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看鱿鱼游戏,谈谈人的三种活法。
送交者:  2021年10月18日09:39:29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远方的孤独

一段时间没来万维博客,在追剧,一口气看完韩剧“鱿鱼游戏”。本篇想聊聊三个话题,看鱿鱼游戏的感想,covid疫苗,对后续的展望和预测。这三个话题还是继续我在上一篇聊到的人的主权,soul灵魂和body身体的所有权做进一步的展开。


上篇我主要是想提出,美国西方法律界对人的soul灵魂和body身体的所有权问题,由于Covid,进入了一个我认为是至关重要的博弈阶段,可以说这个博弈的结果决定人类文明的走向和每个人的命运。我认为各方都会是竭尽全力投入到这个博弈。但是很显然,the great reset, don't own anything, but happy每天都在打动一些人的内心。政府公权力和美国西方的寡头统治集团掌控的政治,经济,媒体娱乐,金融,甚至宗教和学术思想领域的多层次,多方位的组合力量是无比强大的,而像我这样的,反对和反抗公权力的overreach和滥用权力,属于freelancer的反抗,尽管我们人数众多,但是缺乏可信的组织和leaders。这个博弈的力量对比很悬殊。公权力的情治机构一直是渗透利用反对和反抗力量,而且很成功,所谓controlled opposition。比如,我认为川普现象就是这个controlled opposition的顶级运用。controlled opposition的特点是造势要远大于其实际目标,鼓动气愤也是看似决战准备态势,但是真正决战时刻,行动完全不匹配造的势,然后绝大多数参与的人,还很无辜的自圆其说,自己没有错啊,double down,然后找各种理由开脱。因此我对美国西方反对反抗公权力的力量能达成什么结果是悲观的,即便如此,还是要反对和反抗公权力的overreach和abuse of power。


我一直说我是一个optimistically pessimistic人。是什么让我这个pessimistic人还能optimistical呢?简单就是我几十年前移民美国了,我来到美国,开始了一个我的新的人生,这个新的人生是以我作为一个人的主权,我的灵魂和身体的主权而展开的。为这样的,我的主权的原则而活着,我认为这本身就是optimistical。与此匹配的是,我发现美国西方,以人的主权为原则而活着的人还是占相当比例的。这就让我optimistically pessimistic了。具体就是,西方自启蒙后,美国西方的公权力曾几何时也是极力鼓吹人的主权,还在全球搞了无数次的颜色革命,以民主自由人权为口号。美国西方公权力需要”软着陆“,需要一个给人洗脑的缓冲阶段,不能一下子180度转身,自打脸来实施剥夺人的主权,因此我们看到fear手段,恐怖和病毒,慢慢的,逐步的,在社会上和各个不同的群体间,就会起到divide and conquer的作用。以前我介绍过biopolitics的理论和运用,类似政治经济学的运用。


这个美国西方公权力不能自打脸还有另外一个我认为是最重要的原因:Oligarchy还是Autocracy? 寡头还是专制? 美国西方的传统top-down管控模式是寡头。寡头模式的特点是需要允许下面各个层级有响应的自主能动性和信息自由交换的畅通。因此会是保持很多层面的”fair play“。专制呢?一大通吃,海鲜自助模式,什么都要拿,不吃也拿。我引用过Rudolf Steiner的那段科学最终会是消灭人的soul的话,我想至少在科学没有消灭人的soul这一天到来之前,美国西方还会是Oligarchy寡头管控模式,因为经济上高效,甚至可以是促进科学技术的更进一步发展,以达到最终消灭人的soul的目标。


小结一下,我的悲观是科学会是先控制人的body身体,最终会是消灭人的soul,我的乐观是在这一天到来之前,在美国西方寡头统治下,我还会是有很多选择的。比如目前美国西方关于covid疫苗的法律选择,在专制的中国这是早就进入soul和body被剥夺的悲观的。说到中国,如果寡头和专制,最终都是用科学消灭人的soul,那么专制还需要寡头的经济和先进科学模式,寡头需要专制的管控人的模式,基辛格就很崇拜毛泽东有能力拿走中国人的soul和body。这是我一直说的我和少不丁两兄弟打赌计划,comparing notes,这么干的,trading places。


