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著名神学家古德恩与派博商榷:是否应投票给川普
送交者:  2020年10月30日11:27:33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派博(左)与古德恩(右)


与好友派博商榷:是否应投票给川普


文 韦恩·古德恩  | 翻译 狄铂娜

北美动态专稿


背景介绍

韦恩·古德恩博士(Wayne A. Grudem)是美国著名的福音派神学家,神学院教授及作者。他是英文ESV版圣经的总编辑,著作有“系统神学”、“基督教伦理”等20多本著作,是当今福音派中影响力最大的代表之一。

古德恩博士与派博牧师(John Piper )是好朋友。最近派博牧师撰文呼吁基督徒不要参与总统投票,因此古德恩博士于10月27日以温柔、恳切、真诚的态度写出此文(A respectful response to my friend John Piper about voting for Trump),逐条回应派博牧师的论点,分析目前大选中基督徒所面临的具体的复杂情况,指出基督徒当行之路。本文资料来源:https://www.christianpost.com/voices/a-response-to-my-friend-john-piper-about-voting-for-trump.html


40多年来,约翰·派博一直是我忠实的好朋友。我为他卓越的全球事工感谢神,他对上帝明显的爱,他对圣经每个字的忠心,以及他自我牺牲的生活方式,持续地挑战着我。当我们有机会相聚时,我很享受与他交谈的每一分钟。我经常为他祷告,我相信他也为我祷告。我同意他在整个事工中所写的和所说的大概98%的内容。


但他和我对今年的总统选举作出了不同的决定。他在10月22日的文章《政策·人·灭亡之路》中,解释了为什么他认为在这次总统选举中支持任何一位候选人都是错误的。(他没有提到候选人的名字,但文章是关于这次选举的。他将一位支持“杀婴”、“变性”和“过度扩张社会主义”政策的候选人(显然是拜登),与另一位犯有“不悔改的性不道德”和“不悔改的自夸”罪的候选人(显然是川普),进行了比较。


我写这封信,是为了解释我为什么做出不同的决定,以及为什么几天前我把票投给了川普。


我将派博博士的论点总结如下:


1.领导人的个人罪恶与道德上的恶法一样,会对人和国家造成危害。


2.当我们把政策和法律看得比某一类人更珍贵时,基督徒传达的是一种错谬。


3.骄傲这个可怕的罪会导致人犯其它的罪,包括为堕胎辩护。因此,投票给一个明显自夸的候选人,也可能是间接地支持堕胎。


4.投票给任何一位候选人,都会损害一个人的基督徒见证。


因为派博谦逊的特点,他允许“以不同的方式衡量问题,不一定是在犯罪”,并补充说,“我的方式不必是你的方式”。因此,下文中,我想就派博关于这次选举的四点,给出我为什么“以不同的方式衡量问题”的理由。


1.关于领导人的个人罪过与道德上的恶法一样,会对人和国家造成危害


派博写道:“我仍然感到困惑的是,有那么多基督徒认为不悔改的性不道德......不悔改的自夸......不悔改的粗俗......不悔改的分裂等罪,仅仅是对我们国家“有害”而已,但认为支持杀婴、变性、限制自由和过度扩张社会主义的政策却被视为致命的。”


他继续说:“这些都是新约中提到的罪....,它们是毁灭人的罪....。它们是永远致命的。它们会导致永远的毁灭(帖后1:9)。”


他还说:“轻视导致死亡的公共行为模式,不是一件小事。”


此外,他还说这些罪是“败坏国家的”,它们会蔓延,感染整个文化。过去五年见证了这种罪的感染,几乎在社会的每一个层面....。统治者和臣民之间有一种品格上的联系。当圣经描述一个王时,说“他犯罪,使以色列人犯罪”(王上14:16)......这意味着他的影响塑造了人民。”


我的回应:


