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拜登的体检和习近平的终身
送交者:  2021年11月22日09:30:59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远方的孤独

美国总统拜登刚刚做了体检,医生报告指出,对一个快80的老人,拜登的健康是优良的。据说拜登半开玩笑说,他2024年还要竞选连任。我想每一个美国当选总统,都是想连任两届的,这是常情,能不能连任是另一回事,想还是正常的。习近平2017年搞修改党章,人称搞终身,我认为也是正常的。拜登怎么才能当完一届,怎么才能连任?习近平如何才能终身? 是我这篇的主题。


我认为第一件事是美国covid疫情要得到完全的控制,甚至要消停和结束,否则拜登想连任恐怕会是空想。疫苗mandate能不能完全控制疫情?这就引申出另一个可能,或者说可以把疫情的不消停责任推给不打疫苗的群体。很明显美国的媒体在分化打疫苗和不打疫苗的人,甚至煽动两边的对立,这样一来,如果疫情接下来几年还是没有消停,还是没有结束,支持打疫苗的公民选民占多数,如果拜登被推选为连任,连任选举的胜算还是很大的。再说,反对疫苗mandate的政客想在美国全国范围内赢得大选的可能性和几率是很小的。因此,在我看来,拜登连任一半已经成功,另一半要看的因素很多,后面我会重点描述一下。


习近平的终身呢?我认为不是取决于经济,也不是人类命运共同体,而是中国的崛起或者叫中华民族的复兴。这个就要看如何定义中国的崛起和中华民族的复兴。中华民族复兴到大清鼎盛时期,还是辛亥革命的前几年?复兴到汉唐,还是宋明?我觉得这本身在中共内部是非常模糊的,而且是故意模糊的,在我看来,这种模糊,对统治中国,其实也是高明的。问题是习近平的终身光靠这个高明的模糊是不够的,尤其是经济不再像前三十年那样增长发展,总不能靠文宣复兴,总要有一个具体的例子。人们经常谈论的是统一台湾作为一个具体的复兴的实例。我个人认为即便是统一台湾,也还是不够的,这个不深入。


假设统一台湾是个中华民族复兴的标志,其实,如果中共真的能统一台湾,那么后续复兴为中华帝国,也就是原来的中央之国的条件也就满足了。因此,在我看来,习近平的稳权和终身,以统一台湾为理由和使命,在中共党内是没有其它力量能够反对的,更不用说,中共党内几派恐怕都有某种中华复兴的大使命召唤,也就是在最高层面,他们是一致的。 我认为人们拘泥于文宣,并对各种文宣做出反应,只是马戏团游戏,属于一种表达性娱乐。习近平需要一个具体的实例才能终身,否则只能是自己骗自己。这次的六中全会应该是明确了习近平终身的变量和变数的范围,接下来看习近平怎么搞了。


上面我把拜登和习近平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列了出来,结合他们各自个人的诉求做了铺垫,现在,我先来谈谈拜登能干什么,会干什么。然后再来聊聊习近平能干什么,会干什么。最后,我这个为阴谋论正名的博主,当然不会不聊聊cabal是如何指挥拜登和习近平的,cabal中的派系能干什么,会干什么。


关于拜登,我认为他的任务使命其实很简单的,他只要在疫苗mandate层面搞成功,他就能顺利当完这一届,甚至也能顺利连任,假如到时年事还行,Cabal几派也一致同意的话。我现在比较确信,当初选拜登,就是利用他的老好人的亲和力来实施疫苗mandate的。我个人知道,美国普通人当中,太多不看好拜登的能力,但是也几乎没有人认为拜登是个邪恶的人。拜登家庭悲剧和不幸,营造的拜登的形象,几十年在美国普通人的心目中是扎根的,简单就是,Joe is a nice guy。 其实跟原来的小布什类似,a nice guy。A nice guy来推疫苗mandate,没有更好的选择。 拜登能不能完成这届总统任务,除了自己健康原因,另外一个变数就是国际上风云突起,国家间危机和大战到来,这一点,我看不出有大的可能性,除非习近平搞事,这个下面再说。2024年,我认为疫苗mandate这个任务,不管拜登完成还是失败,都会有个结果,那时是否还需要一个老好人,就很难说了。暂且就说,美国那时还需要一个老好人来稳住选民,那么拜登还是能连任的。 至于美国经济,通货膨胀,我跟绝大多数人的判断不一样。我认为美国经济的变化取决于中国的变化,只要中国继续996,寄生于美国的华尔街资金和硅谷的高科技,美国不会有什么真正的通货膨胀,目前只是一些供应链问题,长期来说,美国经济还会是通缩趋势,尤其是美元的地位稳定的话。这个是被验证了的过去几十年的法宝,我不认为中共到了翻脸,不继续配合下去的地步,后面聊习近平的时候再详说。


