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胡锦涛的腹黑,温家宝的热泪,王岐山的健身建议|读美国前财长回忆录
送交者:  2021年10月13日09:42:27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今日之城

高盛前总裁、小布什时期的美国财长亨利·保尔森的回忆录《Dealing with China》(2016年出版)中记述了上世纪90年代到10年代作者与朱镕基、温家宝、李克强三界中国政府打交道的故事。作者与朱镕基、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王岐山、李克强、吴仪、薄熙来等中共高官都有交往,书中对他们有许多描写。 

保尔森和中国政府打交道的年代正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经济黄金增长期,也赶上了中国的大规模经济改革。国企改革,国有银行上市,中国大量引进外资,中美战略经济对话……这段特殊的时期给了作者接触中国顶层政治人物的机会,他在90年代以高盛CEO的身份进入紫光阁,与朱镕基畅谈帮助国企上市的规划;在00年代以美国财长的身份破例获得和胡锦涛一对一谈话的机会,定下对胡温时代的中美关系颇具里程碑意义的中美战略经济对话项目,和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聊中国的绿色发展问题;在10年代以国际环保NGO负责人的身份和李克强谈中国经济发展遇到的重大问题…… 

保尔森在书中记录这些事情时,有一种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居高临下的指导和训诫感:对中国领导人和官员在中国企业接轨现代国际金融体系上进行布道式的教育,对中国在胡温时期没有继续沿着西方道路推进经济改革大为遗憾,对中国的环保问题非常操心并希望参与解决。虽然他总体是出于对中国的善意,但也不由让笔者想起习副主席出访墨西哥时的那句著名吐槽:“有些吃饱了饭没事干的外国人啊,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

  

SED 

先简单介绍下书中重点提及的一个项目:中美战略经济对话(SED)。即使你对上述的中共高官不感兴趣,读读作者详述的这个他倡议发起和全程主导的重大国际项目也很有启发,可以一窥这个星球上顶层的合作项目是如何策划和实施的。 

中美战略经济对话(U.S.-China Strategic Economic Dialogue)是中美为加强两国在经济领域的对话与合作而形成的一种机制,由2006年9月20日发表的《中美关于启动两国战略经济对话机制的共同声明》正式确立。SED受到当时两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与小布什的关注,对话的美方代表是保尔森,中方代表是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铁娘子”吴仪。2009年后由奥巴马政府的中美经济与战略对话(SE&D)取代。

 

胡温谁说了算? 

2006年,在SED开启之前,保尔森被小布什总统任命为该对话的美方全权代表并赋予超越部长级别的决策权后,焦急等待着中方选定对话代表。从级别上看,中国当时比较合适的人选是政治局常委、常务副总理、主管经济工作的黄菊,然而黄菊已到了癌症晚期,无法承担这项工作。——笔者注意到,这条信息从侧面印证了黄菊2007年于常委任上突然逝世确系病故,或与网上流传甚广的“黄海刺胡”事件无关。 

于是美方开始建议中方选择温家宝作为代表,但北京显然觉得中国总理和美国财长不是一个级别的,而且温办暧昧的态度让保尔森甚至搞不清温是否要参与SED,直到有一位中方代表团工作人员把保尔森的重要助理拉到一边,悄悄告诉他:“你们能别再找温家宝了吗?胡锦涛要做这个项目。”这个信息让美方明白了胡高度重视并希望完全掌控SED。——这段对于胡温关系的描写很有意思,虽然温是共和国历史上享有最大权力的总理,在公共舆论上的曝光度和影响力也远超胡,但实际工作中还是要小心听命于总书记,注意揣测胡的意思,绝不僭越。 

 

“欺负”吴仪 

最终,中国确定了由吴仪担任SED的中方代表。按照作者的逻辑,暗示吴仪是代胡锦涛行使对SED的掌控权,这倒也符合胡喜欢用“金花”办事的特点。作者在书中对这位中国政坛上著名的“铁娘子”描述颇为详细也对其能力和人品称赞有加。“我知道你不希望是我,我知道你觉得我不够强,但我会让你看到我有多强,比你强更。”倏一会面,吴仪就给了保尔森一个下马威,令他印象深刻。 

SED的会议是在中美两国轮流开展的,中国政府要面子好排场的作风在北京的会议安排中凸显——精美的宴会,盛大的文艺演出,夜游故宫,烟花表演,不一而足。细心的吴仪甚至亲自检查宴会桌的布置。有一次,冒着北京郊区一月的寒风,吴仪邀请美方代表团在室外场地观看烟花表演,保尔森冻得直发抖,却坚持不穿中方提供的军大衣——“可不敢让媒体拍到美国财长穿着解放军军大衣的照片!”相形之下,美方在华盛顿主办会议时就“寒酸”多了,不论在经费或排场上都无法与中国比肩,只得剑走偏锋,请了一位华裔孤儿来国会山演唱中国歌曲,但这个节目倒也让吴仪非常感动。 

