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9.11”十九周年启示录:我们需要共同的价值判断
送交者:  2020年09月12日12:35:13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01

  美国政府策划了9.11?

  一个朋友移民加州,曾去过9.11遗址国家博物馆,告诉我在博物馆周围有人在散发传单,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9.11是美国政府的阴谋:事先埋好炸药,然后拍摄了飞机撞大楼的视频……以此给发动阿富汗战争、出兵伊拉克找借口……

  甚至有一名叫迪伦·埃弗里的导演拍了一部电影《脆弱的变化》,以大量证据质疑9.11恐怖袭击是美国政府所为,是一场政治阴谋……懦弱无能的美国政府没有把这些散播“-N量”的家伙抓起来投进小黑屋……

  美国真想发动战争,找什么样的借口不行?摧毁一栋地标还不够?还得两栋?牺牲一架飞机还不行?还得搞死四架飞机上的人?

  真搞这样一场阴谋,估计比真的发动一场这样的恐怖袭击困难要大得多,其保密工作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那两栋大楼和四架飞机上有多少美国人?真要预谋搞死这些人,一定会有人通知自己的亲属那天不要坐飞机、不要去上班,这不就露馅儿了?

  最重要的是,美国政府一定会因此而失去执政的合法性。

  回放下9.11当天的情景:

  2001年9月11日上午,被劫持的第一架飞机撞向世贸中心的时候,小布什正在佛罗里达一所小学二年级的一间教室,和师生们一起朗读《我的宠物山羊》,这时,第二架飞机撞向世贸中心,白宫幕僚长凑到小布什的右耳边,告诉他:“国家正遭受攻击。”

Capture.PNG

  小布什的脸顿时僵住,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没人告诉他该怎么办,也没有特工人员冲过来把他带到安全的地方,看着眼前的孩子们,总统茫然不知所措。

  整整7分钟,没有任何人采取行动,但这7分钟内,世贸中心双子塔上的人们正遭受炼狱,勇敢的消防员们在北楼遭到攻击后立即进入火场救援,并在世贸一楼的大堂设立临时指挥中心,纽约市消防队共出动200个单位参与救援。

  由于无线电故障,很多冲入火场的消防员无法准时接撤离命令,当大楼倒塌时,343名消防员殉职,消防员24小时轮班救援,令人震惊和佩服的是:当天其他地区发生火警后出动救援的平均时间为5.5分钟,仅比平时晚一分钟。

Capture.PNG

  这次事件是继二战时日本以大型潜艇搭载的水上飞机和“气球炸弹”空袭美国后,美国本土首次遭受来自空中的袭击,也是继珍珠港事件后,外国武装力量首次对美国本土造成重大伤亡的袭击。

  9.11事件中死亡或失踪的总人数至少有3002人(包括劫机者),较珍珠港事件中的2403人多580人。

  袭击造成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办公场所被毁,更惨重的是很多专业技术人才的死亡,以及由此带来无数家庭的破碎,美国股市被重挫,给曼哈顿下城和美国经济带来严重破坏。

  美国政府向2983个遇难者赔偿约201亿美元,人均约670万美元,除此之外,2019年7月美国参议院以97票对2票的压倒性票数通过了向9.11救援人员的赔偿基金延长计划,延长到2090年,7月29日,美国总统川普签署了该法令。

Capture.PNG

Capture.PNG

  9.11彻底改变了世界,美国对世界的霸权主义推行得更顺理成章,对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打击也有了足够的理由,中国也借这十年获得了长足的发展,事实证明,每当有第三种力量介入,中美关系都会得到改善。

  02

  为什么是美国?

  拉登为什么就是跟美国过不去?

  我以前说过:阿拉伯世界自从告别了骆驼弯刀,没打赢过一场现代战争,两亿人的阿拉伯世界面对800万人的以色列,碰得鼻青脸肿,而以色列又是美国支持的……所以他们一直憋着一股气,就像印度也一直憋着一股气。

  在本·拉登和他的宗教顾问阿布·哈耶尔看来,美国是对伊斯兰的最大威胁。

  对他们而言,十字军东征是一种连续不断的历史进程,现在也依然不算完事儿----除非伊斯兰取得最后的胜利,否则这个问题就无法得到解决。

  从维也纳的城门开始,伊斯兰就一再退却,从那以后的300年中日益壮大的西方基督教社会,一直令伊斯兰相形失色,然而,本·拉登和他手下的阿富汗阿拉伯人却认为他们已经在阿富汗扭转了态势,伊斯兰已重新向前挺进。

