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我的高考
送交者:  2021年10月22日10:52:41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福田自耕

前几天我大学同学搞了个毕业四十周年同学会。许多人包括一些名人,都写了些回忆性的文章。咱也来凑个热闹。名人可回忆,咱平常人也可以回忆,你说是吧?当然 ,名人的回忆给人鼓励 ,给人希望,传递的是正能量,咱们的回忆给人惆怅,给人叹息,传递的是零能量。不管怎样 ,那时 ,中国这艘巨轮刚换了新的舵手,前进的方向也转了个弯,这影响到了千家万户。所以那段历史 ,虽然短暂,却影响巨大,值得我们回忆。

我生长在农村 ,是个地道的农民。咱农民最大的希望,不是实现共产主义,而是转户口(从农村户口转成城镇户口,也叫农转非),吃供应粮,不饿肚子。

当时农村人想吃上供应粮 (也叫商品粮),大致有三条路。一是当兵,提干,二是成工农兵大学生,三是坐牢,刑满留场,转正。

我身体瘦弱,当兵提干这条路我肯定走不通。我长得丑陋,不善言语,很不讨人喜欢。群众推荐成工农兵大学生,对我而言,近乎天方夜谭。唯一可行的似乎只有坐牢转正这条路了。

你也许会奇怪,通过坐牢也能转户口?答案是肯定的。我们村有个地主,成了历史反革命,判了刑到新疆劳改。刑满后,恐怕是表现太好,留在场里变工人了(这地主就是以勤劳出名,微微诺诺,埋头干活,日子一长变劳动能手,谁会讨厌他呢)。退休后回村,据说退休工资每月有70多元(那时农村正劳力月收入大概20元)。这令我羡慕不已。我跟小伙伴说,长大咱坐牢去!

此话传到老师耳朵,汇报给贫协主任(贫下中农协会主任 ,相当于当时的大队长),于是 ,老师,主任 ,还有我爸 ,一齐来批评教育我,说坐牢转正这条路不光彩云云。这样,第三条路也好像无望了。

 

吃供应粮无望,那就安心做农民呗!那时读书是副业,主业是劳动干活。那时的口号是 ,“贫下中农管理学校”,”学制要缩短,教学要革命,资产阶级统治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我们整天批评“学而优则仕“,“读书做官论“,“书中自有黄金屋”等反动思想。强调的是“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学生要“学工学农学军”。

要学工 ,就得去城里的工厂。我们老家到县城,要走三个个小时多的路。有次学校组织我们去学工,一大早起来,走三个多小时到城里的电机厂,站立着听老工人讲电机发电原理。听着听着,我突然眼睛发黑,瘫坐在地上。吓坏了老师同学。咱吃不饱饭,营养不良啊!

要学军也有点难,因为家乡附近没有驻军。总算找到一个解放军的在黄泽附近的一个小型养马所,也就十来个人,七八条枪。我们割了许草多 ,洗尽晒干,然后全班同学各人背一蓝草,算是送给解放军的礼物了。然后听解放军的谆谆教导,这样总算学过军了。

学工学军有难度 ,学农就太方便了。我们每周有半天劳动课,还时不时地整天帮生产队干活,今天这个生产队,明天那个生产队。挖红薯 ,掏花生,除杂草 ,等等等等。周日就直接去生产队干活挣工分了。农活咱是基本全会。这学农咱是学到家了。

从学校学到的知识 ,大致有二。一是毛主席诗词,二是农民造反史。我对毛主席的诗词滚瓜烂熟,为显示自己有文化,我常常时不时地嘣出几句毛诗来,如“不须放屁“,“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怎么得了,哎呀,我要飞跃”。为显示自己牛逼,就来句,“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我们学的历史,就是农民造反史。秦末陈胜吴广起义,汉末张角张梁张宝黄巾军起义,唐末黄巢起义,元末红巾军起义,明末李自成起义,清末太平天国起义。毛主席说,“造反有理“,说得太正确太伟大了。你看,这历史前进的车轮,就是造反推动的。可现在怎么强调稳定而这么反对造反了呢?据说维稳费都超过军费了。真是不明白!


前几年曾发生这么件事。北京大学的林建华校长把鸿鹄之志念成红浩之子,真有点奇怪。那时中小学的历史课本肯定会讲到陈胜吴广起义,免不了会提到陈胜的名言,“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我们小时候,为表现自己比别人牛,就套用这句名言。那时候可以什么都不读,但农民造反史是肯定要读的。因为学这样的历史,使我们能认识到,党领导农民 造反闹革命,“打土豪分田地”,是推动历史的前进呢!这林校长的农民造反史没学好。

 

咱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初中就毕业了。离开学校回家的半路上 ,咱把书包里的书统统烧了。书中没有黄金屋,书中没有颜如玉,书中也没有居民户口,要这些书作甚!