OK,现在聊聊看完鱿鱼游戏的感想。以前我介绍过,我花了几十年时间,我认为有所感悟人的不同的活法。前段时间,万维几位博主聊人的生命意义,我没有参与,因为我觉得自己早已是轻舟已过。生命的意义对我来说是选择和行动,以及享受或者承担选择和行动的moments和结果。我总结人一般有三种活法:跟风,double down,risk management。 三种互有重叠,但是很明显会是以某种为主。


1,跟风。我想大多数人是这样活着的,具体比例,我不确定,做个猜测,我想会是75%,特点是最主要的选择和行动决定,最终的衡量是看其它人是不是也这么干的。口头的其它理由可以忽略的。

2,Double down。 太多的高智商聪明人的选择和行为模式是Double down。Gee,我这么聪明,理论这么牛,只是运气不好,下一次肯定会赢。占人的比例20%

3,Risk management。 任何选择和行为都有风险和代价,人生不用100%杠杆,人生就是一部连续不断的连续剧,只要还能继续play下一场就行。占人的比例5%。


鱿鱼游戏具体情节,人性的善恶,我这里不介绍,读者有兴趣自然会去看。我想要表达的是,为此,我还专门看了很多韩国人对鱿鱼游戏的现实对照评论。北韩的评论最滑稽,跟万维特有理博类似。资本主义是野兽。韩国这样一个资本主义体制模式的国家,上面还是寡头管控,但是下面各个层级是自由流动的。也就是说,韩国这样的国家社会,上面三种活法的人都有,我想下面各个层级能自由流动,就不会内卷和躺平,就会是上面三种活法的比例分布。鱿鱼游戏描述的主要是前两种人,在自由流动的社会,种种原因和决定欠了巨债,或者需要一大笔钱。第三种活法的人,自己本身总是会继续下一个play。中国这样的国家,第一种人的比例应该是99.9%。第三种人恐怕风毛菱角,因为习主席不让你play,你就不能play。第二种比例不好说,不过万维倒是不少。


OK,介绍我最新对covid疫苗的研读。由于我自己所在的工作领域,我一直关注信息技术和生物技术的合成作用。美国Rice大学在2016年推出一个新的科学进展,通过nanotube纳米管实现远程自我组装。Teslaphresi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1d0Lg6wuvc&ab_channel=RealEngineering 

下面这个视频是波兰的Dr.Franc ZALEWSKI介绍他在Covid mRNA疫苗里发现的似乎是lifeform的物质。

https://www.bitchute.com/video/45rx8vafSfWS/

下面这个视频是DR. CARRIE MADEJ描述在美国实验室的Covid mRNA疫苗里似乎是lifeform的物质。

https://www.bitchute.com/video/DGogfLkEmpir/


Moderna如此描述其mRNA技术:Our Operating System

Recognizing the broad potential of mRNA science, we set out to create an mRNA technology platform that functions very much like an operating system on a computer. It is designed so that it can plug and play interchangeably with different programs. In our case, the "program” or “app” is our mRNA drug - the unique mRNA sequence that codes for a protein.


我不对这个mRNA新技术的benefit做评论,因为没有必要,我不是他们的marketing和销售人员,而且他们赚大钱获得回报很高了。对信息技术和生物技术的合成作用和应用,我自己没有什么疑问。已经投入海量资金,美国国防,军事,科研,民间很多积累了。我要提出的问题是,在疫苗中加入一个信号接收器件包含一个可以是实施远程通信的软件操作系统,然后通过类似Rice大学的Teslaphresis技术,实施远程遥控,在人的身体里自我组装。这样的功能的实现,首先是不是需要不断的要求人打针?不打针就没法实验,就没法搞新的材料进入人的身体做自我组装。再有,第三种活法的思维出场了。 What if something goes wrong?人的免疫系统和身体能不能匹配和接受这种新的改动和更新以及不断的实验? 更有甚者,what if 坏人用这种技术呢? 