书中还生动地记述了一场保尔森与吴仪之间的小冲突。美方在SED进程中一直要求中国政府提高美国资本入股中国保险公司的比例上线,第一轮SED会议后,保尔森对这个协议的达成颇为乐观,却不料在吴仪代表团抵达华盛顿参加第二轮SED前,得知胡温否定了这一提案。中方代表团到达DC后的一个晚上,吴仪、薄熙来、马凯、周小川等人在保尔森家中济济一堂,参加保尔森夫人组织的家庭晚宴——邀请客人来家中进餐在美国被认为是极高的礼遇。客人刚进门,保尔森就把吴仪单独拉到屋外的露台上私聊,大为光火地质问吴仪中方为何不同意提升入股比例上限。这一激烈的举动把吴仪吓到了,她在随后就餐(吃的居然是Whole Foods的外卖,中国高官们大概很想吐槽)时表现的沮丧而惴惴不安,毕竟这是她第一次以副总理身份访美,很希望事情进展顺利。送客时,保尔森对自己刚才的行为颇感歉疚,为了安慰吴仪,他出乎所有人意料地搂了搂吴仪,对她说:“别担心,事情会顺利的。” 

后来,为了改善与吴仪的关系,保尔森说服小布什给她一个单独会见美国总统的机会。吴仪在椭圆形办公室里与小布什合影,惯于展现魅力的小布什还在会见结尾拉起吴仪的手吻别。几年后吴仪再次在北京见到保尔森时,还在感叹:“我曾经见过许多外国政要,但那是我第一次在椭圆形办公室里被吻。” 

很巧,吴仪和胡温都是从甘肃的风沙中走出来的中国领导人,他们一开始并不熟谙参与外交活动和与外国政要周旋,甚至在担任重要领导职务的初期,还会出一些小纰漏(温刚当总理时就是这样)。然而,他们在工作中进步,亲手缔造了中国的日渐富强。他们对西方的态度不卑不亢,以冷静客观务实合作的态度,在坚决维护国家利益的前提下,构建卓有成效的国际合作。

  

胡锦涛的“腹黑” 

美方贯穿SED的一个重要诉求是人民币的升值和汇率开放问题,在美国看来,这是中国经济体制持续改革、与国际接轨的重要标志,而这恰恰是胡温时期一直坚守的红线。在SED谈判过程中,为了获得美国给予中国贸易最惠国待遇、高科技产业出口等利益,中方允许人民币有小幅的升值,但是远远没有达到美方的期待值,遑论开放汇率。因此,保尔森向胡锦涛和SED中方代表团不断提出这个问题。 

2007年底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后,布什总统在华盛顿紧急召开了一次特别的G20峰会,以便各国首脑可以共商对策,尤其看重世界第一大发展中国家的参与,胡锦涛非常爽快地答应参会。就在G20会议开始的一周前,中国推出了史无前例的4万亿刺激经济计划。讽刺的是,正是保尔森曾经着力批评的、受国家干预和控制的中国国有银行们挽救了这世界免于在经济危机中万劫不复。 

在G20议程的间隙,保尔森与胡锦涛、王岐山聊了一会儿。胡略带调侃地对保尔森说:“我猜,你现在应该庆幸我们的汇率改革没有搞得那么快。我希望你现在理解其中的原因了。你们想让我们做的一些事情可能是危险的。现在,我们很稳定并能刺激经济,既能自救也能帮助全世界。”——被保尔森以人民币汇率问题多次“骚扰”的胡锦涛可算是逮到一个机会反唇相讥了。 

保尔森卸任美国财长前,与胡锦涛最后一次单独会谈时,又“语重心长“地向中国领导人发出了继续深化改革的倡议。胡答复说:”我们的进展也许没有达到你们乐见的速度,但我们的方向是永远向前的,我们的改革趋势是不可逆转的。“——也许胡的言下之意,是说中国的改革会走自己的道路,不需要其它国家的“鼓励”。 

 

温家宝的热泪 

保尔森对于中国环保问题的热衷贯穿了SED时期和他卸任美国财长后的保尔森基金会时期。2007年,他别出心裁地带领一个旅行团去青海地区考察,在污染严重的青海湖边捡拾滩涂上的啤酒瓶,对中国的环境污染现状满怀忧虑,并决心将环境问题列为中美合作的重要议题。 