  基地组织中的经济专家指出,西方偷走了他们的石油,留下了消费主义、道德败坏和个人主义。

  美国掌握着未来,伊斯兰激进分子则要拥有过去。

Capture.PNG

  渊博的拉登

  像拉登这种严守教义、虔诚到极端的圣战领袖,极为排斥西方生活模式,连冰镇的水都不肯喝,但拉登在自己的公司大量运用现代科技集成的挖掘机械,而且拉登对基因改造农作物很感兴趣。

  拉登将自己的孩子留在身边,送他们接受良好的教育,同时鼓励别人的孩子做勇敢的圣战士,去撞世贸双塔。

  杀害无辜者的“神圣”理由

  1992年12月29日,基地组织的一枚炸弹在也门亚丁的莫凡比旅馆爆炸,另一枚针对附近的古德莫霍豪华酒店的炸弹,则在停车场提前爆炸,炸弹袭击的目标是途经也门的美国军队,但因为美国士兵根本就不在他们炸的旅馆里,所以并没有人员伤亡,但爆炸造成了一名澳大利亚游客和一名也门旅馆员工死亡,另有7人严重受伤,大多也是也门人。

  本次事件让基地组织的道德问题浮现出来,基地成员开始产生了怀疑:我们究竟要成为怎样的一个组织?

  人心浮动的关键时刻,阿布·哈耶尔谈到了杀害无辜者的伦理问题,他举例说,13世纪的著名学者伊本·塔米亚,曾颁布具有历史意义的圣令:

  即使蒙古人信了伊斯兰,也是假的,必须杀;而那些只要帮助过蒙古人,向他们买东西、卖东西给他们,包括站在蒙古人身边的穆斯林,都可以一并杀死,如果被杀者是个好穆斯林就能上天国,他要是个坏人,就会下地狱,因此,死掉的那位游客和那个旅馆员工都将各自得到应有的回报。(作者:谁来检验颁布“圣令”者的好坏?)

  基地组织的新理念从此诞生,阿布·哈耶尔的两条圣令:第一条,允许对美国军队发起袭击;第二条,可以杀害无辜者——让基地组织变成了一个全球性的恐怖主义组织。

  这时的基地组织,不超过40人。

  基地组织此后的重点并不是以军队作战,而是杀害平民。按基地组织先前的理念,它是一支由圣战者组成的流动军队,要做的事情是守卫任何受到威胁的穆斯林土地,现在这个理念被去而代之了——他们要彻底颠覆西方世界,苏联已经完蛋了,共产主义也对他们不构成威胁,唯一能阻止古老伊斯兰帝国复兴的力量就是美国,他们必须与之对抗,将其击败。

  “这两座令人惊叹的、象征性的塔楼、证明的是自由人权与人性”,这是本·拉登对世贸中心双子塔的评价。

  早在本拉登之前,已经有人对美国本土发动恐怖袭击,包括密谋把双塔炸塌。

  针对世贸中心的第一次袭击

  1993年2月26日,拉米兹·优素福,驾驶一辆租来的福特·伊科诺莱恩厢型轿车开进了世贸中心巨大的地下停车库,他点燃4根20英尺长的导火索,然后逃往卡纳尔街以北的一个有利位置,他打算在那里看着塔楼倒塌。

  炸弹炸穿了6个楼层的结构钢材和水泥,一英里以外的游客以为发生了地震,造成6人死亡,1042人受伤,创造了美国自内战以来医院收治人数最多的纪录,但双塔并未倒下,联邦调查局在这场爆炸中发现了他们有史以来所见的最大的自制爆炸装置,调查局纽约主管刘易斯·斯基利罗,看着宽达240英尺(73米)的炸坑目瞪口呆,他对一位结构工程师说:“这座建筑将永远屹立不倒”。

  不倒?那是拉登没出手。

  1998年1月8日优素福被联邦法院判决,因制造世贸中心爆炸案被判处240年监禁,又因炸毁多架客机,造成多人死亡和飞机损毁被判处终身监禁,并被处以450万美元的罚款和2.5亿美元的赔偿金,不得保释。

  这笔钱的一部分可能由坚持买下优素福故事版权的人来支付。

Capture.PNG

  优素福

  圣战组织多年来派出没有案底的人到美国,通过清真寺募集大量资金来支持他们的“圣战”。

  他们在美国杀害无辜平民,绑架独行女子轮奸,但却又走进清真寺向真主祈祷,并通过清真寺为圣战筹集资金。

  03

  美国,我来了

  1996年8月,本·拉登在阿富汗的一个山洞里向美国宣战,他宣称:“由于你们在我们的国土上耀武扬威,对你们进行恐吓是我们合法的权力,也是一种道德义务”,并对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的威廉·佩里隔空喊话:“威廉,我要告诉你:这些年轻人热爱死亡,就像你热爱生命一样……他们不会要你做什么解释,他们会大声喊道,我们之间没有解释的必要,只有杀戮和斩首”。