OK,谈谈我的预测。经过海量的研读,和反复思考推演,我得出结论和判断,Covid是个biopolitics的应用,上世纪六十年的理论和vision,80年代开始实施,搞垮苏联后,原子弹让路了,bio warfare匹配biopolitics进入美国西方寡头公权力的实施计划中。在我看来刻意渲染种族分裂也是biopolitics的一个宣传武器应用。控制人的body身体相对来说是很方便的。中共中国模式非常管用。美国西方还要控制人的soul,进而进入消灭人的soul的进程,最终达到科学消灭人的soul的目的。少数无神论人不买God的帐,我是理解的,他们把自己当成人间上帝,他们认为他们能实现这个和那个,太多乌托邦idea了。这些人是不是必然要牺牲很多韭菜来实现他们当人间上帝的目的?这也是我一直强调的,无神论者是不会有真正的道德的。进一步,少数无神论想当人间上帝的人就更不谈上有高的道德,因为他们每天还需要牺牲大量的韭菜来达到他们的目的。恰恰,这类人中double down活法也占多数。 我不能理解的是大多数韭菜人还喜欢这样的被牺牲,我只能说这是God的cruelty。


OK,接下来,我认为,不管什么方法,这一轮美国西方寡头指挥的公权力会是尽全力达到不断给人打针的目标,必须实现一种不断往人的身体里注入物质材料的机制。不见得只是疫苗,以后也可能会是食物,或者任何人平时需要摄取进入人体的东西,取决于科学技术,毕竟新技术投入成本是惊人的高,他们不会,也不能在一个新的系统完全能接管之前就瘫痪现有的系统,这个是我关注的金融系统最关键的博弈。其实这个Covid也让他们有了如何赚大钱,然后继续投入到新的技术的经验和机制。这个钱太好赚了。 跳出这个疫苗事来看,即便由于某种原因,比如,我前面说的,美国西方法律上的博弈,使得公权力不能自打脸,收敛了。比如,美国30%的员工干脆辞职,那么美国经济就会是彻底瘫痪的。其实不用30%,10%恐怕就够了。现在我认为有40%的可能性,拜登政府会是取消或者冻结疫苗mandate的,取决于多少人愿意被解雇。我们需要看,需要组织一些资源支持那些宁愿被解雇而反对被强制打疫苗的失业者。


我想长远来说,这个博弈还会是一直进行的。在我的body身体完全被控制之前,他们没有办法控制我的soul灵魂。但是我认为他们不会放弃,他们会尝试各种办法,各种马戏节目转移人的注意力。中国不一样,太多的华人不管是国内还是海外,没有党或者祖国,什么的,他们就什么都不是,这样的寄生思维是非常流行和普遍的。也就是说,中国思维是“没有别的什么自己就什么都不是”,因此人的body和soul到底是谁的主权,一锅粥,各取所需,目前习近平似乎是主权拥有者。


韩剧鱿鱼游戏,非常好看,人生如果是一场游戏,一个梦,我个人认为,需要一个思维。这个思维就是,人生不是一个窗户,而是一面镜子。我想多年前,当我对镜子和窗户有所感悟时,我对人生的意义话题就不再感兴趣了。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巴黎公社(Paris Commune)
2020: 革命(revolution)
2019: 偷鸡摸狗狂盗窃,大飞机何人敢坐
2019: 中共三招妙计让港警滥暴无后顾之忧
2018: 苏联红三代现在什厶Yang?
2018: 有钱能使鬼推磨,特朗普呼吁对沙特“无
2017: 声讨郭蹁子
2017: 老郭很疯狂,后果很悲剧.
2016: 你们几个家伙政治情绪如此强烈,注定没
2016: 新时期: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假是人类的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2.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