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愤怒经济学:崩溃-重置-为经济正常循环
送交者:  2020年08月22日12:40:22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逸草:像是给杨安泽提倡的 UBI (universal basic income)提供了经济学基础

愤怒经济学.jpg


Eric 今日美政  2020年8月21日

综述:Eric

最近有一本书引起很多人的注意。这是一本写于 Covid 19 爆发之前的书,但书中所描述的现象却在疫情中凸显出来。这本书叫做“ Angrynomics”(愤怒经济学)我还没有读过,以下的内容来自 IQ2 对两位作者的采访记录。

两位作者分别是 Eric Lonergan 和 Mark Blyth,他们是长期研究民粹主义的学者。Eric 是一家大型对冲基金的经理,同时也是一名金融学家。而 Mark 则是 Brown University 的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

他们发现,从 1981 年到 2017 年之间,英国的GDP 翻了一倍。但与此同时,领救济粮的人(food bank)增加了十倍。在发达国家里,国家经济的发展已经逐渐和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平提高脱节了。在英国脱欧运动中,一位政客对游行群众高喊,“脱欧会影响到我们的GDP 的!”,群众高声回应道:“那是你们的GDP!不是我们的GDP!” 这种社会广泛存在的,普通老百姓被抛离社会经济发展的现象,引起了社会广泛的失望和愤怒的情绪。

这种愤怒本身是正常的,是对社会的一种批判和纠正机制。但人类愤怒情绪很容易被导向为一种所谓 tribal rage,这是一种基于身份认同的,指向外部的愤怒。一切引起我不幸的原因,都是来自非我族类的破坏,这是人类本能的一种认知。这一情绪在 2016 年大选中被川普充分地利用:树立敌人是最好的竞选策略。那么是谁让我们美国劳工阶级如此悲惨的呢?是忠国人,是阿拉伯人,是移民!这种情绪迅速点燃了民粹激情。

但是为什么经济的发展逐渐出现新增财富和普通劳工脱节,而向顶层集中的现象呢?两位经济学家的解释很有新意。

他们认为人类的经济只要正常运转,就一定会崩溃。这来自经济制度和实际运行之间的系统性缺陷,这是无法避免的。就好像计算机程序中总是有 BUG 的,程序运行足够长时间,一定会崩溃。而每一次经济崩溃,就是一次经济重置的过程,政府会制定新的经济政策和规则,市场慢慢执行这一规则,适应这一规则,找到这一规则的漏洞,然后继续疯狂增长,迎来下一次崩溃和重置。这一循环是不可避免的,有时候包括罗斯福新政,法西斯上台等这种激进的重置过程。

但是 80 年代以来,中央银行起到的作用越来越大,每次出现经济危机,出现系统性崩溃前兆的时候,中央银行都能通过大量释放流动性,大量向市场注入资金的方式来稳住市场,这使得整个经济系统得不到重置,问题只能越积累越深。简单说,这种注入资本的方式本身,就是倾向于资本一头的。这使得资本的价值越来越高。如果你拥有资本,那么你就会变得越来越富有,而普通劳工阶层,无产阶级,对不起,你事实上是被整个系统忽略了。

波音公司出现了经营困境,可以轻易从政府得到 500 亿美元支持;银行在 2008 年金融危机时,立刻得到 7000 亿美元的救赎;Covid 19 使得上千万人失业,但股市因为可以得到美联储对公司债券的直接购买而继续高歌猛进。但在美国,有大约 1800 万劳工,他们只拿小时工资,没有任何资产,甚至没有带薪假期。有 4500 万学生背负学生贷款。当他们看到政府说不能给予学生免费教育,不能给予工人全民医保,因为政府承担不起的时候,他们作何感想?

现代西方社会存在严重的不平等,这是大家都承认的。但如果解决这个不平等,则有不同意见。在 Eric 和 Mark 看来,应该通过两种途径来解决。

一是建立一种国家资产基金,即全民拥有这一基金,这一基金的收益分配给全民。这使得普通民众都可以拥有资产性的收入,这一收入的增加,和整体经济是挂钩的。而且这种收益可以避免国家财政对富人征收过高的税收,一举两得。技术性的问题是,如何分配这一基金,如果使得民众公平拥有这一基金。

另一条解决方案是,将私人信息货币化。一家公司需要花钱请广告公司和市场策划来针对性地改善自己的产品增加销量,但为什么可以免费获得用户的私人信息,消费资料来针对性地改进产品增加销量呢?这是不公平的。所以普通人应该可以通过出售自己的私人信息来分享那些像 Amazon,Google,Facebook 和Apple 这样可以通过我们的私人信息获利的高科技公司的利润。

我个人的看法是这样,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我们只能去寻找前所未有的方式解决眼前的问题。为什么说这个时代是前所未有的呢?因为机器正在全方位地替代人类。当机器替代我们的体力时,引发了第一次工业革命,人类抛弃了封建贵族的基本社会构架,进入了资本主义工业社会的组织形态。而目前,我们面临的是机器开始取代我们的智力的时代,会发生什么呢?我们人类所有的能够生产价值的资本,不就是体力和智力两项吗?

在工业革命时代,谁更保守,谁就更落后。即使激进如法国,付出了惨痛代价之后,拿破仑在革命的基础上迅速崛起,相反保守的奥匈帝国则日益衰落。而信息革命对人类生产组织方式的改变程度,很可能超过工业革命,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在社会组织方面做出改进呢?目前来看,似乎只有像 UBI (universal basic income) 这样的提议,社会制度方面极少有提及,人类文明是否真的会终结于我们现行的社会组织形态呢?这是一个应该被考虑的问题了。

 

编辑:一民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北美最大最全的折扣机票网站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9: 江浙70%私营企业家都移民了
2019: “郭文贵踩死推特战记”
2018: 理性思考知青运动的伟大意义
2018: 再谈白人优先: 华人平不了等,优不了先
2017: 塔利班:美军若不撤离 阿富汗将成他们墓
2017: 特朗普:不再用军力在他国建设民主 这些
2016: 呵呵,大家去隔壁围观,看黑木崖如何信
2016: 方博士还是出手了:中国首颗量子通信卫
2015: 虚无的历史——日本投降之后(一) z
2015: 评《环球时报》以党棍思维看待“国军”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