  联邦调查局纽约办事处负责国外情报的丹尼尔·科尔曼特工所在的亚力克工作站此时已经收集了35卷有关本·拉登的材料,但他并不知道有一个基地组织的存在,直到1996年11月,他参与了一个基地的叛逃者贾迈勒·法德勒的审讯,第一次从法德勒嘴里听到了“基地组织”。

  因为法德勒是偷了本·拉登10多万美元逃走的,所以没人拿他的话当回事,但此后他详细描述了1992年的也门爆炸案,同年在索马里击落美国直升机的叛乱,他说出了所有人的姓名,还画出了组织结构图,法德勒的这些话让调查员们大为震惊,他们每天花6~7个小时反复询问这些细节,测试法德勒的回答,最终的结果是,法德勒的回答从没出过差错。

  科尔曼通过窃听本·拉登的往来事务,绘出了基地组织的网络分布图,他发现基地组织的很多同伙都和美国有关系,他断定这是一个以摧毁美国为宗旨的国际恐怖组织,他紧张起来,他想和上级讨论此事,但他的上级却连电话都不回。

  美国的官僚们坚信:现代性,科技性以及自己的理念,一定能够防止历史上那种野蛮的场面降临到他们头上,他们认为本·拉登及其追随者的挑衅姿态显得荒谬,甚至有些可悲。

  他们可能以为基地组织只是出自七世纪阿拉伯的古董花瓶,这时候的基地组织,一共有93名成员。

Capture.PNG

  左为联邦调查局反恐分部主管约翰·奥尼尔,2001年8月22日退休,第二天到世贸中心上班,死于9.11,9月21日遗体被发现,戴眼镜者为丹尼尔·科尔曼特工

  拉登用自己的行为为骄傲自大的美国人敲响了警钟。

Capture.PNG

  劫机头目阿塔过安检

  根据9.11独立调查委员会的调查报告显示:

  2001年9月11日,由机长约翰·奥格诺斯基(John OgonowstI)和大副托马斯麦吉尼斯(Thomas McGuinness)驾驶的美国航空公司11次班机,机型为波音767,载有9位飞行乘务员,81位乘客(包括5名劫机者)从波士顿到洛杉矶起飞。

  飞机于7:59起飞,劫机大约发生在8:14,8:19华裔乘务员贝蒂·翁(Betty Ong,邓月薇),向美航公司东南区预定处联络,报告飞机被劫持。

Capture.PNG

  邓躲在卫生间坚持和地面通话约20分钟,一直到F15战机起飞,但她的身体已经成为碎片,只找到一段腿骨,经过DNA比对确定是她本人,她是美国人心目中的英雄。

  8:46:40,11次航班撞在纽约市世贸中心北塔楼上,所有机上人员和塔上数目不详的人即刻遇难。

  在美联航175次班机上,劫机者在8:42~8:46之间发起攻击,用裁纸刀将两位驾驶员割喉,用毒气攻击机上乘客,9:03:11,175次航班撞向世贸中心南塔楼,飞机上56名乘客和7名乘务人员,以及塔上不明数目的人即刻遇难。

  美国航空公司77次班机,为波音757,共有4位乘务人员,载客58人,8:20起飞由华盛顿杜勒斯机场飞往洛杉矶,8:54飞机偏离航向,两分钟后无线电发射机应答器被关掉,甚至连飞机的初级雷达波都失去踪影,印第安纳波利斯空中交通管制中心和美航公司调度员都试图联系这架飞机,都没有成功,9:00整,美航公司执行副总裁吉勒德·阿尔佩,得知与77次航班失联,他命令东北地区所有美航公司飞机都停留在地面,不得起飞,10分钟后这一命令扩展到全国范围。

  9:37:46,77次航班以时速530英里的速度撞向五角大楼,机上所有人员以及此建筑中的一些文职和军职人员遇难。

  美联航93次班机上的搏斗

  这架波音757一共有5名乘务人员,包括劫机者在内的31名乘客,劫机者于9:28发起攻击,乘客们于9:57发动进攻,驾驶舱语音记录仪捕捉到了一些声音,10:00:26一个乘客喊:冲进驾驶舱!反正我们都得死!16秒后另外一位乘客喊 :投票决定!

