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秦城监狱治好了江青的病
送交者:  2020年11月20日10:49:35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有一种病叫富贵病

讲述人:周淑英,女,1945年生,1967年10月—1971年11月任江青保健护士。赵柳恩,女,1948年生,1971年1月—1974年12月任江青保健护士。


 
文革期间,我们都曾任江青的保健护士,那段时间我们与她朝夕相处。除了负责她的医疗保健外,她的衣、食、住、行等等都离不开护士。她服的每一粒药、打的每一支针、吃的每一顿饭、喝的每一杯水、穿的从内到外每件衣服,全部都要经过我们的手。

我第一次看到她,是在钓鱼台11号楼的二层。那天她在走廊散步。远远地望去:一个身材修长,穿着黑灰色束腰长衣的女人,被人搀扶着,在紫红色的地毯上踱步。走廊里每隔十几米就有一把扶手椅,她走到椅子处就要靠坐一会儿,用白色小毛巾擦头发。她肤色白而微黄,没戴眼镜,头发散乱。
 
进一步接触,才知道她连起床、更衣等日常生活都不动手。我们刚到楼里时,不能直接为她服务,前任护士做,我们在门缝里看,这是见习。江青穿衣时,连扣子都是护士给她扣,她自己不会动手。
 
江青经常无事生非地发脾气,又狠又凶。有一次她在大会堂乘电梯,眯着眼靠坐在椅子上,开电梯的服务员念了句“下定决心……去争取胜利”,她气愤地说:“岂有此理!竟然对着我念主席语录!”从此类似的事再也没发生过,但她外出穿的衣服口袋里,必须装有一本毛主席语录。
 
我们曾亲历了三次江青下令捕人的事件,才了解她的确心狠手辣。我们刚到钓鱼台11号楼不久,江青就陷害阎秘书,凶神恶煞地强加给老阎的许多罪名,硬说他偷了保险柜的钥匙,不容他申辩就押出11号楼。事发前阎嫂来京探亲,老阎曾找我借了十元钱,后来他身陷囹圄,还托看守辗转来还我钱,他是个实诚的人。
 
1968年发生了杨余傅事件。在钓鱼台16号楼,我们亲眼看见傅崇碧和他的秘书被江青诬陷、训斥。江青声色俱厉,硬说因公进入钓鱼台的傅崇碧是“武装冲击钓鱼台”。傅的秘书由于紧张、惊恐昏倒在地,手提包掉在了地上,江青硬说这位秘书要用皮包打她,皮包中还有手枪。江青一句话就是一纸逮捕令,蒙冤者则无处伸冤、无处讲理。

杨成武出事前不久,江青在吴法宪的陪同下去过杨家,在门厅,她和和气气地说要“见见孩子们”,还微笑着摸着孩子们的头说“娃娃真可爱”。没过几天,杨成武被抓后,同一个江青,坐在11号楼楼梯拐角处,咬着牙说:“光抓他不行,他家还有大儿大女呢,都给我抓起来!”


我们为江青服务的时候,她已经五十多岁了,长相在女同志里是比较好的。她身高1米66,头发乌黑浓密有光泽,大眼睛,双眼皮,脸比较白,一点皱纹都没有,也没有白头发,手指又细又长,像没干过活的。她身材适中,不胖不瘦,亭亭玉立,无论穿军装还是穿便装,都挺得体。她从来不化妆,没有化妆品,用的牙粉、擦脸油都是中南海门诊部药房配制的,没有任何刺激性。

她要求我们称她“江青同志”,如果称她为“首长”,她会纠正:“以后不要叫我首长,叫我江青同志。”
 
江青的起居很讲究。每天在她起床之前,我们要到外面大树底下看挂在树上的温度表,观察树梢动向,风向以及风力。呼叫护士的两声铃响后,全楼人各司其事都行动起来了。护士进了她卧室,先把紫色丝绒窗帘掀开一个缝,留一层白色绸纱帘在里边,这样光线柔和,既有点光亮,也没有强光刺激她。“江青同志晚上睡得好吗?”这是江青每天起床,护士例行公事必须说的问候话。她会说,“唉,马马虎虎”,或“没睡好”、“老做梦”。接下来我要报告天气情况,然后双手搂她的肩,她抱着我的脖子,我借这个劲儿把她抱起来。

我抱她坐起来,赶紧把大睡衣从后面绕过去给她穿上并系好腰带,再往她身后放上个大鸭绒靠垫,她就靠到后面的靠枕上。她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是先喝一杯很浓的龙井,然后吃苹果。她吃的是绿皮的印度苹果,她从来不吃凉水果,我们把苹果削好切成块儿,放在一个杯子里,再倒上温水,放上叉子。候着她慢慢地把苹果吃了。就给她去拿麦片粥,她吃的是美国的老头牌麦片,麦片加了鲜奶油、鸡蛋清和水搅和煮成粥,她是不会吃蛋黄的。
 