那年不知什么原因,我读过的公社初中,要招两个高中班,叫“带帽高中“,二年制的。免考免学费,报名就行。要不要去读高中,我很坚决,不读!以我的实际情况 ,读书无用,这是看得到的 ,实实在在的真实。完全用不着批判“读书做官论”,“书中有黄金屋“之类的。虽然读那高中是免费,可我少挣了工分不就是损失?我父母也抱同样的想法。这“带帽高中”,咱不读!

我的大姨父是地质队的工人,吃供应粮的。他劝我父母,小孩也挣不了几个工分,能免费读高中,就让他读吧。又骗我说,如果高中读得好,他可以带我到他厂里做小工,这样,虽吃不上商品粮,也比在农村挣工分强。在我大姨父的哄骗下,我终于报名去读那乡里的高中了。(在这里我要深深感谢大姨父的在天之灵,他善意的哄骗,改变了我一生的走向)。

那年的九月九日下午2点后,村里的高音喇叭反复提醒下午三点正有重要广播。那天我正在生产队劳动。到三点正,传来了《告全国人民书》,伟大领袖毛主席逝世了。毛主席在的时候,国际国内形势一片大好,咱虽挨饿,但还活着。毛主席走了,形势就不可能那么好了,这样,咱能不能活着都难说了。一想到这,咱眼泪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好在中央马上宣布,我们有了新的领袖华主席,还挺英明,比毛主席差不了多少。这样总算把全国人民的悲痛化为力量了。

不久,华主席提出了新时期总任务,要建十大港口十大油田等,还说要在2000年实现四化。我一算,如果不出意外,2000年我还会活着。一想到这,心里便高兴起来,跟着广播哼起了“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

印象中最高兴的事,就是全校师生敲锣打鼓,步行近三个小时到县城的新华书店买(应该说迎)华主席像。回来后把华主席像帖在每个教室的墙上。这样教室里就有毛主席像华主席像了。

望着教室里的两主席像,我忽然想,再过几十年上百年,主席像一多,教室墙都不够用了,怎整?好在没过多久,我们被告知,华主席不那么英明了。所以他的像被撤了下来。墙上只留毛主席了。

过了一年,高考恢复,几乎所有适龄青年都可以一试。我们的带帽高中也变得热闹起来。早几年毕业的高中生,下乡的知青,劳改释放人员,都到教室外面旁听,当时可以说,全国上下兴起了学习的高潮。

又过了一年,我二年制高中毕业,随高考大军参加高考。填志愿时,咱只知北大清华科大(那时科大少年班,宁铂,等天才神童很出名) ,就填了这些学校。老师说这恐怕太高端了,要来些低端的。从长长的招生的高校名单中,发现咱地区也有 一所,叫浙江师范学院绍兴分校。好,咱把这也填上。高考一结束 ,即日便在生产队里挣工分了。

过了几个月,乡广播说我考上大学了。什么大学?当然只能是绍兴分校。虽然学校是带帽大学 ,但能转户口,咱已经心满意足了。这辈子咱可不埃饿了。

村里的不少父老乡亲,也到我家来表扬我,说从我身上让他们看到了农转非的第四条路,考大学!我考上大学说明了,书中虽没有黄金屋,但书中的确有居民户口本。

班上的同学,年龄相差不小,有三十出头的老三届同学,也有十三四岁的少年。老三届的同学,个个是精英,荒了这么多年学业,仍能考上大学,非常了不起!对他们我一直充满敬意。

刚报到时,就听到一个笑话。一个老三届同学,那时30出头了 ,由于长期农村劳作,看上去老气横秋不像个新生。接待处的老师同学把他当新来的教师,马上安排他住招待所,问老师您教什么?结果发现他是新生。

虽然学校是个带帽大专,但也出了不少人才。比如,政史系的俞可平同学,他曾是胡锦涛总书记的文胆,中央编译局副局长,现是北京大学政治学院院长。他曾写过一篇很有影响的网络文章,题目叫《民主是个好东西》。

另一个名气更响,他是中文系的阵敏尔同学,现重庆市委书记。还是president xi 的亲信,牛大吧!有人欺负咱的时候,咱就想把这大旗扯出来吓唬吓唬别人。谁知他们说,你同学这么厉害,你为啥这么笨呢?一句话便把我给呛住了。看来这大旗作不了虎皮,唬不住人。

咱从农村,能读上带帽高中带帽大学,然后能农转非,全是因为最上层的一个善举。这里感谢华国锋先生邓小平先生。也祈求当今圣上,多给您的子民一些自由一些实惠,这样,您将造福万民功德无量!您将被后世铭记传唱!

(完)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毛泽东与经济
2020: 好总统
2019: 毛主席说
2019: 毛主席说
2018: 中国人好古,欧美人尚新
2018: 谴责沙特反人类,批判文昭等瓜评
2017: 郭文贵的“蓝金黄”之黑恶之道
2017: 公益文化团体遭税暴力 受害青年诉说心声
2016: x-file刚high完,南海就出事
2016: 中国光伏电价最晚将于2025年实现零补贴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1.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