  劫机者贾拉的目的是将此飞机撞向美国的国会山或者白宫,但他被93次航班上的乘客击败了,飞机以每小时580英里的速度,一头扎在宾夕法尼亚州尚克斯维尔的空地上,机上所有人员即刻遇难。

Capture.PNG

  19名劫机者,15名来自沙特的清真寺,两名来自阿联酋,一名来自黎巴嫩,一名来自埃及,他们都持有合法证件进入美国。

  04

  美国空军在做什么?

  8:19分贝蒂·翁第一次向地面通报飞机上的情况,8点23分,劫机头目阿塔(来自慕尼黑的清真寺)向乘客广播时误按错按钮,将“请乘客们安静,有炸弹,不要乱动”的消息传送到了波士顿航空控制中心而不是机舱。直到这个时候控制中心才发觉大事不妙,并开始联络北美防空司令部,当北美防空司令部派遣F-15战机正开始起飞前往拦截11号班机的时候,11号班机已经于8点46分撞上了世贸中心,F-15的驾驶员甚至没能获得“授权开火”的指令。

  作者按:除非是前苏联或俄罗斯,没有那个长官敢命令战机在那种情况下开火击落一架满载乘客的客机,俄罗斯事后也曾讥讽美国军方的软弱说:这种事情绝不可能发生在俄罗斯,这是实话----9.11后第二年的莫斯科剧院人质事件,俄罗斯用自己的行动证实了自己没吹牛----人质还在车臣恐怖分子手中,阿尔法小组就已经开始强攻了,当场击毙40名恐怖分子中的39人,但也造成129名人质死于麻醉气体。

  参考诸多资料和我个人分析,美国空军在本次事件中的毫无作为可能是基于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美国有史以来第一次遭遇本土飞机在本国被劫持撞楼这么严重的恐怖袭击,不要说航空和空军部门,总统当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而这种犹豫是非常致命的,因为飞机在高速飞行过程中。

  第二、民航客机上是平民,纽约市区人口密度更大,如果空军轻易击落,可能会造成更大的伤亡,作为空军指挥官不得不考虑这一点。

  第三、从空管到军队,从政客到官员,所有人都怕担责,没人敢下令击落,只能眼睁睁看着事态发展。

  第四、也是我认为的最重要的一条:美国认为自己太强大了,对外无人可敌,却没想到最可怕的袭击不是来自外国,而是源于本土,毫无招架之术。

  官员会想:杀三百救三千是值得的,但是杀了这三百,一定能救那三千吗?没人能保证。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我下令击落飞机后,包括那些世贸大楼上被我救下的人,也一定会指责我击落民用客机是严重罪行,而如果这些乘客死于恐怖分子之手,我是没有责任的,是不是?

  对一个决策者而言,做消极决策比积极应对容易得多,也安全得多。

  此外,当年美国军方的防空体系,主要探测和反击的是入侵领空的行为,而美国民航的客机,本来就在自己领空内飞行,归一个文职部门——联邦航空空中交通管理体系处理,和国家防空体系之间没有直接的信息共享机制。

  如果准备对民航客机进行拦截或击落,需要逐级上报,很显然,这种效率和共享机制,根本跟不上飞机的飞行速度。

  9.11次年,美国成立了国土安全局,可以共享各部门相关的情报信息,该部门对全美的国土防御力量具有紧急指挥权。这样,一旦美国上空民航客机再次遭遇劫持时,国土安全局将会成为做出决断。

  05

  世界各国对9.11的反应

  美国媒体报道9.11当然是不余遗力,但即使是遭到恐怖袭击,美国媒介在事件发生的当天,多数还是坚持使用中性的“袭击”一词,英、法、德等欧洲国家都在头版头条刊登了这一震惊世界的时刻,只有一个国家,那天在头版刊出了自己的一个什么点火仪式,当然,9.11还是给了一块豆腐块大小的地方。

Capture.PNG

  参观者在华盛顿

  新闻博物馆的9.11展馆里拍照

Capture.PNG

世界各地报道9.11

  白岩松说:我们去美国去看新闻博物馆,在博物馆里头有一个触目惊心的东西,它是2001年9月12日那天全世界各个国家报纸的头版,都是9·11,只有我们的报纸是领导的接见。

  当你站在这个展板面前时,你立即会产生一个瞬间感觉:中国要想成为世界的一部分,我们要有一个共同的价值判断。

  以下为白岩松文的截图和链接。

Capture.PNG

  http://ent.sina.com.cn/s/m/2010-01-07/16392836970.shtml

  什么是“共同的价值判断”?

