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权力比川普大的人,影响美国几代人
送交者:  2020年09月26日11:36:13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上周大法官金斯伯格过世,总统川普迫不急待表示提名填补空缺,不能让美国大选出现四四局面。换句话说,总统必须是参议院多数派共和党的人(自己人),或者下一届总统必须是川普,否则就是权力丢失。因此,共和党几乎达成了一致意见,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川普不能走,老九不能走。

川普上台,纵横捭阖,所向披靡,撒谎成性,任人为亲,下属换得像走马灯。最大的问题是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忽悠民众,把美国的政治颠覆,把人民的团结撕裂,是自己的红色,死保,是对手蓝色那就是洪水猛兽,必须置之于死地而欢快。民主美国早已掉色不再,恐怕要几十年才能回到当初。

即使川普有通天本事,美国三权分立的结构,总统不可能有中国和俄罗斯那种独裁政府,那样胡作非为没有监督。问题是川普上台以来把联邦法庭的法官换了差不多两百人。大法官也补了两个,第三个好像马上水到渠成。所以这位极力支持川普的参议院多数党领导人,才是美国最大的官员,他的政策和爱好趋向可以大大打影响美国格局,政局和将来的几十年发展走向。

因此,本文专门就美国共和党多数党领导人米奇.麦康奈尔(McConnell)其人其事进行一个解剖,分析。简言之,米奇.麦康奈尔是曾经的自由派(倾向于民主党)慢慢地变成了一个顽固的右派分子。在川普竞选时期,他还是一个不时对川普批评的人,不知咋的,现在几乎就是川普的应声虫,随要随到,一呼百诺的地步。

麦康奈尔与奥巴马政府的关系

在奥巴马担任总统期间麦康奈尔曾阻碍民主党的政策。作为共和党首席参议员,麦康奈尔与其他愿意与民主党人和奥巴马政府进行谈判的共和党参议员施压。普渡大学政治学家伯特·A·罗克曼认为,“纯粹的党派投票历来显而易见……但很少像麦康奈尔那样露骨却是罕见的。”

2010年10月,麦康奈尔说:“我们要实现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让奥巴马总统成为一个任期总统。”当被问到这是否意味着“与总统进行无休止或至少是频繁的对抗时,”麦康奈尔澄清说,“如果[奥巴马]愿意就某些重大问题中途与我们会面,那么与他做生意并不不合适。 “ 甚至拒绝了共和党对主要总统举措的最小支持。麦康奈尔努力推迟和阻碍医疗改革和银行改革,这是民主党人在奥巴马任职初期就通过国会审议的两项最著名的立法。拖延是麦康奈尔最常见的延迟或阻碍立法和司法任命的策略之一。

2012年,麦康奈尔提出了一项允许奥巴马总统提高债务上限的措施,希望一些民主党参议员反对该措施,从而证明民主党之间的不团结。2013年,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哈里·里德(Harry Reid)取消了除最高法院以外的所有总统提名中的障碍。到那时,参议院历史上几乎所有涉及参议院选举的选票都发生在奥巴马总统任期内。在奥巴马任职期间,麦康奈尔率领参议院共和党人参加了一次所谓的“纪律严明,持续的,有时不为人所知的运动,以剥夺民主党总统任命联邦法官的机会。” 在奥巴马总统提名索尼亚·索托马约尔为大法官之后,2009年6月。麦康奈尔宣布,他将投票反对索托马约尔的确认。8月,麦康奈尔称索托马约尔为“一个具有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和杰出背景的好人”,但他补充说,他不认为索托马约尔在担任大法官期间会保留其个人或政治观点。

2010年5月,在奥巴马总统提名埃琳娜·卡根(Kagan)接替即将退休的约翰·史蒂文斯(Stevens)之后,麦康奈尔指出奥巴马将卡根称为他的一个朋友宣布提名。麦康奈尔宣布反对卡根的确认,称她对自己的“对美国宪法基本原则的看法还不够成熟”。

麦康奈尔支持布雷特·卡瓦诺(Kavanaugh)

