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近代诗圣
送交者:  2020年09月30日03:55:26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毛主席是举世无双的伟大的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哲学家、战略家、历史学家、书法大家、社会主义经济学大家,同时还是绝冠古今的伟大诗人。毛主席的各种诗词,题材广博,内涵丰富,气势磅礴,情感细腻,豪放与婉约兼具,使毛主席的诗词成为叹为观止的绝代佳作。让我们再次走近毛泽东,从毛主席诗词中领略诗人毛泽东“凭割断愁思恨缕”的柔情,“苍山如海,残阳如血”的豪迈,以及“而今迈步从头越”的革命英雄主义气概。讲述毛泽东诗句以及背后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视频:《诗人毛泽东》(第一集)宏程心路




著名诗人贺敬之评述毛泽东诗词时曾这样说:“毛泽东诗词以其前无古人的崇高优美的革命感情、遒劲伟美的创造力量、超越奇美的艺术思想、豪华精美的韵调辞采,形成了中国悠久的诗史上风格绝殊的新形态的诗美,这种瑰奇的诗美熔铸了毛泽东的思想和实践、人格和个性。在漫长的岁月里,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几乎是风靡了整个革命诗坛,吸引并熏陶了几代中国人,而且传唱到了国外。”


  读懂了毛泽东的诗,便读懂了中国的过去,并加深着对现在和未来的理解。


  毛泽东著作之诗词作品:


  贺新郎别友(1923年)


  沁园春长沙(1925年)


  菩萨蛮黄鹤楼(1927年春)


  西江月井冈山(1928年秋)


  清平乐蒋桂战争(1929年秋)


  采桑子重阳(1929年10月)


  如梦令元旦(1930年1月)


  减字木兰花广昌路上(1930年2月)


  蝶恋花从汀洲向长沙(1930年7月)


  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1931年春)


  渔家傲反第二次大“围剿”(1931年夏)


  菩萨蛮大柏地(1933年夏)


  清平乐会昌(1934年夏)


  十六字令三首(1934年至1935年)


  忆秦娥


 娄山关(1935年2月)


  七律长征(1935年10月)


  念奴娇昆仑(1935年10月)


  清平乐六盘山(1935年10月)


  沁园春 雪(1936年2月)


  七律 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1949年4月)


  七律和柳亚子先生(1949年4月29日)


  浣溪沙和柳亚子先生(1950年10月)


  浪淘沙北戴河(1954年夏)


  水调歌头 游泳(1956年6月)


  蝶恋花 答李淑一(1957年5月11日)


  七律(二首)送瘟神(1958年7月1日)


  七律到韶山(1959年6月)


   七律登庐山(1959年7月1日)


  七绝为女民兵题照(1961年2月)


  七律答友人(1961年)




  七绝


      为李进同志题所摄庐山仙人洞照(1961年9月9日)




  七律


      和郭沫若同志(1961年11月17日)


  卜算子


      咏梅(1962年12月)




  七律


      冬云(1962年12月26日)


    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1963年1月9日)




  七律


     吊罗荣桓同志(1963年12月)


  贺新郎


      读史(1964年春)


  水调歌头


       重上井冈山(1965年5月)


  念奴娇鸟儿问答(1965年秋)




  五古


       挽易昌陶(1915年5月)




  七古


      送纵宇一郎东行(1918年4月)


  虞美人枕上(1921年)


  西江月秋收起义(1927年)


  六言诗给彭德怀同志(1935年10月)


  临江仙给丁玲同志(1936年12月)




    五律


     挽戴安澜将军(1943年3月)


      张冠道中(1947年)


  喜闻捷报(1947年)


  浣溪沙


     和柳亚子先生(1950年11月)




  七律


     和周世钊同志(1955年10月)




  五律


        看山(1955年)




  七绝


       莫干山(1955年)


  五云山(1955年)


  观潮(1957年9月)


  刘蕡(1958年)


  屈原(1961年秋)


  二首


      纪念鲁迅八十寿辰(1961年)




   杂言诗


      八连颂(1963年8月1日)


  念奴娇


      井冈山(1965年5月)




  七律


       洪都(1965年)


  有所思(1966年6月)




〔北京中南海〕


1973年,刚刚大病一场的毛泽东,已经整整八十岁了。


这年夏天,他还劳费情思地做了一件词墨韵事。他让身边的工作人员把自己一生的全部诗词作品,重新抄写了一遍。抄完后,他一一核对,对其中的一些词句作些修改。然后,让工作人员又抄写一遍,抄完后,又再次核对。


以老病之躯,如此这般,反复多次,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他似乎很想为后人留下一套完整的诗词定稿,又好像是在进行一次艺术上的自我总结。