A.  领袖的榜样与强制服从的法律,对个人的影响,是有区别的,前者可以被拒绝。


派博的论点没有认识到,人可以决定不效法领袖的罪,但他们不能违背法律。法律要求服从。但数百万人看见了并决定不效仿川普的品格缺陷。我从川普的支持者那里听到的最多的评论是:“我不喜欢他攻击性的推文,也不喜欢他的个性,但我还是支持他,因为他带来好的法律和政策。”


美国人可以自由地说:“川普的夸夸其谈让我很不爽,我也不想像他那样做。”但是,如果通过了强制执行LGBT(同性变性双性等)议程的法律,(并得到法院的支持),那么,没有一个蛋糕师(或摄影师或花艺师)等此类专业人士可以自由地说:“我相信同性婚姻在道德上是错误的,我不会用我的艺术才能来装饰庆祝同性婚姻的蛋糕。”


没有一个高中女生可以自由地说:“我不会在学校更衣室为体育课脱换衣服,因为里面有自称为女生的男生。”


没有一家基督教收养机构可以自由地说:“我们不会把孩子交给同性伴侣。”


如果民主党控制了我们的政府和最高法院,颁布了他们想要的政策,没有一个基督徒纳税人可以自由地说:“政府用来支付堕胎的费用,我拒绝支付我的那部分税款。”


没有企业主可以自由地说:“我不会为我的员工购买支付堕胎和变性手术费用的医疗保险。”


那时将只有两个选择:违背自己的良心,或者被逼到破产或坐牢。


最后,我没看到美国因为效仿川普而导致自夸或不道德性行为的上升。据我所知,没有任何人因为川普总统的自夸而变得更加自夸。我也没听说有人因为川普几年前的不忠,而为自己在婚姻中的不忠开脱。相反,这些行为受到了两党领导人的普遍谴责,这些谴责打击了川普的声誉,而不是助长。它们并没有被当作榜样来效仿,它们是前车之鉴。


至于圣经中说耶罗波安王“使以色列人犯罪”的经文(王上14:16),经文的前面几章并没说这是因为效仿耶罗波安的品德。但经文中明确指出,耶罗波安的罪在于制造偶像、另设敬拜中心、任命不是利未人的祭司,这些都与上帝的命令相抵触。耶罗波安“铸造了两个金牛犊,对众民说:以色列人哪,你们上耶路撒冷去实在是难;这就是领你们出埃及地的神。……他就把牛犊一只安在伯特利,一只安在但。这事叫百姓陷在罪里,因为他们往但去拜那牛犊。他又在高处造殿,从众人中任命不是利未人的祭司。”(王上12:28-31;参14:9)


B. 一般来说,政治政策并不比个人品格更重要,但政治政策是政治选举中应当考虑的首要因素。


在投票之前,候选人的品格和政策都是应当考虑的重要因素。我同意有些品格上的缺陷非常严重,以至于它们本身就会取消候选人的资格(例如一个公开的种族主义者)。但在大多数选举中,对于大多数候选人来说,我们必须在两个相当普通的、都有缺点的人之间做出选择。在这种情况下,对他们政策的评价就成了决定性的因素。这次选举就是这种情况。


C. 支持川普的基督徒并不鼓励效仿他的缺点,而是公开批评他的缺点。


派博写道,好像支持川普就是鼓励人们效仿他的缺点。但据我所知,自川普上任以来,没有一个基督徒领袖对婚姻不忠的批评或对骄傲的批评有所淡化。当然也没有任何领袖说过“因为川普总统(都如此),所以美国人可以自由地对婚姻不忠,可以更加自负和骄傲。”绝对没有这样的事!支持川普的基督教领袖们都明确地拒绝和批评他之前的性不道德和自夸等行为。


D. 我对川普品格的评价比派博对其的评价更加正面。


人是极其复杂的,人们会做出不同的政治判断。因此,对一个人的品格做出准确的评价,是很困难的。当然,不应该根据小片信息快速做出判断。还由于“人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罗3:20),使判断人变得更加困难,所以每个人都有他人可以批评的缺点。


