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醒醒吧,美国降到了第28,而且还在降
送交者:  2020年09月12日12:11:43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在全球列入评估的163个国家中,美国的社会进步指数倒退最明显——该指数收集营养、安全、自由、环境、健康、教育等50项指数来衡量生活质量。美国拥有巨大的财富、军事实力和文化影响力,但排名从2011年第19位一路下滑,排在捷克希腊等更穷国家之后


  老高按:从去年夏天到这个初秋,在美国跑了近三十个州,看到山川雄奇壮美的同时,也看到社会经济和文化领域大量令人警悚的现象和趋势;最近读了不少描述分析美国陷入危机的文章,左派右派都有,虽然诊断的病根和开出的药方南辕北辙,甚至针锋相对,但是尊重事实的人都承认:美国实在是病得很重!
  读到美国著名记者、专栏作家纪思道的文章《急速退步的美国,已不再是我们想象中那个国家》,心有戚戚焉。原文标题更直截了当:“We're No.28! And Dropping!”就我自己的感觉来说,今天的美国比三十年前我们刚来时的美国,科技确实有了改天换地的飞跃,但是整个社会人心陷入前所未有的迷茫、混乱和暴戾。


  急速退步的美国,已不再是我们想象中那个国家

  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纽约时报中文网2020年9月11日,中译:晋其角

  这应该是一个警钟:新数据表明,美国是世界上少数几个正在倒退的国家之一。
  在周四上午正式发布之前,我得到了最新的社会进步指数(Social Progress Index)。该指数发现,在全世界接受评估的163个国家中,只有美国、巴西和匈牙利人民的生活比2011年该指数创建时更糟糕,而巴西和匈牙利的下降幅度小于美国。
  “这些数据描绘了我们国家令人震惊的状况,我们希望它能成为行动的号召,”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教授、社会进步指数(Social Progress Index)顾问团主席迈克尔·波特(Michael Porter)告诉我, “我们就像一个发展中国家。”
  该指数受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研究启发,收集营养、安全、自由、环境、健康、教育等50项幸福指数来衡量生活质量。在2020年版中,挪威高居榜首,其次是丹麦、芬兰和新西兰。南苏丹垫底,排在它前面的是乍得、中非共和国和厄立特里亚。
  尽管美国拥有巨大的财富、军事实力和文化影响力,但其排名从2011年的第19位下滑至第28位。该指数现在把美国排在爱沙尼亚、捷克共和国、塞浦路斯和希腊等明显更为贫穷的国家之后。
  “我们不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个国家,”波特说。
  美国在大学质量方面排名世界第一,但在获得优质基础教育方面排名第91位。美国在医疗技术方面领先世界,但在获得高质量医疗服务方面排名第97位。
  社会进步指数发现,美国人的健康统计数据与智利、约旦和阿尔巴尼亚人不相上下,而美国孩子所受的教育与乌兹别克斯坦和蒙古孩子所受的教育大致相当。大多数国家的凶杀率比美国低,大多数其他发达国家的交通死亡率比美国低,卫生条件比美国好,互联网接入条件也比美国好。
  美国早婚率很高——大多数州在某些情况下仍然允许童婚——而且在所有公民平等分享政治权力方面也很落后。在对少数族裔的歧视问题上,美国可耻地排在第100位。
  最新指数的数据收集是在新冠病毒之前,新冠病毒对美国的影响非常大,似乎有可能加剧美国排名的下滑。一项新的研究表明,在美国,抑郁症状自大流行开始以来增加了三倍,而心理健康状况不佳与其他影响幸福感的风险因素有关。
  发布社会进步指数组织的首席执行官迈克尔·格林(Michael Green)指出,新冠病毒将影响健康、寿命和教育,对美国和巴西的影响尤其大。他说,该指数所衡量的公平性和包容性,似乎有助于保护社会免受病毒侵害。
  “包容、宽容和受教育程度较高的社会能够更好地控制疫情,”格林说。
  在过去十年中,美国在该指数上的下滑超过世界上任何国家,这提醒我们,美国人面临着结构性问题,它们在川普总统之前就已经存在,并且来自两党的领导人使其不断恶化。川普是这个大问题的一个症状,也是这种问题加速的一个原因。
  达特茅斯学院经济学家戴维·G·布兰奇弗劳尔(David G. Blanchflower)的最新研究表明,认为自己的每天心理健康状况处于不良状态的美国人,在过去25年里增加了一倍。“不断上升的痛苦和绝望主要是美国的现象,在其他发达国家都没有观察到,”布兰奇弗劳尔告诉我。
  对我来说,这种下降是极为个人化的:正如我写过的,在俄勒冈农村地区,我以前坐的6号校车上,现在已经有四分之一的人死于毒品、酒精和自杀——所谓的“绝望之死”。今年春天,我的一个朋友因为海洛因过量去世,而我被关进监狱的朋友都已经数不清了。由于一些家庭的功能失调,这些问题正在下一代身上自我复制。
  你们是纳税人,你们支付巨额费用来监禁我的老朋友们;如果把这些钱投资在教育他们、提高他们的工作技能或者治疗他们的毒瘾上,效果会好得多。
  这就是为什么这次选举类似1932年的那一次。就在那一年,美国选民果断地拒绝了赫伯特·胡佛(Herbert Hoover)的消极态度,并通过选举向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Roosevelt)授权——包括参议院的翻转——这为新政和现代中产阶级奠定了基础。但首先,我们需要承认现实,我们走错了路。
  我们美国人喜欢说“我们是第一”。但新的数据表明,我们应该高呼:“我们是第28!而且还在下降!”
  醒醒吧,因为我们不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个国家。

  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自2001年成为时报专栏作家。他曾因对中国及达尔富尔的报道两次获得普利策奖。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我不是“美籍华人”
2019: 911给了中共一个莫大的机会。
2018: 跨越 50 多年的两张照片,看出了什么?
2018: 历史断想:毛泽东刺杀马丁路德.金
2017: 相隔十年 中国隆重纪念日中邦交正常化
2017: 美国NGO在世界和中国的劣迹斑斑--从“暴
2016: 隔壁那个黑母鸭真是疯了
2016: 朝鲜遭遇严重洪灾
2015: 学习马列毛,竖子逞英豪 zt
2015: 教师节之殇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