他或许是为自己的心灵世界,留住一片珍贵的情感空间,留住几多动人的历史回声;他或许是在用诗人的目光,审视自己一生的行程,重温那遥远起伏、百折千回的心路。


世界上什么样的路最漫长,是心路;世界上什么样的路最短促,是心路;世界上什么样的路最险峻,是心路;世界上什么样的路最雄壮,依然是心路。


这些诗词,是毛泽东播撒在坎坷心路上的心灵花朵。诗人毛泽东,该汇聚多少感情;毛泽东的诗,该传递多少消息。


这里有蓬勃的青春意气,有婉丽的爱情悲欢;这里有谁主沉浮的浩歌,有霹雳暴动的风烟;这里有残阳如血的壮烈,有战地黄花的灿烂;这里有临海而迎潮博浪的激情,有登山而倚天抽剑的呼喊;这里有风流人物的慷慨,有人间正道的沧桑;这里有鲲鹏展翅的恢宏遐思,有乱云飞渡的从容气象;这里有宏图惊世界,更有腊梅傲雪霜;这里有坐地巡天的浪漫华章,更有闲庭信步的击水新唱。  


心路上的风景是这般灿烂。细细检视笔下天地,半个多世纪的人生风色、革命风云,半个多世纪的人生悲欢、历史巨变,在晚年毛泽东的心底,该唤起怎样的波澜?


作为诗人,毛泽东是政治家诗人。作为政治家,毛泽东是诗人政治家。


作为诗人,毛泽东是自信的。


四十多岁的时候,在陕北峰峦起伏的黄土高原上,他便举起套着灰色棉袄袖子的右手,指着自己对一个来访的美国记者说了这样一句——


“谁说我们这里没有创造性的诗人?这里就有。”




毛泽东、周恩来、博古长征胜利到达陕北后的合影




 从那个时候往前大约四十多年,这位创造性的诗人来到世上的第一声啼哭,和平常的孩子并没有两样。不过,忽然有一天,他的父亲或者母亲抱着他第一次走出家门口时,越过坪坝下面的一方池塘,他看到的却是一脉诗乐之山——韶山。


据说,远古时代,勤政爱民的虞舜从北方一路南下巡游,途经现在湖南湘潭和湘乡交界的山峰时,在这里建起了一座行宫。人们在行宫里载歌载舞,还演奏了当时的流行乐曲——韶乐。不久,虞舜南去了,一个美好的名字则留在了这里——韶山、韶峰。


钟灵毓秀的韶山终究没有留住虞舜的脚步和动人的音乐,郁郁葱葱的韶峰和缭绕的白云,寂寞相伴了无数个春秋。


1993年,在毛泽东诞生一百周年的时候,绿荫掩映的韶峰半腰[韶山毛泽东诗词碑林]却长了一片占地二十五亩的诗词碑林。上面用花岗岩精心雕刻着诗人毛泽东的作品。一条蜿蜒小道伸进这灌木丛生的山坡,正是他小时候经常放牛或玩耍的地方。那时的乡村少年毛泽东绝不会想到,在传说中曾演奏韶乐的地方,将会长出自己的诗词。




毛泽东诗词碑林




不过,十七岁那年,在第一次走出家乡这一人生转折的重要时刻,毛泽东在不经意间作了一次诗人方式的告别。


1910年,即将出外求学的毛泽东,临行前写了一首言志诗,夹在了父亲每天必看的账簿里——


“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离开韶山冲的毛泽东,到了长沙,到了北京,到了上海,到了广州,到了武汉,到了瑞金,到了遵义,到了延安。


他脚步匆匆,四处寻觅。匆匆地行走,意味着任重道远。肩负使命的人,总不免五味遍尝。一路前行的毛泽东终于走出一个别样的人生风色,走出了辽阔的一片天地。他先是一名学生领袖,在湘江的波涛中舒展长臂,拥抱五四大潮,成为湖南革命的播火者。他成为了一个革命家,在大革命的洪流中引导泥腿子们奔向解放的大道,被人们称为“农民运动大王”;他成为了一个政治家、军事家,在令人窒息的白色恐怖中,他站在遥望东方看得见曙光的山头点燃了星星之火;他还成为了一个思想家和理论家,在陕北高原的黄土窑洞里,他开始更为艰苦的理论进军,使为理想而奋斗的人们接受了一次特殊的精神洗礼。




毛泽东就是这样一个人。革命者说他是领袖,敌人说他是“匪首”,同情革命事业的朋友也会开玩笑地称他为揭竿而起的“山大王”,但没有人说他是诗人。


直到1937年,人们才惊讶地发现,长期在山沟里,在马背上战斗的毛泽东,竟然还会写诗。人们更为惊讶的是,正是毛泽东那不平凡的人生经历和丰富的人格素养,造就了别具一格的诗风,使典雅高古的旧体诗词和中国革命的历史风云紧紧地融合在了一起。


就是他,一个叫埃德加·斯诺的美国记者,让整个世界都知道了毛泽东不仅是一位卓越的革命家和军事家,还是一位诗人。1936年7月,二十三岁的斯诺来到了中国共产党和红军领导的陕北保安。他是第一个深入苏区进行采访的西方记者。在这里,他看到了什么呢?他看到了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这里有激越飞扬的歌声,有平等全新的生活,有始终如一的希望和永远乐观的情绪,更有一个民族永不屈服的灵魂。