派博完全否定了川普的品格。因为主流媒体的报道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敌意,所以人根本看不到川普总统品格好的一面。我(对川普品格)的评价有所不同,我认为我的评价比较平衡。这是我2016年写的,现在仍然适用。


川普总统自负、狂妄、粗鲁,他的发言往往缺乏精准。有时他说出一些错误的想法......后来他必须放弃(这些想法)。他羞辱他人。当他人攻击他时,他会报复....。他结过三次婚,并声称自己在婚姻中不忠。这些当然是缺陷,但我不认为这些缺陷可以令他在这次选举中失去候选人资格。


另一方面,我认为对他的一些指责是没有道理的。他多年的经商行为表明,他不是种族主义者,不反(合法)移民,不反犹太主义,不厌恶女性。我认为这些都是充满敌意的媒体夸大他的一些无意的言论而进行的不公正的放大。我认为他是深邃的爱国主义者,他真心实意地为美国着想。他在做生意上是一个异常成功的问题解决者。他养育了几个了不起的孩子。许多私下认识他的人,都称赞他的善良、体贴和慷慨。


在他上任近四年后的今天,我要补充的是,他表现出了非凡的信念和勇气,持守他的竞选承诺。在面对令人震惊的敌对媒体时,仍能坚守目标;在工作中表现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活力;在国内外的许多正式演讲和仪式上表现出了尊严甚至雄辩;他对妻子梅拉尼娅和他的儿女们尊重和赞赏;以及对总统所面临的数百种不同问题,他都有着广泛的理解。与他过去的生活相比,在他任职期间,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当性行为。他有时会自夸,但在许多场合,我看见他公开地把功劳归于其他许多人。而且,我认为他在作为总统所面临的各种情况下,都表现出了成熟而明智的判断。


E.川普当选,我们得到好的政策但缺陷的品格;但拜登当选,我们得到坏的政策,和同样缺陷的品格。


将川普总统与一个假设的“完美”总统对比,很容易断言他有缺陷,但我们没有完美的总统候选人。如果川普不能连任,当选的拜登总统,有另外一套品格缺陷。多项指控称,拜登任副总统期间,利用其政府职权和影响力,从China、俄罗斯和乌克兰等地获取数百万美元,中饱私囊。这应该引起人们的深切关注,因为利用政府职权中饱私囊,是世界上许多国家腐败领导人的一致特征。


F. 川普政府使许多具有榜样力量的领导人崭露头角。


我们投票,不是选择川普一个人。值得注意的是,川普起用了这么多声明自己是福音派基督徒的人,把他们提升到政府中具有高度影响力的位置,远远超过我一生中所见过的任何一个政府。他们为美国人提供了效仿的榜样。


投票给川普当总统,也就是投票给彭斯当副总统,投票给蓬佩奥当国务卿,投票给本·卡森Ben Carson当住房和城市发展部部长,投票给德沃斯Betsy DeVos当教育部长,投票给沃特Russell Vought当管理和预算办公室主任,还有其他许多人。此外,川普还任命了众多深刻委身的罗马天主教徒担任各种职务。最近的一次,是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进入最高法院。这些领导人的品格也是国人的榜样。


 U.S. Attorney General Jeff Sessions (C) and fellow members of President Donald Trump's cabinet bow their heads in prayer during an event to mark the National Day of Prayer in the Rose Garden at the White House May 3, 2018 in Washington, DC. (Credit: 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2. 关于当我们把政策和法律看得比某一类人更珍贵时,基督徒传达的是一种错谬。


派博写道:“当我们把政策和法律看得比某一类人更珍贵时,基督徒传达的是一种错谬。”


他还说:“我感到困惑的是,基督徒可以如此确信,坏的法官、坏的法律和坏的政策所造成的损害,要比罪恶的自我陶醉、自夸和挑拨离间的文化感染和传播,所造成的损害更大。”


我的回应:


