。


笔者注:写这篇文章,其实是沾了杨恒均先生的光,因为看到他的《我害怕吗?》那篇文章后,给予我很大的启发和感想,触动了我生命的神经,温暖了我灵魂的温度,令我全身炽热,让我心灵畅通,使我一气呵成。由是,彼此相似的经历和感受,故以该文章为参考,也借文中一些精彩片段引以为用,加以完善。再次感谢杨先生!)

2009年冬初稿  2021年冬修改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毛泽东的中国共产党
2020: 人民的毛主席
2019: 毛泽东的中国
2019: 他们从毛泽东手上接到一个什么样的中国
2018: 习主席是不是在后悔答应去G20见川普?
2018: 战争风险倍增 美欲对本土城市遭核打击后
2017: 涉郭文贵的又一案件在辽宁开庭审理
2017: 戴宗和燕青做间谍水平之比较(一)
2016: 川普竟说“CNN的所有人都是骗子”
2016: 普京果然要变脸 往中国背后“捅刀子”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1.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