然后她坐在床边,我们就帮她把里外的睡衣全部脱掉,再给她一件件穿上日常衣服,给她穿袜子,穿鞋,系上鞋带。午睡时,哪怕躺一会儿,也是这个程序。

她总是说:“我用一个秘书、一个警卫、一个护士,就是要限制资产阶级特权。我一个人工作,你们那么多人跟我转还转不过来么?你们得跟上我的步伐。我不像总理那样,用那么多人。”


我们在那儿干一年,天天都在忙碌,就没有一天休息。两个护士24小时忙得团团转,上班这个护士,跟着她片刻不能离开,下班那个就给她洗熨衣服、整理房间、准备药物。
 
我刚去的时候还挺壮的,有100斤左右,后来就瘦成80斤了。值班时,我们没有时间去食堂吃饭,别人帮着打回来,路挺远,回来饭就凉了,我们就用开水泡着吃。有时刚吃上一口,铃响就了。她的铃声,一声叫秘书、两声叫护士、三声叫警卫。都是些什么事呢?“我的笔掉地下了”,捡起来给她;又打铃,“裁纸刀又找不着了”,你得给她找;再打铃,“我的铅笔怎么没有啦”,“我出汗了”,都是反反复复的小事。这一折腾,一顿饭八次你也吃不完。离开她很长时间后,一听到铃声我们还很紧张。

她睡觉的程序特别复杂。首先,按时服用安眠药,她从晚上七点开始吃非那根一类轻微的药,让她慢慢地镇静。小量分次给药,直到她临睡觉前,才开始吃巴比妥类药,她一般都是夜里两三点钟睡觉。

她吃的药是由医疗专家组研究商定的,虽然每天服用次数多,但每次量并不大,胶囊里有赋形剂成分填充。她吃药讲究多,水合氯醛里边还加上果汁,必须在睡觉前吃,而且还得吃温的。
 
晚上睡觉之前,她要进卫生间坐在马桶上,看一下《参考资料》、《国际共运》一类材料,这时护士给她洗脚。洗漱完毕,她从卫生间出来,要穿上丝棉大袍子,坐在特制的沙发上。沙发中间挖了个洞,底下放着便盆,随时可以坐在上面解手。前面还有一个大沙发,厚厚的大海绵,看完材料,她就往上一趴。如果她今天不愉快或心中有事,睡不好觉,在那儿稍微趴一会儿就起来了;如果那天她没什么事,她就趴在沙发上睡着了。这一觉从三点多钟能睡到早上,有时睡到上午九点。我就一直在那儿这么坐着,不敢叫她。不能叫她,绝对不能叫。有一次我得了感冒,咽部发痒,憋不住咳了一声,她歪过头:“你故意的啊?”我说没有,感冒了。“感冒为什么不吃药?故意吵我。”我只好尽量憋着不咳嗽。

江青牙周发炎,请301医院口腔科洪民、曹家信两位主任来医治。治疗一段时间,效果很好,江青就让我跟着他们学习。医生回去了,为巩固疗效,江青叫我每晚为她冲洗牙周,清洁口腔,防止炎症复发。每天如此,几年下来她再没发生过牙周炎症。

她经常说“我是一个高级的脑力劳动者,有些事我是不要动脑筋的”。所以如果吃饭多了点,有些打嗝,她会边用牙签剔牙边说“怎么不提醒我呢?我吃饭是在想着事情呢,脑子根本不是在吃饭上”。
 
负责给她做饭的是程汝明师傅。程师傅为主席和江青服务二十多年了,其间有十多年专门为江青做饭,对她的秉性和饮食习惯了如指掌。除了江青提出要求,平日食物都是由程师傅安排。每顿一荤、一素、一汤。江青喜欢吃鱼、虾、蟹、童子鸡,经常吃菠菜泥。

江青也喜欢西餐,如罗宋汤、奶油起酥、苹果派、烤鲥鱼、煎牛排等。程师傅专业水平相当高,工作又认真负责,做饭注意营养搭配合理,中西餐兼顾。他不用味精,保持食物天然味道,菜肴精致,讲究卫生,很适合江青的口味,她肠道不畅时,程师傅就增加些奶油和粗纤维来调节。因此江青在大会堂开会时,经常是程师傅亲自上灶,或电话遥控大会堂师傅。


江青有四怕。首先是怕风,江青特别容易出汗,有时棉袄和内衣都湿透了,头发也经常湿漉漉的,需要经常更换衣服和帽子内沿,有时候在大会堂开一次会,得换几身内衣。她只要一出楼门,就全身裹得很严实,还用毛巾捂紧口鼻,而且背向门口,倒退着出去,怕风吹。在室内,她让人举着一根点燃的香,看烟路是一直向上,还是拐弯,来证明屋内是否有风。一旦烟散开,她会说“肯定有贼风”,训斥工作人员“杀人不用刀,给我制造感冒,起了阶级敌人起不到的作用,用软刀子杀人!”
 