  举个例子:我的一位上司非常严厉,同事去请假都战战兢兢,有一次一位同事因为身体不舒服不敢去请假,被他看到脸色不对,一问是病了,当场准假并让司机立即带这位同事去看病,我打趣他咋“发慈悲”了,他说:看到员工不舒服还让他上班,那我还是人吗?

  从那以后我基本上把能感同身受他人的苦难作为“是人”的基本标准。

Capture.PNG

  失去亲人的人

Capture.PNG

  失去战友的消防队员

Capture.PNG

  照片中的孩子是最年轻的遇难者

Capture.PNG

  黄玫瑰:已逝的爱

  网络上有一段记载:“还记得那时候我念初一,有天晚上自修,突然班主任兴高采烈的进到教室对全班同学说:‘同学们,告诉大家一个天大的好消息,美国纽约世贸中心被飞机撞毁了,死了好几千美国人……’接着,就听到全班同学的欢呼声。不知为何,可能是看见班主任非常的高兴,我也莫名其妙的跟着欢呼了起来,虽然我当时压根就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南方阿志

  9.11的时候我的同事拿着一张报纸兴奋地跟我说:看看、这就是下场!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事儿是谁干的!该!

  我只说了一个字:滚!我估计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我为啥骂他。

  2008年汶川地震,美国演员莎朗·斯通说这事很有趣,是中国人的报应,引起国人极大愤怒,纷纷声讨,最终莎朗·斯通道歉,可是我们忘了,7年前的9.11,我们说了什么?

  政治立场要拿灾难和无辜民众的生命来埋单的话,岂不是对生命毫无敬畏?也是将自己的生命置于无妄的讥讽之中?

  灾难与恐袭面前,每一条生命都是平等的,何必去计较国籍和种族?

  值得欣慰的是,十几年过去了,越来越多当年曾幸灾乐祸的国人开始从人性和人道的视角反省,还有人主动在公共讨论场域道歉。

  如同唐山大地震、汶川大地震、切尔诺贝利、福岛……等等,连同9.11在内,是全人类的灾难。

  回归文明世界,我们需要在尊重生命这个基础上和全人类保持一致的价值判断。

  18年过去了,有人长大了,有的还没长大,你长大了吗?切记:是人,就要通人性,即使有某种力量扭曲你的人性,你也要时刻记得自己是一个人,而不是四六不通、吃草长大只知道听口令的牲口。

Capture.PNG

  崩溃的消防员

Capture.PNG

  纽约9.11国家纪念博物馆收藏的

  灾难现场消防车

  分割线以下为9.11相关图片,图片下的解说为英文翻译过来的,水平有限,请大家包涵。

Capture.PNG

  纽约9.11,马格南图片社

Capture.PNG

  “我从来没见过一个城市变成这样,宛如世界末日”

Capture.PNG

  “下午晚些时候,我看到世贸大厦附近这尊雕像,它就坐在那里,像那些逝去的人们”

Capture.PNG

  幸存者

 

Capture.PNG

 人们聚集在广场上分担巨大的悲痛

Capture.PNG

  克林顿和切尔西在兵工厂附近,他很阴郁,一个女人跟他说:我丈夫是消防员,他死了……克林顿拥抱了她。

Capture.PNG

  这名男子失去了他的邻居,他在海报上写下他的名字,然后失声痛哭。

Capture.PNG

  “灭火的水在地上形成一个个小水塘,大多数遗留在那里的交通工具都严重损坏,我们都明白那里无人生还”

Capture.PNG

  “我从双塔坍塌后消防员重新编队的地方经过,他们精疲力尽,发呆的眼神似乎还不能接受眼前的现实”

Capture.PNG

  “从这个窗户看出去,只有惊悚和失去,他们(恐怖分子)带了不可想象的恐怖”

Capture.PNG

  “我无法相信连三层以下都遭到这样的破坏”

Capture.PNG

  9.11失踪者照片墙

  最后,以这个结尾吧。

Capture.PNG

感谢以下朋友提供援助


图片提供:Lisa
英文版独立调查报告提供:李哲
拼图:张邈
翻译:王雅文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我不是“美籍华人”
2019: 911给了中共一个莫大的机会。
2018: 跨越 50 多年的两张照片,看出了什么?
2018: 历史断想:毛泽东刺杀马丁路德.金
2017: 相隔十年 中国隆重纪念日中邦交正常化
2017: 美国NGO在世界和中国的劣迹斑斑--从“暴
2016: 隔壁那个黑母鸭真是疯了
2016: 朝鲜遭遇严重洪灾
2015: 学习马列毛,竖子逞英豪 zt
2015: 教师节之殇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