斯诺在陕北采访




在昏暗的油灯下,斯诺和毛泽东陆续谈了十几个晚上。一向不大喜欢谈论自己的毛泽东,向这位来自大洋彼岸的西方人敞开了心扉。谈了中国共产党的理想,谈了自己的经历,顺便,也谈起了诗词。毛泽东把自己的《七律·长征》抄写给了斯诺。斯诺在他的书里写道,“我用毛泽东主席,一个既善于领导征战又善于写诗的叛逆者,写的一首关于这次六千英里长征的旧体诗作为结尾”。从此,不仅在中国,在西方世界,人们也知道了毛泽东是一个会写诗的红色领袖。


真正让世人领略毛泽东风骚独步的事件,发生在1945年的重庆。那年,毛泽东在抗日战争刚刚取得胜利的时候,到重庆谈判。他把1936年写的《沁园春·雪》透露了出来,结果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当时在重庆的美国记者斯特朗,曾评述说:“毛泽东写的这首诗震惊了重庆文坛,那些文化人以为他是一个从西北来的土宣传家,而看到的却是一个在哲学和文学方面都远远超过他们的人”。


历史,不强求每一位重要人物都具有诗人的才华。可是,历史更钦佩一位伟人具有独领风骚的手笔。毛泽东独领风骚的手笔不仅震动了重庆文坛,更震动了十分敏感的政坛。


一桩笔墨韵事陡然转化成了政治斗争。


重庆的一些报刊连篇累牍发表批判文章,有的甚至刊登谩骂式的和词。一首署名“雷鸣”的和词说的是那样的透底,“草莽英雄,林泽豪杰,巧饰文词虫贝雕。休夸耀,看青天白日,旗遍今朝”。


1、谩骂归谩骂。敏感的国民党宣传部门十分清楚,一首《沁园春·雪》,使毛泽东及其主张在政治的天平上增加了文化人格的几多分量。他们私下组织一些舞文弄墨之士,试图写出一首超过《沁园春·雪》的词,然后以国民党领袖人物的名义发表。可策划半天,最终也拿不出像样的词作,只得悻然罢手。


2、 《沁园春·雪》


已经回到延安的毛泽东,看到重庆报刊上那些曲解生事的和词,只说了一句,“国民党骂人之作,鸦鸣蝉噪,可以喷饭”。


诗人只是毛泽东诸多身份中并不那么重要的一种。他有更多更大的历史使命,他有太多太大的事情要做。于是,在接下来的岁月里,人们看到了:


在人民解放战争的洪流中,他以运筹帷幄的战略智慧,导演了一出波澜壮阔的战争史剧;在开天辟地的庄严时刻,他和战友们踏着古旧尘封的皇城砖道,宣告中华民族迎来了一个历史的新纪元;在百废待兴的日子里,他和战友们领导站起来的中国人民重振山河,荡涤了旧社会的污泥浊水;在战火烧到国门口的时候,他毅然决策,打了一场让中国人扬眉吐气的抗美援朝战争;在凯歌行进的岁月中,他把目光投向历史的更深处,开创了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改造道路,确立了崭新的社会主义制度;在进入社会主义社会之后,他又艰辛地探索着中国式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在东西方冷战对峙和风云变幻的国际局势面前,他始终警觉地关注着祖国的独立和安全,并在迟暮之年开创了中国外交的新格局。


历史给了毛泽东激情,历史演变的波澜壮阔也给了他独有的创造灵感和非凡的写作方式。


昆仑之巅,长城之墙,仿佛是他胸中的笔;华夏大地,高天厚土,仿佛是他笔下的纸;黄河的水,长江的浪,仿佛是他纸上的墨。


炮声隆隆,千里莺啼,是诗人诗中的平仄和韵脚;万丈长缨,百舸争流,是诗人诗中的遣词和意境;屹立山顶的松,扎根原野的草,翔飞中天的鸟,游弋江湖的鱼,还有那一年四季无比绚丽的花,从南到北迎风招展的旗,这千般风情,这万种生灵,便是跳动在诗中的字符。


每一首诗,似乎都成为了一次事件,一段岁月,一种激情,还有他的理想的形象见证;每一首诗,似乎都洞开一扇窗户,往里看,那里有风骚独具的个性情怀。


正是在和人民一道创造历史的进程中,毛泽东也创造了只能属于他的诗。


这是一部史诗,真切地写照了在中国革命洪流中昂扬进取的人格精神,形象地反映了中国建设进程中的壮阔场面。


毛泽东一生奋斗,所以他一生有诗。他的革命的一生,同时也自然地成为了伟大的政治家诗人的一生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大贼郭文贵无意间成了了海外华人们的搅
2019: 四大骗术
2018: 独家新闻泄露 习近平身边有内鬼!
2018: 发声亮剑 | 聚焦总目标 以政治性铸魂 以
2017: 郭文贵就博讯说他拒收马蕊案诉状一事在
2017: 邓小平理论与郭文贵思想
2016: 老道能否分析一下拉希利或者TRUMP当选后
2016: 烈士纪念日向人民英雄敬献花篮仪式在京
2015: 你怀疑过雷锋的真实性吗?zt
2015: 暴打日本店员,日本网民怒了 zt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