总结一下,美国总统这个职位,在Cabal的计划中,已经演变成为一个只要可以抵消一些美国选民对邪恶的的恐惧的工具,所有的内外政策,从计划,制定,到实施,都不是总统的权力在实际操作,都是有administrative function功能,也就是人们通常说的deep state在秘密的secrecy中进行了。 另外就是美国国会基本上是个捞钱的俱乐部,一个例子,那几千页的议案,没有一个国会议员会自己仔细研究,都是幕僚们先搞定,我以前专门介绍过美国国会和英国议会的区别,美国国会是deep state的administrative function功能支配的,国会议员只是出来说说话而已。因此我对拜登2024年连任还是相对看好,因为美国恐怕到那时还是需要一个老好人,可以抵消一些选民对邪恶的恐惧。


好,习近平怎么能终身是个精彩的戏码。在现有的国际框架体系里,如何统一台湾?不统一台湾,又何来中国崛起和中华复兴? 对习近平来说,这可是一个头疼,而且没止痛药的疼。跟美国怎么搞好关系,或者搞坏关系,美国人还是那三个公报和一个台湾关系法。而且还经常在那些基础上搞些小动作,你习近平能怎么样呢?打,先喊起来,而且喊了几十年了。买通,也搞了几十年,据说最新的是台币兑换人民币一比一。 但是你如果不能让美国改变那三个公报和一个法,不用说美国还可能再增加一些法出来,那么你就还是中国的文宣崛起,中华的文宣复兴。美国偏偏又来了一个危机管控,建立护栏的全面竞争的建议,一点也没有要放弃现有国际体系的念头,中共怎么才能统一台湾呢? 打,美国已经反复强调危机护栏,大家好好谈,不能打。 先不说中共有没有能力打,现在连打的理由都没有。不打,那就是继续文宣崛起,正好符合美国的意图,像当初拖死苏联那样的企图,而且美国人还欢迎中共一些文宣组织回美国,继续文宣崛起,没人有意见,我个人对文宣崛起也没意见,都是言论自由。


那么,经济上,从国力上,中国能不能超越美国,让或者逼美国改变?可能,当然可以用2030GDP超越美国的说法,不过也只能换来美国一些政客的文宣回应。在某个或者某几个关于美国人的生存的技术和产品方面控制美国,逼美国改变?可能的,但是太复杂,太困难,硅谷和华尔街都参与,都各自有高明计划策略,习近平不知听谁的好。自己虽然可以吃草,长津湖,上甘岭,但是,也不好说红几代和国内精英就甘愿,就没有其它想法,最多还是不确定,不好搞。 因此在我看来,习近平的终身,除了文宣崛起复兴,其它都还是不可控和不确定的。不可控不确定,恰恰也是习近平不接受美国搞危机护栏建议的原因,习近平要的就是美国不能确定他在搞啥。换句话说,以后习近平搞啥,就像以前,我建议要先看是不是在跟美国发嗲,让美国不能确定他会搞啥,我认为就怎么简单。


好,最后,我讲讲,拜登老好人总统模式和习近平无止痛药的头疼是偶然的,还是被设计出来的?我想平时读我的博客和留言的网友知道,我由来已久的观点,那就是这一切都是设计和计划,并且基本上按照计划实施的。为什么要做这样的设计,我以前写过很多了,从西方为什么会有启蒙到自由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同宗起源,到近几百年的各种实验和试验。简单来说,人类文明自从欧洲古罗马衰退,经过长期的博弈,变成民族国家模式,奥斯曼帝国最终的崩溃,到大英帝国的衰弱,再到苏联的崩溃,一直到目前美国即将面临的崩溃。这里面有一个主线条,也就是过去那种帝国崩溃是周期性的。如果按照过去的模式,那么美国帝国的崩溃,必然会引出另一个帝国的崛起。我认为这种思维和与之匹配的海量的研究成果有一个致命伤,那就是backwards而且是自然进化驱动。我的研究告诉我,人类文明演变,起源是被设计出来的。我从不相信,远古人类突然有一天心血来潮对数学物理感兴趣,突然要把狗当成宠物,等等。那种兴趣是那时的人,看到了什么,比如某个更古老的痕迹和信息展示,某个更古老的技术和方法的展示,得到启发,才会对某个知识领域,比如数学,物理感兴趣。 其实就像中国的大清,和后来的改革开放,前一段我一直因为去中国化被攻击,结果我举了一个坐在抽水马桶上念蹲经的例子。在我看来,自然演变跟开化是两回事,开化必然是得到外来的启发,也就是说是被外来设计引导的,不管这种外来是故意的还是碰巧的,本质上不会是自己心血来潮出来的。