有一次她让找“贼风”的来源,我举着燃香,把房间检查了一遍,四层密封窗哪会进风啊!我解释说:“您是不是身体不太舒服,感觉到有风?”没想到她勃然大怒,抓起桌上一把剪信封的剪刀就扔向我。
 
为了保持她房间里有很新鲜的空气,我们就不断地给她换房间。要换房间了,我们得提早把另一间打开窗户,换进新鲜空气,通风后又把窗门关上,还必须保持规定的温度。
 
江青很怕声音。她规定我们说话要站在她的斜前方,靠近她说话必须蹲下来,不能高于她的水平视线。要求说话要慢,声音要适中,走路时不能有衣服摩擦声,脚步要轻,不能带风,否则她就出汗。
 
然而,她心情好的时候,既不怕声音,也不怕风。在青岛疗养,她乘坐舰艇高速前进,还指挥其他舰艇,大喊“全速前进”!并对李作鹏说:“你去命令部队全速前进,我怎么指挥不动啊!”我观察江青,她一点都没出汗,也不怕风了。
 
在海南岛,江青拂晓就兴致勃勃去赶海,贝壳、小海蟹、海螺、海蛎子、海菜等捡了不少。太阳露出海面,海水涨潮了,大家劝她回去,她自己把裤腿卷过膝盖继续走。海水漫过脚面鞋子湿了、水到了小腿、水过了膝盖、裤子湿了她全然不顾。我们担心她受凉,多次提醒她,这才意犹未尽,边捡海物边往回走,没有任何不适。

江青还有个忌讳,就是怕在住处见到生人。见到生人她会紧张,出汗,有时还会生疑心。11号楼一进去就是一个厅,送信送文件的人,只要一听她要出来了,赶紧往两边跑,能躲就躲。江青常去的地方,一听她要来了,除了开电梯、端茶送水的服务人员以外,人们全都躲起来了,都怕飞来横祸。这是有前车之鉴的。

1968年春,江青到大会堂开会,周总理的卫士长成元功在门口很有礼貌地招呼她,江青硬说成元功挡在门口不让她进门。她气冲冲地往里走,一边走一边大声叫:“总理,外面有条狗!”还怒目切齿地喊着:“孙维世是一条狼,成元功是条狗,历史上就是个坏人!”江青生性多疑、神经过敏,怀疑一切,这种例子太多了。

江青的第四怕,就是怕冷怕热,对温度要求非常苛刻。江青对室温的要求是,冬天摄氏21度正负0.5度,夏天26度正负0.5度,钓鱼台她住的所有房间,常去开会的几座楼以及大会堂、中南海、京西宾馆等都要求统一温度。
 
对洗漱水、饮用水及饭菜,江青也都有温度要求。如果她感冒了,对温度更是格外挑剔,她喝水时,一会说:“你怎么给这种温吞吞的水?我的胃要坏了,你这是害人哪!”稍加一点热的,她又说:“你想烫死我?”我们只好找来一把水温计,校对好后,将入口的东西都测温调试。
 
江青对生活的特殊要求,秦城监狱是没有的。当然,与普通犯人相比,对江青还是有些特殊照顾的,但绝不可能回到在钓鱼台时期的颐指气使,养尊处优。杨贵妃那种“侍儿扶起娇无力”的扭捏作态,一到马嵬坡就彻底没了。江青怕光、怕声音、怕冷怕热的富贵病,在钓鱼台是永远治不好的,但一到秦城监狱,她就不治而愈了。

来源|忆苦思甜   编写何可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每天0.24美元 中国贫困标准只有联合国标
2019: 看看当今的模式
2018: 美国两党一致,欧盟不再天真
2018: 一场山火烧出了美国政体本质的优劣
2017: 毛泽东早期活动与毛泽东思想
2017: 自己做好了,人家就会说你好
2016: 加拿大法轮功一成员抢劫被警方击毙
2016: 关于招募媒体记者和公益律师为精神控制
2015: 胡德平:薄熙来,查他就有百十来亿 z
2015: 巴黎恐怖袭击打乱了中国的阵脚 z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