从青海回来后他与胡锦涛在人民大会堂见面,后者问起他的西部之旅,表现出了保尔森从未见过的热情。保尔森甚至怀疑,胡突然变成话痨是在故意拖延时间,避免在有限的45分钟会面时间内谈及一些棘手的问题。这是他小人之心了,结果是,胡主动将会面时间延长到了90分钟,双方交流愉快。“你在高海拔地区适应吗?”胡锦涛还很关切地问保尔森,并坦言自己每次去青海都需要花点时间才能适应那里的高海拔。——这位美国前财长大概并不知道,胡锦涛本来就是个话痨,待人热情,喜爱聊天,只是后来他的工作不再允许他展露自己的天性。他之所以热情地和保尔森聊青海湖,想来也是对自己曾经生活工作十几年的大西北很有感情。 

保尔森在青海湖边捡啤酒瓶的事也传到了温家宝那里(一位美国高官在中国内陆深入考察确实值得政治局重视)。在随后的会面中,温对保尔森说:“显然你很关心中国。我们面对的(环保)形势非常严峻。”说这话时,温面露感激,眼含热泪,表现出对中国环境污染问题的万分忧虑,这让保尔森也颇为感动。 

书中保尔森还提到了温家宝的一个神奇技能。在SED首轮会议上,温家宝要求向美方代表团发表一个讲话,开始前,他说他会讲35分钟。让保尔森和代表团惊讶的是,他真的正好说了35分钟。——这个细节让笔者想到在汶川地震救灾时,胡锦涛飞抵四川绵阳机场后,到场迎接他的温对他说了一句“我给你汇报15分钟,不影响你考察……”也许他当时真的正好汇报了15分钟?这控制时间的能力也是绝了。 

 

王岐山的健身建议 

王岐山作为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中国经济工作方面的重要官员,和保尔森早在中国国企和国有银行上市的工作中就多有合作,王任副总理后,接替了退休的吴仪出任SED的中方代表,与保尔森有多次会面。 

如前所述,保尔森对环保和可持续发展的问题甚为关心,2008年6月的SED第四轮会议就是以可持续经济增长为主要议题。此时美国正深陷经济危机泥沼,在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历程中多次向西方学习的王岐山对保尔森宣布:“你曾经是我的老师,但我今天在老师的地盘上审视你们的体制。Hank,我们不确定要不要继续跟你们学了。” 这句话让保尔森觉得非常没有面子。 

面对美方在中国节能环保问题上的指手画脚,王岐山的反击和吐槽更加犀利:

“你看,夏天你们办公室里冷空调开得很大,冬天里暖气开得很足。你们在开空调的健身房里锻炼,锻炼完了洗热水澡。这是在美国!在中国,我们过不起这样的生活。我跟我的同事们说,节约从日常做起。要锻炼,你就骑自行车上下班。”

保尔森都有点被王说懵了,回想起自己1997年2月第一次在中南海紫光阁见朱镕基时,看到这位中国总理的西装裤下沿还露着一截秋裤,这是在美国官员身上绝不会出现的。 

 

—————— 

书中保尔森对中国的态度总体而言是友好而积极的,笔者相信他对中国许多问题的关心是真诚的。他记述的与中国打交道的经历,从高层视角,以经济为主线,给读者展现了中美两国之间过去三十年关系的演变。中国的几代领导人,90年代还在认真学习高盛公司带来的IPO基础课程,到了08年经济危机时,已经成为了领导世界走出危机困境的关键力量,能给西方上课了,这变化着实让人惊叹。如果保尔森与中国的工作接触能延续到现在的话,那便还会写到中美关系近几年的急转直下。 

有趣的是,保尔森写此书时对中国新一届领导人是充满期待和正面评价的。在他看来,胡温政府是令他失望的,他认为他们为了追求社会和谐而在进一步改革上裹足不前,浪费了十年时间。他对重视环保问题的习和高学历、会英语、熟悉西方的李寄予了厚望——不知道如今他又会如何评价他们? 

 

(2021年10月12日)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20: 毛泽东时代的精神
2020: 美国300年历史秒杀中国千年屎
2018: 红朝、阿三恩怨野谈(一)
2018: 毛泽东与蒋介石还有这点不相同
2017: 纽约华人声讨郭文贵进入第73天(1012视
2017: 郭文贵意图收买FBI,联手FBI搞川普
2016: 歼20战机总设计师杨伟被免职
2016: 张召忠将军怒言:不少学者是美国培养的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2.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