有了这个设计和计划的铺垫,我比较确信,拜登连任也好,习近平终身也罢,他们各自都不能说了算。谁说了算,也可以说是一种特殊的,需要门票资格的俱乐部民主机制,或者寡头说了算的。只是这个俱乐部习惯和喜欢秘密操作,人们叫Cabal。据我的研究,其中有两大派。都是有其灵性spiritual层面的源头。一个源头是God创造有双通道,另一个是God以自己的形象创造人。这两大派的共同点都相信和支持人的演变,前者认为人的演变可以是无止境的,所谓相信科学。后者认为人的演变是有框架的,是以God的形象为标准的。 这两大派的最高层面的博弈,不是地球人,而是由于过去几十年在月亮和火星,以及一直以来地球上考古发现很多史前高科技痕迹,以及可能的外星球人和技术的痕迹,两派在控制现有的资金和地球资源层面的博弈使得彼此必须要挪用一些资源对付地球外来的威胁,比如深入研究掌握一些太空技术,等等。或者说需要牺牲掉地球一些人来达成。 因此depopulation是必然的选择。方式方法是气候,绿色,covid是一个工具,硬来会是自打自己启蒙的脸。自由民主,每个人相信自己,这些口号对美国西方人产出的是group intention,是非常困难的改变和消除的。但是Covid却是一个很好的实验,看看那些人,平时高喊自由民主,相信自己,结果到了可能会得病毒死的时候,就选择相信政府了。我经常看到那些鼓吹唯科学论的人的口号,感到只能苦笑。宗教信仰是相信,科学本质是怀疑。到了这些人那里,变成科学是相信了。在我看来,这是让人很遗憾的abuse滥用智商的行为。


好,最后,我说一下,量子力学给科学带来的根本的启发。人们经常讲科学在于实证。就从电子来说。物理界,Heisenberg Uncertainty法则,早就得出结论,测量电子,你不能同时测量一个电子的位置和这个电子的momentum。“How does knowing which slit the electron passed through change the pattern? The answer is fundamentally important—measurement affects the system being observed. Information can be lost, and in some cases it is impossible to measure two physical quantities simultaneously to exact precision. For example, you can measure the position of a moving electron by scattering light or other electrons from it. Those probes have momentum themselves, and by scattering from the electron, they change its momentum in a manner that loses information. There is a limit to absolute knowledge, even in principle.”


有兴趣的网友可以研读一些斯坦福大学教授William Tiller的研究成果,关于人的意识,group intention对物质的作用。我以前写过,所谓科学实证,一旦人一参与,就失去了客观性。Heisenberg Uncertainty法则从物理学原则上解释了,人不能同时测一个电子的位置和这个电子的momentum,也就是说人的测量本身引入了人预先的intention,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的。William Tiller教授的研究表明了,人的意识的确是参与对所谓物质的认识的,也包含intention。


我为什么要具体写最后这一段?因为我要彻底揭穿马克思唯物论的先天无知。如果人们认识到马克思的唯物论是无知的,是not true的,那么在此基础上的科学共产主义就是没有true理论支撑的,自然和显然就会是一个政治工具,那么习近平到目前还要羞羞答答高喊马克思主义,实际上你就能推导出,本质上一点也不科学的,是政治口号和工具。我对糊弄韭菜老百姓是无所谓的,所有政党,政客,政府,都是这样糊弄的,我只是想指出,从这一点,美国西方真正厉害的人,比如前面提到的Cabal两大派系雇佣的那些精英,当然也知道唯物论是伪科学的,因此他们在最高层面是看不起习近平代表的无知的。想想,连我这样的,都明白这个道理,哈哈!


80年代非常喜欢的一支曲子:I like Chopin。

介绍Terry Oldfield的 beautiful Flutes。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毛泽东的中国共产党
2020: 人民的毛主席
2019: 毛泽东的中国
2019: 他们从毛泽东手上接到一个什么样的中国
2018: 习主席是不是在后悔答应去G20见川普?
2018: 战争风险倍增 美欲对本土城市遭核打击后
2017: 涉郭文贵的又一案件在辽宁开庭审理
2017: 戴宗和燕青做间谍水平之比较(一)
2016: 川普竟说“CNN的所有人都是骗子”
2016: 普京果然要变脸 往中国背后“捅刀子”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1.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