2014年,共和党人控制了参议院,麦康奈尔成为多数党领袖。他利用新近提高的权力开始所谓的“对奥巴马的司法任命的几乎封锁”。据《纽约时报》报道,奥巴马担任总统的最后两年里,有18名地方法院法官和一名上诉法院法官得到确认,这是自哈里·杜鲁门总统以来最少的一次。相比之下,乔治·W·布什和比尔·克林顿和罗纳德·里根任期的最后两年,分别有55至70名地方法院法官得到确认,而10至15名上诉法院法官得到确认。据《洛杉矶时报》报道,麦康奈尔带来了“司法确认的两年显着放缓”,其中详细列出了22项奥巴马司法提名的确认,这是自1951–1952年杜鲁门总统以来的最低水平。与奥巴马任期结束时的数字与乔治·布什任期结束时的数字相比,联邦司法职位的空缺数量增加了一倍以上。在2019年的晚些时候,麦康奈尔将自己归功于奥巴马总统任期的最后两年中出现的大量司法空缺。

2016年2月13日,最高法院大法官Antonin Scalia去世不久,麦康奈尔指出将不考虑奥巴马提出的任何最高法院候选人:“美国人民应该在新总统下一任最高法院法官时发出声音。因此,在我们任命新总统之前,这种空缺不应该得到填补。” 2016年3月16日,奥巴马总统任命最高法院巡回上诉法院法官梅里克·加兰(Merrick Garland)。在麦康奈尔的指示下,参议院共和党人拒绝对加兰的提名采取任何行动。加兰提名于2017年1月3日失效。

麦康奈尔在2016年8月在肯塔基州的演讲中提到了加兰(Garland)提名,他说:“我最骄傲的时刻是当我看奥巴马时的眼神,我说:'总统先生,您不可能填补最高法院的空缺。 。” 在2018年4月,麦康奈尔表示,不对加兰提名采取行动是“我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决定”。众所周知,他的非常行为这是“前所未有的”,“他的对抗风格的高潮” “公然滥用宪法规范” 和“宪法硬核的经典范例” 。

麦康奈尔对川普言听计从

2017年1月,川普提名尼尔·戈苏(Neil Gorsuch)填补斯卡利亚死后留下的最高法院空缺。麦康奈尔取消了对最高法院被提名人的反对后,戈索奇的提名于2017年4月7日得到确认。

2018年7月18日,在安迪·奥德汉姆(Oldham)的参议院确认成为老川任职期间确认的第23上诉法院法官,参议院共和党人打破了总统任职头两年中上诉法院司法部门确认人数最多的记录。麦康奈尔表示,他认为司法部门是老川任职的头两年,对美国影响最持久。

麦康奈尔2018年10月表示,如果老川在2020年连任之年出现最高法院空缺,他将不会遵循自己的2016年先例,让即将举行的总统选举的获胜者提名大法官。2020年9月,露丝·巴德·金斯堡去世后,他宣布参议院将对她的替代人进行投票。显而易见,美国政客的公开的表示虚伪和自私,把民主美国的面纱彻底撕破了。

到2020年3月,麦康奈尔已与共和党前任总统任命的法官取得联系,鼓励他们在2020年大选之前退休,以确保其接任人选由共和党总统(特朗普)和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领导。

冠状病毒的应对措施

为了应对COVID-19大流行,麦康奈尔最初反对《家庭首次冠状病毒应对法》,称其为民主的“意识形态愿望清单”。特朗普批准了拟议的一揽子计划后,他随后改变了立场,建议他不满意的同事们尽管提出反对,也要“高高兴兴地投票”该法案。当时,他表示参议院正在“研究政策工具,以将资金直接和迅速地投入美国家庭手中”,以期提供救济。该法案以90票对8票在参议院获得通过。

麦康奈尔当然还有一定人性,指示参议院共和党人就另外两个冠状病毒应对方案进行谈判:《 2020年冠状病毒准备和响应补充拨款法案》和《 CARES法案》。 《 CARES法》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经济刺激方案,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0%。它在两党的支持下通过了国会两院。

但是, 老川的得力助手非麦康奈尔莫属。归根到底,麦康奈尔是比老川权力更大的美国人,一个地地道道的实权派。如果老川提名的大法官确认,那么共和党的百年大计就不是纸上谈兵,一句空话,而是实实在在,千秋万代。共和党和老川的革命江山将来永不变色。


材料取自网络各大新闻媒体,小思只有评论。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制假售假玩出新花样
2019: 习总居然没入榜?大逆不道!
2018: 习主席控制意识形态连外国教材也限制
2018: 为什么共产主义理论是错的
2017: 点名女儿接班当总统 杜特尔特:没人比她
2017: 回国观感—长见识的北京的哥
2016: 请老道谈谈资本主义社会,具体说,美国
2016: 俄罗斯新版历史教科书重塑“苏联记忆”
2015: 三谈鲁迅:国民性改造是专制思维 zt
2015: 功能表现和功能实现——N谈鲁迅 zt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