A.我同意派博的这个观点:人生中,一个人的品格远比他/她的政策和法律更重要。


我同意,从上帝的角度来看,一个人的品格是最重要的。上帝对先知撒母耳说:“人看外貌,耶和华看内心。”(撒上16:7)


B. 但是,当选举决定我们将来的政策和法律,当两个候选人都有品格上的缺陷时,政策和法律的差异,就具有首要意义。


总统选举,并不是要决定人生中最重要的东西;人生中最重要的,当然是我们与基督的关系。保罗写道:“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腓3:8)总统选举只是在选择我们政府的领导人。在这种情况下,最主要的目的,是决定我们将拥有一个什么样的政府。在这种情况下,政策和法律虽然不是唯一的考虑因素,但它们是最重要的考虑因素。


3. 关于骄傲这个可怕的罪会导致人犯其它的罪,包括为堕胎辩护,因此,投票给一个明显自夸的候选人,也可能是间接地支持堕胎


派博写道:“为杀婴辩护的恶从何而来?它来自于自我陶醉的傲慢和自夸的心(雅4:1-2)....。换言之,它来自于许多基督教领袖认为是无关紧要的(傲慢和自夸的)品格。”


我的回应:


A.支持堕胎权的主要动机,是性自由且不用承担养育孩子的责任的欲望。


我不认为“傲慢和自夸”是支持堕胎权的主要动机。我认为,主要动机是对上帝禁止男女婚外性行为命令的反抗。动机是渴望性自由,而不用承担抚养孩子的责任。至于实施堕胎的医生,我认为他们的主要动机是贪婪。


派博引用雅4:1-2,以支持他所说的“杀婴”来自于“自我陶醉的傲慢和自夸”。但这几节经文明明是在讲导致谋杀的贪婪,而不是自夸。“你们贪恋,还是得不着;你们杀害嫉妒。”(雅4:2)


毫无疑问,所有的罪都涉及到一定程度的骄傲。但我不认为一个表现出骄傲的总统,跟一个社会中堕胎的盛行,之间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在我看来,支持一个提倡限制堕胎权的行政措施和法律的自负的总统候选人,没有任何内在的矛盾。


4. 关于投票给任何一位候选人,都会损害一个人的基督教见证


在结束语中,派博解释说:“11月3日面临的公民义务,我怎么办?这是我的答案....。我不会计算来决定我将支持哪条灭亡之路。这不是我的职责。我的呼召是带领人看见耶稣基督,相信祂对罪的饶恕,把祂看得比这个世界的一切都重要....。这个呼召与支持任何一条通往文化腐败和永恒毁灭的道路相矛盾。”


我的回应:


A. 如果有相当数量的福音派基督徒效仿派博,就能保证拜登获胜。


想像一下,如果所有福音派基督徒都效仿派博,在选票上写上其他人的名字,而不是川普或拜登的名字,会发生什么?结果将是拜登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因为川普支持者中最大的一个团体是福音派基督徒。2016年,80%的白人福音派基督徒投票给川普,16%投票给希拉里,4%没有投总统票或投票给其他候选人。如果那4%的“谁也不投”的福音派选民变成5%或6%,希拉里就会成为总统。


所以,如果川普失去福音派团体,拜登就赢了。事实上,如果相当多的基督徒决定不投川普或拜登的票,结果将不会是什么理想的第三方总统。结果将是拜登担任总统,(在我看来)这将给美国带来巨大的伤害。


因此,不投票给任何一位候选人的决定,对福音派来说,不是一个中立的立场。当福音派基督徒决定不投任何一位候选人的票时,这就是从川普的票仓中夺取选民,因此有助于拜登赢得选举。


B.支持川普的好政策,同时批评他的缺点。尊重他人的政治判断,并不影响一个人的基督徒见证。


在这种政治两极化的气氛中,基督徒在讨论政治时,有机会增强他们的基督徒见证,他们可以表现出亲切的气质,恭敬地倾听对方的观点,并解释我们是为邻居寻求良好的政府(根据我们的理解),这不是出于卑鄙的动机,而是因为耶稣的命令,要爱我们的邻居像爱自己一样(太22:39)。


C.支持川普的好政策,同时批评他的缺点,是在支持一条文化改良之路,而不是“文化腐败和永远毁灭之路”。


对于川普总统第二个任期的结果,我与我的朋友派博的看法不同。在川普第二任期内,我期待任命更多的原旨主义法官(他们解释法律,而不是制定新的法律),进一步从法律上限制堕胎,加大对宗教自由和良心自由的保护,降低税收,减少政府监管,加快经济增长,低失业率(对少数民族来说尤其重要),提高工薪阶层的生活水平,使以色列与更多阿拉伯国家之间建立历史性的和平协议,对来自中国的经济、军事和信息威胁的清醒认识,高度重视人类自由和对犯罪的个人责任,越来越多的孩子有资格获得纳税人支持的学校选择,安全的边境,移民制度的全面改革,以及在高犯罪率社区增加警察的存在,并因此减少犯罪。


另一方面,如果福音派人士放弃投票,那么拜登会胜选。在拜登的总统任期内,我预计将任命数百名法官,他们会将法律操纵于自己手中,甚至置自己于宪法的原始含义之上。那时,法律将允许堕胎直到出生的那一刻,甚至在出生后;纳税人交的钱将用来支付堕胎和变性手术的费用。我们的经济会因政府控制和税收的不断增加而瘫痪;失业率增加。削弱的军事力量,将无法对抗中国在世界海洋中日益增长的侵略性。吉米·卡特(Jimmy Carter)式的绥靖外交政策,将放弃以色列,让其在中东自生自灭。将增加更多大法官席位,使最高法院中自由派成为多数。变性法将迫使专业人士屈从严厉的同性婚姻的法律,即便是违背他们的良心。将恢复奥巴马时代的指导方针,要求学校允许生物男性使用女生的厕所、更衣室和浴室,并允许他们参加妇女的体育比赛。能源成本将大幅增加,对警察的限制将不断增加,导致犯罪率上升。暴力和恐吓将扩散,将消灭言论自由,使那些不认同自由主义政治议程的人消音。将开放边界,设立更多庇护城市,联邦政府将完全接管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


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国家。第一个国家的特点是越来越有自由,越来越有个人责任和繁荣。第二种国家的特点是,政府对我们生活方方面面的控制不断增加,自由会大幅度丧失,许多与圣经的道德教导相悖的法律和法规将被实施。这就是为什么在我看来,投票给川普,是基督徒的最有爱心、最有忠心的选择。


最后,正如派博在他的文章中所示范的对不同立场的人的尊重,我也尊重他的勇气和清晰阐明的信念,尊重他宁愿倡导一个可能不受欢迎的立场,因为他认为这是正确的。我希望我所写的,也示范了一种向朋友友好地提出异议的方式,这种方式不会损害我们将来的友谊。


附:写完这篇文章后,我把它发给派博,征求他的意见。他回复说,我公平地转述了他,他向我保证,他把我当作一个亲爱的朋友。他还指出,我如何才能使我的其中一个论点更加有力!我想,只有强烈相信上帝对所有的历史有主权的人,才会在对一个国家的未来存在严重分歧的情况下这样做。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我都不想骂这些独裁党了
2019: 什么鸟都有,原来网红“路德”有3个老婆
2018: 中国是世界上被援助最多的国家
2018: 为何中国历史上学历最高的领袖习博士对
2017: 郭文贵功比孙中山,将名垂青史
2017: 习近平靠什么来延长任期 ?
2016: 社会主义阵营国家间的友谊牢不可破
2016: 吕永岩:称转基因“好”的都是些什么人
2015: 看中国近代战争实际效果:打一战好!z
2015: 美国未加入海洋法公约。他拿他们家的法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